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堕落天堂》->正文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八十章(完)
( 本章字数:2638 更新时间:2008-1-11 6:17:00 )

  我们溜了出来,到医院看螃蟹。螃蟹正在导尿,据说是用一根管子粗暴地从体外直接插进尿道……老二告诉我们医生先是让螃蟹单脚跳,螃蟹跳到脚都麻了,总算尿了几滴出来,可是这远远不够。没办法,医生只好给他导尿。那该是怎样的一种痛苦啊!我们听得脸色发白,浑身颤抖,沙沙还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家伙

  我们是走回来的。医院离学校并不远,但是路痴沙沙自愿带路,又带错了路,我们饶了好大一个圈才回到学校。螃蟹喊着有尿意了想撒尿,正好我们经过学生活动中心,就让他进里面的厕所解决。

  我们等了半天还不见螃蟹出来。老二叫我进去找,我进去找了半天,没有找到厕所在哪里。里面摆满了桌椅板凳,一大帮人在忙活着,还有人在切西瓜。我又累又饿,实在不想动了,就走到一张桌子前面坐下等螃蟹,顺便啃了几块桌上放着的西瓜。不一会就有一个学生干部模样的人走过来严厉地训斥我:“同学,这是为晚会准备的。”我抬头一看,正前方挂着一条横幅:会计学院毕业晚会。

  “啊,对不起,我来早啦。那我出去再转会哈。”我镇定地站起来,走了出去。外面一帮人见我出来了纷纷问你到哪去了,螃蟹和老二正在里面找你呢。正说着螃蟹和老二出来了,我不敢再逗留,拖着他们回到了寝室。

  螃蟹的病实在太严重,光靠导尿也不是办法,必须得激光碎石了。老二帮螃蟹订了后天的飞机票,让他回家进行治疗。这样螃蟹的补考彻底泡汤了。螃蟹不甘心,扔给沙沙五百块钱,叫沙沙帮他找枪手替考——由于时间仓促,沙沙在走之前都没找到。

  大家开始忙着收拾行李,办理离校手续。还有三天我们就要离开学校了,但我们好像还有好多事没有做。在这最后的日子里大家都显得很平静,或许是伤感到已经麻木了吧。该来的总是会来,谁也挡不住。沙沙说得对,一根香烟不可能抽一个月,一条内裤不可能穿一年,一颗伟哥不可能支撑男人一辈子。世界上没有永恒,只有无常才是宇宙中真正的永恒。

  撇开沙沙装逼的表情和姿势不说,这几句话确实值得深思。

  大四毕业生终于行动了。无数东西从楼上掉下来,这一过程维持了足足十分钟之久。遗憾的是我们住在一楼,虽然也朝窗外扔了几样东西,却比不上楼上的声势。

  螃蟹带着病痛和遗憾走了。我们一起把他送到机场。看到他离去的背影我再也忍不住了,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沙沙鄙视地说你看你,多矫情,别人泪水模糊视线你也跟着学,多没创意啊,你难道不觉得两行清泪缓缓划过面颊这样比较有意境吗。说这话的时候两行清泪缓缓划过沙沙面颊。

  愤青早已泣不成声了。班长趴在老二肩头,无力地抽搐着。老二没哭,老二是最坚强的,用他的话说他只是流眼泪,那叫分泌物,不叫哭。

  二十六号班长和老二也走了。我把他们送到了北大门。我不敢再送他们到火车站,那样送别又会在我的眼泪中变成送终。

  愤青和沙沙要把他们送到火车站,还没回来。我一个人呆呆地躺在床上,呆呆地看着天花板。要是沙沙看到又会说我没创意了,可是明天,明天沙沙还会在我身边喋喋不休吗?班长和老二是坐同一班车走的,路上想来也不至于太过寂寞吧,螃蟹现在也该到家了吧……都结束了啊,大学,曾带给我美好和痛苦回忆的大学。

  最后一晚了。包括教科书在内所有不要的东西已经卖给楼下收破烂的人了,行李都已经收拾好,正静静地放在地上,等待着和他们的主人一起远走天涯。我们三人坐在地上,就这么坐着,没有开灯,也没有开电脑——没有电脑了,电脑已经处理掉了。现在的寝室比以前还要狼藉,放眼望去,印入眼帘的有阿毛小说,啤酒瓶,烟灰缸,游戏碟,避孕套,篮球,臭袜子,脏内裤,破衣架,鼠标垫,枕套,球鞋,漏网的教科书,宣传单……沙沙点了一根烟,静静地抽着,愤青在用力击打着自己的大腿。我闻着空气中各种各样的气味,心里一片空白。

  “出去走走吧。”愤青说。

  我们到北门吃了盘烧烤,这应该算我们最后的散伙饭了。我们没有再回寝室,在校园里默默地转着,一向爱说话的愤青和活泼的沙沙异常地沉默不语。

  路过二人分手像时一对情侣正在那里道别:

  “你会记得我吗?你会来找我吗?”

  “当然了。我会去找你的。”

  看到这一幕我想起了班长。不知他和班嫂是怎样道别的。

  沙沙好像听到了什么好听的笑话,嘴一冽,两排被香烟熏得微黄的牙齿露了出来。我也想笑,但是笑不出来,看着那女生的背影,和她竟有几分相似,嘴里和心里顿时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愤青笑了,笑得十分落寞。

  “一号和她男朋友其实是外星人。”愤青突然说。

  我和沙沙“哦”了一声,不置可否。

  “到最后我们还是没能见马鞭最后一面。”愤青又说。

  “是啊,希望他在九泉之下不要怪我们。”沙沙说。

  我们不知不觉转到种下的树苗那里。树苗已经枯萎了,就好像我们的青春一样。怎么回事!愤青悲伤地叫道,不顾一切地跑了过去,沙沙的脸色也变得惨白。

  “估计是酒精中毒了,那天我们的尿液里酒精可能太多了。”我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还好,我那棵树还在。”沙沙惊喜地叫道。

  我们虔诚地对着那棵树撒了一泡尿,尿液中饱含着我们对母校的深沉感情。我们将这种感情寄托到这棵小树身上,它是我们在母校的延续,是我们在母校的另一种存在。

  “走吧。”沙沙说。

  我们回到寝室,躺到床上。沙沙唱起了水木年华的歌,我和愤青也跟着唱起来:

  今天我们要走了

  走向不同的天涯

  就像飘落的叶子

  我们会到达

  我们的理想在那里吗

  它们会实现吗

  我们的爱情在那里吗

  它们在等待吗

  你不要忘了我啊

  一起欢笑流泪的日子

  那些做梦的夜晚

  我会想着她

  今天我们要走了

  让我为你们祈祷吧

  今天我们要走了

  让我们为未来祈祷吧

  不知何时,我已经泪流满面。

  清晨。拎起行李,我们就这样出发了。

  “从这到北大门再到南大门最后出南二门坐公交吧。”愤青提议。我们同意了。我知道愤青想再看看学校。我们也想。

  路过篮球场,里面有几个早起的研究生正在打球。框当一声,球弹到篮框上弹了出来,落到我脚边。我放下行李,走过去,轻轻捡起球,迎着朝阳,闭上双眼,以标准的姿势将手中的球投了出去。球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轻轻地砸在篮框上,摇晃了几下,优雅地落到地上。

  大学,结束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