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鬼医秦岚》->正文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六十八章 大结局
( 本章字数:9772 更新时间:2008-1-10 6:56:00 )

  晚报:

  今天我市接连发生两起命案,死者共有四人:第一起命案发生在泛京花园小区,一家三口全部遇害,其中一位是我市xx局刑警支队队长黄京旗;另一起杀人命案死者是帝都大厦仓库保管员马田德。这是我市近十年来发生的最严重的恶性杀人案件。

  据悉,本案的死者马田德是昨天发生在帝都大厦杀人案件的重要证人,而负责调查此案的正是本案的另一死者黄京旗,现在还不能排除这三起杀人案件是同一凶手所为,本案具体情况正在进一步调查当中。

  这份晚报此刻就放在秦岚的办公桌上,秦岚、绍枫和李国泰相对而坐,默默无语。

  本来,发生在仓库中的命案已经告破,三人刚刚放松下来的心情又被这条突如其来的消息,搅得荡然无存。黄队长和马师傅神秘遇害,而且就发生在神秘的法器拂杵出世的第一天,这怎么能不让人生疑。

  冥冥之中有只黑手,正在暗地里操控着一切,一个巨大的阴谋即将浮出水面。

  李国泰将报纸拿到手里,又看了一遍,说:“马师傅今天才回到家中,想必他一定是将法器拂杵也一起带回了家,而报纸上丝毫未提到法器拂杵,我想多半是被凶手拿走了。”

  绍枫疑惑的说:“法器佛杵是我们昨天在找到的,凶手又是怎么知道的?”

  秦岚思忖片刻,说:“我想,凶手一开始的目标就是拂杵。”

  绍枫说:“凶手为了拂杵才杀死马师傅,那凶手会是什么人呢?”

  众人无语,房间里一片寂静。

  过了片刻,秦岚首先打破沉默,说:“好了,昨天晚上我们一夜没睡,现在大家都会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三人带着沉重的心情,回到了各自的房间。

  ###

  秦氏医疗服务中心的最上面三层,只有秦氏集团的董事才可以上来,而且这里一到晚上,保安系统就会自动启动,外人是绝对不可能进来的。但是,对于稔知密码的宇文蒲园来说,却是轻而易举。

  他输入最后一组密码,秦岚办公室的门自动打开了。

  他和那个神秘人走了进去。

  秦岚的办公室分为两间,外面是办公室,里面用来小憩,两人不约而同的来到里间。宇文蒲园指着墙上一副画说:“那里就是保险箱。”

  神秘人看都没有看,而是走到墙边的一面镜子旁,镜子清楚的映出他那张猥琐的面孔。他面对着镜子,说:“谁说我要的东西在保险箱里。”

  宇文蒲园愕然,说:“这里最值钱的东西全都在保险箱里,你不想要这些东西,那你想要什么?”

  神秘人冷笑了一声,说:“我想要的东西在这面镜子后面,你进去给我拿来。”

  宇文蒲园走到镜子跟前,看了看镜子,又看了看他,说:“这镜子后面难道还藏有更值钱的东西,可是我怎么不知道?”

  “不要罗唆了,你拿着这个。”神秘人拿出一样东西,此物是块碧绿色的玉石,中间是圆柱形,两头尖,玉身上刻有奇异的图案。

  宇文蒲园拿着这件东西,左看看右瞧瞧,不知道这个东西到底是用来作什么的,他刚想回过头来问问,突然感到背后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一推,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前走去,在身体就要撞在镜子上时,他竟然穿了过去 。

  下一刻,他被黑暗笼罩,耳边传来尖啸的风声,他感到自己的身体竟然在快速的下落,而且速度越来越快,就在他以为自己要摔的粉身碎骨的时候,他手中那样不知名的东西突然亮了起来,发出淡淡的蓝色光芒,同时身体的下降速度也变慢了,他感到自己的身体就像一片鹅毛,在空中慢慢的飘落,最后他的脚终于踏在了地上。

  宇文蒲园仍然身处黑暗当中,只有手中一点毫厘之光,让他有所慰藉。他以为那个神秘人马上就会跟下来,可是等了很久,始终没有人下来,周围静极了,一点声音也没有。

  宇文蒲园向上喊了一声,可是没有人回答,他不知道这里距离上面刚才自己待的地方到底有多远,也不知道自己的呼唤会不会有人听见。他感到自己像是被困在地域中,将要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孤独的死去。

  他开始后悔了,也许留在上面比待在这里要好,哪怕是被枪毙,至少还可见到自己的亲人。

  待在这里一段时间以后,他渐渐的适应了周围的环境,他感觉到这里比自己想象的大,他凭借着手中微弱的一点灯光,摸索的向前走去。

  片刻之后,他的手碰到了墙壁,墙上似乎还有门把手的一样的东西。他推了一下,前面的墙壁竟然开了。室内仍然是一片黑暗,他本能的在墙壁上摸索,竟然找到了开关。

  灯亮了。

  房间的正中是一个石台,上面放着一个紫檀木的盒子,上面还贴着奇怪的黄色封条。石台的周围有八根木棍,用绳子连接,上面贴着与盒子上一样的黄纸。

  宇文蒲园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他可以肯定这个盒子就是神秘人要他拿的东西。他转过身去,借着房子里面的灯光,看见自己摸黑走来的地方原来是一条走廊,空无一人。

  宇文蒲园本能的感觉自己是在地下,但是他不想继续待在这里,于是他回过头去,走向石台。很容易的,他跨过绳子,走到石台的跟前,拿到盒子,转身向来时的路走回。

  当他再次走到自己刚才掉下来的地方,身体又不由自主的向上生起,但是这一次时间快的多,他只觉得眼前一亮,下一刻,自己已经站在了地面上。

  此时,宇文蒲园身在室外,而他的身边矗立着一座高大的建筑,正是秦氏医疗服务中心。我怎么会在这里,正当他疑惑不解的时候,一辆车驶到他的身边。

  “上车。”神秘人好像早就知道他会在这里出现似的。

  宇文蒲园走上车,汽车开动了。

  ###

  其实,秦岚、绍枫和李国泰每个人都是心事重重,哪里能睡得着觉,正当他们在床上辗转反侧,焦虑难寐的时候,突然感到一股强大的邪气,从身下传来,而且这股邪气之强是从来没有遇见过的。

  绍枫本能的感到有一件可怕的事情将要发生了,她连忙从床上爬起来,当她穿戴整齐走出房门的时候,秦岚和李国泰已经等在外面了。

  他们三人心照不宣的相视而笑。

  秦岚看着手中的八卦仪,说:“那股邪恶的戾气正在向海边移动,而且速度很快。”

  “还等什么,快追啊。”

  绍枫一马当先,秦岚和李国泰互相看了看,紧随其后。

  因为人们已经睡了,夜晚的道路很安静,也很宽敞,秦岚等人驾驶的汽车很快的就接近了那股神秘的邪气。

  他们看见前方也有一辆汽车在飞快的行驶,两辆车的距离不断在接近,前面的汽车好像也已经觉察到后面有人跟踪,加快了速度。

  你追我赶,一幕公路追逐赛在海边的公路上演。

  两辆车几乎已经并驾齐驱,秦岚想超过他们,在前面截住他们,而对方车哪肯相让,拼命的踩油门,并且用车不停的向旁边的车子撞过来。每当两辆车子碰撞在一起,车身擦出火花,同时车身剧烈震动,很难控制方向,两辆车就像两条蛇一样,跌跌撞撞,迤逦前行。

  在最后一次激烈的碰撞以后,两辆车同时失去控制,冲出公路,向着海边失去。好在秦岚的驾驶技术好,车子虽然冲出了公路,但是车子没有翻转,在向前冲出去五十米以后,借助柔软沙地的摩擦力,汽车总算是安全的停了下来,有惊无险。

  可是,对方的车子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车子刚一冲出公路,就翻起了跟头,然后车底朝上,车顶朝下,停在秦岚的车子的前面。

  一个人从车子里面爬了出来,秦岚等人似乎忘记了前面的危险,立刻跑过去救人。那人灰头土脸,腿上也受了伤,秦岚和李国泰赶快扶起他,走回自己的车子。就在此时,只听“轰隆”一声,身后的汽车爆炸了。

  “好险呢。”绍枫望着远处已是一片火海的汽车,然后又低下头,对着自己救出的人说:“你没事吧?咦,你是……”

  被救出的人好像很不愿以让人看见自己的脸,把头埋在怀里,但是秦岚还是认出了他,说:“宇文叔叔,怎么会是你?”

  宇文蒲园依然低着头,不敢看秦岚,他的身体开始抽出,过了一会儿,他猛的抬起头,扑进秦岚的怀里,大哭起来,同时哽咽的说:“秦岚,叔叔对不起你。”

  正当秦岚想问清原由,身后又传来一声巨响,原本已经是火海一片的汽车,再一次爆炸了,汽车的残骸向四面八方射出,有几块就落在秦岚等人的旁边,当硝烟散近,从原来的地方走出一个人。

  他就是那个诱导宇文蒲园的神秘人,奇怪的是他的身体根本没有受到爆炸的袭击,身上完好无损,甚至连一点灰尘也没有粘到。

  此人慢慢向这边走来,当他走近以后,秦岚等人同时一怔,那一张猥琐的嘴脸同时映在三人的眼中:尖嘴猴腮,獐头鼠目,目光猥琐。这是一张看一次就绝对不会忘记的脸——玉面鼠。

  玉面鼠看着秦岚等人,脸上满是嚣张的表情,说:“我说过,我一定会来找你报仇的,秦岚。”

  秦岚等人没有回答,只是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这个不速之客。

  玉面鼠接着说:“很吃惊是不是,你一定很想知道我怎么会在这里。”

  秦岚看了玉面鼠一眼,就被他手中拿着的那个盒子吸引了,他仔细的看了看盒子,然后又把目光转向玉面鼠,说:“这个盒子里到底是什么?”

  玉面鼠笑着说:“我打开以后你不就知道了,不过不是现在。”

  李国泰和绍枫看出此人想跑,立刻围了上去,将他圈在中间,绍枫说:“你到底想干什么,最好老实说,不然……”

  “不然就把我碎尸万段是不是?绍枫,你一点都没变,还和以前一样的爱说大话。”

  绍枫的顿时火冒三丈,欲上前教训他,站在一旁的秦岚却说:“你手中的盒子戾气非凡,里面一定封印着一个妖力非常强的鬼怪,你还是把盒子交割交给我,以前的事我就不在追究了。”

  “哈哈……”玉面鼠狂妄的笑了,说:“你放过我?笑话,只要我掌控了这个盒子里面的力量,我就可以呼风唤雨,一统人间。”

  “这个盒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李国泰说。

  玉面鼠看了一眼盒子,说:“既然你们都不知道,我就告诉你们,这里面装的就是阴阳界四大鬼王之一的黑火鬼王。”

  众人一怔,在这里听到这个名字,实在是另人吃惊。

  玉面鼠的得意的说:“黑火鬼王二十年前被你父亲秦云降服,封印在这个盒子里面,别且在周围步下了强大的结界。”

  秦岚说:“既然有强大的结界,你又是怎么得到这个盒子的。”

  玉面鼠说:“那个结界不光是对鬼起作用,就是人想接近它也办不到。只有传说的中的法器佛杵,才可以破除这个结界。”

  “拂杵!”秦岚、绍枫和李国泰异口同声的说。

  “说起来,我能顺利得到拂杵还多亏了你们的帮忙。我故意将拂杵的埋藏地点暴露出来,等你们找到佛杵以后,我杀死那个警察,并且变成他的样子,很容易的就杀死的那个老头,得到拂杵。然后我又骗这个笨蛋,”玉面鼠指了之指躺在地上的宇文蒲园,说:“让他帮我找到了这个盒子,亲手交给我。”

  秦岚万分惊讶,没想到打一开始自己就被别人带入彀中,他沉吟片刻,说:“你想怎么样。”

  “当然是杀了你,然后在阳间称王称霸。”

  “恐怕你的计划要落空了。”李国泰手握冷月刀,向前走了一步。

  玉面鼠不屑的看着李国泰,说:“我现在可是鬼了,你们以为可以留住我吗?”

  绍枫也上前一步,说:“你可不要忘了,我们可是法师,专门抓像你这样的鬼。”

  玉面鼠冷笑一声,面露杀意。

  秦岚等人亮出法器,戒备起来。

  海滩上安静极了,似乎连潮水也静止不动了。

  “少跟他罗唆,先擒住他再说。”

  绍枫娇呵一声,手中灵符掷出,满天灵符,漫天飞舞,看似杂乱无序,实则蕴藏高明的阵法,将玉面鼠团团围住,一张张灵符像一只只眼睛,怒视着他。

  绍枫一只手的拇指和无名指内扣于掌心,其余三指树立如峰,口中大喝一声“破。”一道灵符直击玉面鼠的面门,那道灵符快如闪电,在空中画出一道黄色的弧线。

  玉面鼠站在原地未动,也未见他有什么动作,面色镇静,从容不迫,灵符眼看就要打到他的面颊,他的脑袋突然一缩,竟然全部缩进了身体里面。待灵符飞过,他的脑袋又重新长了出来。

  玉面鼠微微一笑,刚想对绍枫还击,突然感到背后传来破空之声,攻击还未近身,强大的气压已经将他的衣服吹得猎猎生风。他没有回头,使出全身的力气向上跳起,就在他的身体刚刚离开地面,刚才站的地方已经变成一个大坑,轰然一声巨响,尘土向四面八方扩散。

  李国泰一刀之下竟然能将造成如此大的破坏,威力惊人,远远超出玉面鼠的想象,在第一次相遇的时候,他还没有现在的本事。玉面鼠心中一紧,心说不可恋战,还是走为上策。

  玉面鼠原地跳起十几米,把身体悬在半空,想借助海风遁走,正当他的身体刚向前飞出两米,只觉得身子一沉,原本轻飘飘的魂魄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向下拉去。

  他低头一看,秦岚手中拿着一个绿色的骷髅头,从它嘴里吐出一条柳枝,紧紧的困在自己的腰上。玉面鼠使出全力,欲挣脱束缚,可是柳枝却是越捆越紧,同时又有四条柳枝分别缠在他的四肢上,令他动弹不得。他的身体就这样被这股强大的力量从天空中拖下来,重重的摔在地上。

  绍枫说:“这么容易就被我们降服了,还敢大放厥词。”

  玉面鼠低估了这三人的的实力,更令他没有想到是,绍枫和李国泰的法力竟然进步的如此神速,他知道自己绝非这三人的对手,但是依然不肯屈服,反而一脸决绝的表情,说;“你们不要高兴的太早了,我还有这个盒子。”说着,他就要打开这个盒子。

  “不好,快阻止他!”秦岚一边说,一边跑过去。

  但是太迟了,玉面鼠不顾盒子上的封印,毅然忍受巨大的疼痛,将盒子打开了。

  下一刻,黑光大盛,一条黑色光柱直冲向天,“轰隆隆”,一声巨声有如山呼海啸,振聋发聩,好像滚滚巨浪向四面八方荡开,连海水也沸腾起来。

  秦岚等人只觉劲风袭来,刮脸生疼,身体被巨大的气浪扯动着,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黑火鬼王还未是施展本领,就有如此强大的气势,秦岚等人立刻全身戒备。

  黑光消退,天空之中出现了一个全身漆黑的恶鬼。他头上长着一只冲天角,眼如铜铃,满口獠牙呲在外面。他那高大的身躯缓缓从天上落下,站在玉面鼠的身后。

  玉面鼠看见了自己费尽千辛万苦找到的这强大而又可怕的力量,得意忘形,甚至疯癫的狂笑,他手舞足蹈的大叫着:“把他们全都给我杀死,哈哈,这个世界是我的了。”

  黑火鬼王似乎跟本没有听见玉面鼠的话,只是缓缓的转动眼珠,向周围看了一眼,然后低下了头,有些疑惑的盯着玉面鼠。此时玉面鼠还在大喊大叫:“我是你的主人,我命令你快杀了他们。”

  黑火鬼王张开自己宽大的手掌,伸向玉面鼠的身躯,像老鹰抓小鸡一样,一把将他提起。也许是黑火鬼王的力量太大,玉面鼠的脸已经疼的扭曲变形了,他惶恐的看着自己释放出来的这个怪物,眼中满是疑惑,为何他会攻击自己。

  黑火鬼王的手攥的越来越紧了,玉面鼠感到自己的身体就要断裂了,他呻吟的说:“你要干什么,我可是你的主人。”

  黑火鬼王冷笑一声,说:“这个世界上还从来没有一人敢这样对我说话,你真的是活的不耐烦了。”他脸上的笑容不断的加深,同时手上的力气也不断加大,只听见一声声骨头断裂的声音,不断的从玉面鼠瘦小的身体里传出。

  玉面鼠整个身体都已经变了形,他用极其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的说:“我……是……你的……主人,你……”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小,后面的话完全听不到了。

  众人看见玉面鼠这样的鬼在黑火鬼王手里,就像一只蚂蚁一样,不堪一击,这黑火鬼王不愧是阴阳界四大鬼王之魁。

  黑火鬼王看着在自己手里越来越痛苦的玉面鼠,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狰狞可怕,仿佛是能从那具慢慢扭曲变形的身体里榨取出快乐一般。最后,玉面鼠停止了挣扎,他的脸上除了痛苦以外,就剩下那双疑惑的眼睛,仍然看着黑火鬼王。

  玉面鼠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会被自己放出的怪物杀死。

  多行不义必自毙。

  对于杀人如麻、噬血成性的黑火鬼王来说,玉面鼠就这样轻易的死掉了,显然没有能够满足他杀戮的欲望。他把玉面鼠拿到脸前,无奈的笑了笑,一口将他吞下,也没有见他咀嚼,只是喉结微微一动,玉面鼠竟然被他生吞了进去。

  黑火鬼王揉了揉自己的肚子,把目光投向秦岚等人,说:“我被关了二十年,今天终于可以饱餐一顿了。”

  秦岚等人在他眼中形若草芥,黑火鬼王根本没有把他们当回事,毫无忌惮的走了过来。

  李国泰和绍枫严阵以待,秦岚上前一步,说:“你就是黑火鬼王?”

  黑火鬼王一窒,但是并没有停下脚步,说:“没想到这世上居然还有人认识我,小子你是谁?”

  秦岚正气凛然,面对黑火鬼王毫无惧色,说:“你可知道秦云么?”

  黑火鬼王脸上一肃,停下脚步,说:“秦云他在哪里?”他似乎对这个名字很是惧怕,那睥睨天下的脸上第一次现出了一丝紧张。

  秦岚看见黑火鬼王的表情,知道马师傅曾经说过黑火鬼王曾经被自己的父亲降服的话果然不假,说:“他已经去世了。”

  黑火鬼王大喜过望,说:“太好了,当今天下我再无敌手了。”说完,他仰天大笑起来。

  秦岚也是微微一笑,说:“你是不是高兴的太早了。虽然秦云死了,可是他的儿子还在。”

  黑火鬼王收住笑容,说:“他还有个儿子,这太好了。秦云将我封禁了二十年,这笔帐我还没有来得及跟他算,他就死了,这下我连本带利一起还给他的儿子,说,他的儿子再哪?”

  秦岚微微一笑,抬起头,坚定的说:“就是我。”

  “是你!”黑火鬼王低下头看着秦岚,突然大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秦岚打来。

  李国泰和绍枫没想到黑火鬼王如此阴险,趁人不被突然发起攻击,眼看着秦岚就要被压成肉饼,心中都为秦岚捏了一把冷汗。

  说时迟那时快,秦岚连着两个后空翻,在间不容发的时间里躲了过去。黑火鬼王的手掌打在地上,震的大地都摇晃了,当他将手抬起,地上赫然印着一个巨大的手印。

  黑火鬼王看着秦岚,说:“反映还挺快的。”

  黑火鬼王继续向前,可是觉得腿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绊住了,回头一看,自己的腿被一个黄色的光圈锁住。

  这个黄色的光圈是由一道道灵符首尾相连而成,绍枫站在一旁,手掐指决,口中默念咒语,黄色光圈像是听到了命令,越转越快,越转越紧,最后紧紧的缠在黑火鬼王的腿上。

  绍枫眼眸一睁,内露精光,口中大喝一声:“破。”

  若被这光圈捆住,身体肯定会被截断。随着光圈越转越快,有如一把电锯一般,切割着黑火鬼王的身体,但是,他身体却是丝毫没有变化,甚至连一滴血也没有流出来。

  绍枫心中一紧,立刻使出全力,崔持灵符,灵符的光芒越来越亮,不可目视。黑火鬼王还是毫无反映,似乎对于这小儿科的法术不屑一股,他竟然伸手一把抓住灵符,也没见他如何用力,灵符就被他扯段了。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向秦岚走去。

  站在旁边的李国泰大喝一声,挥刀斫向黑火鬼王,刀与他身体相撞,没有发出任何声音。黑火鬼王低头一看,说:“咦,这不是冷月刀吗?”

  李国泰见黑火鬼王没有丝毫的反映,使出全力,连斫数刀,黑火鬼王长臂一挥,李国泰便被横扫了出去,飞出老远,落在地上,只觉嗓子一甜,口中渗出鲜血。

  这边,秦岚早已祭出法器,一手拿着红色骷髅头,一手拿着蓝色骷髅头,口中咒语阵阵,大喝一声:“破!”红色骷髅头和蓝色骷髅头同时发射出一道火柱和一道水柱,水火交融,缠绕成一个更大的柱子,以排山蹈海之力,向着黑火鬼王撞去。

  “轰隆隆”

  黑火鬼王被水与火团团包围,秦岚手中的骷髅头源源不断的供给能量,水和火越来越盛,好像一个鬼魅在疯狂的舞着、跳着。

  这是水的祭典。

  这是火的盛宴。

  就在这不可一世的力量里,传来了黑火鬼王的声音,依然是那么桀骜不驯:“看来,你的确从你父亲那里学到了一点本事,但是要想对付我还差的远呢。

  “轰隆隆”

  一股黑色的光柱爆炸开来,将原本包裹在黑火鬼王身边的水与火全部冲散,一个燃烧着黑色火焰的高大的身躯从火与水中走了出来。

  那团黑火燃烧的如此炙烈,滚滚热浪有如潮水一般,向众人袭来,大家感到身体有如放在火中炙烤一般,五脏六腑都有被焚烧的感觉。

  绍枫和李国泰纷纷退到秦岚身后,秦岚加大法力,崔持法器,那道原本散落的水火之柱再次集结成形,以更凶猛的气势向着黑火鬼王冲去。

  黑火鬼王周身的火焰,仿佛受了面前向自己袭来的巨大的水火之柱的感召,剧烈然绕起来,不断的向外膨胀,同时从中生出一道黑色的火柱,迎着前面的力量冲了上去。

  下一刻,两股强大的力量相撞在一起。

  震天动地的声音在再次想起,大地开始颤抖,海水也好像不安的跳动起来,欲夺海而出。

  黑色火焰越来越旺,黑火鬼王脚下的地面已经龟裂,裂痕还以极快的速度延伸,好像一条条毒蛇,蜿蜒前行。

  黑色火柱大盛,慢慢压倒秦岚的水火之柱。秦岚没有回头,对着身后的人说:“我快要支撑不住了,你们快走。”

  绍枫坚定的说:“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我相信我们一定能赢。”

  绍枫手中灵符祭出,李国泰也掷出冷月刀,两股力量冲向黑火鬼王,加入到水火之柱中。这道光柱吸收的新的力量以后,光芒大盛,重新顶住黑色火焰。

  一时难分高下,双方僵持在一起。

  这时,宇文蒲园慢慢的爬到秦岚身边,从怀中取出一个玉棒,说:“这是那个神秘人给我的,也许这个对你有用。”

  三人低头一看,竟是被玉面鼠抢去的法器佛杵,李国泰接过法器,说:“马师傅曾说过,佛杵非常厉害,也许他能克制黑火鬼王。”

  秦岚身体颤抖,怕是要撑不住了,说:“不管怎样,现在只好搏一搏了。”

  李国泰看着玉身上的咒文,低声念出,佛杵果然有了反映,蓝色光芒渐渐泛起,越来越盛。李国泰将佛杵对准黑火鬼王,口中大喝一声:“破!”一道蓝色的光柱风驰电掣一般向着黑火鬼王中去。

  原本已经胜券在握的黑火鬼王,突然看见一道蓝色光芒加入战斗,这光芒是那么熟悉,仿佛勾起了昔日的回忆。自己的黑色火焰在蓝色光芒的加入后,竟然显出败相,慢慢的朝着自己这边退来。

  他本想使出全力,可是蓝色的光芒好像可以吸食他的力量,使他半点力量也使不出来。对面,秦岚、绍枫和李国泰众志成城,结合三人之力,终于将黑色火焰压下。

  秦岚取出剩下的三个骷髅头,空中默念咒语,五个骷髅头连同佛杵一起向黑火鬼王飞去,佛杵在上,五色骷髅头在下,像一座小山,从天而降,把黑火鬼王压在山下。

  ###

  飞机场。

  绍枫把一灌百事可乐递给秦岚,说:“我们就这样走了,李国泰一个人能行吗?”

  秦岚接过可乐,打开,喝了一口,说:“黑火鬼王已经被我们重新封禁起来,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绍枫说:“还有一件事我一直想问你,那一次你被鬼少爷的幻想困住,到底看见了什么?”

  秦岚脸一红,支支吾吾的说:“呃,其实……对了,到点了,我们赶快走吧,不然我就一个人去夏威夷了。”秦岚拿起行李,径自走了。

  绍枫紧跟在后,说:“喂,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

  今天又是秦氏集团一个月一次的董事会,当董事会成员来到会议室时,看见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坐在秦岚的位子上。

  众人愕然,有人问:“你是谁?”

  那人缓缓的转过身子,说:“我叫李国泰,从今天起我就是秦氏集团的执行董事,全权代理秦岚处理秦氏集团的一切业务。”

  (全剧终)

  作者按:

  这本书终于全本了,说实话,很累,中间有几次我真想放弃了,如果没有广大的读者的支持,恐怕我会半途而废,用起点的话说就是太监了。

  这是我来起点写的第一本书,有很多不足之处,比如更新,就不能保持每天一更,承蒙读者错爱,一直不离不弃,小马感激不尽。在本书写作期间,有的读者,比如醉酒的骑士、慢语等人,针对本书的内容提出过非常具有建设性的意见;还有像yy22、心静似水等人,几乎是每天都来发帖支持。对于这些殷殷读者,我只能说:“谢谢”

  另外,小马的新书(暂定为仙侠)将于下个月初登陆起点,希望广大新老读者继续支持。

  酷乐马顿首。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