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沧狼行》->正文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千九百八十回 一梦万年(大结局)
( 本章字数:3588 更新时间:2017-2-17 10:06:00 )


  香闺之外的小院里,刘守仁(天狼)静静地看着那摇曳的红烛灯火,喃喃地说道:“沧行,你终于得到了你的幸福,天下安定,你的人生也幸福美满,没有遗憾,我是真的为你高兴啊。只是今天,我要和你道别了,毕竟,在那未知的世界,还有一个女人在等我。”

  他转身走身了远处的寨门,自语道:“师妹,我们还会有再见的一天吗?”

  白云苍狗,岁月如歌,冬去春来,草木枯荣,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不知道走过了多少的城镇,乡村,见过了多少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天狼终于坐在了一处荒野小村的村口,他破衣烂衫,满脸皱纹,须发皆白,老得几乎已经走不动路了。

  十几个小孩子和几个村妇围在他的身边,一个个托着下巴,入神地听着他在讲着那个美丽的故事。

  “最后,李沧行活了一百三十岁,和陆瑶仙,屈彩凤几乎是同时去世,他们死的时候,脸上都是幸福,三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宫女们想要分,都分不开来呢,最后就这样在一起合葬了。”

  一个缺了颗门牙的小孩子奇道:“明圣祖皇帝真的活了一百三十年吗?那可是象上古圣君一样的神话了。只是,只是天狼大侠,你最后有没有见到你的小师妹呢?”

  天狼的嘴角抽了抽,已经没剩下几颗的门牙里,透出一声长长的叹息之声:“没有,再也没有见过,我走遍天下,挖遍几乎所有的名山大川,历朝历代的古墓,机关,布局,我都闯过,却再也没有发现哪怕是那一处壁障。”

  “蛊真人的邪气还没有完全消失,我没有办法回到那个世界。再说,过了这么多年,也许,也许她已经先一步离开了吧。”

  小孩子们摇头叹息着,纷纷蹦蹦跳跳地离开了,几个村妇抹了抹眼泪,在天狼面前的一个破碗里扔下几个铜钱,转身就走。

  天狼艰难地站起了身,他不用弯腰,因为他的背早已经佝偻了,岁月是把杀猪刀,即使对他这个因为残存的神力而拥有上万年寿命的半神,也仍然如此。

  一个披着斗蓬的女子仍然面对面地坐在天狼的对面,他已经老花的,浑浊的双眼已经看不清这个人的面目,但依稀之间,却觉得似曾相识。

  一双温润如玉的素手从道袍中伸出,右手的玉指,在左手的掌心中轻轻地拍了几下,而一个宛如上古洪荒时代听过的熟悉的,银铃般的声音也轻轻地响起:“真是一个美丽的故事啊,就算没有经历过这个故事,我想我也会为之流泪的。”

  来人站起了身,一掀斗蓬,一张绝世的容颜上,两行清泪缓缓而下,显现在了天狼的面前,他睁大了眼睛,浑身都在发抖,讶道:“是你!”

  女子微微一笑,颊边的两只小辫轻轻地晃动着:“好久不见,天狼大哥!”

  天狼的嘴唇在轻轻地哆嗦着:“沉香妹子,真的,真的是你吗?”

  李沉香轻轻地点了点头,眼中泪光闪闪:“我本以为,我早已经修仙得道,已经不再会受人世间的悲欢离合的影响,可是我错了,这个故事太凄美,我想就算再过十万年,我听到了仍然会哭。”

  天狼激动地点着头:“那天我见你被胖子带走了,从此就再也不见音讯,这一万多年,你去了哪里,为什么,为什么从来不来看看李沧行他们呢?”

  李沉香幽幽地叹了口气:“天上一天,人间三年,我是在大爆炸之后唯一一个有了前世记忆的人类,按照天条,非万年之后,修仙成功,不得踏入人间一步,说到底,我可不是象天狼大哥你这样的神呢。”

  天狼苦笑道:“神?你看我现在这样还是神吗?万年清修,艰苦清冷,你撑下来,可真不容易啊。现在你也开宗立派,成为仙门大神了吗?”

  李沉香微微一笑,嘴角边一个梨窝展现:“是啊,现在我是横屿派的掌门了。门下弟子三千,算得是仙界一个不小的宗门,就连两仪仙子,都直夸我们呢。”

  天狼本能地点了点头,想要顺着夸下去,突然,他的全身一抖,老眼瞬间就睁了开来:“什么?两仪仙子?你是说,你是说我师妹吗?”

  李沉香点了点头,喃喃地说道:“天狼大哥,上天没有抛弃你,你的坚持终有回报,我走遍人间,除了想寻你,就是想找到那个蛊真人的上古魔首,只有把这个魔物给消灭了,两界的壁障才可能打开,你才能跟两仪仙子有重逢的那一天。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我们消灭万魔门的时候,终于顺带消灭了那个魔头,这一千年来,我一直在寻你,终于,还来得及!”

  天狼的老泪在脸上纵横流淌,他不停地点着头,拐棍已经丢到了一边:“她在哪里,她在哪里,我现在就去,我现在就要去找她!”

  李沉香微微一笑:“那是仙界的隐形壁障,凡人无法看见,天狼大哥,小妹送你一程!”她的素手一挥,一把大刀飞到了天狼的脚下,可不正是斩龙刀?

  天狼轻轻地抚着斩龙刀的刀身,喃喃地说道:“老友,想不到万年之后,还有重逢的这一天。”

  斩龙刀上一个蓝色的刀灵的面容一闪而过,经历万年,那个原本中年人模样的刀灵也已经须发皆白,他的声音跟天狼一样苍老:“能侍奉您是我万世的荣幸,我的主人!”它说着,飞到了天狼的脚下。

  李沉香看着天狼,轻启朱唇:“天狼大哥,去吧,代我向两仪仙子问好,满天的神佛都会祝福你们的。”白光一闪,天狼和斩龙刀腾空而起,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李沉香看着载着天狼的飞刀消失在了远处的山巅,她脸上的笑容渐渐地消失,从怀中摸出了一蓬黑色的披风,那是多年之前,李沧行在大相国寺时,盖在她赤裸的娇躯上的那件。

  几万年的时光,早已经把这件披风磨得没了一点的光泽,若不是仙法道术保持着这件披风的形状,只怕早就灰飞烟灭了,她轻轻地说道:“天狼大哥,小妹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些了,祝你圆满!”

  李沉香披上了这身披风,持起拂尘,大踏步地向着村外而行,一路高歌:“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仙境秘谷,景物依旧,山林之间,兔子和松鼠仍然在来回奔跑着,一处处的温泉冒着热气,气泡滚滚,树上结满了大大的仙桃,整个山谷之间,云雾缭绕,仿佛九天仙界,而那一处小木屋,仍然座落在仙境山谷的秘河边,静静地躺着。

  一个鹤发鸡皮的老妪,佝偻着背,吃力地捡着几根枯枝,抱在怀里,一瘸一拐地向着小屋里走,岁月的流逝,已经夺去了她那清秀的仙女面容,也毁去了她那修长高挑的身段,任谁见了,都只会以为这是一个人间的普通老妇,绝不会想到,她是那上古的两仪仙子。

  两仪仙子低着头,正要向前走,面前好像有一个人挡住了她的去路,她的嘴里嘟囔了一声:“是沉香吗?不是说过。。。。”

  可当她抬起头的那一瞬间,她却说不出话来了,手中的几根枯木,“叭”地一声落到了地上,面前站着一个跟她一样老得几乎看不出形容的老头,同样驼着背,几乎直不起身子,满脸的皱纹,只是那一双昏花的老眼里,却是写满了温柔,他轻轻地张了嘴:“师妹,我来了!”

  两仪仙子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一次又一次,终于,当她确认了站在面前的就是大师兄后,她颤颤巍巍地扑进了他的怀中,两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两仪仙子不敢抬头,嘴里却是轻轻地呢喃着:“为什么,为什么你现在才来?!”

  天狼捧起了她的脸,眼中尽是柔情:“晚了吗?”

  两仪仙子的眼角滴下了一滴珍珠般的泪花:“永远也不会晚。”

  天狼点了点头:“师妹,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想听吗?”

  两仪仙子的脸上泪水都在流淌:“你说什么我都会信的。”

  天狼的嘴角边勾起一丝笑容:“不周天神在把我扔到人间时,还封存了最后一点点的神力,我想,现在是用它的时候了。”他的手轻轻地抬起,喃喃地念道,“埃斯特拉达!”

  一道红气从天狼的掌心喷出,笼罩了他和小师妹的全身,两人的皮肤开始迅速地变得发出了光泽,那些深沟大壑一样的皱纹,渐渐地褪去,白色的枯发重新变得一片乌黑油亮,弯着的腰背渐渐地挑起。

  当红气散尽之时,英武挺拔,天神也似的天狼和修长高挑,婉如天仙般的两仪仙子,相对而立,一如上古时,两人在小村中初遇一样。

  两仪仙子一只手抚摸着自己那张滑腻的脸,另一只手则在天狼那棱角分明的脸上摩挲着,幸福的泪水在空中飞舞着:“我这是在做梦吗,我真的不是在做梦吗?”

  天狼微微一笑,伸出双臂,拥着玉人入怀,柔声道:“只要有你,我情愿这个梦万古不曾醒来。”(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