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肥妞翻身大作战》->[终结之战:结束?或是重新开始?]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4
( 本章字数:10083 更新时间:2008-1-10 0:59:00 )

  小柔的回忆,是一道伤。

  出人意料的伤,虽然不会流血,但可以看见森森白骨。

  伤口深入骨髓,无法医治。

  女人有时候很傻,总是会为了男人做出些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傻事。

  “我这辈子没有朋友也没有亲人对我好过,他们在最后总是会背叛我。像你这种生活幸福的人,永远不会明白我的。我不只一次告诉过你,知道太多对你没有好处,如果不执意追查有关成哥的事,也许重生的你会活的幸福一点。如果真有可能,我也希望自己不要知道那么多……”长叹一声,小柔开始说出那段过去。

  有些人,一出生,就是被人厌恶的。没有人关心过她,比如小柔。

  乡下贫穷人家里,第一个出生的孩子,却是女儿,让非常多人失望的。

  如果说,这个女儿长的又很漂亮,和父母一点都不像,那更是一件糟糕的事。

  “说!是不是你被着我偷汉子……”酒醉的父亲,嘶声哭喊着的母亲,是她从小听到大的声音。

  她的漂亮不是属于这个小村镇的。当她开始发育的时候,每次经过村头,村里的妇人们都会对小声的用可以被她听见但又听不清在说什么的声音议论着她。

  男人们,则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好象总有些不怀好意。

  她不该属于这个地方的。

  本来,她想通过上学读书来逃离这个地方,但是,妈妈在她初三那年,怀了第2胎,据说是男的。为了躲避计划生育的检查,四处躲藏。

  父亲出外打工,她也背着学校到一些乱七八糟的厂里打些零工。

  大概是他们家注定绝后,妈妈在怀孕7个月的时候小产血崩死了。爸爸说她是家里的祸星,注定要害死他们全家的。

  在那个被叫做家的破屋子里,爸爸撕裂她的衣服,说要她为家里生个儿子,否则,她欠他们家的一辈子也还不清。

  因为从小在流言蜚语里长大,小柔本就比一般少女早熟。她望着家里黑漆漆的屋顶,肮脏的房间,想到村子里那些永远不认同她的目光,她知道,自己不属于这个地方。要爬上去,只能靠自己,眼前的这一切,都是阻碍她前进的石头。

  妈妈死了。眼前这个正准备对自己发泄欲望的男人如果也叫可以称为父亲的话,那真是可笑至极。血缘亲情这东西,又不是非要不可的……她知道的,这个男人,其实已经打她的主意很久了,碍于妈妈在而已……现在妈妈死了,头七都还没过就迫不及待的要上她……这种男人根本不配被叫做爸爸!

  于是,在那个男人脱下裤子,正准备一逞自己的兽欲时,小柔摸出早就藏在一边的菜刀,这是妈妈死的那天她就准备好的,她早有预感会有这么一天。握紧菜刀,她没有丝毫犹豫地把刀子插进那个男人的身体里,为了怕他不死,她死命捅了好几刀,直到那个男人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为止。

  十五岁那年,她杀了第一个人,那个男人被称为她的爸爸,她砍了他十一刀,每一刀砍在哪里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她的心里没有一丝恐惧,确认那个男人死了以后,她从乱七八糟的屋子里找出几件干净的衣服,把枕头里私藏的打零工的钱塞到鞋子里,摸摸那个男人的裤袋里,还有几张票子,虽然染了点血污,但不是很厉害,还能用,只要骗人是杀猪时弄脏的就好。

  一切准备妥当,她升起炉子,开始烧水,洗了个澡,换上了干净衣服,把房子打扫一遍。再看了一眼这个完全不值得留恋的地方,她从炉子里引火,点燃屋子里好几个角落。

  炉子上的水开了,水壶的盖子发出砰砰的撞击声,小柔没管,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地方,她转身就走。

  等到她跑到往镇子里的那条路,远远的看见家里那个方向,一片红光,夜半时分,村子里却是闹腾腾的,大概是想救火吧!

  眼角稍微有点潮湿,但那绝对不是难过。

  只是睡眠不足而已,她绝对不会因为那个家再落一滴泪,这是她曾经许下的誓言。

  那一夜,她整夜没睡。山上的蛇虫根本不足为惧,人她都杀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逃到镇上,她什么都不会,年纪又太小,除了还算不错的皮相外,她什么都没有。只能靠出卖自己赚钱。

  她在等,等一个可以带自己逃得更远的人出现。

  所以,她对那些有钱人笑得灿烂,任他们动手动脚。

  管理她们的那个老女人说,等她满16岁,就可以高价卖出场,她的开苞价应该是他们店里最高的。

  她不在乎自己的身子最后会不会被人买走,她在乎的是,自己有没有机会往上爬,利用男人或什么样的办法都无所谓。只有不断往上爬,她才能不再被人欺负。

  可是,好皮相终究还是给她带了麻烦来,那天,在店后门,她拿垃圾去倒时,守侯在那的几个男保镖把她拉到附近的一条暗巷,准备对她动手。

  “你这个小骚娘们,看你每天对被那些男人摸的那么高兴,应该也不介意陪你爷爷几个玩玩吧!”

  “像你这么高级的货色,被那群老头开苞,真是太可惜了!”

  “哥几个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人间天堂的!”

  天堂?她倒想看看什么叫天堂,从她出生开始,她所生活的地方就叫地狱。

  她不在乎被人强暴什么的,她在乎的是,如果自己不是处女,就不能卖个好价钱了,如果不能卖个好价钱,她也没机会爬到更高的地方了!

  她的人生不能被这些人毁掉!

  所以她奋力挣扎,呼救,可是,她叫的越厉害,那些男人越兴奋。这些保镖都是附近有名的地痞流氓,除了店老板,没人管的住他们。偶尔有人经过,也当装做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

  她好恨!难道她这辈子又要这么完了吗?

  不甘心!怎么能甘心!

  然后,成哥,那时候他叫吴天,就出现了。

  如果世上真有佛主神明,那他一定是来救她的。

  他的身手很好,再加上身边带了些手下,很快就打跑了那些保镖。

  “带我走!带我走!我不要再在这里了!我要往上爬!我不要再过这种生活了……”

  那天,她忍不住抱住他的脚大哭,衣裳凌乱,脸上也是一片脏污。

  “你叫什么名字?”

  “莫小柔!”

  他抬起她的脸,拨开她的发,擦掉脏东西,满意的一笑:“你保证会听话吗?”

  “我保证!”

  而他接下来说的话更是她这辈子听到的最动听的话了:“小柔,我可以带你走,给你你想要的东西,只要你听话,你愿意吗?”

  “我发誓一辈子都不会违背你的”

  后来才知道,他花了很多钱向店老板买了她的自由,他说他会带她去大城市,他会教她很多东西。

  那个夜里,她对他脱下衣服。他买了她,也许也是因为她这漂亮的皮相,如果是这个男人,她心甘情愿的给他,只要他可以带她走。

  “穿上衣服吧!你还小,没必要这么做的。做这些事,你也不会快乐的……”

  “可是你花钱买了我!难道你不想要我吗?所有的男人都想要我……”

  “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你是人,不是物品。我花钱是带你脱离苦海,不是买下你。我不要你的身体,我只希望以后你听我的话,爬的高高的……这样就再也没人会笑你会看不起你……”

  那是第一次,有人对她说这样的话。

  “除了外表,除了这个身体,我还有价值吗?”

  “你有!以后,你会很出名,很多人都会看见你多有价值!”

  眼角热热的,第一次,她像个孩子般哭泣。

  那个晚上,他抱着她一起睡,像父亲一样,抱着赤裸的她,什么也没做。

  在那以后的一年多里,她有了新身份,是他的远房亲戚。虽然没去学校,但他另外派了人教了她很多东西,偶尔利用出差的借口来看她,也带了很多好东西来。后来才知道,原来从那个时候开始,成哥就计划变成另一个人。而小柔,算是他意外捡到的宝贝,多亏有了她,让成哥的计划出乎意料的顺利。

  “学完该学的东西后,我依照约定,进了当时还叫吴天的成哥家,后来的事,不用说你应该也都知道了。”小柔说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即使是他带你出来,把你扶到那么高的位置,你也没必要为他做到这个地步吧!”我依然不信的追问。

  其实,我希望能够让小柔改变心意,背叛成哥,虽然我知道这个可能性很小,可是我还是要试试。

  “如果我告诉你,我爱他呢?”

  “不可能!你明知道他是那样的人,除了因陀螺花,他没有任何爱的人。连你,也只是他计划的一部分罢了!他救你,也是为了计划!当你对他的计划有影响时,他就杀掉你!你怎么会爱上这样的人呢?”

  “爱情……是没有理由的……”小柔淡淡的说,“后来,我知道他在做毒品生意,知道了他的计划时,我也痛苦过。但是,我都杀过人了,哪会在乎这一切?这么多年来,只有他对我好过,除了他我还能跟着谁走?没有他,我就真的是一个人了……18岁那年,我成了他的女人,我甚至想过给他生个孩子,靠卖因陀螺花我们赚一大笔钱,然后就隐居在越南某个小山村里。我想也许他对我多少有些感情,那时候他答应了。可是从我19岁那年他去医院检查过了,说他精子质量不好,已经没办法生孩子。也许算是报应……他爱因陀螺花比爱我多一些……如果我对他的计划有影响,虽然有点不舍,但他还是会想找人杀了我,但我不在乎。我没那么容易死的,以前那样我都活下来,所以只是掉下山崖,我又怎么会死?既然我活着,他的愿望又是让因陀螺花实验成功,成为世界上最好的毒品,那也是我的心愿,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帮他到底的!”

  “你是傻瓜吗?”我大叫。

  “或许吧,女人总有犯傻的时候。即使如我,聪明一世,也逃不过他的一句话……其实,我最幸福的时候就是他还是吴天时,教了我很多东西,那时候,我们像真的一家人……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种感觉的……”

  “所以你就可以杀了我?”我注意到她袖子下藏了什么东西,莫非是枪?忍不住大叫,“你父亲或许该死,那难道我就活该接受这一切吗?我有错吗?我都是被你逼的才走到今天这一步!难道我非死不可吗?”

  她对她的命运不甘心,难道我就该对自己的命运甘心吗?

  眼角注意到好象伊佳飘渺的身影出现了,我对自己又多了点信心。

  继续勇敢的与小柔对峙。

  却没有深究,为什么今天的伊佳看起来那么飘渺,好象随时都会消失一样。

  “就算要对你说对不起,我依然还是必须杀了你……因为你知道太多了……为什么你不听劝,为什么你那么执着的追着我……如果你不掺到我们之中,你可以好好的变漂亮活下去……复仇只是你的借口罢了,你只是不喜欢我,打着复仇的旗号,装成正义的模样打倒我,然后享受成为赢家的快感。你敢发誓,你的脑袋里没有这样的想法吗?如果不是对打败我那么执着,你又怎么会想调查成哥,甚至利用他呢?如果不是你有这样的想法,你又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不要把什么错都推给别人,世上的因果都是纠缠在一起的,你没错,难道我就有错了吗?难道我就活该从小父不疼母不爱?难道我就注定一辈子穷困地窝在小乡村,到死了什么也没有?”

  我楞住了,想说些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口,小柔说的每一句话,我都无从反驳。是对是错,现在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对不起……希望下辈子你能够投到个好人家,不要有太多欲望,平凡的走过一生……”黑洞洞的枪口对准我,我知道一切就要结束。

  难道,真要这么结束吗?

  叫我怎么甘心……

  伊佳,如果你来是来帮我的……为什么还不动手……

  我闭上了眼……等待最后时刻到来……

  已经到了这个份上,我能不认命吗?

  这时候,远处传来嘈杂的呼叫声,空气中隐约带着些焦味。

  “又着火了?难道这也是命……天在帮你……”小柔的喃喃自语传入我的耳朵,我猛然张开眼,首先迎入眼帘的却是一片火海。

  是伊佳动的手吗?

  注意到小柔看着一片火海陷入沉思,我知道机会来了。

  我们现在站的位置是因陀螺花田的中央,大概小柔怕泄露什么,所以刚刚来到这中心的只有我们两个人,她的手下都站在花田四周。

  此时,火是从四周开始燃烧的,慢慢向中心靠近。如果我和小柔再不走,就没路可逃,只能活活烧死在这片花田中。

  这是我最后的机会,我蹲下身,钻入花丛中,准备逃脱。

  小柔马上就注意到我的想法,举起枪对着的腿。

  “砰——”子弹穿过肌肤的感觉很疼痛,那种灼热的感觉混合空气中的热度,让我的额上冒出密密的汗珠。

  “你逃不了的……今天你非死不可!”小柔冲上前来,抓住我的手腕,拿着枪对着我的额头说。

  “再不走……我们都会烧死在这里!”

  “那也得等我先杀了你再走!”

  没被小柔压制住的另一只手暗自摸索着,终于在泥土中摸到比较大和坚硬的石块,我牢牢握在手中。能不能逃过这一劫,这可能是我最后的一搏。

  “那你开枪吧!事到如今,我只能认了!”我假装看破一切的样子,死死盯住小柔的眼睛,寻找机会。

  听到这句话,小柔楞了楞,手停顿住没动,压住我的力气也稍微松了些。

  “其实……你和我有点像呢……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她再次喃喃道,垂下眼帘。

  机会!

  我立刻使出全身力气,反身将注意力分散的小柔压到自己身下,用小腿用力压住她拿枪的那个手腕。操起刚刚摸到的那个石块,用力像她头上砸去。

  一下两下三下……我发疯似的猛砸……

  小柔的血液溅到我的脸上……热热的,混合着我的眼泪。

  小柔不断挣扎着,可是我的求生本能却让我发出最大的力气,让她找不到机会抓起枪。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周围被黑烟包围,空气中烧焦的味道越来越重,呼吸越来越困难时,我的神智才渐渐回来。

  身下的小柔已经不动了。

  我摸了摸她的鼻子,似乎还有呼吸。

  只是昏死过去了。

  火势蔓延的很厉害,我们周围的因陀螺花田早已成了一片火海。

  再不走真的来不及了。

  眼前只剩下一条路可以走了……我看看自己受伤的脚,用尽全身力气站起。

  走了一步,却是生疼生疼的,血液不断往外冒。

  我用力拨出一根支撑因陀螺花的木支架,准备靠这个当拐杖,走出去。

  但是……小柔……

  我回头看看昏死过去的小柔,咬了咬牙。

  是该让她就这么葬身火海吗?

  她死了活该啊!我没必要救她的……

  如果背着她一起出去,以我目前的身体情况,可能我们两个都会死。

  不管了!

  交给老天爷!

  我和她都不是坏人……如果老天有眼,请保佑我们这一次吧!

  我蹲下身子,准备背起她。

  当我拉起她的刹那,她忽然睁开了眼。

  “砰……”枪声响起……

  没有疼痛的感觉,只觉得身体变得轻飘飘的。

  我低下头,看见自己的肚子上不断流出鲜血……

  “为什么……”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异常冷静。

  是因为知道自己要死了吗?

  小柔摔在地上大笑:“我早知道……他们要我死……就让我们两个一起死在这片漂亮的花田中吧……活着对我们两个来说都是受罪……一起死了更好……下辈子……希望我们不再是仇人……我好想要一个朋友……下辈子……我不想再孤单一个人了……”她大哭着,等待死亡来临。

  我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好多血……这次还有谁能来救我……

  伊佳,即使你有通天的本领,这回还能救得了我吗……

  我不想死……也不想小柔死……

  直到这一刻,我才明白,我们谁都没有错……

  因果纠缠,谁的因,谁的果,是是非非,又有谁能真正分得清呢?

  可是……真的好不甘心啊……就这么死掉……

  如果能够再活一次……我一定不会再执着于复仇,我应该珍惜自己的生命,好好享受人生。也不会执着于自己那些说不清的欲望……如果……如果……

  我真的不想死啊!

  会看破这些,难道这回我真的活不下去了吗?

  伊佳啊……你在哪……

  “第三次了呢……”幽幽的叹息声又在耳边回响起来,“为什么你这么不爱惜自己的生命……这是我第三次救你了呢!”

  我安心的闭上眼……

  伊佳,我就知道……你不会抛下我的……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帮我的……以后,我们也要这样永远永远在一起哦……

  再次睁开眼,是在一片混沌的黑暗中。

  不远处,站着一个穿白裙的人,那是伊佳。

  “伊佳,这是在哪?”我问。

  “你没必要知道……”她摇摇头说,“这是第三次了呢,美丽。记不记得以前我跟你说过的传说,一个人如果连续救了另外一个人三次,那被救的人的命就是他的了。”

  “记得啊……伊佳,你现在说这个干什么呢?我又被你救了吧?谢谢你!太好了……这次回去,我什么都不会管了,我要好好的过日子,我要帮你和展旭幸福的在一起,我不会再想什么复仇不复仇的了……对了,小柔呢?她怎么了……”我先是兴奋的大叫,然后又有些难过的低下头,“她也是一个可怜人呢……”

  “她死了。我救不了她。我只能救你,因为你跟我之间有契约。”

  “……这样啊……那也没办法……不过,幸好我活下来了,你也在……”

  “是吗?美丽,如果我告诉你,你回不去了呢?”

  “什么意思?” 心里咯噔一声,我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我已经救了你三次,你的命该是我的。所以,你回不去了,你该代替我去地府,你的身体从此以后就是我的。”伊佳缓缓说出这段话时,一直看着我。

  我也只是望着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黑暗中,我们只是默默不语,相互对视。

  眼前这个少女,不知道该算是人还是鬼,曾经陪我度过最艰难的一段日子,如果没有她,根本就没有今天的我。

  可是,这个身体是我的……难道我就要这样消失吗?

  这又和死有什么区别?

  良久……

  “好吧!”我微笑说,有什么好放不下的,结束了啊……爸爸妈妈小柔,什么都结束了,“如果你要这个身体的话,就拿去吧。她应该属于你!如果没有你,我早就死了。”

  又是良久……

  对面的伊佳一直没说话。

  “看着现在的你,我怎么能轻易就这么让你死去。”伊佳叹气,“如果你不答应的话,我可能还会霸占你的身体,可是你现在这么大方,反而让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曾经,我确实打着救你三次,霸占你身体的念头,可是在后来,看见你慢慢成长蜕变,我怎么舍得让刚刚学会独立的你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掉。反正,我是个死人,早就该离开人世,不该再在这里留恋不舍。”

  “你什么意思……你是要走吗……不要……伊佳……我们可以一起生活的……你和展旭还有一段感情还没了结呢!你们应该在一起的!”

  伊佳淡淡一笑说:“结束了,我和他错过了就是错过,代表我们两个注定没有缘分在一起。应该在一起的是你们……你和我之间三次约定已经结束,缘分尽了,如果不是取代你,也就是到了我该走的时候,美丽,你要坚强,下辈子我一定会是个美女,所以不要为我担心!”

  “伊佳,不要走不要走……没有你……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你不担心我又笨笨的把自己的命弄丢,你不害怕我一个人不懂得克制饮食,又胖回去……难道你舍得就让展旭这么被我抢走吗……”

  “没什么好舍不得了,美丽,我的时间到了。不得不走……人来人往,有相遇就有别离,不要难过了,现在你已经够坚强了,没有我也没关系!我很庆幸,自己能在走之前遇见你!我,伊佳,会永远记得和你做朋友的这段日子的!”

  “不要走……伊佳……”我不断的哭泣,却知道已经什么都无法挽回。

  伊佳的身影渐渐远去。

  “等一下……至少再给我一个拥抱……让我记得你……不然,我绝对会很快就忘了你……伊佳,你难道不会不甘心吗?你帮了我那么多,我却这么忘了你……”

  那种熟悉的冰冷瞬间包围住我,我的泪掉的更凶了。

  伊佳……这真的是最后了吗……

  结束了……结束了啊……

  “美丽……我多想叫你一直记住我……不要忘记我,让我感觉到自己曾经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可是这样是不行的,这样是不行的啊……你这样我会走的不安心……你我所在的世界完全不同,不可能永远在一起的!忘了我吧……忘了我对你更好……从此……轻轻松松……快快乐乐的活下去……忘了以前的一切吧……包括我……”

  “你……你走吧……伊佳……”

  说不出再见,因为已经没有再见……

  “美丽,要坚强哦……以后都要带着微笑活下去……”

  声音渐渐远去……

  我站起来,伸出双手,想拥抱什么,却只有一片空气。

  她走了。

  真的走了。

  “……不……要……走……”

  我喃喃道,再次睁开眼,周围是一片白色。

  病房,还有消毒水的味道。

  身边躺着一个男人,满脸胡渣。

  这样的他,熟悉而又陌生。

  我落泪,滴在他脸上。

  惊醒了他。

  “……展旭……对不起对不起……”

  “美丽……你醒了就好,干嘛一直道歉呢?”他的温柔让我的罪恶感更重了。

  “伊佳……伊佳……她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她永远的走了……”我扑在她怀里大哭。

  “是吗……原来我们真没机会啊……”他闭上眼,一脸苦涩。

  “都是我的错……是为了救我……才害她走的……展旭……我完全没想到成哥会是那样的人……还有,小柔……”我语无伦次,完全不知道该先说什么。

  “算了。”展旭起身,为我倒了杯水,“喝点水吧。你的声音都哑成这样了……你才刚刚醒,别急,有什么事,可以慢慢说的。”

  “要报警……成哥是大坏蛋,他在研究新毒品,害死了不少人。不能让他再这么下去了……他必须受到惩罚!对了,你怎么到越南来了?”喝下大半杯水,我才想到这个问题。

  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是喉咙里一片热辣的感觉却让我什么也说不出口。

  声音……完全……发不出来了?

  展旭……展旭这是怎么回事?

  点燃一只烟,转身面对我的展旭一脸冷酷,一如最初见到他那样。

  “喀嚓……”门开了,进来的人让我瞪大了眼。

  是成哥!

  他怎么会在这里……和展旭……怎么……

  “看来你很惊讶?”

  “展先生,刚刚她喝下的是新成品,效果就跟我跟您说的一样,绝对没问题。”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可以随便动她。反正她这辈子再也开不了口,以后又会住在我的笼子里,你不用担心她会泄露什么的。我不是傻瓜,花了那么多钱,怎么会让一个女人破坏我的计划呢?”

  等成哥出去后,他才转身继续面对我。

  我紧紧抓住白色被单,手心一片潮湿。

  “惊讶吗?其实也没什么。因陀螺花研究背后需要大笔的资金支持,我和我的父亲,更准确的说是整个展氏一直都是因陀螺花研究的主要投资者。买卖因陀螺花制品,是未来展氏重要的赢利点。还有,这次的1号花田着火事件,是我叫他们做的。本来,是想将你和小柔一并除掉。可是,即使是这样的我……内心还有个小希望,如果在这样的环境下,你都能奇迹生还,那就证明伊佳一直在帮你。我甚至希望……伊佳能取代里,一直活在这个身体里……”

  她走了……我脸上痛苦的表情再也无法让展旭展现刚刚那样温柔的表情。

  他无动于衷地将烟头捻熄,淡淡的说,:“不过,你说伊佳走了,那她应该真是走了。这样的我是没资格得到她的……你不必担心,既然伊佳这么希望你活下来,我也不会再要你的命了,成哥也不敢。只是,你必须永远的为我保守秘密……所以,刚刚你喝下的是一点点硫酸加开水加上因陀螺花根茎毒汁,要不了你的命,但是这辈子你是没办法开口说话了。还有,等到回国后,你会成为展太太,你会永远地住在展家大宅,一辈子都不用出来,锦衣玉食,再也没什么好操心的了……别担心,我会代替伊佳保护你的……”

  他坐在我身边,露出冰冷的笑容,摸着我的肚子说,“还有孩子……不到1个月……如果是女的,按肯定就是伊佳……真是奇妙啊,在这么艰难的条件下,都没有流掉,这一定是老天爷要把伊佳送回我的身边……所以我一定要好好保护你和孩子的……”

  他执起我的手,冰凉的感觉穿过指间。我举起手一看,闪耀的光芒刺伤了我的眼。

  他吻上我的唇,冰冷的,没有温度的吻……

  “这是我的誓言……这辈子,我和你,还有孩子会永远永远在一起……我会保护你们的……和我结婚吧,美丽!”

  是命令。不是请求。

  我推开他,把头埋到自己的膝盖上。

  眼泪掉个不停,想大叫,再怎么努力也发不出声音。

  神啊!

  这是惩罚吗!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我会找人24小时看护你的,不会给你任何自杀的机会!好好保重,我期待回国的婚礼!”他笑着走出去,接着一个冷面妇人走了进来。

  噩梦不是结束了吗?

  为什么我还不醒来……

  神啊……

  这是结束了吗……亦或是另一场没有重点的噩梦的重新开始?

  {全文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