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艳遇传说》->正文二十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五百七十九章 阿离归心
( 本章字数:8949 更新时间:2008-1-9 9:06:00 )

  林若彤出去之后,脑子里面无法平静下来,一直想东想西,一会儿想到许蓉,一会儿想到李伟杰的,一会儿想到林若彤、苏可可、柳诗淋、楚灵儿她们。她觉得很不可思议,她们怎么会甘心跟着这样一个花心的男人呢?
  爱是付出,不是占有,可是爱不应该是公平的吗?如果连公平都谈不上,这份爱还能是纯粹的吗?
  她并没有爱情的经验,更没有刻骨铭心的烙印,唯一有了爱情的想法,却被他们众口一词的打击说那不是爱情,这让她沮丧之余,更是迷茫。
  一个人躺在床上,想到林若彤跟李伟杰睡在一起,沈梦离又想起了刚才林若彤的话,又回想了一下刚才看到他们两个的情景,暗暗琢磨自己的感觉,我有没有妒忌的想法呢?有没有生气的感觉呢?
  回想到刚才的情景,她的脸又不禁红了起来,心情也不能平静,心里暗暗啐骂,他们也真是的,这样的事情居然在厨房里面做,还居然做那个地方,还似乎很享受……

  李伟杰全裸的模样刚才她已经看了很久,更有直接近距离面对面的观看,想要从脑子里驱逐出去已经很难,现在想起那回事,脑子里面更是充塞了他们两个交合的影子。
  阿离用被子把自己蒙住,让自己快点睡觉,别胡思乱想。可越是如此,心里反而越是想起那幅画面。哪个少女不怀春?她已经是成人,就算情欲之门还没有开发。可是看了这样的现场表演,心里不可能没有感觉。
  他们两个现在会干什么呢?会不会继续在干坏事呢?这个死阿杰实在太坏了!刚来时候看起来挺老实的,现在却祸害了那么多女孩子……想到李伟杰在哪里住都有女孩子陪着他,阿离忍不住有点忿然。觉得这样的人实在太无耻了,就算送给自己,也不会要!
  她觉得很烦躁,想要睡觉却又偏偏说不着,干脆起身出来。林若彤地卧室靠边,屋内有小阳台,旁边还有一个空中的花圆式阳台。
  沈梦离出来阳台上面,没有开灯,拉了一张凳子坐下。

  现在已经是深秋,纵然是在A市。深夜的晚风也有一丝凉意。这让阿离感觉清醒了一点,她吐了一口气。周围都很寂静,这让她的心情平和、宁静了一点。
  蓉姐现在睡了没?她虽然喜欢阿杰。可是她没有想过要跟他有发展。如果阿杰真地去向他吐露心声,岂不是逼她选择、逼她面对,让她更加为难?
  沈梦离想着许蓉,心里为她不值,这么好的女人。对他又是那么好,他从来没有珍惜,反而一个又一个找女人。真的是太过分了!
  但她心里暗骂李伟杰的时候,忽然发觉自己的情绪之中带着一丝妒忌、恼火!这让她非常惊讶,他的事情,又不是今天才知道,为什么以前没有这样的感觉、现在会有这样的感觉呢?
  她的芳心又乱了起来,不知道是真的如林若彤所讲一样,还是被她地话引导暗示了。
  轻微的脚步声从后面传来,沈梦离赶紧回头,心里“噗通噗通”乱跳。这个房子就只有三个人在。来的人不是彤姐就只有他了!彤姐刚才已经跟自己说了这么多,这会儿应该入睡了吧?那就只有……

  “睡不着?”来地正是李伟杰,怕吓着她,先打了一个招呼,也没有开灯。
  “关你什么事?”阿离起身走到一边,趴在栏杆上面,不去看他。
  李伟杰跟着走到她的身边,伸手递过一个杯子。“若彤说,你肯定睡不着,我就过来看看你。听说睡前喝杯牛奶有助于入睡,给你热了一杯。”
  沈梦离有点惊讶,没想到他有这么细心的一面,不过她很快就明白了他的用意。就是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来给我好印象,甚至还可能是彤姐说地呢!
  “你不觉得你这份关心应该是对彤姐吗?”阿离略带讥讽的说:“怎么?已经上钩的鱼儿不用再喂了是不是?”
  李伟杰哭笑不得,叹了一口气,“别把我想得那么不堪好不好……”
  “你本来就那么不堪,事实胜于雄辩。”沈梦离嘀咕了一声。
  “我是喜欢你,但并不是贪图你地美色,不会为了得到你而特意献殷勤。若彤对我这么好,我怎么会不对她好呢?”说着他又笑了笑,“呐,这是特地为你准备的,趁热喝了,不用受宠若惊。”
  “谁受宠若惊了?我是看你黄鼠狼给鸡拜年!”沈梦离没好气的说。
  “哈!看你说的,我还能下药迷奸你不成?”
  “谅你也没有这个胆子,”阿离暗道不喝白不喝,伸手夺了过来,“彤姐睡了?”
  李伟杰微笑点头,“嗯,她就是喝了牛奶入睡的。不过跟你的不一样,你这是普通的液态牛奶,她的是特殊的。”
  “噗——”刚刚喝入嘴里,才吞了半口地牛奶从沈梦离的嘴里吐了出来,全部喷在李伟杰的身上。
  “你干吗?”李伟杰皱起了眉头。“不会是非要加糖吧?”

  沈梦离看了看杯子,又看了看他,还有已经咽下的半口牛奶,不知道怎么开口好。
  她刚才喝牛奶的时候,听到李伟杰说若彤也喝了牛奶,而这是普通的液态奶,她喝的是特殊的。昏暗中又见他面带邪邪的淫荡笑容,忍不住联系起回来时候看到的最后一幕,液态牛奶也联想到另外那种类似液体,所以她本能的吐了出来,没有反胃作恶,她已经佩服自己的控制力了。
  “你……你们不会……真的、那么……阿离断断续续的,还是问不出口。可是一想到他们都能接受那个,那这个也真的有可能啊……她心里一阵恶寒。
  “什么呀?”李伟杰抖了一下衣服上的牛奶,不解的看着她。见她以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自己,握着杯子的手有点颤抖、手伸得长长的,似乎想要把这杯牛奶扔掉。
  他思索了一下,隐约明白了其中的关键。不禁好笑,“我说阿离啊!你可是一个纯洁的女孩子啊,怎么能有这么邪恶的想法呢?我说若彤喝的飞库特殊牛奶,你应该知道是什么意思啊,她喝的是孕妇牛奶,那是奶粉,为了区别、才说你的是液态奶,你想到哪里去了?”
  沈梦离脸刷的红了起来!
  这才明白他只是简单的说特殊的,是因为彤姐怀孕的事情,自己虽然知道,但到底没有正式的说过。

  她无地自容的低头,恨不得拍自己脑袋几下,今天这是怎么啦?竟是胡思乱想!现在糗大了吧?
  “唉,想不到你的思想这么跳跃,难怪会有女同的向往,可女同是没有那种牛奶喝的……”李伟杰调侃了一句。
  “你……”沈梦离噘嘴幽怨的瞪着他。
  虽然没开灯、光线不是很好,可是两人这么近,李伟杰也看清楚了她的表情。见她可怜兮兮的样子,后悔、羞涩、尴尬云集,再多说几句只怕要扁嘴哭泣了。他赶紧收起玩笑的表情,扶住她的肩膀:“开玩笑的,来,坐一会儿吧!”
  他伸手接过她的杯子,想要扶她去凳子上坐下,阿离却是使劲的挣扎了一下,“不要!”
  看她倔犟的使性子,李伟杰没有在意,把杯子放在扶栏上,双手一环,抱住了她。
  沈梦离恼羞成怒,被他强行抱住,更是不耐,使劲的挣扎了几下。

  李伟杰知道现在她肯定是非常尴尬,想要消除她心里的不安、让她平静下来,没有放手,紧紧的抱住了她。
  忽然,他赶紧到手臂上面一痛,差点叫了出来。低头一看,见阿离埋头在自己手臂上,显然是她在咬自己了!
  李伟杰不愿意推开,无奈,只能强行忍着让她咬。
  咬了一口,见李伟杰没有反应,沈梦离更加气恼,又加劲咬了一下,还是没有反应,她明白了,不是他不痛,是他忍着不说。
  一时间百感交集,加上刚才被他那样子说,放弃了挣扎,靠在他怀里抽泣了起来。
  “怎么啦?好,我放开你,你别哭了好不好?”李伟杰没想到她竟然以哭来反抗,只好放开了她。
  他的手虽然松开了,已经哭开了的沈梦离却没有闪开,手揪着他的衣服,还是抵在他的怀里哭。
  “你身上衣服薄,天气凉了,我们进去吧?”李伟杰抚了抚她的秀发,低声说。
  沈梦离没有什么回应,依旧再低声的抽泣。
  不会是不好意思面对,所以用哭来掩饰吧?李伟杰暗想,决定送她回去,睡一觉起来,明天就没事了。“半夜哭,别人听到还以为有鬼呢,走吧!”
  沈梦离真要抗议说你才是鬼,便感觉他又把自己搂住了,半搂半拉的带着自己往里面走。

  进入房里,李伟杰一直半搂着她来到床边,让她在床上坐下,然后松开了手,蹲在她的面前,看着她低垂的脸。逗她说:“好了,现在可以大声哭了,不会投诉你没有公德心了。”
  “你才没有公德心呢!才厨房就……”沈梦离嘟嘴反驳。
  李伟杰见她眼圈红红,脸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怜惜的抚摸她的脸颊。
  阿离呆了一下,没有伸手把他的手抓开。
  李伟杰看着她没有逃避自己的眼睛,想起一首老歌,嘴里轻轻的哼了起来:“双手轻轻捧着……你的脸……吹干你的泪眼……”
  他的双手也捧住了阿离的脸颊,半跪地上,把头慢慢凑近了过去。
  阿离听到他轻声的哼唱,以为他真的是要吹干自己的眼泪,所以没有出声,也没有闪避。但是看到他的脸越贴越近,心跳不禁加快了起来。她想起了那次在洛风家和他彩排练习的接吻,心里有点紧张、又隐约有一丝期盼。
  李伟杰靠近她的脸颊,没有吹起,而是低头吻住了她的脸颊,吻过她脸上的泪痕,用嘴唇、舌头把她的泪珠舔掉了。
  阿离轻轻颤抖了一下,轻轻闭上了眼睛,没有出声,屏息任他在脸上轻柔的吻着,吻过脸颊、眼睛。
  “刚才我是开玩笑的,不是真的要取笑你……”
  李伟杰轻轻的声音在耳边想起,沈梦离才想起自己为什么而哭。她差点已经忘记了,事实上刚才地话让她羞赧得不知道如何下台只是一个导火线。她哭的原因自己都不清楚,可能跟今晚突然受到很多冲击有关、可能跟自己也弄不清楚的感情有关,总之是一种综合的情感宣泄。

  现在听到他地话,感觉到他对自己的在乎。心里也是一暖。不过不知道怎么回答好,只能勉强哼了一声,表示自己听到了。
  李伟杰不知道她是不是还觉得难为情,不过看她此刻闭上双眸任君品尝的可人模样,心里一荡。也想起了若彤刚才的话。
  若彤从这里过去他那边之后,就把跟阿离说的话都跟他说了。说可以肯定他在阿离的心中很重,暂时可能超不过许蓉的地位,但绝对是最喜欢的男的。而此刻她正出于迷茫的阶段,已经意识到自己对许蓉地感情不是爱情、也不切实际,所以情感崩溃。心里肯定空荡荡的。
  李伟杰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去安慰阿离,让她重新面对自己。感受到友情、爱情的不同,重新获得感情地寄托。他觉得这样似乎有点趁虚而入的感觉,不过现在情感低落的时候,不争取,以后就更加麻烦了。对谁都不好。

  稍微犹豫了一下,他没有再说什么,在她额头亲了一下之后。马上转移到她的嘴唇,马上紧紧的攫住了少女樱唇。可怜阿离毫无准备被突袭,脸又被他捧住,想要拒绝都来不及,就已经被他地吻被包围住了。
  在感情上面挺纯的阿离,吻的经验也就来自李伟杰,现在火热双唇覆盖过来,她顿时清晰地感觉到了那似曾相识的熟悉,心里轻叹一声。暗暗说服自己,反正已经不是第一次,就当是练习吧,也许真的要这样做给蓉姐看呢……

  没有遇到阻碍,李伟杰自然加快了进度,很快舌头便撬开了她的樱桃小口,在贝齿之间滑过,钻入了温热的口腔,开始捕捉那想要逃避却又无处可逃的丁香嫩舌。
  如果说阿离刚才还知道给自己找借口,还有理智说服自己,现在则已经完全陷入了其中,她的双手软绵绵的垂下,然后向后撑住床上,一面自己躺倒,唇舌也试探着去迎合他的热吻。可是她地身子也变得酥软,头开始向后仰起。
  李伟杰双手扶住她的脖子,身体也弓弯起来,嘴唇紧紧贴着不放。
  终于,阿离上身缓缓倒在了床上,两个人都不想热吻着的嘴唇分离,所以李伟杰也随着她的动作伏在了她的身上。
  身体有了着落,让阿离的双手多了一丝力气,她情不自禁的抱住了他的头,费尽力气的主动去吻,知道难以呼吸为止……

  两人松开喘息的时候,四目相交,阿离有点羞涩,轻声说道:“我们……这是……练习……,
  李伟杰的脚还在地上,身子则全部压在她的身上,这姿势让两个人都觉得很旖旎暧昧。
  “阿离,别骗自己了,你其实喜欢的人是我,蓉姐只是你的偶像……”李伟杰低头吻了一下她的下巴。
  沈梦离沉闷了一下,轻声说:“能不能不说这个吗?”
  李伟杰明白她现在虽然明白、理解了她的状况,可是要真的放下,还是会有很大失落,难以一下子接受的。他轻轻点了点头,也没有问她可不可以,继续趁虚而入,头一偏,吻住了她粉嫩的脖子。
  “不要……不要这样……”阿离的声音有点颤抖,她已经明显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清晰的男性气息,沉重的压迫,都给她非常直观的感觉。
  李伟杰伸出手指,轻轻按住她的嘴唇,没有说话,继续亲吻她的脖子、耳垂,另外一只手也开始在她腰际轻抚。
  “不要……”阿离低声说了一下,伸手推了推他的身子,可是手没有什么力气,这只是象征性的推一下。她的心里充满了犹豫和慌张,她怕自己抵挡不住身体的诱惑、怕自己会失守。
  男人有机会偷看别人亲热,不管是不是熟人,只要不是自己喜欢的女人,都乐于欣赏。甚至会很兴奋。女人跟男人不一样,女人喜欢的是别人的隐私八卦,听和传播都是她们热衷地。但看到人家偷情、做爱什么的,往往不好意思多看。特别是还没有经过感情、性爱洗礼的女孩子。

  阿离刚才能够坚持看了那么久,一个是因为好奇、情不自禁的看,一个是因为跟他们两个都熟悉,但又没有意识到自己对李伟杰有感情。可是这样看下来,身体地欲望早就被撩拨了出来,李伟杰但是也看到了。
  现在李伟杰更是明白了一点,她的身体完全已经到了需要的地步,只是她的心里还难以接受。现在他要面对的是,把她的拒绝当作半推半就再进一步,还是尊重她的意思。
  在亲吻爱抚阿离的时候。李伟杰身体面对阿离的挣扎,头脑里面也在挣扎。而对于他自己身体的冲动,因为有过多个女朋友地经验。几个小时前还跟若彤有过亲密关系,所以很容易克制。
  上,还是不上,这是个问题。
  在犹豫挣扎的时候,他的嘴唇已经吻落到了阿离地胸口。而一只手也隔着睡衣、胸罩抓住了阿离的秀乳。
  在他挣扎不已的同时,沈梦离脑子里面也是翻天覆地的狂澜。她想要义正严词的斥责他、大声叫他滚,想要说若彤姐就在隔壁。又想到这也是彤姐默认地。又不停的闪现看到他们交欢的一幕,想要让自己像彤姐一样释放……
  所有地挣扎随着李伟杰的手抓住胸部的那一刻有了决定,闭着眼睛的阿离心里轻叹了一声,就这样吧!尽情的放纵一次,过了今晚,我就不但感情上、生理上也都成熟了一层……

  李伟杰则想到了自己身体状况的未明,若彤她们都是心甘情愿跟自己一起的,现在阿离自己还不能确定是不是爱我,这样对她。实在太不负责任了!
  他把手拿开,也抬起了头,翻身躺在一边,看着天花板喘气。
  沈梦离非常惊讶,她已经准备好跟他那个了,也没有觉得委屈,可是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停下来。
  “你……”阿离转身看着李伟杰,心里暗道,难道是在出来之前他又跟彤姐做了一次,现在已经有心无力了?
  可是她转头已经明显看到仰躺着的李伟杰昂扬的裤裆。
  李伟杰也转身面对她,低声说:“你今晚心情低落,我想过趁虚而入,身体地结合,也可以帮助掳获你的心。因为你也并没有太拒绝,可是……我不能这样对你,你是好女孩,虽然我、若彤,都想要让你真正的幸福、快乐,但是每个人都有为自己选择的权力,我不能用生米煮成熟饭的方式来干扰你的决定。”
  沈梦离呆呆的看着他,从他的目光里面,除了正逐渐退去的情欲,更多的是真挚的情感。她细细的咀嚼他的话。
  他伸手怜爱的摸了摸她的脸,把她弄乱的秀发拨开一点。
  “阿离,……我们也用不着假扮什么骗蓉姐了,我相信她不会介意的,她还是一样的关心你、喜欢你,她现在的避开,只是想要让你更多的思考、思考什么才是适合你的。好好考虑一下,别再把自己包裹起来,就算我不能打开你的心结、束缚,你也应该自己尝试去爱,去找一个男朋友……你要体验真正的感情,才能真的成长。

  我记得世爵关门后,蓉姐和若彤走了,有一次我们去酒吧喝酒。你说‘生活有百般滋味,如果不尝试一下,那不是很可惜?’呵呵,可是你却又害怕尝试爱情,‘如果爱情终究会消失没有、会让人伤心流泪,那干吗要开始呢?’或许正因为这样,你觉得喜欢一个女孩子会更有安全感,但那并不是你的生活。
  至于蓉姐,你放心,我会去找她,会把我的心思告诉她,就算她不能接受我现在的情况,就算我们不能在一起。我也会让她知道,她对我的感情我都知道,我也是深爱着她的。
  你也好,蓉姐也好。我会争取去爱你们,争取陪伴照顾你们。但是决定权在你们手里,你们不愿意。我也会尊重。就是这样,我也希望你们不要对感情失望,敞开心怀面对未来,只有你们过得开心。我才会开心。”
  沈梦离静静的聆听他的话,没有出声。
  李伟杰坐了起来,自我解嘲地笑了笑,“唠叨了一大堆,你都快听睡着了吧?休息吧,别想那么多,明天会更好的。”
  看着李伟杰起身离开,看着他的背影,阿离不由自主的叫了一声:“等一下……”
  李伟杰回头看着她,决定了?跟我说清楚?
  看他回头。阿离窘住了,其实她不知道要说什么,只是看到他要离开。下意识地叫住他。
  “呃……你的手臂……没事吧?”灵机一动让她避免了难为情,暗暗呼了一口气。
  “手臂?”李伟杰不解。
  “我刚才咬你了……’阿离不好意思的说,也坐了起来,“过来我看看……好么?”
  李伟杰回来坐下,咬的是手臂。不好挽袖子,他只能接口扣子,拉开睡衣给她看。“没事、没事。想当年我伤得那么严重都没有哼一下。呵呵……”

  阿离凑近一点,看到上面还有两排细细的牙齿印,这会儿时间还没有平复。她伸手轻轻摸了一下,“还疼么?”
  “不疼。”感觉到她的温柔,李伟杰有点意外,她叫住自己就是为了看看我的咬痕?
  说完这一句,两个人又沉默了下来。
  阿离低着头,既没有放开他,也没有说什么。
  看到这个样子。李伟杰已经感觉到她的犹豫不决,或许是因为突然,或许是因为女孩子的自尊心吧,他决定自己应该主动一点。
  他抓住阿离的手,轻轻一拉,将她拉得靠在自己地胸前。
  阿离这次没有拒绝,虽然没有说什么,但还是顺势靠在了他的胸前。这是相对于在外面的强抱,现在她地脸更是直接贴着他胸膛,没有衣服的阻隔,让她能够清晰的听到他的心跳,同时也感觉自己心跳的加速。
  “阿离,你是不是决定不甘心?还是觉得跟我在一起只能分到几分之一地感情?”李伟杰低头在她头顶吻了吻。
  沈梦离犹豫了一下,轻声说:“难道不是吗?”或许这正是让她迷茫、犹豫的原因,如果是一心一意的对她,或许她会比较容易地接受。
  “小傻瓜,如果我的身体,你们要分的话,就只能一人切割一块。但是情感是精神层面上的,是可以无限大的。每一个的情感都可以划分很多的空间,不是一页纸,而是像有很多页的书一样。

  有的人一辈子只书写了一页,有地人书写了二页、三页,甚至很多页,但他们的感情是分段的,也就是说当他分手结束一份感情的时候,等于把前面一页撕掉了,然后开始新的一页。我现在同时书写很多页,但是并不是撕了旧的开始新的,而是同时存在的。”
  肉体与精神?肉体上同时只能亲吻一个人,但是精神上可以同时亲吻多个人。他现在在我身边,心里可以还装着蓉姐、彤姐、可可她们,在她们身边的时候,也可以同时心里有我?沈梦离隐约明白了他的话。
  “阿杰……”她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一点,勇气足一点。
  “嗯?”
  “……!”她还是说不出来,磨蹭了一会儿,才低声说:“吻我……”
  说出这话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脸颊滚烫、滚烫,不敢抬头看他,甚至喘气。
  李伟杰听到这话,心里评估了一下这话背后的潜台词,明白了她的心思,现在要她说出喜欢、要她说出接受,很难以开口,但是刚才两个人已经热吻过一番,反而容易开口。
  他明白了阿离的心思,听到她的话,没有再多犹豫了,低头吻住了她的嘴唇。同时手也用力,托着她的身体,把她移动到床上。
  “先关灯……好不好……”阿离闭着眼睛,声音好像蚊子一般细小。显然已经意识到将要发生的事情,也默认接受了将要发生的事情。
  “嗯……”李伟杰要还是不明白这话的意思,还是不有所都作,那就是初哥了!
  关了灯,李伟杰回到床上,等眼睛适应昏暗之后,见床上的阿离有点手足无措,正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自己脱衣服。他躺在了她的身边,轻声的说:“你放松一点,我来就好……”

  今晚沈梦离可谓是大起大落的体验,从看到他们两个开始的震惊,到李伟杰说喜欢她的震惊,到林若彤分析后的茫然,当刚才两个人热吻的激情,心里犹豫不决的迷离……
  太多的震惊,太多的压力,也让她的身体变得更加敏感,很快就挑动了身体的激情。回来时后看到的场景,也成了她现学现用的借鉴。只是刚才看到的不够全面,现在她只能回想一下,更多的还是体验自己身上的感觉。
  到她浑身动情之际,遭遇到突然的进入,忍不住叫了一声,身体挺起,张嘴咬住了李伟杰的肩膀!
  李伟杰现在也是痛并快乐着,不过相比于下面而锁紧快感,肩膀上的咬,几乎可以忽略掉。
  两人宣泄的不仅仅是肉欲,更是尽情释放情感,在一次次的出入里,两个人也紧紧的抱住,黏合到没有一丝空间,距离变成零距离、变成负距离,最终在水乳交融中完成了灵与肉的结合……
  在高入云端、快要失去知觉的刹那,阿离不禁想到了李伟杰哼唱的那首歌曲后面的几句:
  爱得越深越浓越缠绵
  不问有没有明天
  ……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