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艳遇传说》->正文十八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五百二十二章 病房春意
( 本章字数:6561 更新时间:2008-1-9 9:05:00 )

  虽然没有全部说完整,但是对于柳诗涵来说,也是非常困难的了,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可是现在她已经不同以前了,特别是听了李伟杰这些话,已经震撼得无以复加了,相比来说,这话反而显得没有什么让人惊讶的。
  听到诗涵的话,李伟杰吃了一惊,听明白了她的意思,没想到她居然这样问自己。他干咳了一下,然后实话实说,“以前我一直是把你当成好朋友,后来我观念变了之后,也考虑过追你。只是没有机会,所以暂时……还没有开始。”
  “哦。”柳诗涵听了之后应了一声,声音之中似乎有点满意、又像是有点失望。

  李伟杰马上明白,她肯定以为自己是敷衍、安慰她,毕竟决定权在她那里、但是追的权力在自己这里,如果自己对别人都动情,唯独对她没有感觉,作为女孩子,还是会觉得有点难堪的、仿佛间接说明自己不如人家。
  “本来我是会追求你的,正如你刚才骂我的那样,已经被认为是禽兽了,所以我不会在乎你的评价,飘飘、你,我都会追求的。但是因为我一直忙着想要扩大事业,又没有适当的机会,所以还没有开始。”
  李伟杰说着伸手过去,抓住了她的手,看着她的眼睛说:“其实……这次来巴黎是一个很好的机会,那天我亲你一下,被阿离看到。就问我们是不是有什么暧昧关系……现在你的病情被我们发现了,我有义务在这里照顾你,但我不能趁机追求你。”
  柳诗涵听得心潮澎湃。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只知道难以平静,不过她表面上还是淡淡地问:“为什么?”她也没有把自己地手拿回来。
  “因为我现在照顾你,可能你会觉得感动,如果这个时候我追求你,那就有趁火打劫的嫌疑,会让你觉得故意趁虚而入、接着感动侵占你的芳心。”
  柳诗涵沉默不语,她自己也有这种感觉,这几天是她和他单独在一起相处时间最长地一次。以前无论是哪次,都还有其他人。但是这几天在医院里面。只有他们两个,其他外国人都可以无事,在医生、护士眼里,李伟杰也是她的男朋友。而他也确实像一个男朋友那样的呵护、照顾她,变着花样的逗她开心。或许正因为生病、心理脆弱,所以她也非常的感动。

  “可是……”李伟杰沉吟了一会儿,“我现在也很矛盾。因为你的病,让我有了害怕的心思,以前我从来没有感觉到。平时也不怎么打电话给你。我觉得我们像是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好友关系,可是……现在知道你的病情,一想到有一天你可能会永远地离开,我就非常的难受,再也无法像以前一样安静。我非常想要爱护你、拥有你、保护你,不想让你难过。甘心代替你地病痛……”
  说到最后他自己都模糊了,忘记了要安慰她、不能说绝症、不能提及可能治疗不好的话。
  听到李伟杰的缓缓说出自己的心声,柳诗涵睁大了眼睛。她紧紧的盯着身边这位认识多年的男子。
  “……我非常想要爱护你、拥有你、保护你,不想让你难过。甘心代替你的病痛……”
  心里默默重复着李伟杰刚才说的话,从刚才自己问他的表情来看,他显然不是早就想要了面对这个问题,这完全是临时地,这段话也是他现在心里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的。换句话说,这应该是他真心的写照,而不是故意编好了骗自己开心的。
  这让她有点感动,也真的欣慰了。

  李伟杰忽然想通了,既然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干脆趁这个机会跟她说手术的事情吧。现在这样地环境、这样的气氛,她心情震惊之下,提及手术的事情,总比回去病房平静之后再打扰她好。
  “诗涵,我今天问过医生了。刚才我一直没有跟你说结果……”
  “你……”柳诗涵小声地说:“不要说了,我能猜到结果。”
  她心里非常清楚,如果是好消息的话,他肯定会第一时间高兴地说给自己听,他回避不谈,肯定没有好消息。
  李伟杰点了点头,虽然她猜到了,可是还是要说出来,病痛就是这么现实、残酷。
  “我说过,我宁愿与你调换、甘心代替你,希望生病的那个是我、而不是你。可是今天我得知了结果,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劝你决定,我试着问自己,如果是我,我会怎么决定?可是我的答案也非常的动摇……”
  李伟杰接着把自己分析的做手术与不做手术的几种可能都说了一遍。
  看到他看着自己,眼睛里面充满了痛苦、无奈,柳诗涵另外一只手轻轻的覆盖在他握着自己的手上,柔声的安慰:“阿杰,你的关心,我完全能够理解,我能够体会得到。其实……”
  她露出怜惜而又欣慰的微笑,“其实……我知道你在走廊里面犹豫了很久才进来,我明白你不好说,所以我没有问你。”

  李伟杰有点惊讶,没想到她还是细心的看出来了。不过仔细一想,她到底是当事人,对于这事,肯定比别人更加敏感、重视,一点变化都可以被发现。
  “你……会怎么决定?”李伟杰已经把自己的想法和顾虑都说给她听了,但这到底是她自己的事情,而且求生的愿望是人之本能,想不想动手术,还是要看她自己的决定。
  柳诗涵忽然笑了起来,“我们先不谈这事吧。先把这些菜搞定!”
  李伟杰也点了点头,本来就是出来开心的,刚才地谈话已经破坏了气氛。再说。这也要给她时间考虑,毕竟是生死攸关的决定啊。
    在两人都有意烘托气氛的前提下,晚餐吃得很开心。虽然有点为开心而开心,但是相对于残酷地现实,这本来就是刻意想要留下一个美好记忆。

  回到医院病房的时候,柳诗涵很平静,李伟杰也很平静,两人都似乎没有了要面对生死抉择的紧张、无助。
  把DV链接了电脑,两人一起欣赏镜头里面那个快乐女孩青春跃动的身影。李伟杰有一丝愁绪,柳诗涵则一直带着微笑。
  “等我不能动的时候。有这些录像看,也可以弥补遗憾了。”
  李伟杰只能轻轻的说:“你会没事的。”
  他心里已经隐约估计到诗涵可能会选择不动手术,享受最后的一段人生路程。虽然这也是他的选择,可是真地想到后果,他又忍不住去想那百分之十的希望。
  柳诗涵怔怔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怎么啦?”
  她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
  “洗澡睡觉吧,你今天也玩累了。”她现在是病人,李伟杰不能让她累着了。给她把电脑关了。
  柳诗涵“嗯”了一声,自己拿衣服去浴室。
  李伟杰理了理头发,在边上小床上坐了下来。如果诗涵不做手术的话,那就要准备回去了。他的心情很复杂,不知道该怎么给她建议。
  柳诗涵洗完澡出来之后,低声对李伟杰说:“你今天也一身灰尘。不如在这里洗澡吧?”

  平时李伟杰晚上是陪她说话,等她睡着之后,就在陪床上面合衣而睡。早上才会酒店洗澡换衣服。不过平时都在这里陪着她,今天大家出去玩了。难免出汗、灰尘,所以柳诗涵建议他在这里洗澡。
  李伟杰也没有客气,直接去病房携带的浴室里面冲洗。
  直到他洗完澡用柳诗涵的毛巾擦拭身体的时候,才明白她刚才为什么会有点不好意思。
  两人分别洗澡,还共用毛巾,这却是有点旖旎暧昧,很容易让人联想情人之间到去酒店的情形。
  他没有换洗衣服在这里,还是穿上之前的衣服,出来的时候,柳诗涵已经合衣躺在床上。
  这几天他们都是这样地情形,所以,李伟杰也很自然的过去在她床边坐下。
  “今天别聊那么多了,你累了,早点休息吧。”他温柔的拍了拍她的手臂。
  柳诗涵轻声说:“是不是这几天你说太多了,没话跟我说了?”
  “怎么会呢?我是怕你累啊。”
  “我不累,我现在睡不着,你不和我说话,我脑子里就会思考做不做手术这个问题,弄得我心里很乱、头很痛。”
  李伟杰点了点头,今天一直陪着她开心的玩,当然要让她安心的入睡,那个难题,还是留给明天再说吧。
  可是说点什么呢?这几天有可能是他说话最密集地几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陪她聊天。很多话题都说过了。
  看出他的为难,柳诗涵帮忙给出了建议,“你就聊聊你的女朋友吧,嘻嘻,那么多女朋友,故事肯定很多,听着、听着我就会睡着地。”

  李伟杰不禁有点窘,“能不能换个话题啊?聊我的女朋友,不太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柳诗涵理所当然的说:“我们不是无话不说的朋友吗?以前你都可以跟我谈你跟小兰的故事,现在为什么不可以呢?再说……”
  “还有什么?”
  “再说,你不是对我也有企图吗?”柳诗涵慧黠一笑,“我当然要防守一点喽,我知道你们的故事,就可以知己知彼的防守你骗女孩子的招数啊。”
  李伟杰苦笑了一声:“那我这不是自己出卖自己吗?以后我追你怎么办啊?”
  “谁要你追?你有得选择吗?”柳诗涵扬眉一笑,然后又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唉……算了,你不说就不说,你对我已经够义气了,我怎么能强人所难呢?sorry啊,我睡觉好了。”
  李伟杰心里暗呼,这就是以柔克刚、这就是以进为退、这就是欲擒故纵啊!可是偏偏他还真的不能回绝,别说看到她楚楚可怜的无助样子,单单那幽怨的声音,就让他觉得自己实在不该这样对她。
  “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怕你没兴趣听。我可以讲,不过你也需要休息,我不会讲太详细,简明扼要讲一点。”

  柳诗涵自然点头微笑,静静的聆听他和众多女朋友的故事。虽然说听人隐私是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的一种心思,但诗涵现在并不是想要听他的隐私,而是想要知道这这两年来,到底李伟杰跟这么多美女们发生了什么故事,让那个老实的李伟杰变得现在这样大胆博爱。
  反正跟她也是无话不说的,刚才也说了自己的秘密,所以李伟杰也没有什么好隐瞒。大概地讲述了一下自己情感之路的经历和转变。从苏可可开始,把跟赖雅妍、林若彤、大小双儿、唐露的故事,还有楚灵儿、以及对许蓉的感情,都一一说了一遍。
  整个过程也非常的曲折,而且直到现在也还没有真正的豁然开朗,其中有着众多的故事,当然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讲完地。李伟杰只是捡关键性的讲了一遍。
  “你小子是不是编故事骗我啊?”听完他的故事。脸颊绯红的柳诗涵有点不信。
  “怎么会编故事呢?我就算要编,也没有这么快啊。这些都是主要地经历,你觉得没可能吗?”李伟杰苦笑一声,听了我的情感经历。不感动一下也要感慨一下啊,哪怕评介一句花心、禽兽,也比说我编故事强啊。
  “你……你自己想想,”柳诗涵有点不好意思的说:“你的经历里面。有多少听起来像是黄色故事?”

  李伟杰汗颜不已,暗叹自己前几天不应该跟她讲成人笑话,现在好了,自己地真实经历被她当成是黄色故事了……现世报啊!
  不过他自己仔细一想。除了可可,还有后来才发现的蓉姐、已经还没有走到一起的楚灵儿之外,无论是雅妍、若彤,还是双儿她们,哪个不是因为先有身体的接触,才感情越来越深?
  他也暗问自己,如果不是因为种种原因导致跟她们有过肉体地接触。以自己以前的性格,最多也只是心里想想,肯定不敢逾越世俗观念去追求她们。而她们也显然接受不了。算起来应该是互相有情,然后因为类似生米煮成熟饭的原因。到底感情加深、最后水到渠成。
  他自己是能够分析到这一步,但是在别人听来,就好像黄色故事一样不可思议了。

  “喂,想什么呢?想着怎么圆谎啊?”
  柳诗涵的话惊醒了李伟杰,他嘿嘿一笑,拉回了心思,看到她双颊的酡红,怀疑她是不是因为听到自己说的内容、而有些情动,忍不住想起看到她裸体的那一幕、以及两个人同床一夜地旖旎,心中一荡,嘴上自然的逗了一句:
  “我再想哪里有黄色故事,我虽然讲了什么原因、什么时候跟她们上床,可是好像没有讲细节吧?你会听出黄色味道来,莫非……嘿嘿,你在心中加工幻想了一番?”
  “呸!你才是呢!”柳诗涵大羞,拉起枕头砸在了他的身上。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讲述这么私密地话题已经有点暧昧的气息了,所以他不能避免地见到了上床的事情,对诗涵来说,已经是有点芳心乱跳了,哪里还需要幻想?
  李伟杰笑道:“你可不要乱说哦!”
  “就是你!就是你!只有你才思想如此黄色。”诗涵小声嚷道,她才不肯承担自己幻想别人上床情节的邪恶罪名呢。
  “你这么说,简直是把我往危险之境推啊。现在这里,就我们两个,我对着一个正躺在床上、已经洗得香喷喷的大美女,你说我有那种幻想,岂不是引导我往犯罪方面想吗?……嘿嘿……”李伟杰拿开枕头,靠近一点她的面前,露出衣服色迷迷的笑容。
  柳诗涵感觉到他的气息扑面,只觉得心里小鹿乱撞,呼吸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起来。听了他的话,看他的动作,不知道如何是好。她勉强抬起来手,象征性的推了他的手臂一下,轻声说:“……你……别……来真的啊……”

  听到她有点颤抖的声音,本来是开玩笑的李伟杰也心跳加快了起来,正如他自己描述的那样,面前躺着已经香喷喷的大美女,现在两个人的谈话又如此暧昧,没有反应、不动心思才怪呢。
  “那……你的意思是可以来假的?”李伟杰低头凑近了一点,缓缓的问道。
  柳诗涵心里有点惊慌,仿佛他的话有种催眠的魔力一般,她觉得自己全身没有力气坐起来,也没有力气退开她,甚至脑子里面都没有太强的拒绝心里。
  “不要……假的也不要……”
  “假的不要?那就是要真的了?”
  “呃……都不要……”
  李伟杰逗着她说话,头越来越低,上身也凑了过去,此刻距离柳诗涵的粉嫩樱唇不过两寸。双方都能感觉到对方的气息,甚至能感觉到对方不规律的加速心跳。

  这个时候,话变得有点多余,两人哼了几声,都不知道对方说的是什么,是什么都不重要。因为距离太近的关系,甚至眼睛也看不到对方的眼神。但是这也不重要,他们两个是心里默契很好的老搭档,完全能够体会到对方此刻的心情。
  呼吸急促的柳诗涵,觉得有点口干舌燥,本能的舔了舔嘴唇。性感的唇舌,在这个时候掀起了一丝涟漪,仿佛一个导火线一般。
  李伟杰忍不住了,停在空中的头低垂下去,嘴唇印在了诗涵的樱唇上面。
  嘴唇的交汇,让思绪纷乱的诗涵一下子头脑空白,她忽然有个念头,人死了是什么感觉呢?是像现在这样吗?
  ‘我这些年都是在为生活奔波,活了二十几年,还没有真正的恋爱过,我就要这样死去吗?就算死了,除了父母之外,也不会有人经常想起我吧?’
  她又想到刚才李伟杰说林若彤的故事,‘彤姐的男朋友死了那么多年,可还是一直在她的心思,一度完全的占据她的芳心。而我呢?我死去了,会有一个男孩子一直挂念着我吗?’
  ‘阿杰应该会记得我,可是他有那么多女朋友,能偶尔想想已经不错了……’
  一刹那,她觉得自己人生好失败,来一场就这样匆匆而过,一点都精彩,自己也还没有来得及享受人生。
  李伟杰并没有乱啃,他只是轻轻的贴着她的嘴唇,感觉她已经闭上眼睛,就这样轻柔的吻着她的嘴唇,如同吻一个熟睡美女怕惊喜她一般的温柔。
  脑子里面迅速扫视了一下自己的人生,诗涵发现在自己的记忆里面,在自己生命剩下不久的时候,脑子里面唯一能想到的男孩子,竟然只有这些天一直陪着自己的李伟杰!

  她发现这几年虽然没有和他有频繁的来往,但是自己一直都没有忘记过他,也一直都在默默祝福他。从以前的祝福他跟小兰,到这两年祝福他跟可可,从来没有想过要跟他在一起,但是却隐隐觉得,只要他过得幸福,过得好的话,比自己跟他在一起还欣慰!
  这算不算是喜欢?这算不算爱?
  诗涵也不知道答案,只是她脑海里面却有了一个决定。既然自己已经没有多久的生命了,最乐观也不会活过半年,为什么还要那么累呢?还有什么比自己生命最后一刻都有心爱的人陪在身边更幸福的呢?
  如果他能够陪我到死,那就是永远在一起了!
  诗涵抬起双手,轻轻推开正温柔亲吻自己的李伟杰,让他的头太高了一点,然后深深的看着他。
  “阿杰……你真的喜欢我吗?你之前的话不是安慰我?”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