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艳遇传说》->正文八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百一十二章 前因后果
( 本章字数:5344 更新时间:2008-1-9 9:00:00 )

  听到赖雅妍的话,李伟杰查点惊讶倒地上,不可思议的看着她,“这是真的,你、你没有骗我?”
  他心里的第一个反应是震惊,第二个反应就是赖雅妍捉弄自己。
  “信不信随便你,反正我是告诉你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去洗澡。”赖雅妍说着起来出去了。
  李伟杰愣愣的坐在那里,消化着这个过于劲爆的消息。他知道赖长义兴趣很广,而且都颇有心得,不但摆弄现代科技和传统医药有模有样,还真的对功夫颇有研究,天知道他还研究过什么,也不知道他的钱从哪里来的。可是说他是天剪……

  在如今的媒体时代,娱乐、体育明星,甚至总统、主席之类的,只要一下台、过气,很久就会离开公众的视线,如果没有网络搜索引擎,想要知道他们的信息都不容易。
  人气明星、国家领袖这已经是曝光率非常高的人物,他们尚且如此,何况其他人?所以消失十多年的天剪,根本没有任何的消息,只是给人留下一个绚丽的记录、一个遥远的传说。
  而因为是发艺圈子内的比赛,当年他夺冠“梦幻巴比伦”也没有留下大量照片之类的资料。所以李伟杰看到的都是文字资料,对于这个偶像,也一直是虚拟的,或者也可以说向往的不是他个人、而是他那夺目的成绩。
  但是也因为如此,想要确认天剪,比当年的赌神还难,赌神还有一个背面照片,但是李伟杰从来没有看到过天剪的任何照片。

  赖雅妍的话让他大为震惊,跟自己相处了二十几天、忙着捣鼓一些稀奇古怪实验的赖长义就是华人发型师中的传奇人物?他实在有点难以置信。
  不过,雅妍没有理由骗我啊,而且看她的样子,好像私自告诉我还有点顾虑,那就更不可能有假了。再说。如果她不是知道赖长义的身份,从哪里听来地天剪啊?很多从事发型师工作的人都不知道呢。
  对,时间不多了,不能再留在这里训练了,就算师傅不是天剪,我也应该出去最后的熟悉一下。那么久没有动手了,可能生疏了。
  想到这一点,李伟杰决定亲自来到了办公室那个房间,可是里面没有一个人。这些天他对这里也基本熟悉了,所以就自己开门出去,准备去实验室找赖长义,虽然换衣服很麻烦,不过他有点等不及了。
  刚出门,就意外地看到赖长义回来了。
  “怎么了?有事找我?”赖长义见他站住办公室门口,随口问道。
  “呃……,是。师傅,我有点事。”看到他本人,李伟杰又再次怀疑起来,不像啊!
  “进来吧。”
  在办公室里面坐下,赖长义主动笑着说:“呵呵,你是想要离开这里了吧?”
  反正不知道如何开口,李伟杰干脆顺着他的话说,“是。还有两周就是梦幻巴比伦三年一度的正规比赛时间了。我已经入围,所以……”
  “嗯,我看你也差不多,等会儿让小丁给你做一个全面检测。没什么问题、没有什么副作用的话,那就可以离开了。”

  听到这话,李伟杰微微一愕,师傅从来没有准备要传授我发艺吗?
  “师傅,你说……我去参加那个比赛,有没有机会啊?你看从选拔赛之后,已经四五十天没有设计过发型了。”李伟杰试探着问。想要看看他的反应。
  赖长义很本人责任的回答:“如果你行,那就行,如果你不行,那就不行。”
  这不是废话吗?李伟杰狂晕,不过由于他是师傅,不能斥责师傅说废话啊。
  “你觉得我说地是废话?”赖长义看穿了他的心思,似笑非笑的问道。
  被他当面揭穿让李伟杰有点尴尬,不过他反而坦然:“这可是你自己承认的,我没有说啊。”
  “那我再问你一句废话,你会不会穿衣吃饭?”
  这个问题让李伟杰觉得更加是废话!
  不用说,赖长义也明白他的意思,不过他不以为意的笑道,“又水平的老师都是很会发问的,哪怕是废话,都能够启迪人,都有其含义。”
  “好,我承认我会吃饭。那请问师傅此话的含义是什么?”李伟杰暗忖,你要掰不出一个能够启迪人地理论来,看你怎么下台。
  “那就对了。想一想,你现在明白了没有?”
  来赖长义这话让李伟杰有点抓狂,忍不住站了起来,有点不客气的说道:“师傅,我想我有几句话要先告诉你。”
  “说。”赖长义悠然自得的端起茶杯,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第一,师傅你不是禅师,所以请不要老是说一点头来让我掺悟,徒弟我资质鲁钝,自己觉得猜不出其中的禅机。第二,我现在没有时间了,我现在只是想要您给我指下路而已,用不着教我如何去买地图吧?”李伟杰越说越无奈。
  赖长义没有不爽,反而笑道:“你不觉得自己参悟出来的东西更加深刻和有用吗?为什么所有高僧都要自己修行参悟?佛陀已经把一切道理都开示得很明白了,但是看完佛经的人却都理解不到,这就是因为,这些道理不是自己亲证感悟来的,不是自己领悟,也就感受不到其中地妙处!”

  不是自己领悟,感受不到其中的妙处。李伟杰心里一动,好像有点启发,虽然捕捉不到具体,但是也明白赖长义是在启示自己。
  “好吧,既然你不愿意动脑子,那我说得详细一点。以免你心里骂师傅装逼。你二十几天没有穿衣服,但是你醒来之后,照样不用我教你穿衣服;你二十几天没有吃饭,也不用我教你吃饭……”
  “我明白了,您的意思是,如果我真的已经达到了某种水平。就算我四五十天没有实践,也一样可以发挥出来?”李伟杰心里暗叹,看来他开始那句还真地不是废话啊。
  赖长义笑而不答。
  “我明白了,不过,师傅你是高人,能不能传授一点临场经验给我?”李伟杰趁机说道。想要听听他的回答是否靠谱。
  “该传授给你的,早就传授给你了,你还想要怎么样?”赖长义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李伟杰迅速揣摩起来,他这个笑容好像另有深意,莫非又有什么含义?
  “师傅,直接说吧,我早就知道了,您就是天剪!”他干脆一副胸有成竹地样子说道。
  赖长义喝了一口茶,“那我也直接说吧。是不是雅妍刚刚告诉你的?”
  “你怎么知道……”李伟杰脱口而出,想要住口已经来不及了。
  “我怎么知道?呵呵,你这话不就自己承认了。”
  “好吧,就算我自己承认,你也同样承认你是天剪了,对吧?”李伟杰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巧妙地反攻,他心里已经明白。赖长义就是天剪,起码也是知道天剪的,否则的话应该是问天剪是谁了!
  赖长义笑叹了一声:“好吧,反正那丫头已经告诉你。我承认也没有关系,天剪曾经是我玩发艺时候地外号。”
  李伟杰紧紧的抓住拳头,感慨的说道:“想不到我的偶像就是这个样子……”
  “小子,你师傅我对不起观众吗?”赖长义不禁笑骂。
  “当然不是,不过因为没有见过天剪的相片,在我的印象中都模糊地概念,但是因为模糊所以就格外的高大、完美。”李伟杰苦笑了一声:“没想到梦幻巴比伦唯一的三连贯、华人发艺之光。居然是业余玩票的,这消息要是传出去,只怕打死我都没有人相信。”
  “你要搞清楚一个理念,我对什么感兴趣的时候都是专心致志的研究,绝对不比任何的专业人员差。你不能说我是玩票、只能说现在是退役了。”赖长义纠正了一下。

  李伟杰想了想,可不是吗?他现在虽然是私人研究药方,但是并不比任何的科研人员用心少啊!而且成果要是真的发表出去,照样有非常地的震撼效果。
  “好吧,你现在知道了,那你想要怎么样?”
  想要怎么样?李伟杰想了想,“我本来想要你给我签名、合影,拿去梦幻巴比伦比赛时候贩卖,应该能小赚一笔。可是又没有人可以证明我,拿出去也没有人会当真,那就不刮你了。作为交换,你能不能传授我一点夺冠的秘诀啊?”
  “拿我跟我自己交换,你小子真会算啊。”赖长义笑了笑,然后认真的说道:“我没有什么好教你的了,要教你的早就已经教给你了,你自己多多领悟。”
  “可是你给我安排的训练跟这个没有任何关系啊?我再怎么领悟,也不可能从拳脚内功上领悟到发型啊!”
  “听清楚,我说地是‘早就’,呵呵,在苏家的时候,我不是启发发你?那个时候你怎么就愿意自己动脑领悟了呢?”

  听到提示,李伟杰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在苏可可家里那次的话题,赖长义是有意启发自己啊!
  “呵呵,我留意过你的进度,看了楚灵儿演唱会地造型,我就知道你已经领悟到、并且成功做到了。”赖长义笑道。
  李伟杰这才明白赖雅妍说他一直有留意自己是真的了!可是他有点不明白,为什么第一次见面就指点我呢?
  “师傅,为什么你那次会指点我呢?跟我很投缘?”
  赖长义又说出一个让李伟杰惊讶的事情:“在苏家,我是第一次见你,不过,在去苏家之前我就已经听说了你的名字。”
  “那怎么可能?我根本没有名气!”李伟杰瞪大了眼睛。
  “你还记得一个叫法尔舍尼的法国人吗?他不是跟你有过接触?他有没有说在帮我留意有潜力的发型师?”赖长义微笑说道。
  李伟杰长叹了一声,“原来如此!原来法尔舍尼是师傅地朋友,他当时说过有机会的话介绍天剪给我认识。”
  “没错,他做到了。法尔舍尼没有把我介绍给你认识,但是把你介绍给我认识了。他把你的情况跟我说了一下。说你地理念很新颖、领悟力也很强,如果加以琢磨的话,必成大器。

  所以我就去了一趟a市,本来是想要考察一下你的,不过没想到你居然就是可可要带回家的男朋友!当时雅妍有一段时间没有见我了,所以也特地到可可家去看我。我就在饭桌上面。所以的启发了你一下,到目前为止,你的表现我还是很满意地。”
  赖长义一口气把那次去a市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李伟杰这才明白,赖长义不是顺便去苏得启家做客,而是专门来考察自己,难怪、难怪雅妍会说一直留意我!他也是有意让法尔舍尼寻找徒弟啊。
  “师傅。您是我真真正正得师傅。”没想到一直有人在暗地里关注自己,李伟杰心情激动。不过也有点震惊,如果自己放弃了这个理念、甘心随大流,那可能师傅也就放弃我了!
  人生中很多这样的,无论学生还是下属,可能就有老师、上司之类的有暗中关注自己,很多机会就是自己放弃了。
  “那次的比喻虽然很简单,但却是精华所在,尼自己已经领悟到了发艺地最高境界了。以人为本、用心设计,才能设计出最完美的发型。临场经验,据说你自己已经非常丰富了,还要我教吗?”
  虽然赖长义觉得没有什么需要再教李伟杰的了,不过他还是磨着赖长义讨教了很多自己理解不透的问题、研究一些关键之处。

  到了天剪这个级别的设计师,已经不是讨教具体的技术了、也不是讨教创意,大道至简、反璞归真,许多都只是很简单就能说明的一个个道理。有些让李伟杰茅塞顿开、有些让他暗道这样也行?
  经过小丁的测试,李伟杰的身体没有发现什么问题,而且服用、泡用地药物已经逐渐发挥出了效果,他的锻炼也让药效得到了巩固。
  所以。如果李伟杰愿意的话,第二天就可以离开。
  他当然原来离开了,这些天只能通过电话聊天,他已经非常的想念可可,很想马上见到她,也可以避免她牵挂、担心自己。
  这三个星期以来,李伟杰觉得最为痛苦的事情。不是练功的辛苦,毕竟有美女陪着,还是很惬意的事情,赖雅妍示范纠正他一些大动作的时候,往往因为注意波涛起伏而让他走神。这样地痛苦也是夹杂着爽快的,真正痛苦是对于他脑力方面的开发。
  在李伟杰强烈抗议之下,赖长义终于取消了让他背诵四大名著地安排,按照他的意思,给他找了一些比较实用一点的工具书来看。
  而所有工具书里面,李伟杰看到最为用心的是学开车和开直升机的。因为他觉得这个最实用!开车嘛,自然是因为以前和很多美女出去,都是女孩子开车,而他不会开,这让他觉得惭愧,所以一定要学会;开直升机呢,则是抱着一个不厚道的念头,如果万一赖长义不放他走的话,就可以自己偷偷开直升机走了!
  因为这些都没有实物给他操作,所以不但需要理解技巧,还要看图记忆所有地操作器件的样子、位置等,让他叫苦不迭。但是经过苦读硬背,却也记住了差不多的操作。

  终于可以出师了,李伟杰又是兴奋、又是激动,不过为了给可可一个惊喜,他没有在电话里面告诉她,准备自己回到a市直接去看她。
  不知道因为太兴奋了,还是因为要离开这个住了那么久的地方有点不舍,李伟杰一直都睡不着。
  想到离开这里之后,以后可能没有什么机会再回来了,他又有点惋惜。反正也睡不着,干脆起身出去外面,最后再好好感受一番这大都市里面感受不到的清新。
  走出外面,他见到明月当空,不禁仰头好好欣赏了一下。他不记得自己多久没有欣赏过月亮了,在城市里的时候,几乎没有时间也没有想过月亮,就算真的看,也是隔着大气污染的朦胧月光。在这里这些天也忙忙碌碌,也没有欣赏格外清澈的月亮。
  看了一会儿月亮,李伟杰发现有人坐在那边石凳上面,看起来好像是赖雅妍。他有点奇怪,轻轻走了过去。不知道怎么了,今天从晚饭时候,她好像就没有说什么话。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