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艳遇传说》->正文八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百一十一章 贴身肉搏
( 本章字数:5490 更新时间:2008-1-9 9:00:00 )

  刚才只顾着想要不让自己压着了赖雅妍、不要让自己摔在她身上,但是没想到一个问题,自己抱住的只是一条腿,这样的话无论有没有调转身体、无论谁在上面,只要两人压在一起,在内侧的右手势必被夹压在双腿之间!
  李伟杰很快就感觉到了,也发现另外一只手抱着的也不是大腿,而是滑到了臀部!
  右手被夹住在赖雅妍的双腿之间、大腿内侧,左手挽按在充满弹性的粉臀之上。这让他心中一荡的同时,也忍不住暗呼,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
  可是……这话说出去会有人相信吗?别说一直把自己看成大色狼的赖雅妍,就是任何一个人看了此刻的情景,都不会相信这是巧合,估计是男人都会对李伟杰竖起大拇指,称赞他控制的巧妙。
  既然有这样的危险,李伟杰自然不敢乱动,希望自己身上的赖雅妍没有留意到这一点,最好马上起来,省得大家尴尬。
  他可不想好不容易“和谐”起来的关系又变得不冷不热起来。
  赖雅妍没有听到李伟杰内心的声音,不过她却真的没有注意到两人现在的暧昧姿势。
  因为有肉垫,她没有摔疼,还是沉浸在出招成功的兴奋之中。
  “哈哈……我成功了!”赖雅妍兴奋的叫道,她的头落在李伟杰胸前,一抬头,看到了他的脸。马上手肘前顶了过去,一下子顶住了李伟杰地喉咙。
  “哼哼,服了没有,你师姐我是不是很厉害?”
  看着赖雅妍得意的笑脸,李伟杰哭笑不得,他身体不敢乱动。忙说:“服了、服了,你最厉害了,行了吧?”

  他不敢乱动的原因当然不是因为喉咙遇袭,赖雅妍那也是摆个动作开玩笑而已。他不敢动的原因是赖雅妍刚才的动作,让她地身体蠕动了一下,使得他的手更是没有一点空隙了!
  手背之下是自己的关键部位,手掌之上是女孩子的关键部位,贴得紧紧的,这个时候他哪里敢乱动啊?
  “唔……好像还不够完善,我预想的是你中招后会后倒。然后我趁机用膝盖顶在你的胸口,就彻底的制服了!”赖雅妍还在琢磨刚才的动作。
  李伟杰小声的提醒,“雅妍,你能不能先起来,我这样被你压着快喘不过起来了。”
  赖雅妍收回了手肘。但是却没有起来,反而调皮地伸出手纸弹了弹李伟杰的脸。贼笑起来:“嘻嘻,你知道厉害了?我偏不起来,你上次压着我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人家的感受?”
  她一边娇笑一边使劲的晃动身体。想要加重力量让李伟杰更加难受。
  李伟杰这个时候也确实很“难受”,因为练功地关系,两人都穿着单薄的衣服,现在不但可以感觉到紧贴手掌地私处摩擦,也能感觉到她的两团丰满之物蹭着自己的胸前。
  她好像是33C的尺寸吧……他觉得自己地记忆力真的更好了。
  “哼哼!想不到吧你也有被我推倒的一天啊?子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现在知道报应了吧?”赖雅妍还没有发现异样。非常快意的“报复”着李伟杰。
  李伟杰有“苦”说不出,他觉得自己某处开始有反应了。该死的……一想到反而更加有反应,大有暴涨的迹象。
  这反应的直接后果,就是导致他地手掌向上更加紧贴了过去!
  他想要控制住,也尽快可能的让手掌贴着自己,但因为是掌心向上被压住,再怎么往下贴也有限度啊,加上下面有东西顶着,让他的手指向上紧贴了上面的裤缝……

  这个时候,他只有一个庆幸念头:幸好不是指尖朝上啊!
  随着赖雅妍身体的蠕动,李伟杰的手掌完全贴在了有点温热的某处,这让他呼吸加快了一点,没有听赖雅妍在说什么,本能的中指向上抬了抬。
  虽然没有用指尖,但是当手指陷入裤子里面的时候,赖雅妍还是感觉到了,她的娇躯微微一颤,停止了动作,转而看着李伟杰。
  李伟杰眼神无辜,也不知道如何解释是好。
  赖雅妍脸上红了一点,声音低了下来,“你……你好过份呐……”
  “没有啊。”李伟杰无奈的笑了笑,虽然在一丝不舍,但是他的左手还是在刚才她动的时候离开了翘起的粉臀,但右手要是抽离的话,那动作就大了,所以只能继续保持。
  “哼……”赖雅妍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红红的,伸出双手在李伟杰胸前一推,然后迅速坐了起来。
  她这个动作没有打招呼,而李伟杰刚才中指有点小动作,虽然没有竖起,也已经斜贴着,现在忽然这样的动作,指尖顿时接触了某些东西!
  虽然只是一下,李伟杰就尴尬的使劲把中指下扳,但是一下就有直接的感觉了。
  被扎了一下的赖雅妍红着脸低头,发现自己正坐在他腰胯部之上,而两人的身体中间还有一只怪手!
  李伟杰无奈的放松了身体,还是没有躲过,还是让她发现了,只知道刚才就装作不服把她掀开好了。

  此情此景让他有点尴尬,正好又发现红着脸的赖雅妍在偷瞧自己,只好干笑两声:“嘿嘿,如果我说……这完全是巧合,你信不信?”
  赖雅妍没有吭声。
  “算了,我也不解释了。你就又当我色狼好了。”李伟杰也知道这样的解释谁都不会相信,反正已经被发现了,他干脆大大方方的抽出了手。
  “阿杰……”赖雅妍忽然低声说道:“你……你是不是有特殊嗜好?”
  李伟杰一愣,“什么特殊嗜好?”
  “上次在、在健身房的时候……”赖雅妍吞吞吐吐,不敢看他。“你居然……脚都可以……那样,现在又这样……”
  李伟杰狂汗,这就说明我有特殊嗜好了吗?
  “嗯哼,”李伟杰干咳了一下,“我可以非常明确地告诉你,我的嗜好是非常正常的,上次是意外、这次是巧合。”
  赖雅妍看了他一眼,有点怀疑的样子。
  因为手抽走了的关系,两人变成直接地亲密接触,除了衣服的阻隔之外。再没有其他。李伟杰相信她应该可以感觉到自己现在的状况,可是干吗还不下来呢?
  “上次……真的就是意外么?那……”赖雅妍欲言又止。
  “真的是意外,我知道你本意是想要踢我,可是被我夹住了脚不好用力,差一点才能踢到我。所以将踢未踢的状态,你又一直不停的那样动来动去。在那样一个环境之下,所以后来就什么什么了。”李伟杰干脆厚着脸皮说清楚,以免让她一直以为自己打她主意。
  “那、那你喜欢可可是真的了?”
  “当然是真的,那还能有假?雅妍。我知道你跟可可是好朋友,你怕我是骗她的或者我是看上了她家地钱,这些我都明白。你也知道我和可可之前有挂名男女朋友,我自己也是考虑了很久才跟她说出的。”李伟杰认真的说道。

  他心里反而平静了下来,和赖雅妍之间似乎一直有着一层隔膜,虽然这些日子大家相处很愉快,但是以后见到可可。或许又会变成以前那样,正好说起来,他干脆详细的说明白自己的心里话。
  “哦,我知道了……以后、以后我不会管你们了……”赖雅妍神情有点失落,咬着下唇,声音很低。“你记住啊,不能欺负可可。”
  李伟杰见她地神情有点怪异,而且这话,怎么听起来像是主动让位者跟情敌说的话啊?难不成她对可可有超友谊地想法?
  这个心法在很久以前他也曾经有过,不过后来跟可可越走越近也就忘记了。
  “雅妍,你……”
  “我没事。”赖雅妍笑了笑,有笑的表情,但似乎没有笑意。
  “呃……我们还是一次说清楚的好。”
  “说什么?我们……有什么好说的?”赖雅妍似乎有点慌乱。
  “有个问题,如果我猜错了,你别在意啊。”
  “……嗯,好吧。”
  “你是不是对可可有一丝某种超友谊地想法?嗯、或许你自己也没有意识到。”李伟杰尽量小心的问出这个敏感而尖锐的问题。
  赖雅妍脸上一冷,娇嗔起来:“什么意思?你说我是同性恋?怀疑我喜欢可可?”
  “我都说了猜错了别在意嘛,呵呵,当我开玩笑好了。”李伟杰早就做好她翻脸的准备了。
  “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赖雅妍目光复杂的瞪了他一眼。
  李伟杰暗道,这可不可以理解成被揭穿心事之后的恼羞成怒呢?
  “那换一个笑话,你一直坐在我那里,不怕我有反应啊?呵呵,要是被师傅无意中看到,还以为你正在用女上位弓虽女干征服我呢!”李伟杰嬉笑起来。
  “大色狼!思想不正经。”赖雅妍嗔了一声,红着脸赶紧翻身坐在垫子上面。虽然一下子没有明白弓虽女干是什么意思,不过女上位什么的还是听清楚了。

  她不在身上之后,没有掩饰就会显得自己某处更加地明显,所以李伟杰也坐了起来。
  不知道处了什么样的心思,两个人都觉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一下子冷场了。
  “你什么时候走?”不知道多久,赖雅妍终于问了一个问题。
  “走?看师傅的意思了。不过梦幻巴比伦比赛快要开始了,我想不会再待太久的。”这些日子一直和赖雅妍朝夕相处地生活在一起,现在说到要走了,李伟杰也有点不舍。“不好意思啊,是我拖累你要留在这里。”
  赖雅妍淡淡的说道。“那并不重要,是我自己愿意留下的。只是……已经过了三个星期了,你还继续接受这样的锻炼吗?”
  “什么意思?你是说我已经可以不用接受锻炼了?”李伟杰心里也这么认为,觉得自己已经把教的东西都练得滚瓜烂熟了,只是没有实战经验而已,不过出去打架还是绰绰有余吧。
  赖雅妍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要学什么?”
  “你不是看过我的训练安排了吗?都是师傅安排的啊。”李伟杰有点摸不着头脑,是因为刚才说她同性恋让她不高兴、又恢复以前的脾气了?还是她另有所指?
  “那随便你了。接着练吧!”赖雅妍有气无力的说道。
  “等等,雅妍,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李伟杰急忙问道:“我能感觉到你似乎有什么话。但是我完全不知道、所以也理解不到你的意思。能告诉我吗?”

  赖雅妍看着他的眼神,沉吟了起来。
  “如果有什么顾及就算了,我相信师傅不会害我的,就算这次的实验有什么副作用……”李伟杰看到她欲言又止的模样,知道她似乎有顾虑。显然是关系到赖长义。他现在除了很感激赖长义之外,也颇为佩服他。这些天也建立起一点师徒感情了。
  “你理解错了,”赖雅妍淡淡地笑了笑,“你最想学的是什么?”
  “最想学?我以前当然是最想要学世界第一流的发艺,不过现在想要学怎么才能赚大钱。”李伟杰苦笑了一声。有时候理想和现实还是有点不一样的。
  赖雅妍惊讶的看着他:“赚大钱?”
  “没错,没有更多地钱,没有更大的权势,我就无法保护自己关心地人,还会连累亲人、朋友担心甚至受伤。所以我重新有了目标。”

  李伟杰的神情淡漠了起来,现在世界的游戏规则就是这样,想要在游戏中玩到底。要怎么制定规则、要么遵守规则。
  “那你还要参加比赛?”
  “当然要了,我没有什么优势,哪里能说赚钱就赚钱的?梦幻巴比伦是我一个梦想,也是一个机会,如果我能够取得好成绩、认识更多地人,对我个人的发展肯定有很大帮助的。”李伟杰解释了一下。“赚钱和发艺并不矛盾,我靠这个起家的话会是唯一的优势。”
  赖雅妍沉默了一下,“其实,有一个人可以帮你的……”
  “呵呵,你是说可可?如果我要是用了可可的钱?那大家不是更会觉得我是为了钱才喜欢她地?”李伟杰笑了笑。
  “不是可可……”
  “那还有谁?”李伟杰忽然想起赖长义似乎很有钱,而赖雅妍可以随时抛下工作玩,估计她亲生老爸也应该蛮有钱的。“雅妍,你是说你自己?”
  赖雅妍白了他一眼,“我为什么要帮你啊?”
  “也对,那我想不到谁了。”
  赖雅妍忽然低声说道:“干爹。”
  “师傅来了?”李伟杰赶紧抬头,没有一个人,门关得好好的呢。“耍我啊?”
  赖雅妍没好气的瞪着他:“就不认真的听,我是说干爹可以帮你!”
  “不好,师傅有钱是他的事,现在我根本没有为师傅做什么事,对我已经够好、也花了不少钱了。”李伟杰想起赖长义当初收自己为徒的时候,就是为了不想把钱和心血浪费给外人。
  “我没有说钱,”赖雅妍白了他一眼,“再说,就算是钱,你也只能是借啊,除了你老爸和老婆,谁的钱借了都要还的呀!”
  “那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李伟杰狐疑的看着她,不是借钱,难道是给他打工?那还不如给苏得启打工呢,起码还能多了解一点,挣点感情分。
  “你真的不知道?我还以为你拜干爹为师是因为知道他的身份了呢。”赖雅妍吐了一口气,似乎有点不可思议。“其实干爹一直很欣赏你的。”
  “是吗?可我之前只见过他一次啊,这次救我也是因为你的关系,嗯,不但师傅,我也欠你一个大人情呢。”
  “笨蛋,干爹一直有注意你呢。”
  赖雅妍这话让李伟杰有点摸不着头脑,不就是在苏家见过一次吗?他注意我干什么?

  看到李伟杰茫然不信的样子,赖雅妍无奈,只好说得更加详细一点:“你知道干爹兴趣很广吧?”
  “我再告诉你一个他的兴趣吧,”赖雅妍压低了一点声音,“在很久以前,他曾经也对发艺很有研究……”
  “你是说师傅以前也是发型师?”李伟杰听后恍然大悟,怪不得赖雅妍知道自己的训练计划一直很奇怪,她以为收自己为徒是教自己发艺呢。“你是说让师傅指点我发艺?”
  很久以前?那现在还能指点我吗?李伟杰忍不住暗忖。
  赖雅妍白了他一眼:“干爹曾经有个外号,叫做‘天剪’,你自己看着办吧!”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