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三国军神》->正文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传说(大结局)
( 本章字数:5793 更新时间:2016-11-10 6:29:00 )


  横七竖八的尸体,躺在地上。

  曾经无比显赫的司马氏,族人几乎在同一天被屠戮殆尽。

  “哗啦啦!”

  战旗猎猎,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传入陈沫鼻子里面,他不由皱了皱自己的眉头。

  “砍下司马懿、司马师、司马昭脑袋,将其余人就地掩埋!”

  黑甲骑兵行动如风,执行命令宛若最冰冷的机器,哪怕司马懿身份显赫,名扬天下,脑袋亦是被毫不留情的斩下。

  “回京!”

  此时的陈沫已经到了中年,经历过各种风风雨雨,再也没有了往日的青涩。

  陈沫略显消瘦的下巴上,挂着长长的胡须,为他平添了一分儒雅的气息。

  “踏踏踏!”

  骑兵纵马往回赶去,刚刚奔行没过多久,陈沫就看见前面灰尘大作。

  “报,姜维将军领兵在前!”

  陈沫心中微动,嘴角当即挂起了一丝笑意,喝道:“全军止步!”

  黑甲骑兵令行禁止,不动如山。

  “踏踏踏!”

  姜维一身铠甲,提着一杆长枪过来,来到陈沫身旁行礼道:“见过将军!”

  陈沫嘴角挂起了玩味的笑意,问道:“伯约此来所为何事?”

  姜维道:“陛下派我前来,为了保住司马先生性命。”

  陈沫却是大笑起来,挥了挥手喝道:“将司马老贼首级拿上来!”

  一个骑士闻言,当即纵马前来,手中提着司马懿的首级,哪怕脸庞已经被鲜血染红,姜维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见此情形,姜维眼神有些复杂,道:“既然如此,还请将军前往皇宫,与陛下见上一面。”

  陈沫道:“司马老贼意图谋反,此等大事我自然要禀明陛下。”

  言毕,陈沫当即率领黑甲骑兵,和姜维汇合在一起,朝着长安城浩浩荡荡赶去。

  途中,陈沫似笑非笑的说道:“伯约来的可真及时啊。”

  姜维闻言脸色一僵,继而讪讪的说道:“不曾想,将军动作如此迅速,维还是晚来了一步。”

  陈沫捋了捋胡须,不置可否。

  事实上,在陈沫领兵追到城外一开始,姜维就已经得到了消息,并且猜到陈沫想要做什么。

  若那个时候,姜维就带人前来阻止,未尝不能拦下陈沫。

  然而,姜维也非常清楚,司马氏如今的确是树大招风,乃是天下士族表率。

  若不将其完全根除,必定会落下隐患。

  当初陈政碍于情谊,放过司马懿的时候,姜维就想出言劝谏,奈何他也知道陈政性格,最终也只得闭口不语。

  这一次,姜维故意稍微拖延了一下,为陈沫杀司马懿全家留下了足够时间,也未尝不是一种暗中相助。

  陈沫如今权势极高,又执掌大秦暗中势力,对于很多事情都是洞若观火,自然能够猜到其中缘由。

  他对于姜维这个后辈,也是极其满意,觉得此人乃是大秦栋梁之才。

  进入城内,兵马被完全安顿下来,陈沫卸掉武器朝皇宫走去。

  忽然之间,陈沫停住脚步,对姜维说道:“你很不错,大秦需要你这样的栋梁。”

  然而,转眼之间陈沫脸色一冷,道:“可有些事情,我能够做,你却不能,希望伯约好自为之!”

  感受到陈沫那冰冷的目光,姜维顿时感觉浑身上下冷汗淋漓,心中不由感到了一丝惶恐。

  陈沫没有明说,姜维却知道陈沫想要表达什么。

  陈沫的意思是,他自己可以违背陈政意愿,悄悄带兵前去杀掉司马懿全家。

  然而,哪怕姜维本人出于好意,并且无形中帮助了陈沫,他故意拖延时间,隐瞒陈政这种行为,仍旧不被允许。

  这么多年以来,陈沫权势滔天,手中不知站满了多少鲜血。

  哪怕如今极受恩宠的姜维,还是陈政的女婿,看到陈沫如此模样,都感觉背脊发寒。

  陈沫手段极其狠辣,那些有二心之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可以说,若非姜维与陈氏有着姻亲关系,仅仅凭借他对陈政耍的这个心机,也就足以让陈沫要了他的性命。

  伴君如伴虎,陈沫就是君王手中的利刃,有时候比君王本人更为可怖。

  警告了姜维一番,陈沫也不再理会他,直接大步朝着皇宫之内走去,可是姜维却感觉浑身有些僵硬。

  皇宫侧殿之内,陈政捧着一本书籍,静静观看着。

  只不过,他此时明显有些心不在焉,就连背影也显得有些萧瑟。

  “嘎吱!”

  房门被打开,陈沫从外面走了进来。

  “皇兄。”

  面对陈政,陈沫并没有太过拘谨,也没有大礼参拜,反而显得比较随意。

  他那在外人面前,永远是冰冷刻板的脸庞,此时也浮现出了一些温暖。

  陈政转过头去,看着陈沫的笑容,心中更是忍不住一沉,涩声问道:“仲达终究还是没能活命么?”

  陈沫脸上笑容越发灿烂,道:“皇兄既然已有猜测,又何必多此一问?”

  陈政脸上的落寞之色越来越浓,盯着陈沫许久,才忍不住长长叹了一口气。

  “父皇知道我不忍心动手,这才叮嘱过你,务必要除掉仲达么?”

  陈沫点了点头,道:“若非有伯父交代,凭借司马懿为大秦立下的功劳,还有他如此识相的退隐,我也不会杀他。”

  “然而,既然伯父临终前交代过,我就一定会将命令执行下去。”

  陈政揉了揉眉心,显得有些疲惫,想要斥责陈沫一顿,终究还是有些于心不忍。

  陈政非常明白,陈沫父子二人,究竟为大秦付出了多少。

  过了许久,陈政才开口道:“仲达名满天下,阿沫直接领兵灭其全族,恐怕会引起朝野震荡。”

  “以后一段时间,你就先离开长安,前往幽州帮助阿骏,和北方异族打交道吧。”

  陈沫脸上笑容更甚,道:“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兄弟,终究还是兄弟。

  陈政虽然有很多话没说,陈沫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陈政将陈沫暂时流放到幽州,也未尝不是对陈沫的一种保护,因为陈沫今日做下的事情,实在太大了。

  哪怕陈沫权势极高,哪怕他给司马懿扣上了谋反的名头。

  然而,只要陈沫继续待在长安,必定会遭到文官们的一致声讨,口诛笔伐。

  如今的大秦,最不缺的就是有气节的文人,他们为了正义,连死亡都不会畏惧。

  也许在陈沫看来,他所做的事情,并没有过错,可是在朝中官吏看来,司马氏对于大秦有大功。

  而且,司马氏并无太大罪过,纵然有族人参与谋反,也完全能够撇清关系。

  陈沫的所作所为,完全是在屠戮忠臣,手段又极其残暴,乃是不择不扣的刽子手。

  陈沫虽然不在意名声,可是陈政却不得不为他考虑,只能退而求其次,暂时将陈沫流放到幽州。

  陈沫退去了。

  房屋之内,陈政小心翼翼拿出了一个小册子,看完里面的内容以后,脸上复杂之色越加浓烈。

  “父皇你的担心多虑了,纵然没有你的交代,我也不会放过司马仲达,更不会因为阿沫的举动,就迁怒于他。”

  陈政站起身来,推开窗户遥望天空,眼神有些深邃。

  这个刚刚及冠就镇守益州的男人,又岂是好相与之辈,陈沫与姜维的种种举动,其实都在他的把握之中。

  “仲达,你我兄弟一场,所以我不杀你。”

  “可世家必须被遏制,司马氏必须被清洗,我只能借助阿沫之手,将你除去。”

  “若是没有背负大秦这个枷锁,我们一定会成为最好的朋友,可是人在其位,有时候却是身不由己。”

  陈政的背影,显得有些萧瑟。

  又有谁知道,这个看似温厚的帝王,心中又有着怎样的野望,城府究竟又有多深。

  也许正如陈旭所言那般,他自己能够成为一个优秀的统帅,却没有办法成为一个优秀的帝王。

  相比起陈旭,陈政更适合当一个开国皇帝,他身上也具备开国皇帝的所有条件。

  司马氏的灭族,在朝中以及整个大秦,都引起了轩然大波。

  毫无疑问,陈沫被推到了风头浪尖。

  大秦陛下下达命令,革除陈沫一应职位,并且将其流放到辽东苦寒之地。

  这些年,大秦燕王殿下,与征北将军邓艾,一直领兵驻扎辽东。

  两人合力东伐高句丽,西击乌桓,南取辽东半岛,越海取胶东半岛北部的东莱诸县,开疆扩土。

  陈骏更是招贤纳士,设馆开学,广招流民,开垦土地,威行海外,使得北方异族尽皆臣服。

  曾经被称为苦寒之地的辽东,现在也成为了丰饶肥沃的土地,人口也越来越多。

  当陈骏得知,陈沫被流放到辽东的消息以后,自然是又惊又喜。

  惊的是陈沫居然会被治罪,喜的是终于要与自己兄弟相见,陈骏自然非常开心。

  陈骏安排了盛大的宴席,为陈沫接风洗尘。从此以后,陈沫就安家在了辽东。

  陈沫抵达辽东的第三个月,摆下宴席宴请陈骏、邓艾。

  酒席之中陈沫摔杯为号,数百刀斧手鱼贯而出,在陈骏目瞪口呆之中,将邓艾砍成肉泥。

  陈沫当即拿出圣旨,道:“邓艾勾结异族,目无天子,图谋不轨,某特奉陛下命令斩之!”

  陈骏气得瑟瑟发抖,可是想起了自己父亲临终的交代,最终只得愤然拂袖而去。

  陈骏虽然气愤,却也知道邓艾这些年,在军中颇有威望。

  如今邓艾不明不白被陈沫杀死,他若不起兵镇压,恐怕会引起大乱。

  辽东烽烟再起,只不过刚刚冒起了一缕青烟,就被陈骏、陈沫兄弟二人扑灭。

  就这样,陈沫离开长安半年之久,又因为斩杀叛将邓艾立下功劳,陈政再次下达诏书,将其召回长安。

  临走之前,陈沫对陈骏说道:“我此次前来,就是为了观察邓艾,见此人果真有些居功自傲。”

  “他虽然没有露出反心,却也在辽东以及异族之间威望甚高,大秦不需要他了,所以邓艾必须死。”

  “阿沫所作所为,还望兄长能够理解。”

  陈沫离开了,陈骏却是有些怅然若失,对于邓艾也感到了深深的愧疚。

  也许邓艾性格果真有些问题,可是陈骏却敢以性命担保,邓艾绝对没有丝毫反心。

  然而,纵然愧疚又能如何?

  黄初九年,西凉王陈艾远征西域,收服、覆灭大小异族二十三部,获得俘虏、牛羊不计其数。

  西凉王勇武过人,使得蛮夷畏惧,纷纷上表臣服大秦。

  黄初十一年,西凉王陈艾返回长安,放弃了显赫的地位,想要做一个闲散王爷。

  蒲坂城外,一袭青衣的陈艾,带着几个孔武有力的随从,在官道上缓缓走着。

  陈艾今年已经四十一岁,却仍旧显得非常年轻。

  “父皇,你当初很多次跟我说过,自己想要过着平凡的生活,踏遍华夏的每一个地方。”

  “如今,我就继承你的意志,放下所有军务,走遍整个大秦吧。”

  陈艾骑在战马上,眼神有些飘忽。

  “公子,前面有个村落,我们去讨点水喝吧。”

  陈艾举目望去,看到村口有一颗高大的白杨,就对随从说道:“你去吧,我在树下乘凉。”

  陈艾来到白杨树下,看到一个与自己差不多年龄的男子,也在那里乘凉。

  男子看到陈艾以后,朝他微微笑了一下,而后仍旧坐在树荫下,目光不停朝村口方向望去。

  陈艾觉得有些奇怪,差人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其中缘由。

  这个男子的父亲,当年在诸侯攻打关中的时候战死,他母亲就每日守候在杨树下,直到死去的那一日。

  而这个男子的母亲,叫做春草,他的父亲叫做邵箕。

  男子家中现在比较富裕,他自己没事的时候,也喜欢坐在杨树下面,重复着自己母亲的动作,缅怀一下自己去死的双亲。

  陈艾听完这个故事,感觉心中有些发酸。

  陈艾最终走了,带着几个随从,沿着陈旭当年的足迹,想要缅怀自己的父亲。

  在晋阳城不远的村中,他又听到了一个独臂老兵的故事。

  根据当地人传闻,这个独臂老兵叫做吴迅,当初还担任过大秦太祖武皇帝的亲卫。

  只不过,后来在战场之上,为了保护大秦太祖武皇帝断了一臂,这才定居于此。

  当然,这种传说究竟是不是真的,却也无从考究,只不过吴迅后人却非常笃定,并且以此为荣。

  陈艾再一次离开,他走过很多地方,听过很过关于自己父亲的事迹。

  而现在的陈旭,在大秦百姓心中,已经成为了神一般的存在,百姓们口口相传,太祖武皇帝亲自指挥的战争,从来没有失败过。

  故此,百姓又给了他一个称号,那就是‘军神’,世间也流传了许许多多,关于太祖武皇帝以少胜多,绝地反击的战例。

  总而言之,现在的陈旭,已经成为了一个传说,一个崛起于草莽而自强不息,做下许多可歌可泣英雄事迹传奇人物。

  更有人整理了关于陈旭的平生事迹,将其写成了一本书,命名为《军神传说》,虽然很快就被官府查封,却也在私底下流传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千秋书库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09『千秋书库』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