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医统江山》->第四卷 风起云涌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终章(下)
( 本章字数:5838 更新时间:2016-11-8 22:54:00 )

  九月十六,断云山闲云亭,胡小天独自坐在这座石亭内,坐看云海潮起潮落,深秋的山巅天气已经变得清冷,举目四望,霜叶染红。胡小天并非无缘无故来到这里,而是他记得三年前和须弥天的约定,当时须弥天和他定下了三年之约,给了他半边玉佩,让他三年之后来断云山闲云亭相会。

  胡小天昨晚就乘飞枭来此,一直等到夕阳西下,都未看到有人过来,心中开始渐渐丧失希望之时,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洪亮的婴儿啼哭之声,胡小天心中暗自奇怪,荒山野岭,哪来的婴儿哭声?他循着哭声找去,没多久就看到一块巨石之上躺着一个女婴,那婴儿也就六七个月的样子,生得粉雕玉琢,看到胡小天到来,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盯住了他,居然停下了哭声,胖乎乎的小手张开,分明是索要拥抱。胡小天抱起这婴儿,却见她颈部挂着半片玉佩,胡小天慌忙将自己得那半片取出,两片玉佩刚好吻合,丝毫不差,胡小天心中顿时断定这孩子定然是须弥天送过来的。

  再看巨石之上,刻着三个字——你女儿!

  胡小天低头看这孩子的眉眼果然像极了自己,依稀还可以看到须弥天的样子,胡小天又惊又喜,想不到须弥天跟自己的三年之约竟然是为了这件事,也就是说这三年间她偷偷为自己生下了一个女儿,若是按照正常的孕期推算,胡小天肯定不会相信这个孩子跟自己有关,然而秦雨瞳也是孕期长达两年,至今仍未生育,看来须弥天的身体构造也和常人不同。

  只是她为何将女儿留下,却不肯现身与自己相见?胡小天抱起女儿,站在巨岩之上,举目四望,但见暮色茫茫根本看不到他人的身影。

  低头看那玉佩,却发现两片玉佩竟然粘合在了一起,中间生出了一道蓝色细线。

  胡小天为女儿起名为平安,源于襁褓内绣着四个字,平安富贵,相比较而言,还是平安好听一些,富贵实在太俗,尤其是一个女孩子叫这个名字,更何况他胡小天的女儿生来就是大富大贵。胡小天带着平安返回康都之后,这孩子自然受到众星捧月般的欢迎,胡小天的所有红颜知己都把她当成亲生女儿看待,不过平安最亲的那个却始终都是霍小如,自从她蹒跚学步开始,几乎每天都会去霍小如的身边玩耍探望,众人都说这孩子和霍小如有缘。

  那块玉佩胡小天就给平安戴在身上,开始的时候玉佩只有一条蓝色细线,后来拿玉佩就蒙上了一层蓝色网络,再到后来,玉佩通体都变成了蓝色。龙曦月认为这玉佩古怪,担心对孩子不利,让胡小天将玉佩收起,可胡小天却认为须弥天绝不可能害自己的亲生骨肉。

  龙曦月和霍胜男虽然怀孕在秦雨瞳之后,可她们两人都是十月怀胎生产,生孩子反倒在秦雨瞳之前,两人生得都是女儿。

  七七自从恢复之后,就失去了昔日的权欲和野心,嫁给胡小天之后,专心当起了他背后的女人,婚后当月她就怀孕,胡小天本以为她的孕期会长达七年,却想不到七七居然七个月就已经生产,而且为胡小天产下了第一个儿子,按照两人当初的约定,这儿子让他姓龙,名字叫龙胡生,这名字也没有太大的意义,按照胡小天的说法,就是做个印记,让天下人都知道这是他胡小天的种。

  之所以让他姓龙,无非是为了挡住一些闲言碎语,这孩子从出生起就已经被立为大康皇位的唯一继承人,若是姓胡,等于公然篡夺了大康天下。其实胡小天倒是多虑了,自从他掌控大康权力之后,大康渐渐恢复了元气,国力甚至更胜往昔。

  和大康的兴盛相比,大雍如同一个病入膏肓的患者,即便是燕王薛胜景执掌大权,也无力扭转大雍日渐衰落的颓势,国内叛乱此起彼伏,还好黒胡可汗完颜烈祖登上汗位不久,就遭遇北方几大部落的联手挑战,他自顾不暇,当然没有更多的精力去继续南进的大业。

  胡小天在稳定国内局势之后,第一个拿下的目标就是西川,西川虽然被天香国实际上控制,可是西川民心多半向着大康,更何况胡小天在西川内部经营良久,发兵之后势如破竹,兼之西川内部有李氏旧将燕虎成联络接应,胡小天发兵的同时,天狼山阎魁率领部下从后方夹击,只花了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已经收复西川全境。

  西川战事开始之前,胡不为偏偏生了重病,无独有偶,徐家的实际控制人徐凤眉也是如此,两人病症相似,只是徐凤眉表现得更重,在西川被全部攻克消息传来的时候,徐凤眉已经奄奄一息。

  余庆宝楼内,形容枯槁的胡不为充满忧伤地望着徐凤眉,他遍请名医,期望能够挽救徐凤眉的性命,然而无论他怎样努力,仍然阻止不了徐凤眉的病情,望着床上奄奄一息的徐凤眉,胡不为悲痛莫名,他捂着嘴唇咳嗽了几声,展开手掌,发现掌心中染满鲜红色的血迹。再大的雄心在现实面前也不得不低头,他本想一统天下,可是胡小天的强势崛起,让他不得不面对现实,期望和胡小天分南北二治,并存于天下,却没有想到突然染上顽疾。

  徐凤眉被胡不为的咳嗽声惊醒,睁开双眸,呆滞无视的目光望着胡不为,惨然道:“你……也病了……”

  胡不为笑了笑,不过马上又开始咳嗽起来。

  咳了好久方才平息下去,喘了口气道:“不但是我,还有很多人都病了,尤其是徐家出身的人。”

  徐凤眉点了点头:“自从老太太失踪之后,咱们徐氏就突然发生了变故……咳咳……难道徐家当真气数已尽……”她剧烈咳嗽了起来,苍白的面孔因为剧烈的咳嗽而泛起些许的血色,额头的青筋从轻薄的肌肤下暴露出来。

  胡不为望着被疾病折磨得已经不成人形的徐凤眉,心中痛苦到了极点,他伸出手去握住徐凤眉瘦弱的手腕,昔日丰腴的肌肤如今只剩下了皮包骨头,包括自己在内,整个徐氏上下都被疾病折磨着,开始的时候,他以为只是偶然,可是随着越来越多徐氏子孙的病倒,甚至有些徐氏子弟,隐藏身份,不为外人所知,他们也都先后染病,而且和自己的病症相同。

  西川的溃败绝非偶然,尽管胡小天的实力极其强大,可己方也不是不堪一击,而现实却是徐氏核心力量的先后病倒,别的不说,单单西川,徐氏布局在西川的杨昊然、周默、萧天穆也都在病中,目前全都卧病在床。

  徐凤眉紧紧抓住胡不为的大手,虽然用力,可是却仍然有种握不住他,随时都会滑落的感觉,颤声道:“不为,你有没有发现,你有没有发现……病倒的全都是徐氏的人……这世上本不该有那么巧的事情……”

  胡不为的双目中充满了悲哀,昔日的雄心早已因病痛的折磨而蒙上一层厚重的灰色,他甚至产生了就此放弃的想法,如果可以换回徐凤眉和徐氏所有人的平安,自己宁愿放弃角逐天下的野望,可现实却是,他们要因为这突如其来的疾病一个个的故去,这世上还有什么比生离死别更加痛苦?

  “西川那边战事如何?”徐凤眉仍然记挂着胡不为的事情。

  胡不为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淡然道:“早已不重要了。”是啊,如果生命的大限将至,那么胜负还有什么意义?任何人都斗不过命,他忽然想到了老皇帝龙宣恩,为求长生不择手段不惜一切,当年他甚至鄙视龙宣恩的行为,可是现在,他终于明白,自己也无法看破,自己也同样怕死。

  徐凤眉道:“我……我若是死了……你……”胡不为掩住她的嘴唇,不想她继续说下去,最近一段时间,他看到了太多的死亡,他最担心得就是徐凤眉离开之际,他甚至无法想象自己要如何面对失去她的打击,不过打击也只是暂时的,自己也活不太久,用不了太久的时间他们就会在黄泉下重逢。

  胡不为轻声道:“我去看看药熬好了没有……”临出门之前,又留下一连串的咳嗽。

  穿过后花园的时候,看到满地的落叶,方才意识到南国也已经到了深冬,虽然天气并不算冷,可季节仍然留下了应有的印记,落叶也有几日无人清扫了,余庆宝楼最近死了不少人,包括那个白衣翩翩的徐慕白,徐氏子弟的接连故去,让昔日门庭若市的余庆宝楼也变得无人问津,楼内的伙计也争先恐后的离开,偌大的店堂无人打扫,胡不为不由得想起了天香国的朝堂,自己刻苦经营精心布置的权力圈,而今也因为众人的纷纷病倒开始摇摇欲坠,虽然只要自己屹立不倒,天香国的大权仍然不会旁落,可是自己现在的状况又能撑上几天呢。

  他捂着嘴唇又咳嗽起来,咳嗽得躬下身去,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虾米,等他抬起头,却惊奇地发现,自己的对面多了一个人。

  胡小天身躯挺拔,傲然站立在他的对面。

  胡不为眨了眨眼睛,确信自己看到得并不是幻影。

  胡小天向他点了点头,轻声道:“别来无恙?”

  胡不为以咳嗽声回应了他,平复之后,他向胡小天淡淡笑道:“你是来杀我的?”

  胡小天摇了摇头,充满怜悯地望着胡不为,轻声道:“就是来看看你,你的病好像很严重?”

  胡不为道:“人老了,总不像年轻时候那样。”

  胡小天却知道胡不为的病情和年龄无关,他轻声道:“徐氏上上下下病倒了不少人,尤其是和老太太有血缘关系的人。”

  胡不为道:“你好像没事。”

  胡小天道:“因为我对这种疾病有免疫力!”

  胡不为听不懂他的话,眼睛瞪得更大了。

  胡小天道:“我可以救你们,不过你需要答应我两个条件。”

  胡不为道:“趁火打劫还是落井下石?你不愧是我胡不为的儿子……”

  胡小天哈哈大笑了起来,他来到胡不为的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道:“你我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其实我比你要清楚得多。以你今时今日的现状,根本没有能力治愈疾病,若是我不出手,你们这些人的性命不会超过两个月。”

  胡不为默然不语,因为他知道胡小天所说的全都是事实。

  胡小天道:“带着徐氏的所有人离开,交出老太太的地库,此前的事情我既往不咎。”

  春风又绿江南岸,濛濛烟雨之中,胡小天和李无忧一起来到了金陵徐氏,虽然知道徐老太太的秘密就在金陵,可是如果没有胡不为和徐凤眉的配合,只怕他们穷其一生也难以找到。

  打开地下冷库厚重的大门,一股森森的冷气扑面而来,胡小天推着李无忧进入其中,眼前的一切让两人为之目瞪口呆,这里分明是一座现代化的地下冷库,李无忧望着眼前的一切,美眸中闪动着激动的光芒。

  胡小天道:“剩下的火种全都在这里吗?”

  李无忧点了点头,她催动轮椅来到一个冷柜前,按下密码,打开冷柜,寒冷的雾气中显露出一排排的试管。她轻声道:“这里保存着当时最顶尖航天专家的火种,她虽然厉害,却不知道这两万颗火种中,最为重要的财富究竟是什么,能够掌控所有分类和搜索名录的只有我。”

  胡小天道:“有医学专家吗?”

  李无忧点了点头,打开另外一个冷柜,胡小天一眼就从中发现了试管架上空出的一个,指了指那里,充满好奇道:“这颗火种去了哪里?”

  李无忧道:“时隔那么久,想要将一切重新整理清楚需要时间,你给我一段时间,我一定可以给你一个清楚的答案。”

  找到了徐老太太收藏的余下火种,等若是找到了一个庞大的智慧宝库,建造宇宙飞船,跳跃时空,遨游宇宙也不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胡小天坚信,用不了太久,他就可以完成这个震烁古今的伟业,他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征服,他的目的只是为了寻找。

  平安聪明伶俐,可是她直到两岁方才学会说话,所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娘!而她所喊的对象既非是待她如己出的龙曦月,也不是没事就喜欢逗弄她的七七,也不是胡小天红颜知己中的任何一个。

  突然有一天,平安趴在霍小如的床边,清清楚楚叫了一声娘。

  而她的这一声,居然唤醒了沉睡多年的霍小如,胡小天当时就在身边,听到平安说话已经足够吃惊,可让他更为吃惊的是,床上一直在沉睡的霍小如居然答应了一声:“乖女儿!”

  胡小天惊得将手中的茶盏跌落在了地上,目瞪口呆地望着她们两个,平安称呼霍小如为娘,可她亲娘是须弥天。

  霍小如明明没有苏醒的可能,可是她非但醒了,而且答应得如此干脆,仿佛一早就有了平安这个女儿,一切都仿佛天经地义,顺理成章。

  霍小如从床上坐了起来,云鬓散乱,睁开美眸,俏脸之上浮起两片红晕,仿佛她并不是睡了三年,而是只小憩了一会儿,美眸望着胡小天,飘过一个妩媚入骨的神情,娇滴滴道:“呆子,你不认得我了?”

  胡小天张大了嘴巴,惊得下巴几乎都要掉到了地上:“啊……”

  霍小如从床上轻盈跃下,展开臂膀迎接女儿的拥抱,伸出手指捻起平安胸前的玉佩,原本通体湛蓝的玉佩如今已经变得洁白无瑕。其间的裂缝也无影无踪。

  胡小天仍然呆呆望着,整个人傻掉了一般。

  霍小如在平安粉嘟嘟的小脸上亲吻了一记,柔声道:“乖女儿,胡小天对你好不好,这几年他和你的那帮后娘可曾欺负了你?”

  平安格格笑道:“没有,爹好疼我,我的那些娘都好疼我。”她伸出小手,搂住胡小天的脖子,将一脸懵逼的胡小天拖了过来,居然有些力气,可以让胡小天和霍小如的脸贴在一起。

  胡小天道:“你……”

  霍小如道:“别说话,别问问题,你这么花心的人,身边究竟是哪个女人又有什么分别?”

  胡小天道:“有分别!”

  “说!”

  胡小天看了看孩子,有些话总不好当着孩子的面说。

  霍小如放下平安,让平安出去,平安刚刚出门就欢笑着大声宣布:“我娘醒了,我娘醒了!”

  “什么分别?”霍小如充满魅惑的目光中暗藏着挑衅。

  胡小天咳嗽了一声道:“处和非处的区别!霍小如还是个姑娘,须弥天却早已是个娘们……”

  蓬!胡小天的眼睛上已经结结实实挨了一拳:“今天我就让你知道老娘到底是谁……”

  “了不得了,了不得了,霍姑娘醒了,跟王爷打起来了,整个王府鸡飞狗跳,乱套了,王妃娘娘请您过去……”梁大壮气喘吁吁地来到李无忧的面前禀报道,李无忧虽然并非胡小天的妻妾,却是他最尊重的知己,所以王府的任何事情都会向她禀报,遇到难题都会请她前去解决。

  李无忧皱了皱眉头,手中的一页纸飘落在了地上,这是她还未来及给胡小天送去的,上面是一个人的生平介绍,胡天,男,外科学专家,主任医师,脑外科博士,生于一九八六年七月,卒于二零一四年九月,死因不明……

  (全书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