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幻城》->第二部分 雪国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十五、凤凰真凶
( 本章字数:5331 更新时间:2016-9-1 8:59:00 )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我依然在大堂里面周围的人也渐渐苏醒过来皇柝正在照顾那些中毒的人奇怪的是潮涯也站在他的旁边月神也已经回来了她站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面没有说话。

  我刚想去问皇柝究竟生了什么事情可是皇柝已经用眼神示意我不要说话。我望着皇柝的面容觉得一切变得越来越不可预料。

  月神走过来跪在我的面前对我说王对不起没有保护你。

  我说月神你没事就好。你追到那个人了吗?

  月神说没有我笔直地追过去却现越追杀气越淡然后我就明白我被人调走了等我回来的时候您已经昏迷了。

  之后的几天又是漫天漫地的大雪整个客栈的气氛都很压抑因为不断有人死去。在某些晚上我甚至可以听见死去的人的亡灵在天空之上倏忽而过的声音那些绝望恐惧宿命背叛暗杀温暖鲜血樱花所有的幻觉夹杂在如同鹅毛一样的大雪中纷纷扬扬地从天空之上飘落下来覆盖了整个黑色的大地。

  我已经厌倦了死亡带来的黑暗沉重的感觉那种如同粘稠的夜色一样令人窒息的惶恐。可是死亡还是不断地出现在客栈里面。而这次死的竟然是片风。

  片风死的时候是正午太阳从竹叶间摇晃下细小琐碎的阳光。听到片风的惨叫的时候皇柝正在我的房间里面。然后我们和皇柝同时冲了出去当我们赶到片风的门口的时候花效也从浅草堂赶了过来她的气息非常急促她说刚才我好像……听到……

  然后她就没有说话了因为她看到了皇柝脸上凝重的表情我相信这个时候我的表情也一样。可是当我们去推片风的门的时候居然没有推开那扇门居然是从里面锁掉了的。

  皇柝看着我他说杀死片风的人应该还在里面。

  然后我看到花效惊恐地退后了很多我转过身对她说你退后吧。

  然后皇柝伸出手召唤出防护结界把我和他一起笼罩在里面。当我和皇柝破开门地时候里面却没有任何的反应。我已经做好了准备迎接任何进攻的准备可是里面安静得如同一座空旷的坟墓。实际上里面的确如同一座坟墓。片风躺在地面上面容恐惧而扭曲如同铱棹死时的表情一样。

  片风的房间因为在最角落里面所以没有任何窗户这扇门是惟一的出口。很明显暗杀的人依然停留在房间里面。

  可是皇柝突然对我说王我们去找人然后他转过头对花效说你留在这里看着这个出口不要让凶手跑掉。

  然后皇柝拉着我离开房间我想告诉皇柝怎么可以把花效一个人留在那里可是皇柝在拉着我的时候用手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手势我知道他应该有他的打算于是我跟着他离开。可是在转过走廊的时候皇柝突然停了下来他叫我安静地看。

  从我这个角度看出去我只能看到花效的上半身她的下半身被走廊的围栏遮挡了。可是还是可以清晰地看到她走过去打开房间的门然后露出了诡异而神秘的笑容可是门里面却一直没有人走出来可是花效却将头转过去看走廊的尽头好像已经有人从房间里走出来又消失在走廊的尽头了一样。我回过头去看皇柝他的表情依然是冷漠而坚硬一瞬间我突然想起了很多事情。

  这间客栈的酒相当的有名熵裂是个懂得享受的人于是他总是频繁地在大堂里面大摆酒席店小二当然对这样的客人格外喜欢所以当他上菜的时候他的笑容格外动人。没有人面对进帐的财富不笑容满面的。

  皇柝和我还有月神坐在一张桌子上伢照鱼破还有熵裂坐在一张桌子上只是花效没有来。

  皇柝喝了一杯酒然后转身对熵裂说我现在可以告诉你凤凰是谁了。

  然后我看见熵裂手中的杯子跌落在地上那个晶莹的陶瓷杯子碎裂开来酒洒了一地。他身边的伢照和鱼破的脸色都变了。

  熵裂问凤凰是谁?

  然后皇柝突然撑开防护结界月神手中的月光突然暴长出一把光剑而我也已经召唤出所有的灵力身边围绕着无数的冰凌不断飞旋潮涯的琴声也突然变得尖锐而刺耳无数的白色蝴蝶从晶莹的琴弦上飞出来在充满了整个大堂。

  气氛突然变得格外紧张无数的风从地面升起来在房间里左右盘旋所有人的长和长袍都被吹起来大堂中的灯光变得飘忽不定甚至整个地板都在震动因为所有人的灵力都已经凝聚起来了熵裂他们显然已经意识到了一场大战马上就要来临所以他和伢照鱼破潼燮都扣起无名指召唤出了自己的武器伢照的是一把弥漫着紫色光芒的狭长的冰剑鱼破的是一把不断变化的三棘剑潼燮的是一根冰蓝色的幻术召唤法杖而熵裂的武器竟然是驭火弓那把通体红色的弓箭是在冰族传说中被封印禁止使用的兵器。

  那个店小二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他瘫坐在地上正企图爬出去可是身体却被恐惧控制不出力气他很缓慢地向门口移动口中说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皇柝突然闪身挡在他面前他说放心我不会轻易地杀你的因为你杀死的人太多了我不会要你轻易地死的凤凰。

  然后那个店小二的面容突然变得格外镇静仿佛刚刚那个吓得瘫坐在地上的人根本就是另外一个人。现在他的目光坚定而锐利浑身散出逼人的杀气。

  他转过来看着我月神潮涯然后问我们:你们怎么知道我就是凤凰?

  然后潮涯突然轻轻地笑了她对凤凰说请过来为我们弹奏一曲吧花效。

  然后我看到凤凰的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她说你连我是花效都知道。

  熵裂的表情格外惊讶我知道没有人会想到是花效这本来就是个接近完美的暗杀计划而且是个连环的暗杀计划。

  凤凰转过身来望着窗户外面轻声地说乌鸦你可以出来了。

  当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所有的人都转过身去看着窗户外面可是外面只有凝重的夜色可是我突然听到长袍掠风的声音当我回过头去的时候凤凰已经飞掠向窗户我知道她想冲出这间屋子因为没有任何人有能力对抗房间里所有的人。

  可是凤凰在靠近窗户的时候突然跌落下来她回过头来看我脸上是愤怒的表情。

  我走过去对她说没我早就知道你会逃走的所以我已经将四面的围墙幻化成坚固的寒冰包括大门和窗口如果我没有解除幻术这里的人绝对出不去。

  凤凰脸上的光芒暗淡下来她的面容变得说不出的苍老。

  她问我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

  从你第一天在我屋顶上暗杀我的时候开始。

  你怎么知道是我?

  因为那天你的灰色长袍下面什么也没有穿。皇柝说那个黑衣人绝对没有时间换衣服可是要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却只需要很短的时间。

  所以你就怀疑我?

  还没有那个时候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而已。然后你又杀了针。

  你怎么知道是我杀了针?

  当时我的确不知道是你杀了针我只是怀疑店小二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你就是店小二。

  为什么?

  因为那天早上当我和月神告诉针晚上我们会去找她可是她在我们去之前就已经被人杀死了。当我们和针谈话时只有店小二在我们旁边所以我从那个时候开始怀疑店小二。你将针杀死之后又将自己所使用的凤凰针放在她的手上然后把她的针取下来埋进土里面。你想让我们怀疑针就是凤凰。我们本来也的确相信了可是你忽略掉了针上的剧毒那些剧毒使地面上的青草全部枯死。所以我们现了针其实不是凤凰杀死针的人才是真正的凤凰。因为你在取下针头上的毒针的时候忘记了戴手套所以你的手已经中毒可是你不能让任何人现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你再也没有弹过琴。

  可是你必须解毒但是你又不能明目张胆地去拿那些解毒所需要的药材所以你悄悄杀掉了药铺的大夫然后易容成他的样子去找那些珍奇的药材然后放进他的药铺里面。然后你本来想继续让我们转移怀疑的目标所以你把铱棹的药方的最后三味药改成了那三味解毒的奇药可是这却让我更有了怀疑你的理由。

  为什么?凤凰问我。

  因为一个凡世的医生绝对不会知道世界上还有崆鳕草火蟾蜍魄冰蛛丝这三味药材。所以我和皇柝知道了那个医生绝对不是普通的人而铱棹也绝对不是凤凰。

  然后呢?

  然后你去偷药结果被铱棹现于是你就杀了铱棹。

  然后我听到了凤凰的笑声她说如果是我杀了铱棹那么我又怎么会一直在大堂里陪着熵裂喝酒呢?我望着她她的眼睛里全是嘲讽。

  那个时候我看见你出现在大堂里面我也几乎动摇了自己的判断当时潮涯不在我于是想到了两种可能性一种就是其实你一直在大堂里面而进去偷药的其实是那个店小二而那个店小二当时我以为就是乌鸦。第二种可能就是潮涯我不得不承认对于潮涯的不在场你做得相当高明当时让我和月神皇柝全部将怀疑转到了潮涯身上。

  那么你们怎么又重新相信潮涯而怀疑到我身上呢?

  因为那天的下毒。我不得不说你的计策相当高明你故意叫乌鸦引开月神因为如果月神在那里她一接触那些饭菜她立刻就会知道有人下毒暗杀在她走了之后所有的人全部中毒那个时候你也装做中毒本来这是你计划中最高明的一招可是却也是你露出破绽的一招。因为皇柝在之前就检查过饭菜他那个时候已经现饭菜里面已经被人下过毒可是他没有说出来只是他提前配好了解药准备看到时候谁没有中毒那么谁就是下毒的人。只是那个时候阴差阳错潮涯并没有吃任何东西所以她也没有中毒而那个时候你也假装中毒所以皇柝马上就作出判断潮涯就是下毒的人。

  那么他为什么没有怀疑下去?

  因为你吃了皇柝的解药。

  每个人都吃了为什么没有怀疑他们?

  皇柝缓缓地说因为我的解药本来就是种毒药没有中毒的人脸色会变成蓝色而自己并不自觉。当我要对潮涯动手的时候我就现你脸色已经变了。所以我知道了其实真正下毒的人是你。

  然后我接着说也就是从那个时候我们开始完全相信潮涯于是我们问了潮涯为什么很多个出事的晚上都没有在房间里面却要说自己在房间里面睡觉。可是潮涯依然告诉我们她什么地方都没有离开。于是那天晚上我们就躲在潮涯房间里面然后半夜的时候你进来了然后对她用了**香将她迷昏之后你就把她搬到了床底下然后离开了。于是我们也就明白了为什么以前每次出事的时候我们去看潮涯她都不在房间里面其实她就在床底下而当天快亮的时候你又去将潮涯搬到床上所以潮涯会说自己一直呆在房间里面这样在我们看来格外明显的谎言就会使我们怀疑到潮涯身上去。你的计划的确很周密。

  所以你们从那个时候就开始怀疑我?

  对可是还不敢确定直到当片风出事的时候我们才肯定你就是凤凰。

  那天你们是故意把我留在那里的?

  对我们在转角的地方看到你开门放暗杀者出来尽管我们没有看到有人出来可是我直到房间里面肯定有人出来过不管他是用的隐身或者什么别的方法。

  你们怎么又会想到店小二也是我的?

  曾经我们以为店小二是乌鸦可是后来我们现店小二也是你。先你从来没有和店小二同时出现过每次有他在的时候你都不出席我们都是在等你而你每次也是在店小二退下去之后才姗姗来迟而且从来都是没有任何的化妆脸色苍白因为你刚刚卸掉易容成店小二的装容。而且在我们要去找针和找铱棹的时候都是只有店小二在我们面前只有他才可能听到我们的对话。而且那天晚上皇柝拾到的剑的剑柄上很滑腻后来我现那不是别的什么东西只是烧菜的油烟只有店小二的手上才会有那么多的油腻。后来我又仔细看过你的手一个琴师的手上是绝对不应该出现那么多油腻的。你可以看看潮涯的手干净细腻柔软干燥。这是一个琴师必须的条件。

  皇柝走到我身边说在我们知道了店小二其实就是你之后我们猜测乌鸦另有其人因为杀死铱棹的时候你的确是陪着熵裂在喝酒所以杀死铱棹的人应该是乌鸦而且片风死的时候那间房间是从里面锁住的而当时你和我们一样在外面所以杀人的也是乌鸦。

  凤凰看着我她叹了口气说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无能的王昏庸而且懦弱原来我错了你一直没有说话其实你比谁都清楚。你还有什么要问我吗?

  有第一我们并没有看到乌鸦从那个房间里面走出来她是隐身吗?可是在这个世界中隐身和幻影移形是被封印的为什么乌鸦可以使用?

  第二乌鸦是谁?

  凤凰看着我然后很诡异地笑了她说你永远也不可能知道原来你也不是什么都明白我绝对不会告诉你地。

  你已经没有反抗余地了。

  可是如果我告诉你就算你不杀我乌鸦也会杀我我对乌鸦的幻术没有任何反抗的力量。可是如果我不说乌鸦也许会救我因为……

  可是凤凰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就看到了她脸上的诡异的蓝色可是她自己仍然不知道我说花效你的脸……

  我的脸怎么了?花效的表情显示出她仍然不知道自己已经中毒了看来这种毒是让人不能觉察的。

  然后花效突然大叫一声也许她已经明白过来她奔到墙上的那面铜镜前然后她开始疯一样大声叫着不可能乌鸦不可能杀我……

  可是已经晚了她的声音越来越微弱然后她的身子向后倒下去皇柝跑过去抱住她急促地问告诉我乌鸦是谁?快!

  乌鸦是是……

  可是花效没有说完。她永远也无法说完了。

  乌鸦不会相信任何人她只相信死去的人。只有死去的人才会真正保守秘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