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幸福武侠》->第二十卷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七十四章 道至尽头(下)
( 本章字数:6628 更新时间:2016-8-31 5:05:00 )


  “这是……”

  立时萧峰就发现了身体里的异常。

  “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感觉全身力量充盈?”萧峰微张着嘴,这时根本没时间去管身后追着的三个尾巴,连将意识沉入身体内部。

  时间流逝,不知什么时候,萧峰身子一颤。

  “虽然我不懂这是怎么回事,为何我的身体会出现那种情况,可是我知道了……”这一刻萧峰身体发生着诡异的变化,四周无尽的灵气疯狂涌入萧峰体内,“原来我并没有走到真正的至境,还差着最后一步,而现在……”萧峰眼中涌起泪花——而后他转过身,面对着吞天、元古、太上。

  “萧峰!”

  吞天、元古、太上脸色很难看,萧峰的变化他们自然看在眼里,也感觉到心惊,可越心惊,就越不能放过萧峰。

  “怎么,不逃了?”

  吞天、元古、太上从三个方向将萧峰包围住。

  “你们不懂……”萧峰举起手,一股强大至恐怖的气息在他身上涌起,而后他一拳轰出,这一拳并没有对着吞天,元古,太上任何一人,只是对着萧峰身前轰出。

  而后整个黑暗的虚无通道中涌起一片亮光的光芒,一条金龙从萧峰拳上冲出,在这虚无中扭动着冲向太上。

  “哼!”太上举起手,迎战着这金龙,可是金龙穿过他的身体,太上身体僵在原地,依然保持着举着拳头轰向金龙的姿势。

  “好强大!”太上声音吐出,整个身体迸散,化为了虚无。

  金龙冲向吞天,吞天疯狂向远方逃去,可是金龙在他身上一闪而逝。

  “这是什么?”吞天低低声音吐出,也化为虚无,而后金龙从吓得懵了的元古身上撞了过去。

  “我想起来了……”元古声音吐出,在这最后时刻他的意识里出现一幅画面,正是萧峰杀不仁后,与秦朝交谈的画面。

  “那个人,那个突兀出现在萧峰身边的人,原来是萧峰三弟,是萧峰宁可自己受伤也要救的那秦仙傲!”元古意识消失。

  “我原本以来,我已经走到了尽头,武技修炼的至高境界,前面已经没有路了。”萧峰收回拳头,低低自语,“可是现在我明白了,我还没走到尽头,而现在才是真正的尽头,真正的至高境界,只是……”萧峰身形出现在虚无空间极遥远处。

  “只是到了这真正的至高境界,走到了真正的尽头后,前面的路又在哪里?”

  ……

  秦家寨秦朝家大堂中。

  “秦盛朝,你给我出来!”阿紫吼叫着,“你给我解释清楚,为什么萧郎还没回来?你不是说三盏茶功夫么?”

  四周王安石、司马光等坐着的人都屏息静气,甚至连茶都不敢喝,一个个垂眉闭眼,装作闭目养神。

  “阿紫,你看看时钟,三盏茶功夫还差一点点。”阿朱劝慰着。

  “胡说,明明已经……”

  蓦的——

  “阿紫,你又胡闹了!”一道责备的声音响起。

  轰!

  阿紫动作僵住了,而后她转头向四周望去,只见大门外,龙行虎步的走进一条轩昂大汉。

  “萧……萧郎?”阿紫嘴唇蠕动着。

  “怎么?不认识了?”萧峰走上前,目光看向萧乐,“乐儿,你娘跑到你秦叔父这里大闹像什么样,你也不劝劝。”

  “啪!”

  阿紫眼泪掉了下来,而后冲进萧峰怀里,抱着萧峰大哭起来。

  ……

  萧峰头顶的太空中,一道人影半蜷半伸,缓缓悬转着,仿佛躺在母亲的体内一样。

  “可惜了,大哥太可惜了。”秦朝睁开眼,目光瞥了一下下面和阿紫抱在一起的萧峰,“天道走到尽头真的就没路了么?为何不转头,不逆过来想?”

  秦朝心中很是感慨,武道走到了那个境界,秦朝就算想传萧峰也传不了。

  一来是学问精深繁复复杂到了一种极限,大脑不强大,没有十数万年以上的学习是不可能掌握的。二来是,即便让你学习,你就能够体会书中的道理?

  思想转不过弯,心就不够虔诚,到了那种境界,心不虔诚,进展就慢,甚至退步,这时反而更加会怀疑书中的道理。

  秦朝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某些东西去点醒。

  “这近二十万年被那三个上古巨头追杀,大哥居然撑下来了,他的精神、意志、灵台都已经被打磨得晶莹剔透,到了一个人类的极限,资质已经是天上地下第一人,比我还要强。”

  “这时有了我那一团灵气,只要认真体悟,绝对可以跨出那一步,可惜……”

  “可惜大哥只是体悟到了天道的完美至境,而完美至境之后……”

  秦朝心中摇头惋惜不已,随即一笑:“是我过于强求了。”其实秦朝自一开抬帮助萧峰,心中就明白,萧峰是个在某些地方完全认死理的人,好强到极致的人,若不是这样,也不可能有现在的成就,这种在某个方面坚持到了极点的特点,再加上萧峰独一无二的经历和资质,是可以让萧峰精、气、神、灵台、意志等等打磨到极限,可是另一方面,也让萧峰很难转过头来。

  所以雁门关萧峰认为自己不仁不义不忠不孝而自杀。

  直到从死里走了一遭,被秦朝重新救活,又过了数十年才稍微有点缓过神来。

  而如今武道上。

  “反过来,以往正确的已经错了,生就是为了死,走到了尽头,要谋的是如何死得彻底,是反其道修炼,是破坏性的修炼……”

  “修武道是为了跳出三界,不在五行,是为了长生,可是谁知道,要进入那个境界,就必须放下长生!”

  “道的尽头还有道!”

  “这是新生的道,只有走到了道死亡的尽头,才会产生新生的道!”

  “而这种道……”

  秦朝垂下眼皮,一丝丝莫名的氤氲在他体表流转着,渐渐将他包裹成一团如鸡子般的东西,时间流逝,秦朝在这太空之中,没有任何人发现,即便是萧峰每天一有时间,便散开灵识四处寻找。

  萧峰如今的灵识,强大恐怖,整个宇宙除了秦朝外,恐怕再没有人能够比得上,因此抵达秦朝所在的上空是很简单的事,也因此每一天萧峰的灵识都会在秦朝这里扫过上百次,可是依然没有发现秦朝的存在。

  秦朝所在的卵,没有吸取天地间一丝灵气,可是他体内的灵气每一天都在自发的疯狂暴涨着,这种暴涨到了一定时期,甚至达到了每一个时辰,其增长的量便足够一个没有修炼任何武道的人从零开始一路修炼到太上、元古、吞天级别。

  恍恍然地球已经过去半年了。

  此时秦朝体内的灵气,若是发散出来一定会让人觉得恐怖,因为那是足以满足千万个吞天、太上、元古存活千万年。

  这一天,秦朝体内开始向外溢发出一丝灵气。

  “这种新生的道,是由外而内,由夺取外物,到自己自足,到自产外销……”

  “一颗原子核能够化作无穷的能量,一个细胞能够毁灭天地,当年我们修炼武道,夺取天地灵气为己用,可走到了尽头,是完美体内诸般乾坤,到这时,一个细胞能产生无穷灵气……”

  “而这时,便是反哺天地,由灵气资源的掠夺者化为供出者……”

  “当年我去融合道,而现在,我即是道,我化而为道,天地万物因我而得以长生……”

  秦朝身体向外涌出的灵气越来越疯狂,这灵气一涌出不止流向地球,更涌入到无尽时空通道中,涌向那茫茫然的虚无中,以天地宇宙的某种规则供向那些满足了条件而需要灵气的世界,可是秦朝体内灵气的膨胀速度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在疯狂的增加着。

  女媞世界,那摩天大楼下巨大的广场上,十来万人向着摩天大楼上的女媞跪拜欢呼,庆祝堤后杀死了上古武者,拯救了世界。

  “其实,真的是不我杀了上古武者的。”大楼上女媞低低自语,“为什么,你们都不信?不信是另一个世界的人救了我们?”

  “媞后!”

  忽然女媞身前数千武者齐齐跪下。

  “什么事?”女媞淡淡道。

  “媞后,是这样的,最后不知怎么回事,天地间的灵气越来越稀少了,如果这样下去,灵气再不增加,我们武道界就不能再增加新的成员了,因为,这些灵气可能连供我们自己都不够。”

  “哦,是么?”女媞眉宇间闪过一丝愁色,灵气在变少,她怎么会感应不到,可是天地灵气总量是有限的,人人都要用,她又不能像上古武者一样各个世界征杀,能有什么办法?

  “是的,媞后,这种事情,大家都无法可想,唯有请媞后出手。”

  “没错,除了媞后,没人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还请媞后出手!”一个个跪拜道。

  女媞眉头微挑:“我没办法。”

  “还请媞后怜悯世人!”

  “还请媞后出手!”一个个磕头如捣蒜,就在这时——

  “嗯?”女媞瞪大眼,因为她感觉到灵气在增加,而后一个个磕头如捣蒜的人也瞪大眼,仅仅片刻——

  “媞后万岁!”“媞后万岁!”“媞后万万岁!”

  无尽的声浪涌起。

  毛猴异界,一处湖边,沐青、沐兰坐在青石上,如玉双脚垂在湖水中踢打着湖水。

  “真没想到,秦公子他们居然打败了上古武者。”

  “是啊,不过想想也恐怖,他们修炼的那些功法对灵气消耗也太大了,最近一个月,我感觉这里灵气越来越稀薄了,我都担心再过一些年,灵气就会不够用。”

  “那也是没办法的,越是强横的功法,对灵气要求……”沐青说到这忽然一愣,而后她看向沐兰,“姐姐,你感觉到了没有,这灵气,灵气……”

  “灵气好像是……”沐兰闭上眼细细感悟着,忽然整个人激动起来,“灵气在增加,没错,在增加……”

  秦家寨秦朝家明亮的大堂中。

  “诸位秦夫人,这一次我来一是道歉,二是商议。”程颐向着秦雨、郭媛媛、仙玉婷等人说道,“我门下郑继向广弘法师出手,幸得萧英雄发现,及时出手才没造成大错,此事是我管教门下不严,特向秦先生请罪。”

  秦雨眉头微皱,广弘法师就是段誉出家后的法号,郑继向段誉出手,若不是萧峰灵识察看四周,及时发现,后果当真不堪设想。

  “伊川先生,谁门下没有歪瓜劣枣,这事严格说来也不能完全怪你,只是我夫君他的脾气,若是……”秦雨低叹。

  “秦夫人,这件事的源头还是在于灵气。”王安石沉声道,“要解决这事,只有一个方法,继续削减名额,只是如何削减名额,是否要向外征战?”

  “没错,我们必须拿出个章程来,不然郑继向广弘法师下杀手的事还会层出不穷。”司马光也沉声道。

  秦雨看向郭媛媛、仙玉婷、刘琴、李清照等人。

  虽然经过武道大会的大杀戮,杀掉了很大一批蚕食灵气的先天,可是地球上门派林立,又有哪一个门派想居于人下?以前是门中功法不行,没办法,可是这次上古武者降临,秦朝和众派学问界的大佬全力攻克北道子所留学问,最终留下了北道功。

  因为事先没把握赢上古武者,定下的是人海战术,这北道功在地球上传得越广越好,因此劫难过后,北道功功法已经禁不住。

  武道大会杀的人多,可是之后修炼北道功的人更多。

  灵气消耗的速度无法挽回,就如上古大战一样,一些人忍不住了,开始下暗手,不断的袭杀其他武者,一些门派也担心上古大战在这里重演,更是拼命收罗门徒发展势力,以期一旦大战打起来,能够占得优势。

  武道界谁也不比谁笨,于是乎一边是竞争一样的拼命发展门派势力,一边是疯狂的暗杀,一边灵气更是疯狂的减少。

  “各位先生,你们有什么法子,尽管说出来。”秦雨沉声道。

  “秦夫人,我们来这里,是想请秦先生出来主持,想必以秦先生之能,必然能够想出办法。”程颐沉声道。

  “我夫君还没回来。”

  “秦先生没回来,那就请萧英雄出来做主。”

  “萧大哥?”秦雨微皱眉。

  这时大堂中间空气波动了一下,一道身影出现。

  “这种事,我不拿主意,也不会帮你们去杀人的。”萧峰淡然说道,而后向秦雨、郭媛媛等人点了点头,便走到了一旁自顾坐下。

  堂中微一沉默。

  “秦先生没回来,萧英雄也不愿插手,那就只有另一个方法。”王安石双眼射出凌厉的杀手,大手做出一个砍杀动作,“杀!局面已经失控,要想损失小,只能提前开启大战!再来一次上古大战,杀到大家都不愿杀了!”

  “这样么?”秦雨心中叹息一声,她当然知道王安石、程颐等人联袂而来,显然已经想好了方法,而现状也没有其他法子。

  “秦夫人,我们也不是好杀……”司马光说着,忽然眼睛瞪得铜铃一样。

  如今的他们可不像百年前的懵懵懂懂,一个个对于灵气是十分敏感的,身周灵气的增加减少,是随时都能感觉到的。

  此时四周的灵气在增加。

  “怎么回事?”司马光有些懵了。

  旁边坐着王安石这时嘴巴也张得老大:“这灵气……”

  “灵气好像是在增加?”

  “绝对是在增长!”

  “而且这速度……”程颐、吕公著、董汐严、赵挺之、苏轼……一个个眼露不可置信的神色,而后都不说话了,默默的感应着,让他们想不到的是,灵气不仅在增加,而且增加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疯狂。

  萧峰此时惊讶得合不拢嘴,就在这时——

  “咦,家里又来客人了,还真热闹!”一道温和的声音响起,一个个看向大门外,只见空气缓缓波动中,走出一道身影,这身影从半透明到清晰。

  萧峰眼睛一下瞪得滚圆,秦朝的出现,他萧峰居然完全看不出任何玄妙。

  “三弟,你……你……”萧峰指着秦朝说不出话来。

  “大哥。”秦朝冲萧峰一笑,挽了萧峰的手,一步踏出,很快便来到秦家寨一处桃花林里,秦朝手一挥,一棵桃树旁的地面泥土飞起,现出一个窑,窑中飞出十个泥封巨坛。“好酒!”萧峰眼睛一亮。秦朝递过一坛给萧峰:“这是我和婉雨结婚那一年埋下的,哈哈,我可是记得和你当年的约定,有酒千坛,尽管够,不埋下千坛酒,怎够?”

  “千坛怎够!”萧峰哈哈一笑,拍开坛泥,举起仰脖子一口气喝了个够,闭着眼睛微一回味,“不愧是百年陈酿,够味。”

  “别喝这么快,这酒可不多。”秦朝笑道。

  “这我可不管。”萧峰一笑,而后面色一正,虎目烁烁盯着秦朝,“三弟,倒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我看不透你?”

  “大哥,道的尽头,还有道,道无穷,永远也无穷……”秦朝淡淡道。

  “道的尽头,还有道?”

  萧峰自语着,目光落在秦朝手上,秦朝手上不知什么时候起多了一块桃根,只见秦朝手中刀气纵横,每一道刀气轨迹都透着玄之又玄的奥妙,偏生萧峰一点也看不懂。

  很快秦朝手中桃根化为一枚三寸长,一寸宽的牌子,这牌子一面刻着一只虎望着一轮初升的太阳,一面刻了一个字‘朝’。

  “这块就叫做朝气牌吧,不知哪一个好运的人儿会得到。”秦朝手轻轻一挥,桃木牌消失在远方。

  萧峰连灵识锁定,感觉中这牌子越飞越高,最后破碎虚空,进入时空通道,最后完全消失在萧峰灵识中。

  “三弟的境界倒底到了什么层次?”萧峰心中低语着。

  (全书完)(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千秋书库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09『千秋书库』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