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明末边军一小兵》->第十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826章 吾乡(大结局)
( 本章字数:7595 更新时间:2016-8-30 11:59:00 )

  崇祯十七年五月,满套儿。

  正是塞外最美的时候,草甸仿佛绿色的海洋,蓝天与白云,繁花与阳光,让人全身暖暖的。

  山坡上尽是松、桧、柏、桦等树,山脚下有一处庄园,然后前面就是翠绿如洗的草甸,绿毯似的一直延伸到远方的高山脚下,广袤的阔叶林边。

  庄园前的松软草地上,崇祯皇帝拿着报纸惬意的躺在摇椅上,他鼻上架着眼镜,旁边的小几上摆着香茗,一副知识分子的形象与悠闲中产阶级的生活。

  他品着香茗,慢条斯理的观看报纸内容。

  忽然他目光一凝,坐正了姿势,商议的结果出来了,报纸上刊登了他的谥号:绍天绎道刚明恪俭揆文奋武敦仁懋孝烈皇帝。

  然后是庙号:毅宗。

  崇祯帝细细回味,眼中闪过一丝欣慰,毅宗烈皇帝,这是对他的最大肯定。

  他心中叹道:“朕错怪他了。”

  又有王承恩,谥忠愍,让崇祯帝很满意。

  他仔细观看报纸,下面还有一系列的追封追谥。

  杨国柱,追封蓟国公,立庙祭祀。

  曹变蛟,追封靖南侯,立庙祭祀。

  王廷臣,追封宁南侯,立庙祭祀。

  刘肇基,追封东平侯,立庙祭祀。

  符应崇,追封定城侯,立庙祭祀。

  李邦华,赠太保,吏部尚书,谥忠文,立庙祭祀。

  朱之冯,赠兵部尚书,谥忠壮,立庙祭祀。

  卫景瑗,赠兵部尚书,谥忠毅,立庙祭祀。

  蔡懋德,赠兵部尚书,谥忠襄,立庙祭祀。

  邱民仰,赠兵部尚书,谥忠节,立庙祭祀。

  零零总总,追谥追封极多,又有流贼进京时城破殉节的大学士兼工部尚书范景文、户部尚书兼侍读学士倪元璐、兵部侍郎王家彦、刑部侍郎孟兆祥、左副都御史施邦曜、大理寺卿凌义渠、锦衣卫都指挥使王国兴、新乐侯刘文炳,左中允刘理顺等人的追谥祭葬。

  这当中还有小插曲,就是京师城破后,当时不殉节的,但在流贼追赃助饷途中被杀,还有流贼出京作战时被杀的文官武将要不要追封追谥?这事情争论很大,便是民间一样是议论纷纷。

  最后大都督,终身元帅,东王兼大东国国主王斗发话:“倘若殉节者与投降者同样待遇,那还要忠臣义士做什么?”

  他一言定鼎,于是这些倒霉被杀者不给追封追谥。

  崇祯帝看着这些名单出神,原以为当时只有王承恩一人殉节,想不到还有这么多忠臣殉义,而且是遍布全国各地。又有流贼进京后投降各勋贵大臣,看到他们下场,本应快意,却是叹息。

  他展着报纸,接下来却是对擒获的各流贼、奴贼首领军将处置宣布。

  此次擒获二贼者不少,名单展布,可谓密密麻麻。

  这当中的处理,审判结果中,贼首李自成,奴酋多尔衮凌迟处死。

  与之同凌迟的,还有贼将刘宗敏,奴将多铎,阿巴泰。

  吴三桂杀害东平侯刘肇基,引清兵入关,罪大恶极,一样凌迟处死。

  贼官牛金星,宋献策,顾君恩,宋企郊,张璘然等剥皮实草。

  奴官范文程、宁完我、纳穆泰、叶克书、巴思翰、孟乔芳等剥皮实草。

  光时亨,阻碍南迁,致君父死社稷,自己却投降流贼,还任伪职,罪大恶极,一样剥皮实草。

  方光琛,献借虏平寇之策,煽动吴三桂投敌,也是导致刘肇基身死的元凶之一,罪大恶极,剥皮实草。

  杨少凡,腰斩于靖南侯曹变蛟墓前。

  刘泽清,刘良佐,吴三辅,党守素,谷可成,祖大弼,祖大乐,祖大成,杨珅,郭云龙,耿仲明,尚可喜,马光远,金砺,布颜代,伊拜,恩格图等人腰斩。

  吴祖家所有军官全部斩首弃市,吴祖家所有家丁全部斩杀。

  擒获的流贼老营兵,擒获的奴贼满洲兵全部斩杀。

  擒获的流贼外营兵,内中高级军官,兵痞,有恶行者全部斩杀,余者处于十年到五十年苦役不等,愿流放海外者,年数可减半。

  擒获的蒙八旗,鲜八旗,日八旗兵,三丁抽一杀,汉八旗与外藩蒙古兵五丁抽一杀,余者处于十年到五十年苦役不等,愿流放海外者,年数可减半。

  凡大军攻入辽东,擒获的奴贼男女老幼者,满八旗男丁皆斩,妇女、老人与不成丁者皆处于二十年到五十年苦役不等,愿流放海外者,年数可减半。

  凡大军攻入贼地,擒获的流贼眷属者,妇女、老人与不成丁者皆处于十年到五十年苦役不等,愿流放海外者,年数可减半。

  以上者还可观其改造成效,分别编入忠义营,新附营为国效力。

  又,投降流贼并任伪职的百多个官员全部斩首弃市。

  又由安北都护府监察部牵头,天下会审,依律审议处置降官罪行等。不过目前京中缺官极为严重,就先所有的京官全部贬三级,责其戴罪立功自赎,恢复秩序与政府运转。

  崇祯帝眼中现出复杂的神情,四月二十二日太子进京,不久登位为帝,改元隆武,明年为隆武元年。

  隆武帝朱慈烺拜靖国公,大都督王斗为东王,封大东国国王,终身元帅,仍挂征虏大将军印,都督中外诸军事,入朝不趋,剑履上殿,赞拜不名。

  隆武帝还想让东王兼备九锡,被王斗坚决拒绝了。

  随后王斗以韩朝为征东大将军,钟素素、高史银为征南大将军,征西大将军,彻底追剿灭亡二贼。

  四月二十日的唐家岭之战天下震动,靖边军二十万大战流贼、奴贼一百万,大破之,流贼残部在果毅将军田虎、果毅将军白鸠鹤等率领下仓惶南逃。

  逃到河间府时,被在真定府等待多时的钟素素在侧翼狠狠一击,他们最后残留的老营兵伤亡殆尽。

  然后钟素素与南下追击的高史银合兵一起,直逼山东。

  唐家岭大捷轰传天下,军民无不振奋,悉知流贼兵败,沦陷各州县轰然而起,各地杀逐伪官,倡义驱伪防御使、牧、令,迎接王师,天下群起而讨之。

  最新消息,山东全境光复,钟素素与高史银分别以寿州总兵孙可望、李定国,庐州总兵黄得功等为前锋,渡黄河西进南下,消灭河南、湖广、江南境的流贼白旺部等。

  而在东面战场,奴贼残部仓惶东逃,快到山海关时,被在迁安城内的杨国柱猛然出城一击,当场斩杀奴贼贝勒,阿巴泰第三子博洛等人,并收复了山海关。

  不过杨国柱本就伤重,这最后一击,更是伤重不治,含笑而逝。

  韩朝的追击大军与蓟镇军合力在山海关外将奴贼最后残留的满洲兵杀伤殆尽,随后出关而去。

  最新消息,辽东的奴贼余部在礼亲王代善带领下仓惶北逃,辽东全境光复。

  形势一片大好,彻底消灭流贼胡虏指日可待。

  崇祯皇帝叹了口气,自己登位后苦心孤诣,却被流贼破了京师,又几次被奴贼兵临城下,杀掠数千里。然这么强悍的敌人,半日间就被靖边军给灭了,现在更是要彻底灭亡二贼。

  这是什么样的力量?

  他想起不久前自己去宣府镇的情形。

  他的行动并不受限制,可以自由活动,只是庄园中随时有一队甲兵保护罢了。

  出京之后,宣府镇他也去过几次,每去一次,就是叹息一次,自己梦想中的大明,也没有这样吧。

  不久前那次他又在城中叹息,然后身旁渠畔也有人发出了一样的叹息。

  他奇怪看去,却是一翩翩书生,自称姓李,身边两个随从有些怪异,不似长随,反似押解犯人的官差。然他们没有差服,这书生也没有镣铐铁链,所以崇祯虽觉奇怪,也没想那么多。

  二人聊了几句,书生言久闻宣府镇之名,想来看看,接下来想去归化城走走。

  崇祯皇帝离开时,那书生仍站在渠边呆呆出神,眼神迷离。

  这只是小插曲,崇祯想起也就是了,他只是感慨,宣府镇种种,王斗是如何做到的?

  ……

  报纸的另一版介绍的是内政,入京之后,王斗麾下在京中与地方占了很多位子,不过仍留了不少官位给大小臣工们,甚至有尚书侍郎这样显赫的位置。

  众官皆赞大都督王斗贤德不揽权,然后围着这些位子展开了血腥的拼杀,甚至南部西部各官,如史可法,马士英,阮大铖,王铎,张慎言,刘宗周等人,都是汹涌往京师赶来,预备夺一官位。

  认为有资格入阁者,更是快马加鞭的进京。

  围绕阁臣之争更为残酷,陈新甲为内阁首辅众人没意见,而且隆武朝的首辅将采取新制度,就是任期制。

  五年一届,最多二届,此外不得多任,不过就算皇帝也不能随意罢免,引起如潮广泛的叫好。

  又有观政制,任职各官以后需往宣府镇军事学院,民事学院培训,然后下基层历练,观政合格者,方能放入大明各处为官为将。

  又酝酿推出许多新制度,如新科举等等,可惜种种细则,却不会在报纸上细说,让崇祯帝有种不过瘾的感觉。

  特别任期制与新科举让崇祯帝反复揣摩,不知王斗到时要如何做。

  还有王斗似乎特别隆重推出的拓土制。

  王斗在报纸上宣传,认为流贼之乱,亦有土地不足之故,所以要开拓疆土。为此他以身作则,亲领大东国国主之位,就是为了来日向蛮荒拓土。而且为调动国民积极性,更会设都护府等,立封地领主制,鼓励国民向外开拓。

  王斗言,不单是他,日后他的部下大多会分封海外,建立大量的公国,侯国,伯爵领地,围拱大明,提供财源,转移多余人口,使大明永为天朝中心。

  崇祯皇帝有些恍然,怪不得王斗被封为东王后,后面又跟着一个大东国国主,当时他观之极为奇怪,现在看来,这是王斗与新皇帝私下商议的结果。

  他看着报纸怔怔出神:“王斗未来真要去海外?”

  崇祯皇帝不理解王斗为什么那么对蛮荒之地感兴趣,而不屑于中原的花花世界,似乎群臣也颇有议论,认为东王封地远在蛮荒,此举有亏功臣,特别亏待王斗这样的功臣。

  不过似乎王斗决心已定,大都督府更传出消息,说拓土制下,神州之地不再封土,拓土分封,只在神州之外。

  作为制度的推出者,他王斗更必须以身作则。

  崇祯沉思良久,总猜不透王斗的想法,他摇摇头,又看报纸下面的内容。

  王斗等入京后,第一件事就是打通漕运,责令巡抚淮扬,总督漕运路振飞将停滞淮安的四百万石漕粮速速运来京师,同时他还从宣府镇,从安北都护府运粮救济民众。

  同时又以工代赈,大规模的兴修天下驿路桥梁。

  王斗在报纸言,要想富,先修路,接下来会展开大规模的基础建设,比如修建从归化城到京师,从京师到南京的道路,又会投入海量的钱粮兴修黄河与运河水利等等。

  在这个过程中,至少会雇佣百万的民众参与建设,不是白当差,而是发工钱,所获工食银,足以养家活口。

  这让民众非常的热切踊跃,人人皆盼新政。

  他们也不愁大都督王斗不给钱,首先王斗信用度非常高,这从各地踊跃移民都护府就可以看出。而且王斗有的是钱,传闻靖边军击败流贼后,王斗所获白银至少在一亿两以上。

  民间歌谣,流贼跌倒,王斗吃饱。

  他不可能发不出工钱。

  所以接下来的日子,大伙可能就象宣府镇的百姓一样,人人有活干,人人有饭吃了。

  王斗与陈新甲等还宣布,以后驿站将取消“迎递使客”功能,改为推行差旅费,并许可各驿站如宣府镇一样自主经营。不过所获上缴多少,地方与中央如何分帐还在商议。

  然众多商人,特别宣府镇的商人已经闻风而动,在归化城到京师,京师到南京的道路驿站周边购买租用土地,开设酒楼马行等等,引领了商界的风潮骚动。

  又宣布免除三饷,免天下差役三年,暂用雇佣制,三年后再议。

  种种措施,引得天下一阵一阵的震动,朝气蓬勃的气象跃然而来。

  崇祯帝又叹息一声,自己在位时,何曾有如此气象?

  王斗进京才多久,民间的气息就似乎变了一个样。

  他又看报纸上自己最喜欢的“最爱金瓶梅”对此的点评,回味再三,心中痒痒的。

  他想:“哪日.我也去投稿。”

  ……

  最后崇祯帝满足的放下报纸,站了起来。

  他点了一根云烟,在草地上慢慢踱步,似乎天苍苍,野茫茫,远处成群的牛羊尽收眼底,让人的心胸都开阔了许多。

  他这庄园附近也有一些庄园,还有一些寨堡村落,汉人与归附夷人杂居,乡民都很纯朴,颇有与世无争的味道,有时他在附近散步,周边的夷人还会操着生硬的汉语叫他:“朱必下。”

  虽才搬来不久,但崇祯帝在这一片已经闻名遐迩,因为他也算是个高级知识分子,而这边的人对识字的人都非常尊重。不时有人上门向他求字,那日.他顺手给一个夷人小孩取了名字,那户人家还专程抱了一头小羊羔过来感谢。

  往日种种似乎都成为过去了,崇祯帝也慢慢习惯了现在的生活,闲逸的生活与舒散的心情下,他的气色也变得越来越好,头发有渐渐从白转黑的趋势。

  他这庄园养了一些羊与马,周边还开辟几块菜地,进入五月后,闲时没事他也会种种菜。

  清脆的笑声不断传来,崇祯帝看去,却是几个儿子女儿在闹,他们骑在几匹小马上,在那边转着圈,昭仁公主追在后面在跑:“哥哥,哥哥,我也要。”

  还有王德胜大呼小叫的声音:“啊哟,几位小主子,小心些,不要摔下来啦。”

  崇祯摇了摇头,都成疯丫头,疯小子了。

  这时脚步声不远处响起,却是周皇后陪着懿安皇后从菜地摘菜回来。

  看着那边笑闹的场景,懿安皇后叹道:“想不到妾身还有走出深宫,看看这壮美河山的一日。”

  崇祯帝正要过去拜见皇嫂,这时一辆马车向庄园行驶过来。

  ……

  温达兴从马车出来,坤兴公主朱媺娖小跑着过来,她俏脸晕红,纯洁得有若一头小鹿。

  她期盼道:“温大人来了?侯爷还好吗?”

  温达兴忙道:“非常好,只是国务繁忙抽不开身,待稍有闲暇,大将军定前来拜谒公主与陛下。”

  坤兴公主螓首轻垂,娇羞的嗯了一声。

  温达兴对坤兴公主微笑地点了点头,又朝崇祯皇帝走去。

  二人在草地走着说话,良久,崇祯帝叹道:“是朕错怪王斗了,朕有愧也。”

  温达兴一顿,随后说道:“不怪陛下,大将军曾言,谁坐上那个位子,都会身不由己。”

  往事历历,崇祯帝最终叹道:“大明有幸,能天降王斗此等人物。”

  温达兴也沉静下来,他说道:“大将军曾言,高皇帝有大恩于中国,所以……不过国之蛀虫必须铲除,他也说过,他不会许可任何人妨碍他的大道,阻碍他的道统。”

  崇祯帝回味温达兴的话,他沉吟良久,点了点头,说道:“看报纸上说,东王未来有意前往海外?”

  温达兴道:“是的,大将军说过,二十年后培养出接班人后,他会退休环游世界。”

  崇祯帝奇道:“他真的舍得离开中原,你等也愿意追随海外?”

  温达兴笑道:“为什么不?实封国土,在中原可能吗?而海外到处都是土地,只要占来便是你的。”

  他向往道:“我老温家说不定也能出一个国主。”

  崇祯帝不可思议道:“蛮荒之地……”

  温达兴笑道:“蛮荒?只要经营得好,何处不是桃源乐土,便如宣府镇,土地亦不肥美,现在如何?况且海外之土也非尽是荒芜贫瘠,便如南洋许多地方,亩产可达三四石,我大明有几块土地能达到这种产量?”

  崇祯帝怔了怔,温达兴又道:“建国封王,为公国侯国,开创自己的基业,大将军给我们这份富贵重了。是留在大明享受寻常富贵,再后代子孙公侯若杀猪似的被宰杀,便如此次流贼进京……还是建功立业,开辟自己的国度?我等皆会抉择。”

  温达兴眼中露出神往之色,他想起往日各军将与大将军畅谈的未来种种。

  是的,历朝历代传统中原之地是不可能实封的,而且定鼎后也大多马放南山,狡兔死狗烹,他们这些大将,也惟有在惊恐与病榻中渡过一生,现在却是新时代来了。

  他们可以光明正大建立自己的国度,取得自己的封地,世世代代传给自己的子孙。

  这份基业富贵何等之重,所以为什么不呢?他们都非常支持。

  以后他们的总代言人还是王斗,协调封地与国家,国家与封地之间的经济,文化关系。

  温达兴继续道:“再看此次流贼之祸,亦是土地太少的缘故。大将军言,天下世界如此之大,又何必窝里斗,眼界要放宽些,多出去寻找生存的空间。”

  崇祯帝道:“世界?”

  温达兴微笑道:“是的,大将军说过,大明虽大,世界更大,大明只是天下一隅罢了。”

  崇祯帝怔怔听着,心想:“这就是王斗两全其美的方法吗?他朱家不用担心被夺了皇位,王斗也不用担心日后霍、张之忧,为他的家族,为他的部将开辟最好的退路。只是若不心怀世界,只看着大明这一片小小的土地,是找不到这种良方的。”

  他沉思良久,叹道:“朕的眼界确实低了。”

  他说道:“只是日后各封地,封国与中央朝廷之间如何呢?”

  温达兴道:“大将军设计了礼官制度,朝圣制度等等。不过他也言,未来之事很难说,百年、二百年后可能会变,然不管未来如何变,这些土地上的人民都属于一个共同的名字,大汉。”

  温达兴最后道:“大将军言,他最骄傲的事,就是能亲身守护这个文明。”

  温达兴走后良久,崇祯帝仍喃喃道:“文明?”

  这时周皇后走过来道:“陛下在谈什么?”

  崇祯帝摇了摇头:“没什么。”

  他看向周皇后道:“这些年朕忙于国事,却是冷落你了,日后也要跟着朕受苦。”

  周皇后摇头:“比起深宫,妾身反更喜欢这里。看看娖儿她们,比起在深宫的时候,她们多快乐?”

  二人看去,却见昭仁公主小鸟似的追着姐姐坤兴公主在跑,草原上一片清脆的笑声。

  二人看了一阵,都是微笑,帝王家也非无情。

  随后周皇后眼中泛起柔情,浅浅一笑:“更何况,只要能陪在陛下身边,何处不是安乐桃源?”

  她低吟:“万里归来年愈少,微笑,时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全书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