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玄媚剑》->终卷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后记
( 本章字数:7125 更新时间:2008-1-9 6:34:00 )

  武莫辰为了掩饰自己的罪行,因为心中对箫径亭的妒忌和怨恨,所以下令数千支弓弩同时朝箫径亭射箭,并且射的是沾了毒的火箭!
  眼看着,这些箭就要射中箫径亭以及妍儿的身躯,还有两个漂亮可爱的孩子!

  “啪!”老者将醒子往桌子上一拍,客栈中的吃客顿时身躯一震,然后伸长了脖子盯着这个说书的老者,巴巴地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不料老者不慌不忙,轻轻地端起酒杯,抿了一小口,咳了咳喉咙。
  众人面上一喜,以为老者就要开说了。
  不料,老者又用筷子夹起了几颗花生米,慢吞吞地嚼着。
  边人再也忍受不住,朝老者道:“老爷子,您先别急着吃啊!等着您说完我,我请您吃店里最好的老酒可好!你接着往下说啊!”
  老者呵呵一笑,接着用酒水漱了漱口,醒子一拍,彷佛又要接着说了。
  “噗!”不料老者嘴里喷出一道酒雾,一股子酒气顿时迷茫了整个客栈。
  “噗!只看到箫径亭手掌在湖面上一拍,顿时面前的湖水猛地汹涌而起,化成无数细细的水滴,将火箭上的毒火全部浇灭。那一颗颗水滴,将所有的箭都击断掉在湖面上!顿时整个湖面只看到白茫茫的水雾,哪里看得到箫径亭的身影!等到水汽全部落下之时,箫径亭已经不见了,而同时不见的,还有刚刚被手下推举为大武王朝新帝的武莫辰!”
  客栈中人不由长长地嘘了一口气,暗道:“在千军万马中,将敌人的主子带走了。而且还没有人发现,这需要多大能耐!千万军中,取敌将首级如同探囊取物,也比不上他厉害了!”

  客栈中人安静地神往了好一会儿,接着有人接着问道:“老爷子,那然后呢?!”
  “然后?”老者微微一笑道:“谁也不知道箫径亭将武莫辰带到了哪里?反正第二天宫中所有的大臣接到地武帝的遗诏。由三皇子武莫瑜即位!此时城外几十万突厥大军将长安围得水泄不通,正隆皇帝就这么草草即位了!谁也不知道武莫辰怎么了。不过后来在武帝的皇陵上,多了一个残废的守墓者!”
  接着,老者又卖起了关子,又轻轻地抿了一口酒,拖着长音道:“第二天早上,长安城外三十万突厥大军齐声大喝,嚇得长安城内小儿不敢啼哭,牲畜趴在地上不敢动弹!彷佛转眼之间。长安城便誉齑粉!此时……”
  老者的声音顿时变得激亢昂扬起来,一拍醒子,又要喝酒吊别人的胃口。
  不料旁边一道声音接了过去,道:“就在突厥大军击鼓要攻城地时侯,箫径亭只身一人,白衣如雪,长剑如冰。来到突厥大军阵中。手中拿着毕萧的亲笔书信,要用比武来决定长安城命运!若箫径亭赢,则突厥退兵!若箫径亭输,则长安城毁,大武涂炭,箫径亭死!”

  老者朝插话地人看去,却也是一个老者。不过这个老者穿着青色的衣衫,自己穿着白色的衣衫。
  而那个青色衣衫的老头,说书的家伙可比自己职业得多,派头也象模象样,却是一个职业说书的。
  青衫老者接着说道:“而后,三十万突厥大军骑马画圈,在长安城北围成一个比武擂台!在千军万马的注视中,箫径亭成为天下间第一个真正和毕萧比武之人!当年吴梦玉北上突厥挑战毕萧,非但没有能够和毕萧真正动手,反而中了他的圈套,灭了整个显碧国,杀了自己心爱地女子!所以,箫径亭才是天下间真正唯一挑战武神毕萧的人!”
  “当年!天上乌云滚滚,本是白天,却如同黑夜一般!长安城内,就连狗也不敢叫唤!比武场内,毕萧身后,三十万大军齐声大喝助威,因为他们认为他们的武神不可战胜!而箫径亭身后,空无一人!毕萧刚刚拔剑,天上响雷霹雳,当时正是冬日,竟然响起大雷!突厥大军认为武神竟然能够惊得天神发威,彷佛也要下凡来与武神一决高下!而箫径亭出剑,则了然无声!武神毕萧那一剑,夹着天地之威,快如闪电,夹着狂风尘爆,翻天覆地朝箫径亭压去!顿时天地无色,三十万突厥大军只看到一条巨龙将箫径亭吞噬,然后整个天地都安静下来,没有半点声息!等到尘土渐渐落下,箫径亭站着一动不动,手中的剑还有一半在剑鞘中。毕萧仰天长笑三声,抗起宝剑转身朝突厥大军走去!顿时,三十万大军欢声雷同,整个天下再也没有一人,能够与他们的武神匹敌!三十万大军接着擂鼓,长安城头,新皇武莫瑜听到突厥军中欢呼,顿时跪在城头,身后数十万长安百姓齐齐跪倒,泣不成声!城头将士,全无斗志!只等着突厥大军冲进,将自己连同长安城的荣耀一起毁灭,从此蹂躏于异族的铁蹄之下!”

  “不料!”白衣老者看到那个青衣职业说书者停顿了一下,连忙接着说道:“不料,走向军阵地毕萧,却是忽然一阵踉跄,跪倒地上!接着全身上下裂开无数伤口,所有的鲜血迸射而出,就此死去!而白衣如雪的箫径亭,缓缓将那刚刚插进一般的剑刃全部插进剑鞘中!稍稍犹豫后,又全部抽了出来!轻轻一抖,那宝剑顿时化成无数碎片!然后脚下一点,朝东边的山头飞驰而起,因为那里他的妻子和女儿,还有一匹雪白的骏马,正在那里等他!谁知他刚刚跃出十步,突厥军中一阵大嚎,突厥可汗跋玉从马背摔下,七窍流血,原来早已经身中剧毒!从此,三十万大军飞速退回草原!而在跋玉死去的同时,方召疾大军中也挂出白旗。主将方召疾身毙!方家大军退兵!再过三日,方家派来使者,便是愿意用户武莫瑜为大武新帝,并且交出所有兵权!又过三十日,突厥新可汗跋剑派来使者,恭贺新帝武莫瑜登基。愿意同大武签订友好盟约,世世代代为友好邦邻!”

  青衫老头看到最最精彩的部分竟然让白衣老头说了去。便再也不顾不上歇息了,拣到了一个空隙,道:“新帝武莫辰为感激箫径亭功德,和突厥可汗昭告天下。归还原来显碧所有国土,恢复显碧国号,并且在原来的国土上向外八百里,全部划入显碧国。永世和显碧国交好,若显碧国遭到攻击。两国有义务无偿出兵救援!另外两国君主联合赐封箫径亭为武神!而且是历史唯一的武神,以后再也没有武神这一称号!”
  “不料,箫径亭却是拒绝了这一提议!另外拒绝登基即位为显碧国皇帝,却是将苏莞芷推举为显碧国新帝,帝号为明昭皇帝!明昭皇帝,也成为显碧国唯一的一代女皇!不料明昭皇帝在太子刚刚十岁之时,便下昭退位。十岁的太子爷登基为帝,也就是今天地武德皇帝!”趁着青衣老者喘息的机会,白衣老者又抢过去说了,但是说完这些后,他却停住不说了。
  青衫老者接着说道:“众位可知道,箫径亭为何拒绝武神这一称号吗?”
  客栈众人听得如痴如醉,听到青衫老者问话,不由摇了摇头。

  青衫老者看了一眼白衣老者,示意让他说。不料白衣老者刚才抢着说,说得不亦乐乎。但是现在,却装起了糊涂来。
  青衫老者只有继续说道:“因为,箫径亭打败的不是毕萧!而是方剑夕!”
  客栈中顿时爆炸起来,因为方剑夕在箫径亭和毕萧比武的前两天,就已经被箫径亭杀死了啊,当场有几万双眼睛看到了。
  青衫老者微微笑道:“那是方剑夕假装的!因为他刚刚练了一种武功,可以吸取别人的内力。但是需要在别人主动给他输送内力地时侯,才可以吸取别人的内力!所以,他假装给箫径亭刺中心脏位置,让所有人都认为他死了!回家之后,方召疾发现他还有一口真气!便找来方剑夕地几个天剑谷师傅,还有他真正的师傅武神毕萧,加上众多魔门高手。用真气给方剑夕疗伤,想要救回他一条性命!不料,如此正是中了方剑夕奸计!他吸取了在场众多高手的内力,而给他输送内力的方召疾等人,全部变成了废人!方剑夕利用毕萧从兰芥子那里得来的易容术打扮成为毕萧的模样潜入突厥军中,并且给突厥可汗跋玉下了慢性毒药!第二日,只要他打败箫径亭,而与此同时跋玉毒发身亡!整个突厥大军,就可落入他的掌中!然后攻下长安城,最后他提着他的百万大军席卷天下,大武、突厥、还有室韦,整个天下都在他地掌下!他就成为了整个天下天下的主人,整个计划几乎无懈可击,但是偏偏他就算吸取了众多高手的内力,还是败在了箫径亭的剑下!甚至,所有人连箫径亭怎么出剑都没有看清楚!”

  此时,客栈中众多食客不由想起了以前那个神一般的毕萧。不由问道:“方剑夕是死掉了,那毕萧呢?”
  “走咯!再晚,几个小丫头该骂人了!”白衣老者喝了一口酒后,转身便离开,朝客栈的楼梯走了下去,一边走,一边将花生米扔进嘴里,嚼着嚼着,便淹没在大街的人群中。
  说书地青衣老者,目光盯着白衣老者在人群中忽隐忽现。面容陷入了沉思和迷惘中,接着微微一笑,嘴角抿的尽是恩仇笑意。

  白衣老者穿过了街道,走过了闹市,沿着田埂,迈着山路。
  来到了一座吊桥面前,这个吊桥摇摇晃晃,这个吊桥他实在是太熟悉了。
  他的悲伤,他的痛苦。他的悔恨,他的幸福,统统在这个吊桥上摇晃过。
  “陛下!”忽然,耳边传来女孩娇嫩无比的声音。
  “陛下,奴婢侍侯得您舒服不舒服啊?!”这个女孩的声音,虽然娇嫩甜美。软软糯糯。
  “舒服!舒服!”接着,传来一个男孩地声音。
  白衣老者微微一愕。原来声音却是从桥下传来的。
  微微一阵无奈摇头。
  “舒服啊?!”女孩的声音继续响起,轻轻叹息一口道:“既然舒服,那为什么陛下还这么哭丧着脸呢?!”
  “姐姐,你饶了我吧!今天再不上朝,老师要骂的!”那男孩几乎要哭出声音来,听那感觉彷佛无比的难受,但是又不敢发怒。
  “格格!”旁边响起另外一个小女孩的声音,道:“老师怕什么!过几天姐姐帮你出头!”
  “苏娘会骂地!”旁边响起一个小女孩怯怯的声音。
  “辛娘那么老实。生地女儿也这么老实!”又一个小丫头的声音响起,道:“苏娘最听爹爹的话,而爹爹最疼的就是大姐和二姐了,让大姐和二姐一说,苏娘怎么还会骂我们!”
  “但是爹爹对宴老师也很尊重的,宴老师要是想教训我们的陛下,爹爹也不会管的!”也记不清楚是第几个丫头说话了。这个女孩秀气中带着调皮,道:“其实我告诉你们,讨好爹爹和娘们是没有多大好处的!我们应该集中将马屁拍在唐姨奶身上!你没有看到,爹爹其实很怕唐姨奶吗?只要姨奶眼睛一瞪,他就不敢说话了!”
  “笨!你这丫头和你娘任娘一样,看起来好像聪明,其实笨得很!”一个稚嫩地声音响起,这个女孩大约还只是十三四岁左右,不过听到她的声音就知道是一个小恶魔精灵一样的人物。
  接着,她的声音变得神秘兮兮道:“我们对唐姨奶奶马上就要改口啦!”
  “那叫什么?!”又一个胆怯的小丫头说话了,不过她显然更加小。
  “荷儿真笨!”那个精灵的小丫头撇嘴道。
  那个大姐显然护着那个叫荷儿的小女孩,朝精灵小女孩喝道:“梦儿,你再说荷儿妹妹!我就告诉你娘了啊,你娘最护着映荷小娘了!”
  梦儿不岔地娇哼一声,接着又兴致灼灼道:“很快,我们就该管唐姨奶叫娘了!因为,前段时间我看到我们爹爹调戏她来着!”

  桥上的白衣老者顿时哭笑不得起来,这么小的女孩,竟然这么编排自己的爹爹来。
  “真的啊!”那个声音显得安静但是又透着调皮的女孩惋惜道:“那以后,她也跟我们那些娘一样,还是要听爹爹的话!我们拍她马屁,不是没有用了!”
  “我觉得,其实两个爷爷马屁最好拍了!”忽然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响起,这个小女孩显然比那个荷儿更加胆小,甚至是一点点自卑的感觉。
  “情儿乱讲!”一个泼辣骄傲的声音响起,道:“姓吴的爷爷一天到晚只知道画画写字,我看到就头痛!姓陆的爷爷,一天到晚,只知道陪着那个傻傻的奶奶!一点都不理我们的!”
  “玉儿,不许你这么说我姥姥!她再怎么傻,也是絮儿的亲姥姥!”这个小丫头,牙尖厉害显然和那个骄傲泼辣的玉儿有一拼。
  “你们都说错了!”一个女孩显得神秘兮兮起来,道:“我们最大的一个靠山就要来了!只要他疼了我们,我们就算惹了再大的祸事,就算得罪了所有的娘,得罪了爹爹都没有关系!”
  玉儿咂了咂小嘴道:“井儿又在那里搞得神秘兮兮了,我们都将山谷里面的人都说完了,还会有谁!”

  “还有的!”一声细细的声音响起,道:“盈儿听娘说,最大的一个爷爷,就要从草原来了!”
  “是跋剑吗?!”一个小女孩,虽然年纪轻轻,但是声音就已经充满了雌性,不过听说话声,却是显得豪放不羁得很,道:“他虽然是可汗!但是我们可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上次武莫瑜来的时侯。跟我猜拳输了,我还敲他脑袋来着!”
  “莫姐姐你应该叫武莫瑜做正隆皇帝的!”这个说话的小女孩,说话声音也非常好听,听到她格格一笑道:“依依知道武莫瑜皇帝是来干吗的?他表面上是来看爹爹,其实是来看夕姑姑的!”
  “且!”所有的女孩顿时不屑,道:“谁都知道啦!”

  大姐看到大家越扯越远。不由朝纠正回来道:“盈儿,你接着说!我们那个最大地靠山是谁?然后大家商量好。怎么拍他的马屁!而且他的武功肯定很高,我们要想尽一切办法,将他身上的武功全都骗到手,将他所有的潜能都榨得干干净净,免得白白拍了一顿马屁!”
  另外一个声音和大姐一模一样,不过却显得温柔了许多,只听到她格格一笑道:“姐姐,你一点都不像娘诶!”
  “贝儿。别打岔!让盈儿说!”大姐打断那个女孩。
  盈儿朝大姐道:“那个人就是大姐和二姐的娘地娘的爹爹啦!”
  “我听不懂诶!”另外一个最小地声音响起,听她的声音还不到五六岁。
  “小屏儿真笨!”梦儿道:“盈儿说的那个人,就是毕萧啦!”
  “哎呀!”看到这些女孩话题越扯越远,那个男孩终于忍受不住,大叫一声道:“我坚持不住啦!”

  桥上的白衣老者听到后,连忙翻身跃下去!
  在吊桥底边的情景,让他顿时更加郁闷无语。
  大大小小十几个漂亮得跟天使一样的小女孩。一个个小娇躯仿佛粘在吊桥的背面一般,一个个姿态万千地商量着事情。
  而她们的中间!一个俊美地小男孩,身上穿着黄袍,头上带着金冠。但是却是哭丧着脸,只见他裤子腿的下面,挂着一块石头。那石头随时会将他裤子扯掉,所以小男孩必须用一支手紧紧抓住裤子!而另外一只手,必须仅仅抓住绑在桥上的绳子,不然就会掉到下面几十丈的河里面去。
  偏偏,他抓住绳子的哪知手,袖子被高高卷起来,衣衫也被解开!露出了胳肢窝,而他的那些个姐妹,个个手上都拿着一支羽毛,只要兴致来了,就去挠他的胳肢窝。

  看到白衣老者忽然出现在眼前,那十几个小女孩先是一惊!接着如同一群小鸟一般,玉手一弹,小足一点,纷纷飞走,一会儿功夫就跑得干干净净,只剩下那个倒霉地小男孩,可怜兮兮地望着白衣老者。
  白衣老者呵呵一笑,怜爱地保护那个小男孩,将他穿好了衣衫。手掌轻轻在桥底背面一按,身躯飞上了吊桥的桥面。
  “喝!”不料,刚刚上了桥面。便听到十几个小女孩同时一声娇喝,一颗颗宝石一般的眼珠盯着他,如临大敌的模样。手中的小兵器对着白衣老者,一派要江湖械斗的样子。
  “你是谁?放开我弟弟!”其中一个年纪最大,美丽得跟天仙一样的女孩将长剑举起,朝白衣老者道:“看你年纪这么大了!我们姐妹也不占你便宜,就让你三招!”
  十几个人打别人一个,让了别人三招,还说是让人占了便宜。
  白衣老者影子一闪,那个天仙一般的女孩一声惊呼。

  等到白衣老者站回原处的时侯,女孩手中的剑已经到了他手上了,而且自己的脸蛋还被他轻轻掐了一把。
  “姐妹们听着,将他给我绑了,我要削光他所有的胡子!”大姐顿时气愤,下令道。
  另外一个同样美丽如仙,但是眼珠子却如同精灵一般的女孩走了上来,朝大姐道:“宝儿姐姐,我们最好先问清楚他是谁!再动手也不迟!”
  宝儿听了后,点了点头,朝白衣老者道:“你!报上姓名来!”
  白衣老者呵呵一笑,道:“我就是你们那个最大的靠山,毕萧!”
  众女孩惊诧,接着惊呼一声,如同小鸟一般,飞快得跑得干干净净。
  而毕萧手牵的那个小男孩,听到毕萧的名字后,眼睛中尽是仰慕。

  毕萧在小男孩面前蹲下身子,慈祥问道:“陛下,你可是我们显碧国的武德皇帝诶,怎么会给你的那些姐姐妹妹欺负呢?”
  小男孩无奈道:“因为我要当皇帝,所以武功耽搁下来了!那些妹妹连最小的妹妹屏儿都比我厉害!我又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子,所以他们就只欺负我一个人了!”
  “哎哟!”毕萧顿时将小男孩抱进怀中,道:“我可怜的宝贝小陛下哦!以后,太爷爷教你武功,好不好?!”
  “弟弟!我爹爹也要来和我们一起住了!”白衣姐姐躺在箫径亭的怀中,仰起头问道:“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当日是怎么打败方剑夕的呀?!”
  箫径亭微微一笑,道:“我没有打败他啊!”
  “啊?!”白衣姐姐惊讶道:“怎么会?那方剑夕明明全身爆裂而死啊!”
  箫径亭叹息一声道:“当日我的剑刚刚拔出一半,而方剑夕的剑还没有刺到我,就停在那里了!我的剑,也索性没有拔出来,就站在那里不动!再然后,他就全身崩裂而死了!”
  “那,是谁杀了方剑夕呢?”白衣姐姐问道。
  “他今天,就会来了!”箫径亭微笑道。
  白衣姐姐又忍不住问道:“那你和他,到底谁更厉害!”
  箫径亭嘴角抿起一道神秘的微笑,摇了摇头,却不说话!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