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宋时归》->第三卷 补天裂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百零九章 宴鸿门(四十六)
( 本章字数:3551 更新时间:2016-1-9 16:44:00 )

  烟尘弥天,由西而来,翻滚如墙,越来越近。

  烟尘之中,战马嘶鸣之声,渐次清晰可闻。

  夕阳西垂,从后映照,将这卷动烟尘映照得如血一般。

  而在这血色烟尘之中,渐渐就可见到各色制式折家军军旗闪动,引着一队队的剽悍轻捷骑军出现在视线当中,竟然是至少千骑以上的规模。拉出了好大的阵仗!

  这些骑军,军容装备,都是一等一的。坐骑都是上好河西青唐或者北面草原骏马。肩高都是五尺向上。而身上甲胄完全,或者大宋武库精制札甲鳞甲,或者是从西夏人那里得来的环卫铁甲。带队军将,很有几人披挂着被武人视为至宝的青唐冷锻瘊子甲。

  坐骑神骏,甲胄精良也就罢了。这千余骑大队,随身军械之完全,之齐备,完全是照着骑战上阵打一场大战的模式携带的!

  每名甲骑,除了挂在得胜钩上的马战长兵刃之外,身上丫丫叉叉,还带着铜锤铁锏鹤嘴锄之类的马战短兵刃。弓囊内的骑弓都已经上好了弦,鞍侧每骑都挂着四个撒袋,撒袋中轻箭重箭一应俱全,将撒袋撑得鼓鼓囊囊的。

  这个模样,完全就是为了临阵打大仗,反复冲杀合战十余次而准备的!每名甲骑,都如一个移动的武库一般!

  甲骑大队而出,看起来威风凛凛,夺人心魄。但是这样装备完全,战马负重极大,相当之损耗马力。而坐骑马力对于骑士而言就是命根子。所以非临阵前。轻易不披挂装备完全。

  不是临阵冲击。长途奔袭的话。这样披挂完全摆威风。真正骑军老卒看见,少不得要咳出一口浓痰,吐在地上,痛骂一声。

  “直娘贼的这般还是骑军?当兵的不爱马,就是拿自家性命开玩笑。还当甚鸟骑军?老老实实下来迈着腿就是,省得糟蹋了能上阵的好马!”

  单单是这般景象,已经让折彦伦折知柔麾下老卒有些不屑了。这些军马的装备,也让他们瞧着各种不忿。

  折家穷是整个大宋都知道的。举大宋财力,也不过就供养了西军二三十万野战兵力。这还是四百军州赋税撑着。折家三州之地就养着一万多野战之师,日子过得到底有多窘迫不用想也能知道。

  一旦穷,军资器械就要省着用。甲胄要保养,军械有损耗。折家之军只要不是临阵拼命的时候,甲胄军械都是捆扎得好好的,当宝贝一般供着。一领甲胄修修补补传个几十年都是论不定的事情,擦铁锈擦得甲叶片薄了一半也是常见。

  现在这支铁骑拉出来,各种好甲披在身上,各色精利的兵刃挂着配着提着满身都是。明晃晃耀人眼目。有些军器明显看出未曾怎么好好保养,都有了一层薄薄的浮锈。直娘贼的这瞧在眼中。简直是戳人心尖子!

  而这般拿出折家压箱底的积攒装备起来,髡发结辫,小眼扁脸。一个个骑在马上都不甚控缰,只是卖弄他们的骑术。正是现在被折可求重用,倚靠为心腹的杂胡蕃骑!

  折家虽然有党项血统,但是百余年来,混杂得几乎不剩什么了。且代代多少子弟为大宋死难,早就将自家当做纯正汉人。

  这百余年来,折家东征西讨,死战河外。与之敌对,尽是契丹党项草原杂胡。不知道砍下多少契丹党项勇士头颅,草原杂胡,更是视若尘土。而现下折可求竟然重用这么一般东西,却让百年折家豪杰,在地下也不得安眠!

  一时之间,折彦伦折知柔部下,尽皆垂首。折彦伦面无表情的勒马而立,折知柔却只是一口老痰,狠狠吐在地上。

  而为他们护送的四列百战疲惫之师,迎着卷动的烟尘站定了脚步,一张张憔悴的面孔高高扬着。虽然军容残破已极,但是迎着这上千杀气腾腾而来的折可求心腹胡人甲骑,没有丝毫畏怯惊乱之态!

  上千胡骑越冲越近,折知柔本来在马上垂着头,老大不忿懒得看这些杂胡耀武扬威的模样。听见马蹄声越来越近,猛然抬头:“直娘贼的这些厮鸟想作甚?”

  折彦伦麾下骑军也都骚动起来。

  这些杂胡,马速提得甚高,两三百步开外,就得放慢速度,在百步开外大队止步,然后带队军将上前招呼。现下这些杂胡却是马速丝毫不减,甚而还举起了手中军械,怪声呼喝,摆出了一副冲阵的架势!

  烟尘斗乱之中,折知柔一扯缰绳怒骂一声:“入娘的要翻天了!这些胡狗,想把俺们折家朝死里葬送不成?得拦着他们!”

  不等折知柔动作,折彦伦已经一把扯住了他的缰绳。以他气力,缰绳一紧,折知柔胯下战马就偏着头只能嘶鸣,半步也挪动不得。

  折彦伦一张素来没什么表情的俊秀面孔板得如铁一般紧。只是从牙缝里迸出几个字:“且看着!”

  随着他这几个字,折彦伦又扬起手示意,身后骚动不忿的部众,顿时都平息下来。迎面冲来的胡骑看到这边举动,怪叫呼啸声之外,又是发出了一阵哄笑之声。让折彦伦麾下那些向来打硬探的精骑人人气得脸色铁青,只是瞧着折彦伦的背影。

  只要折彦伦铁刀一招,直娘贼的杀上去也罢。就是火并又怕他怎的。这些杂胡,别看光鲜,还不放在折家精锐眼中!

  折彦伦却只是不动,冷着脸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蹄声如雷响动,如无数金鼓擂动一般,烟尘也越扬越高。胡骑冲入百步之内,两翼拖后,中央突前,成锋矢之阵,直撞向队伍正中的鄜延残军。两翼减速之后,和折彦伦所部保持距离,而中央突前所部仍然未曾减速,呼啸而前,几个呼吸间,这些武装到了牙齿的甲骑就要撞入阵列之中,而那鄜延残军四列纵队,仍然纹丝不动!

  林豹头一直都在队伍前列,一路过来都用不服气的眼神只是觑折彦伦。折彦伦也从不搭理他。

  这个时候,林豹头更越众而出,离大队十步之前,斜着眼睛迎向那些越来越近的锋刃。甚而还有余暇将头上所戴貂帽调整了一下,恢复了左眉上一指,右眉上二指的貂帽都标准形态!

  折知柔手中缰绳都快攥出水来,不住的望向折彦伦又望向那些胡骑。折知柔也是不知道上过多少次阵的老厮杀汉了,这个时候竟然觉得一颗心都要从腔子里跳出来也似!

  直娘贼的,这些杂胡要是真敢撞阵进去,俺就是拼上一条性命,也砍翻几个鸟杂胡。却让天下人知道,折家现下还是有两根骨头,有几条血还是热的好汉子!

  三十九叔,你号称是折家第一战将,这般情形,就忍得下来么?

  ~~~~~~~~~~~~~~~~~~~~~~~~~~~~~~~~~~~~~~~~~~~~~~~~~~~~~~~~~~~~~~~~~~~~~~~~~~~~~~~~~~~~~~~~~~~~~~~~~~~~~~~~~~

  成锋矢状直突而前的胡骑,足有二三百骑,俱是装备最精,马术最熟之辈。这般策马直冲,如此威势,草原上等闲部落都踏翻了几个了。现下眼前这支模样惨烈到了极点的败残之军,却入娘的动也不动!

  胡骑口中呼号声越来越烈,眼神却不自觉的觑向冲在最前的军将。这要是再不停步,这就真撞进去了!

  转瞬之间,两军之间距离已经缩减到了三十步开外。这些杂胡神经已然绷到最紧,终于见到冲在最前的军将扬起了一只手。

  大队胡骑顿时呼哨一声,猛然扯缰向两边分开,战马长声嘶鸣。往常这些杂胡,向来以马术精熟而自傲。三十步开外掠阵而过,简直是熟极而流。现下因为神经绷得太紧,居然不少战马被扯得人立而起,轰然坐倒。马上胡骑滚落尘埃,空鞍战马嘶鸣着旁窜出去。一时间场面居然乱作一团!

  带队军将回头看了一眼,一张大饼脸涨成了紫茄子颜色。此次前来,就是奉折可求号令,一开始就要震慑这支败残鄜延军之胆,然后严密的将其监视起来。所以才在阵前来了这么一出,却没想到这帮鄜延军这般鸟有胆,最后却是自家麾下人马出丑。

  直娘贼,这却如何向将主交代!

  恼羞成怒之下,目光就落在挺立阵前的林豹头身上。现下已然这般了,就装作收不住马,将这厮扫下来也罢,要是这厮还硬挺着不让,那就捅个透明窟窿也罢!

  后面人马乱成一团,这军将却是狠狠一夹马腹,战马长嘶一声,一纵跃间已然冲到林豹头面前,马槊挺起,就照着林豹头胸腹之间招呼:“直娘贼看你还让不让!”

  林豹头又不是傻子,真在这个时候还硬挺着挨捅。长矛电射而来,只是一扭腰就避让过去,顺手一巴掌拍在矛头:“给俺下来罢!”

  那杂胡军将只觉得手中马槊如遭巨锤一击,顿时直沉而下,矛锋刺入地面。电闪火石之间,想收力哪里还来得及,槊杆顿时弯曲如弓,所蕴巨大弹力反震,一下就让他甩镫而起,手舞足蹈的飞起七八尺,接着就头上脚下的摔落下来!

  轰的一声烟尘抖乱舞动,那杂胡军将摔了一个结实。林豹头一手就扯住了空鞍马,歪着头看着那摔得七荤八素的杂胡军将。

  “俺倒是让了,又怎的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