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天涯明月刀》->正文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最后一战(完)
( 本章字数:10234 更新时间:2015-7-12 20:18:00 )

  昔在九江上遥望九华峰。

  天河接缘水秀出九芙蓉。

  我做一挥手谁人可相从。

  君为东道主于此卧云松。

  —李白—

  九华山在安徽青阳西南四十里膨即汉时径县陵阳二地。

  三国时孙吴分置临城县境至隋废唐置青阳县以在青山之阳为名属池州府青山在县北五里逾梅家岭与贵池接壤。

  九华山南望陵阳西朝秋浦北接五溪大通东际双陷龙口昔名九子山

  唐李白游九子山见其山峰并时如莲开九朵改之为九华山。

  书籍上有记载“旧名九子山唐李白以九峰如莲花削成改之为九华山。’

  青阳县志上也记载“山近县西四十里蜂之得名者四十八岩十四洞五岭十一系十八源二其余台石池涧溪撵之属以奇胜名者

  “知行金二‘”的王阳明曾读书于此山中与李白书堂并名千古。

  诗仙李白改“九子山为九华山联句”有序。

  “.……………”太史公南游路面不书事绝放老之口复缺名贤之纪虽灵仙往复面赋咏笔间予乃削其旧号加以九华之目时访遁江汉憩于夏侯回之堂开檐岸绩坐眺松雪因与二三子联句传之将来。”

  他们的诗是这样的

  “妙右分二气灵山开九华。李白。

  层标遏迟日半壁明朝留。高雾。

  积雪暇睡邀飞流欲阳崖。—韦极舆。

  青荧玉树色漂渺羽人家。李白。”

  九华山不但是诗人吟咏之地也是佛家的地藏王道场。

  《地藏十轮经:“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如尽藏。”取名地藏。

  ‘大乘佛经》上记载的是“地藏受释尊付嘱令救度六道众生决不成佛常现身地狱中以救众生之苦难世称幽宾教主。”

  《地藏本愿经)二卷唐实义难陀译经中记载“佛升切利天为母说法后召地藏大士永为幽买教主使世上有亲者皆得报本荐亲.威登极乐。”

  这本书多说地狱相及迫荐功德为佛门的孝经。

  经中又说地藏苍萨救渡众生不空誓不成风之弘愿故名“地藏本愿。”

  所以“九华剑派”不但剑术精绝同时也有待人的浪漫和佛家的玄秘。

  武林中有七大剑源九华山并不在其内因为九华山门下的弟予本就极少行踪更少出现在江湖。

  多年前江湖中就已盛传九华派已与幽另教合并同时供奉的两位祖师一位是地藏王菩萨另一位就是待洒风流高绝千古的李白。

  据说这位青莲居士不但是诗仙也是剑仙九华的剑法就是他一脉相传直到千百中后江湖中又出现位奇侠李慕白也是九华派的嫡系。

  这些传说使得九华派在江湖人心目中变得更神秘。九华门下弟予行踪也更诡秘近年来几乎已绝迹于江湖。

  但这些却还都不是让傅红雪吃惊的原因令他吃谅的是如意大师这个人。

  如意大师着白袍登芒鞋赤尼摩顶神情严肃眸子有光看来无疑是位修为极深的出家人一位出家的女人。

  她看来仿佛已近中中。

  身材适中容貌端正举止规矩有礼一张表情严肃的脸上并没有什么特别吸引人的地方更没有足以令人吃惊之处无论任何人眼中看来她只不过是个修为严谨的中年尼姑和佛门中其他千千万万个谨守清规的尼姑并没有什么不同。

  可是在傅红雪眼中看来就完全不同了。

  她的容貌虽平凡端庄一双玉手却美如春葱柔若无骨。她赤着芒鞋不着鸦头袜露出的一双底趾趾敛的如霜雪白玉足更美得令人目眩。她的白布僧袍宽大柔软.一尘不染遮盖着她绝大部分身体。

  没有人会去幻想一个修为严谨的中年尼姑在僧袍下的**是什么样子的。

  傅红雪却不能不想。

  栏杆上的洁白僧袍浴池中的丰美脑体黑暗中的呻吟呼吸温暖光滑的拥抱还有那双牵引他进入梦境的手。

  他竞不能不将眼前这个道貌岸然的出家人和昨夜那个成熟而充满渴望的女予联想在一起虽然他一直禁止自己去想但却偏偏不能不想。

  虽然他对一切事都已能不闻不问无动于衷可是这规矩严肃的中年尼姑却使得他的方寸大乱他已感觉到自己的嘴唇干.心跳加几乎无法控制。

  如意大师只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端庄严肃的脸上还是全无表情。

  傅红雪几乎忍不住要冲过去撕开她的僧衣看看她是不是昨夜那个女人可是他还是勉强忍耐住。

  他仿佛听见她在问“这位就是名满天下的傅红雪施主?”

  他仿佛听见自己的回答“是的我就是傅红雪。”

  卓夫人看着他们眼睛里的表情狡黠而诡谲。

  —她是不是已知道他们的事。

  她忽然笑道:“大师驻锡九华想不到居然也知道傅大侠的名

  如意大师道:“贫憎虽然身在方外对江湖中的事却并不十分生疏。”

  卓夫人又问道“大师以前是不是见过他?”

  如意大师沉吟着居然点了点头道;“仿佛见过一次只是那时天色昏黑并没有看清楚。”

  卓夫人笑道:“大师虽然看不清他他却一定看清了大师的。”

  如意大师道:“哦?”

  卓夫人笑得更钟秘道“因为这位傅大侠是夜眼在黑暗中视物也可以明察秋毫。”

  如意大师的脸上仿佛起了种奇怪的变化。

  傅红雪的心也在往下沉。昨夜在黑暗中他并没有看清她只不过隐约的看出了她的**的轮廓。

  他直没有想到这一点现在才现他的眼力不知不觉中已受到损失那一定是他在见到铁柜中那老人以后的事。

  难道那老人的眼睛里竟有种可以令人感觉变得迟钝的魔力?他为什么不让傅红雪看见黑暗中那个女人?她为什么要在黑暗中等待7

  最后的两位见证也被公子羽请了进来傅红雪竞没有注意这两人是谁。

  他的心又乱了他不能忘记昨夜的事也不能将一个活生生的女人当作工具。

  陈大老板的哀恸倪宝蜂怨毒的眼神忽然已变得令他无法忍受。

  还有那柄鲜红的剑。这柄剑怎么会到了公子羽手里?剑在他手里燕南飞的人呢?这两人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神秘关系T公子羽为什么直到现在还不肯露出真面目T

  火炬高燃石台上亮如白昼。傅红雪终于走上了石台手里紧紧握着他的刀比平时握得更紧。在他悲伤烦恼痛苦无助时只有这把刀才能给他安定的力量”

  对他说来这把刀远比盲者的明枚更重要他的人与刀之间已经有了种奇异的感情一种永远没有任何人能了解的感情不但互相了解而且互相信任。

  公子羽凝视着他字字缓缓道:“现在你已随时可以拔刀。”

  现在他的剑已在手。无论谁都看得出。他远比傅红雪更有信心。

  傅红雪忽然道:“你能不能再等一等。”

  公子羽眼脑里露出讥销之意道:“我可以等只不过无论再等多久胜负也不会有所改变的。”

  傅红雪没有听他说完这句话忽然转身走下石台走到如意大师面前

  如意大师抬头看着他显得惊讶而疑惑。

  傅红雪道“大师来自何处?”

  如意大师道:“来自九华。”

  傅红雪道:“王子来自何方?”

  如意大师道“来自新罗。”

  傅红雪道“他舍弃尊荣为的是什么?”

  如意大师道:“舍身学佛。”

  傅红雪道“既然舍身学佛为何曾不成佛?”

  如意大师道“只因普渡众生。”

  她神情已渐渐宁静神情也更庆严别人却根本听不遭他们在说什么。

  原来唐时高宗曾兵助新罗平乱新罗王子金乔觉舍尊荣来华学佛独上九华驻锡修道生事迹与地藏显现者无异唐德宗贞元十一年金氏圆寂临终时形显如地藏王菩萨中像世传以肉身得道于峰头建肉身殿塔。殿塔四面玲现金碧璀璨四隅有铜缸多作朱砂萌翠色中储神灯圣油可赐人清宁安静。九华弟子多随身而带。

  傅红雪又问道王子于今何在?”

  如意大师道“仍在九华。”

  傅红雪道“王子普渡众生大师呢?”

  如意大师道“贫尼亦有此愿。”

  傅红雪道“既然如此但望大师赐福使我心情宁静。”

  如意大师双掌合十道“是。”

  她果然从怀中取出个檀木小瓶倾出几滴圣油在傅红雪面颊和手背上轻轻摩擦口中低喃佛号又问道“你有何愿?”

  傅红雪曼声而吟“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如秘藏。”

  如意大师以掌心轻拍他的头顶道“好你去。”

  傅红雪道“是我去。”

  他始起头苍白憔悴的脸上已出了光不是油的光是一种安详宁静的宝光。

  他再次走上石台走过卓夫人面前时忽然道“现在我已知道

  卓夫人道“知道什么?”

  傅红雪道:“知道是你。”

  卓夫人脸色骤然变了道“你还知道什么?”

  傅红雪

  卓夫人道“你…。你怎会知道的?”

  傅红雪道“静虑深密如秘藏。”

  他走上石台面对公子羽不但静细磐石竞似真的已如大地般不可撼动。

  公子羽握剑的手背上己暴出青筋。

  傅红雪看着他忽然道“你已败过次何必再来求败?”

  公予羽瞳孔收缩忽然大喝剑己出鞘鲜红的剑光.如闪电飞虹

  只有眼力最利的人才能看得出飞虹闪电中仿佛有淡淡的刀光

  “叮”的一响所有动作突然凝结大地间的万事万物在这一瞬间似已全部停顿6

  傅红雪的刀已入鞘

  公子羽的剑就在他咽喉的方寸之间却没有刺下去他的整个人也似已突然凝结僵硬。然后他面上的青钢面具就慢慢的裂开露出了他自己的脸

  一张英俊清秀的脸却充满了惊骇与恐惧。

  又是“叮”的一响面具掉落在地上剑也掉落在地上。

  这个人赫然竟是燕南飞。

  火光仍然闪动不息大殿中却死寂如坟墓。

  燕南飞终于开口道“伤几时知道的?”

  傅红雪道“不久。”

  燕南飞道“拔刀时就已知道是我?”

  傅红雪道“是的。”

  燕南飞道“所以你已有了必胜的把握。”

  傅红雪道:“因为我的心中已不乱不动。”

  燕南飞长长叹息黯然道:“你当然应该有把握因为我中就应该死在你手里。”

  他拾起长剑双手捧过去道:“请请出手。”

  傅红雪凝视着他道“现在你的心愿已了?”

  燕南链道“是的。”

  傅红雪淡淡道:“那么你现在就已是个死人我又何必再出手?’

  他转过身再也不看燕南飞一眼。只听身后一声叹息一滴鲜血溅过来溅在他的脚下。

  他还是没有回头苍白的脸上却露出种无可奈何的悲伤。

  他知道这结果。有些多的结果本就是谁都无法改变的有些人的命运也一样。

  他日己的命运呢?

  第一个迎上来的是如意大师微笑道“施主胜了。”

  傅红雪道“大师真的如意?”

  如意大师沉默。

  傅红雪道“既然大师也未必如意又怎知我是真的胜了7”

  如意大师轻轻叹了口气道“不错是胜是负?是如意?是不如意?又有谁知道?”

  她双手合十低喃佛号慢慢地走了出去。

  傅红雪抬起头时大厅中忽然只剩下卓夫人一个人。

  她正在看着他等他转过头才缓缓道:“我知道。”

  傅红害道“你知道?”

  卓夫人道“胜就是胜胜者拥有切负者死这却是半点也假不得的。”

  她又叹了口气道“现在燕南飞已死你当然己…。”

  傅红雪打断了她的话道“现在燕南飞已死公子羽呢T”

  卓夫人道“燕南飞就是公子羽。”

  傅红雪道“真的是?”

  卓夫人道“难道不是?”

  傅红雪道“绝不是。”

  卓夫人笑了忽然伸手向背后一指道:“你再看看那是什么。”

  他的背裂开一面巨大的铜镜正缓缓自台下升起。

  傅红雪道:“是铜镜。”

  卓夫人道“镜中还有什么?”

  镜中还有人。傅红雪正站在铜镜前他的人影就在铜镜里。

  卓夫人道“现在你看见了什么?”

  傅红雪道“看见了我自己。”

  卓夫人道“那么你就看见了公子羽因为现在你就是公子羽……

  傅红雪沉默。她说他就是公子羽他居然沉默。

  有的沉默虽然也是种无声的抗议但通常都不是的。

  卓夫人道;“你绝顶聪明从如意大师替你擦油在手上就猜出昨夜的女人不是她是我。”

  傅红雪依然沉默。

  卓夫人道:“所以现在你一定也能想得到为什么你就是公子羽。”

  傅红雪忽然道“现在我真的就是公子羽T”

  卓夫人道;“至少现在是的。”

  傅红雪道“要到什么时候才不是?”

  卓夫人道“直到江湖中又出现个比你更强的人那时…。/

  傅红雪道“那时我就会像今日之燕南飞?”

  卓夫人道“不错那时你非但不是公予羽也不是傅红雪。那时你就已是个死人。”

  她笑了笑笑得妩媚甜蜜“可是我相信十年之内江湖中绝不会再出现比你更强的人所以现在这一切都已是你的你可以尽情享受所有的声名和财富也可以尽情享受我。”

  傅红雪的刀已握紧道“你永远是公子羽的女人T”

  卓夫人道“永远是。”

  傅红雪盯着她手握得更紧握着他的刀。

  他忽然拔刀。刀光一闪铜境分裂就像燕南飞脸上青铜面具般裂成两半铜镜倒下时就露出了一个人一个老人。

  铜镜后是问精雅的屋予角落里有张华丽的短榻。

  这老人就斜卧在榻上。他已是个很老很老的人可是他的一双眼睛却像是已受过天地间诸魔群鬼的祝福仍然保持着年轻。这双眼睛就像傅红雪在铁矩里看到过的那双眼睛。

  这双眼睛此刻正在看着他。

  傅红雪的刀已入鞘刀锋似已在眼里盯着他道“世上只有一个人知道真正的公子羽是谁。”

  老人道:“谁知道?”

  傅红雪道:“你。”

  老人道:“为什么我知道?”

  傅红雪道:“因为你才是真正的公子羽。”

  老人笑了。笑并不是否认至少他这种笑绝不是。

  傅红雪道“公子羽所拥有的名声权力和财富绝不是容易得来的。”

  世上本没有不劳而获的事尤其是名声财富和权力。

  傅红雪道:“一个人对自己已经拥有着的东西一定很舍不得失

  任何人都如此。

  傅红雪道:“只可惜你已老了体力已衰退你要想保持你所拥有的切只有找一个人代替你。”

  公子羽默认。

  傅红雪道“你要找的当然是最强的人所以你找上了燕南飞”

  公子羽微笑道“他的确很强而且还年轻。”

  傅红雷道“所以他经不起你的诱惑做了你的替身。”

  公子羽道“他本来直做得很好。”

  傅红雪道“只可惜他败了在凤凰集败在我的刀下。”

  公子羽道“对他说来实在很可借。”

  傅红雪道:“对你呢?”

  公子羽道:“对我一样。”傅红雪道“一样?”

  公子羽道“既然已经有更强的人可以代替他我为什么还要找他?”

  傅红雪冷笑。

  公子羽道“可是我答应只要他能在这一中中击败你他还是可以拥有切”

  他再强调:“我是要他击败你并不是要他杀了你。”

  傅红雪道“因为你要的是最强的人。’

  公子羽道:“是的。”

  傅红雪道“他认为我的刀法中最可怕的一点就是拔刀。”

  公子羽道:所沂以他苦练拔剑只可惜一年后他还是没有把握能胜你。”

  傅红雪道:“所以他更想得到‘大悲赋’和孔雀翎。”

  公子羽道:“所以他错了。”

  傅红雪道:“这也是他的错?”

  公子羽道:“是”

  傅红雪道:“为什么?”

  公子羽道:“因为他不知道这两样东西早已在我手里。”

  傅红雪闭上嘴。

  公子羽道“他也不知道这两样东西根本没有传说中那么可伯他然纵能得到还是未必能有取胜的把握。”

  传说中的切永远郝比真实的更美好。博红雪明白这道理。

  公子羽道“我早巳看出你比他强因为你有种奇怪的韧力。”

  他解释“你能忍受别人无法忍受的痛苦也能承受别人无法承受的打击。”

  傅红雪道“所以这一战你本就希望我胜。6

  公子羽道“所以我才会要卓子陪你我不想你在决战时太紧张。”

  傅红雪又闭上了嘴。现在他终于已明白了一切所有不可解释的事在这‘瞬间忽然都已变得很简单。

  公子羽凝视着他道“所以你现在已是公子羽……

  傅红雪道“我只不过是公子羽的替身而已。”

  公子羽道:“可是你已拥有一切”

  傅红雪道“没有人能真的拥有这一切这一切永远是你的。”

  公子羽道“所以☆…”

  傅红雪道“所以我现在还是傅红雪。”

  公予羽的瞳孔突然收缩道“这切你都不愿接受?”

  傅红雪道“是的。”

  瞳孔收缩手又收紧。握刀购手。

  过了很久公子羽忽然笑道:“你看得出我已是个老人……

  傅红雪承认。

  公子羽道:“今年你已有三十五六?”

  傅红雪道:“三十七。”

  公子羽道:“你知道我有多大年纪?”

  傅红雪道“六十?”

  公子羽又笑了。

  一种很奇怪的笑却又带着种说不出的讥消和哀伤。

  傅红雪道:“你不到六十?”

  公子羽道“今年我也三十七。”

  傅红雪吃惊地看着他看着他股上的皱纹和苍苍白。

  他不相信。可是他知道一个人的衰老有时并非因为岁月的消磨有很多事都可以令人老。

  相思能令人老忧愁痛苦也可以。

  公子羽道“你知不知道我是因为什么老的?”

  傅红雪。**就是人类最大的痛苦。

  他知道但是他并没有说出米—既然已细道又何必再说出

  公子羽也没有再解释。他知道傅红雪定已明白他的意思。

  “就因为我想得太多所以我老所以我比你强。”

  他说得很婉转“你若不是公子羽你也就不再是傅红雪……

  傅红雪道“我是个死人?”

  公子羽道“是人。”

  傅红雪坐了下来坐在短榻对面的低几上。

  他很疲倦。经过了刚才那战.只要是个人就会觉得很疲倦。

  可是他心里却很振奋他知道必有一战这一战必将比刚才那一战更凶险。

  公子羽道:6你还可以再考虑考虑……

  傅红雪道:“我不必。”

  公子羽在叹息道“你一定知道我很不愿让你死。”

  傅红雪知道。要再找他这么样一个替身绝不是件容易事.

  公子羽道:“可惜我已没有选择的余地。”

  傅红雪道“我也没有。”

  公子羽道“你什么都有。”

  傅红雪不能否认。

  公子羽道“你没有财富没有权力没有朋友没有亲人……

  傅红雪道:“我只有条命。”

  公于羽道“你还有一样。”

  傅红雪道:“还有什么?”

  公子羽道:“声名。”

  他又在笑“你着拒绝了我我不但要你的命还要毁了你的声名我很有法子”

  傅红雪”

  公子羽也不否认。

  傅红雪道“你有财富有权力手下的高手如云。’

  公子羽道“我要杀你也许并不要他们。”傅红雪道“你什么都有只少乐一样。”公子羽道“哦?”

  傅红雪道“你已没有生趣。

  公子羽在笑。

  傅红雪道“就算公子羽的声名能永远长存你也已是个死人……

  公子羽的手也握紧。

  傅红雪道“没有生趣就没有斗志.所以你着与我交手必败无疑。”

  公子羽还在笑笑容却已僵硬。

  傅红雪道:“你若敢站起来与我一战若能胜我我就真将这一生实给你也无怨言。”

  他冷笑接着道:“可是你不敢”

  他盯着公子羽。他的手里有刀眼睛有刀话里也有刀。

  公子羽果然没有站起来。是因为他真的站不起来?还是因为卓夫人的手?她的手已按任了他的肩。

  博红雷已转过身馒馒地走出去。

  公子羽看着他走出去。

  他走路的姿态还是那么奇特那么笨拙可是别人看着他的时候眼中却只有崇敬。

  无论谁看着他时都样。

  他的手—直握紧着刀柄却没有拔出来。

  —我不杀你只因为你已是个死人。

  一个人的心若死了就算他的躯壳还存在也没有用的他知道她为什么按住公子羽因为她不想再过这样的日子。

  她永远是公子羽的女人。在她心中真正的公子羽只有一个。永远没有别人能代替不管他是老了也好是死了也好都永远没有别人能代替。

  所以她愿意为他做任何事。

  这一点他是否能明白T要到几时才明白?春蚕的丝为什么一定要等到死时才能此尽?

  四

  夕阳西下傅红雪站在夕阳下站在孔雀山庄的废墟前暮色凄迷满目痰。

  他抽出封素笺摆在他朋友们的坟墓前。

  雪白的纸死黑的字。

  这是公子羽的讣闻传遍天下的计闻无疑也震动了天下。

  尘归于尘土归于上人总是要死的。

  他长长吐出口气抬头望天。暮色渐深黑暗已将临。

  他心里忽然觉得说小出的平静因为他知道黑暗米临的时候明月就将升起。

  洒在杯中杯在手中。

  公子羽把酒面对小窗窗外有青山翠谷小桥流水。

  只手按在他肩上如此美丽如此温柔。

  她轻轻在问“你几时才’定决心肯这么做的?”

  “直到我真正想开的时候。”

  “想开了什么?”

  “一个人活着是为了什么?”他的手也轻轻按在她的手上。“人活着只不过为了自己的心安快乐若是连生趣都没有那么就算他的声名财富和权力都能永远保存又有什么用?”

  她知道他真的想开了。

  现在别人虽然都认为他已死了可是他却还活着真正的活着因为他已懂得享受生命。

  “一个人要能真正懂得享受生命那么就算他只能活一天也已足够。”

  “找知道公孙屠他打I定活不长的。”

  “为什么?”

  “因为我已在他们心里播下了毒种。”

  “毒种?”

  “那就是我的财富和权力。”

  “你认为他们一定全为了争夺这些而死?”

  他又笑了。笑得更温柔更甜蜜6

  她知道他为什么要如此做因为他要为她赎罪他—心要求自己的心安和快乐。

  现在切都已成过去。

  他把酒对青天却没有再问明月何处有。

  他已知道他的明月在何处。

  一间寂寞的小屋个寂寞的女人。

  她的生活寂寞而艰苦可是她并无怨天因为她心安她己能用自己的劳力去赚取日己的生活已用不着去出卖自己。也许并不快乐可是她已学会忍受。

  生命中本就有许多不如意的事无论谁都应该学会忍受。

  现在一天又已将过去很平淡的一天。

  她提着篮衣服走上小溪头她一定要铣完这篮衣服才能休

  她自己小小的茉莉花这就是她唯一的奢侈享受。溪水清澈她低头看着忽然看见清澈的溪水中央倒映出一个

  一个孤独的人‘柄孤独的刀。

  她的心开始跳她始起头腕看见一张苍白的腿。她的心又几乎立刻要停止跳动她已久不再奢望日己这一生中还有幸福。可是现在幸福已忽然出现在她眼前。

  他们就这样互相默默地凝视着很久都没有开口幸福就像最鲜花般在他们的凝视中开放。

  此时此刻世上还有什么言语能表达出他们的幸福和快乐?

  这时明月升起。

  明月何处有?

  只要你的心还未死明月就在你的心里。

  (全文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千秋书库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09『千秋书库』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