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神话三国》->正文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460章 梦醒时分(大结局)
( 本章字数:5952 更新时间:2015-4-14 8:00:00 )


  深夜,刘辩拥被而卧,看着面前的传国玉玺出神。

  皇后唐瑛脱了外衣,钻进被中,搂在刘辩的腰,倚在他的胸前,巧笑道:“怎么,能看出来花儿来么?”

  刘辩伸手将唐瑛揽住,抚摸着她光滑的背,无声一笑:“就算能看出花儿来,还能比你这朵花好看?”

  唐瑛皱皱鼻子,故意说道:“臣妾老了,就算是花也要落了,哪有那几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诱人?”

  刘辩忍不住笑出声来。他知道唐瑛虽然什么都不说,但是对董白、蔡琰等人的得宠还是有想法的,特别是虽然年幼,却已经展露出过人姿色的乔氏姐妹花,更给她带来了不少压力。如果她能生一个皇子,也许还能心安一点,偏偏不管她怎么努力,肚皮都无动于衷,这让她在沮丧的同时不免有些焦躁。

  “酸!”刘辩笑道:“堂堂皇后,和几个还没长成的孩子争宠,你觉得有趣么?”

  唐瑛提起被角,掩住自己的脸,不好意思的笑了一声。过了片刻,她又问道:“今天这是怎么了,盯着玉玺看了半天,睡觉了,还在看?”

  “不知道。”刘辩托起传国玉玺,摸着那块被摔破,又用黄金补起来的角。“可能是因为这个地方破损了,我一直想用意念探测一下,却怎么也沟通不起来……”

  “这可不是第一次破损。要说破损,制成玉玺的那一次破损才叫严重。”

  刘辩一愣,转头看着唐瑛。“你说什么?”随即又明白了过来,立刻翻身坐起。唐瑛吓了一跳,撑着床铺,坐了起来。怔怔的说道:“陛下,你怎么了,是不是臣妾说错话了?”

  “没事,没事。”刘辩喜不自胜,俯身抱着唐瑛,狠狠的亲了一口。“皇后。你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你等着,我马上回来。”

  说完,他就快步走了出去。唐瑛茫然的眨眨眼睛,却又窃喜不已。现在的刘辩与以前不同了,她能帮上的忙有限,能帮刘辩解决一个问题,哪怕是一个小问题,她也非常开心。更何况,从刘辩的神色来看。这绝对不是一个小问题。

  刘辩快步走出寢殿,让人叫来了蔡琰。时间不长,蔡琰一溜小跑的赶了过来,气喘吁吁的说道:“陛下,这么晚了,召臣妾来……”一看刘辩衣衫不整的样子,顿时脸色通红。

  “阿琰,问你一件事。”刘辩没有注意到蔡琰的异样。急急忙忙的问道:“你所看过的典籍中,有没有与和氏璧切割成传国玉玺的信息?”

  蔡琰怔住了。思索片刻,连连摇头。“没有。”片刻之后,她再次肯定的说道:“一件也没有。陛下,怎么了?”

  “阿琰,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和氏璧是圆的,而且中间有孔。要切成传国玉玺,需要经过什么样的手段?剩下的那些玉去哪儿了?和氏璧这么贵重,总不会就这么扔了吧。”

  蔡琰一下子明白了,眼睛顿时瞪得老大。“对啊,剩下的玉料……”

  “快去找。”刘辩挥了挥袖子。不假思索的说道:“把所有的资料重新梳理一遍,如果还不够,把荀彧从洛阳叫来。”

  “唯!”蔡琰兴冲冲的走了。

  刘辩又让人叫来了贾诩。贾诩来得比较慢,他已经睡了,听到刘辩的传召,急急忙忙的赶来,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见刘辩精神抖擞的站在殿中,他才松了一口气。

  刘辩把自己的猜想说了一遍,最后说道:“朕觉得这个秘密很可能还在秦始皇陵中,你准备一下,朕决定要往始皇陵里走一遭。”

  贾诩想了想,躬身应喏。

  送走了贾诩,刘辩回到殿中,脸上依然喜气不减。唐瑛还没睡,正躺在被子里,含羞带怯的看着他。刘辩的心情不错。一个困扰了他很久的问题,因为唐瑛的一句话豁然开朗,可谓是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刘辩掀被上床,搂着唐瑛,笑嘻嘻的说道:“皇后,你立了一大功,说吧,想讨什么赏?”

  “陛下,你知道臣妾最想要什么。”

  “这个嘛……”刘辩转了转眼珠,坏笑道:“那得看你的道行够不够了。”

  ……

  刘辩手持赤霄剑,站在一驾巨大的铜马车前,眯起了眼睛。

  经过两个多月的准备,蔡琰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远在洛阳的荀彧也对这个问题一无所知,只有贾诩进展顺利,在关中找到了两个盗墓世家,用一个多月的时间,在秦始皇陵上打了几十个盗洞,终于找到了一条通往秦始皇陵地宫的路。

  说起来也是讽刺,这条路其实并不是从外面打进来的,而是从里面挖出去的。

  挖这条路的人,就是那些被封死在地宫内的工匠,也不知道他们付出了怎样的心血,居然在坚硬的青石上凿出一个洞。不过,他们运气不好,没能逃出去,最后那个人就死在洞的尽头,离地面只有三丈左右的地方。现在,刘辩又阴差阳错的挖通了这条路,第一次走进了秦始皇陵的地宫,经历了千辛万苦,站在了这辆铜马车前。

  他见过类似的铜马车,不过没有这么大。前世的时候,在秦始皇陵兵马俑的出土文物中,他见过只有一半大小的铜马车模型。与兵马俑一样,造型虽然是秦人的造型,工艺却与华夏迥异。

  此刻,站在与真实马车相同比例的铜马车前,他更加震撼,仿佛那几匹拉车的马随时都会发出嘶鸣,车上的人随时都会开口说话,而那位千古一帝的秦始皇也随时会推开棺盖,从棺廓中坐起来,发出威严的诏令。

  刘辩定了定神,跳上了铜马车。

  铜马车很结实,一动不动。

  车厢内,摆着一张宽大的凭几。凭几的前面,有一张同样宽大的书案,厚重无比。在周围无数夜明珠的照耀下,闪着黯淡的光。

  刘辩只看了一眼书案,就屏住了呼吸。他知道自己来对了。书案上摆着一个圆形的托盘,四片扇形玉佩静静的躺在上面。头尾相连,中间留出一个方形缺口。

  刘辩松了一口气,坐在凭几内,放松一下心情。凭几虽然是青铜所制,又冷又硬,但是打磨得很光滑,历经千年,依然闪亮如新。

  他从怀里拿出传国玉玺,和那个方形空缺比了一下。笑了起来。这四片玉佩应该就是将和氏璧割成传国玉玺时留下的余料。只是他没想到,和氏璧与普通的玉璧不同,中间居然是没有孔的。

  刘辩拔出了赤霄剑,灌入入真气。赤霄剑发出红光,照亮了案上的玉佩,也照亮了玉佩上的花纹。

  刘辩仔细看了半晌,皱起了眉头。他本以为这四片玉佩会雕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之类的四灵,却没想到四片玉佩上虽然雕刻了繁复的图案。却根本不是四灵,根本看不出是什么东西。

  他迟疑了片刻。将传国玉玺放在了四片玉佩中间。

  玉玺渐渐的亮了起来,仿佛有光芒从内部射出,照得玉玺通体透明。玉玺越来越亮,光晕在玉玺内转动着,仿佛有了生命,想要突破玉玺的束缚。却怎么也无法成功。

  刘辩皱了皱眉,伸出手,握住了玉玺,想要将玉玺拿起来,换一个方向再试试。手刚碰到玉玺。指尖忽然一麻,体气的真气汹涌而出,向玉玺倾泄而去。刘辩大吃一惊,想要松开手,却发现根本无法动弹,玉玺内仿佛有一个无边的黑洞,贪婪的吞噬着他的真气,吞噬着他的身体。

  刘辩无助的看着这一切,眼中露出苦笑。

  突然间,一道光从玉玺体射出,照在了左侧的一片玉佩上。玉佩亮了起来,上面的花纹也跟着流转起来,一条曲线跃出了玉佩,在空中慢慢的转动,仿佛是一头巨龙在大海中畅游。

  刘辩不知不觉的转动着眼睛,盯着巨龙。

  巨龙上方的空中也亮了起来,化作浅浅的绿色,围绕着巨龙不停的晃动。接着,这些光慢慢的聚拢起来,聚成一束明亮的光,注入巨龙的身体内。巨龙接受了这些光,却没有变亮,反而越来越黑,越来越黑,渐渐的消失在空气中。

  刘辩看着巨龙消失的地方。恍惚间,他有一种感觉,仿佛再一次来到了冰天雪天的玄冥海,飘浮在无边无际的海水中,与巨龙近在咫尺。他虽然看不到巨龙,却能感受到巨龙。他感受到了巨龙的悸动,感受到了巨龙的不安,感受到了巨龙的希冀。

  上方的绿光还在源源不断的涌入,而且越来越强,越来越亮。巨龙的身体却越来越暗,越来真虚幻,仿佛要融化在海水中一般。

  时间仿佛停滞了。刘辩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团虚幻,意识一片空灵。

  不知过了多久,那团虚影突然动了起来,慢慢的向头顶的绿光迎去。在绿光的照耀下,刘辩再次看到了巨龙的身影。此时此刻,他仿佛与巨龙合而为一,他就是龙,龙就是他。刹那间,一声巨响,他跃出水面,摇头摆尾,遨游天际,俯瞰大地。

  他看到了冰原,看到了惊惶奔逃的北极熊,看到了潜入大海深处的逆戟鲸,看到了笨拙的海豹滑入冰窟窿,消失在漆黑的海水中。

  他抬起头,极目远眺。

  他看到了一望无际的大海,看到了绵延千里的海岸线,看到了皑皑的雪原,看到了苍茫的大山。越过大山,他看到了一片熟悉的土地。

  冀州。

  他看到了袁绍的战旗。袁绍被围在中央,化作一头鸾凤,正发出悲哀的鸣叫。一头应龙、一头蛟龙从南咆哮而来,一匹白马奋蹄从北方杀来,风驰电掣,将鸾凤围在中央。鸾凤遭到围攻,虽然极力挣扎,却还是无法应付,只得仓惶而逃。它向西南方面逃去,却被一头巨象拦住了去路。巨象长鼻一甩,将鸾凤击落尘埃。应龙、蛟龙和白马赶到,一齐扑上,瞬间将鸾凤撕成碎片。

  捷报传进长安,唐瑛抱着幼子坐在御座之上。静静的听着大臣们朝议,太傅皇甫嵩、司徒杨彪坐在左侧,长公主和贾诩坐在右侧,庄严肃穆。

  刘辩又向南飞去。他看到一片黄色散布在绿色的大地上,无数大旗迎风飘扬。在大旗的引领下,黄色不断的向南扩散。一直扩散到大海之滨,又沿着长长的海岸线继续向前。

  刘辩又掉头西顾。他看到了白雪皑皑的昆仑山,他看到了横亘在草原与沙漠之间的天山,他看到了散布在沙漠中的西域诸国。他看到刘协骑在一匹战马上,傲然四顾,驳兽就在刘协的身边,却有些臃肿,有些懒散。

  继续向前,越过葱岭。他看到张辽手持霸王戟,纵马冲锋,在他的两侧,数支大军正在冲杀,有奔腾的巨狼,有展翅高飞的青凤,有快如闪电,状如黑豹的猛兽。在他们的面前。鲜卑人仓惶逃窜,尸横遍野。

  掠过鲜卑人的头顶。刘辩继续向前,他看到了一个严整的骑兵方阵,所有的骑士都披着闪亮的锁子甲,手持长矛、弯刀,在方阵的中央,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戏志才。

  戏志才仿佛感受到了什么。抬起头,看了一眼,突然发出一声长啸,从马背上一跃而起,化作一头浑身是火的毕方怪鸟。翅膀卷着一口长刀,恶狠狠的向他劈来。刘辩感受到他的杀气,不敢怠慢,两人战在一处。他们从天空打到地上,再由地上打到天空。天地间电闪雷鸣,狂风呼啸,暴雨如注。

  突然之间,一切归于平静,刘辩发现自己再次置身于幽深冷寂的玄冥之海。戏志才不见了,骑兵方阵不见了,鲜卑人不见了,连张辽他们也不见了。

  天地间一片死寂。

  刘辩的内心也是一片死寂。

  不知过了多少,他突然发现自己手中多了一颗卵。他很惊讶,觉得这颗卵似曾相识,似乎是那颗龙卵,又似乎不是。就在他翻来覆去的查看时,卵虽然亮了起来,透着刺眼的红光,瞬间照亮了天地,照得世间万物纤毫毕现。

  刘辩飞了起来,再次跃出海面。他摆动身体,却发现身体有些异样。他低头一看,却发现自己身上没有龙鳞,却长满了羽毛。他没有龙爪,却有两只巨大的翅膀,能将整个大地都遮盖住的翅膀。玄冥海在他身下沸腾,巨大的冰山被吹得摇摇晃晃,仿佛是一颗浮萍。海水涌上了岸,席卷数千公里的海岸,大地一片汪洋。

  他大吃一惊,连忙振翅高飞。狂风大作,大地在他脚下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渐渐的变成了一个蓝色的星球,仿佛他一伸手就能握在手中。他愕然的看着这一切,抬起头,却发现天空漆黑一片,连一颗星星都没有。太阳孤零零的挂在远处的天空,喷射出一道道刺眼的日冕,将无数的能量抛入太空,抛向地球。

  日冕被地球的磁场偏转,在两极处形成极光,像漏斗又像王冠一样的极光。在极光的下面,有一片寂静的大海,有无数冰山漂浮在其中。在幽深的大海深处,一个黑影若隐若现。

  刘辩一愣,再次看向自己的身体。一个问题浮现在脑海中。

  “那个黑影是龙吗。?如果是龙,那我又是谁?我在哪里?”

  “你是十三号刘辩,现在在时光机里!”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他的思绪。刘辩定睛一看,一张熟悉的小圆脸,一双含泪带笑的眼睛。

  “哦,是你啊……”

  “好啦,别磨蹭啦,快下来。”一个穿着白大褂,满头银发的老者走了过来,没好气的将刘辩拉开。“时光机坏了,试验失败了,赶紧下来吧!”

  刘辩愕然:“你说什么,时光机……坏了?”

  老者长叹一声。“是啊,坏了,运气真是差啊。”

  “可是我……”

  没等刘辩说完,小圆脸扑了上来,堵住了他的嘴唇,一抹狡黠的眼神从他眼中一闪而过。

  一只全身漆黑,唯独背部一条白线的小兽从小圆脸的口袋里钻了出来,蹲在小圆脸的肩头,瞪着两眼大眼睛,不解的看着刘辩。

  (全书完)

  后记

  很遗憾,只能以这种方式作为结尾。

  老庄是想把这个故事好好写完的——现在这个肯定不算——哪怕辛苦一点。可是后来发现,作为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其实已经写崩了。没有了对手的故事,不可能是一个好看的故事,无敌的刘辩除了坐而论道,好象也没什么事可干。

  所以,老庄只好让他梦醒了。

  这个故事的失败,在于仓促。一个突如其来的创意,没有经过周密的设计,最后写崩了,对于老庄来说,是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早点结束,对老庄来说是个解脱,可以腾出时间和精力,好好码新书,希望能将新书码得好看一点,避免再犯这种低级错误。

  请见谅。

  最后,希望得到诸位一如既往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