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笑嗷江湖》->第二部分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71章 情关难过
( 本章字数:4128 更新时间:2008-1-7 7:28:00 )

    盈盈道:“那东方不败也练了葵花宝典,岂不是……”玉脸一红,垂下了玉脸。
  吕信微笑道:“不错,这葵花宝典实在邪门的紧,东方不败自从修练了其中的心法之后,便变的半男半女,不再喜欢女人,而是养了个男宠,那杨莲亭便是他的面首,这个你总知道吧?”
  盈盈玉脸通红,忸捏道:“原来如此,怪不得杨莲亭那厮嚣张跋邑,原来是有东方不败给他撑腰!”
  曲非烟呸了一口,咯咯笑道:“这么邪门的武功不练也罢,我看林远图的东方不败这两个人都有毛病!”
  吕信笑道:“面对绝世武功秘笈,哪个能不动心,葵花宝典虽然邪门,但里面的武功却非常厉害,东方不败只练了十二年便武功天下第一,林远图当年威震江湖,七十二路辟邪剑法所向无敌,可见一斑!”
  盈盈没好气地道:“你是否也想练那葵花宝典?”
  吕信哈哈一笑,捏了下她玉手道:“我怎么舍得你们去练那什么葵花宝典,况且你认为我连东方不败也打不过么?”
  盈盈横了他一眼,心下也感亦然,以吕信现在的武功,岂是葵花宝典可比,到也没留意到吕信话中的所指的“你们”那个小小的语病。
  仪琳道:“可是……可是林平之又不会葵花宝典的武功,那又是谁杀死了师傅和掌门师伯?”
  曲非烟道:“我想起来了,吕大哥说辟邪剑谱被岳不群偷了去,难道是他?”
  仪琳和秦绢又是一声惊呼,显是不敢置信。
  吕信点头道:“不错,除了东方不败就只有岳不群全葵花宝典的武功,东方不败从未下过黑木崖,两位师太当然不会是他所杀,就只剩下岳不群一人!”
  盈盈道:“爹也说岳不群此人一脸假正经,十足的伪君子一个,果然不假!”又看向吕信,疑惑道:“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
  吕信道:“江湖人知江湖事,世上无不透风的墙,况且这些事情也不是什么秘密,又岂能瞒得过我,不过你们不用担心,葵花宝典我还不放在眼里,岳不群修练葵花宝典时日尚短,远不及东方不败,非非也有足够的把握打败他!”

  此话确非虚言,曲非烟第五层心法已颇有火候,功力虽稍有不及方证大师,但剑法却得自他的真传,要对付左冷禅和岳不群即使不能胜,但也不会输给他们,若是等她再突破第六层,便有足够的把握击败二人。
  仪琳和秦绢脸现忿色,显是也开始憎恨岳不群。
  吕信向曲非烟道:“对了,你何时举行掌门接任大典?”
  曲非烟笑道:“七月初五那天,请帖已经发出去啦!”
  吕信摇了几扇子道:“不错、不错,还有半个月,时间上还来得及!”
  曲非烟其道:“什么来得及?”
  吕信道:“七月十五我要和盈盈上黑木崖,正好是你接任掌门后的十天!”
  曲非烟心动道:“我也去,我的武功也不差嘛,正好可以帮忙!”
  盈盈笑道:“你做你的恒山掌门好了,不用你去,我们只杀了东方不败就行,其他人只要东方不败一死,自然不会再抵抗!”
  又看了仪琳一眼,见仪琳正睁着俏目只顾打量吕信,心下微酸,狠狠瞪了吕信一眼别过头去。

  吕信暗呼不妙,忙借口肚子有点饿,支走了仪琳和秦绢。
  无色庵向来不接待男客,不过吕信身份特殊,晚上歇宿时,和盈盈被安排在后院的两间厢房,至于田伯光和不戒,离无色庵一里处的一座山头上有不戒和老窝,不戒和尚带了田伯光去那里下榻了。
  一弯月牙斜挂半空,吕信行功完毕,无丝毫睡意,推门到了院中,却见盈盈正坐在天井发呆。轻手轻脚的走上前去,从后腰将她搂着结实,吕信蹭着她面颊,柔声道:“在想什么呢,这么晚了还不休息?”
  盈盈起身回过神来,敲着他胸膛若有所思地说道:“仪琳好像喜欢你!”
  吕信吓了一跳,故作从容移开话题道:“其实当皇帝也不错!”
  盈盈一愣,心下暗恼他答非所问,不过又有些好奇,问道:“怎么忽然想当皇帝了?”
  吕信笑道:“不是我想当皇帝,当皇帝有什么好,整天烦心的事多着呢,不过当皇帝唯一有一个好处!”
  盈盈道:“什么好处?”

  吕信咬上她耳垂,感到盈盈的身子明显一颤,趁机道:“皇帝可以拥有三宫手院,如果没有那么多烦心的事情,我到是想抢个皇帝来做一下试试!”
  盈盈一愕,气道:“你是不是很羡慕?”
  吕信答非所问道:“放心好啦,我一定不会负你的!”
  盈盈松了口气,挣开他的怀抱道:“好啦,我得去休息了!”话完不给吕信再占便宜的机会,便跑回了房中。
  吕信愣了半晌,看盈盈的背影消失在视觉中,才摇了摇头,刚想回房,却听墙角边一阵异动,显是隐藏有人,四处扫了一眼,鬼魅般的闪了出去,就见仪琳正躲在院墙外轻轻抽泣,见吕信忽然出现,吓了一跳,忙要惊叫出声,吕信忙打了个禁声的手势,道:“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带着仪琳到了后山的竹林,吕信才回身笑道:“你看今晚的夜色是不是很美?”
  仪琳此刻已经停止了抽泣,跟了上来站在他旁边,抬头看了看漆黑一片的夜空,垂下玉脸道:“的确很美!”
  吕信轻舒猿臂,将她揽进怀中,笑着道:“深更半夜的,怎么一个人躲在墙角边流眼泪呢,有什么伤心的事情说给我听听!”
  仪琳顿时臊了个满面通红,还好夜色替她掩盖了一部分羞意,嗫嚅道:“我、我……没什么!”
  吕信微笑道:“没什么?那你为何要哭?”
  仪琳羞的无地自容,被他搂在怀里,只觉身子一阵僵硬,心跳也逐渐加速,不禁又是羞涩,又是欢喜,两种滋味混合交杂之下竟不知如何开口。

  吕信再未追问,搂着她席地坐下,指着天上的星星说道:“来,让我看看你是天上的哪颗星宿下凡!”
  仪琳闻言也抬起头来,只觉繁星点点,看的眼花缭乱,忍不住道:“天上的星星和人有什么关系?”
  吕信道:“当然有关系了,世间万物本为一体,天体的运形也离不开这个群体,天上的每一颗星星就代表了我们地上的每一个人,从星位的运行变化中,我们就可以推测出一个人的运命的凶吉!”
  仪琳大是好奇,道:“我怎么从未听说过?”
  吕信心下暗笑,这些现代社会的小故事你这个不通世故、只知吃斋念佛的小尼姑当然没听过了。不对,仪琳早就不是尼姑了。
  吕信道:“反正我不会骗你就行了,你不相信我?”
  仪琳忙道:“我相信吕大哥!”
  吕信心道:“恋爱中的女人还真是盲目的可以!”
  忽见一颗流星划空而过,问仪琳道:“知不知道那是什么星?”
  仪琳道:“那是扫帚星,师傅说看见扫帚星会有不详之兆的!”

  吕信一愣,失笑道:“什么扫帚星,你师傅那个老……她是在骗你的,其实那不是什么扫帚星,而是流星?”
  仪琳奇道:“流星?”
  吕信点头道:“对,在我的那家乡,那叫做流星,流星其实就是宇宙中漂流的一种陨石,当陨石经过大气层的时候会产生烧燃,因为速度的原因,所以就会形成一条长长的尾巴,所以就叫做流星!”
  仪琳以崇拜的眼神看着他道:“吕大哥你知道的真多!”
  吕信暗叫惭愧,这哪是什么知识,现代社会的人哪个不知道,拿这种小故事来诱骗仪琳这种清纯的跟白纸一样的少女,还真有点脸红的感觉。
  忙道:“传说流星划空而过的一刹那,只要虔心的许下一个心愿,就会实现!”
  仪琳大是心动,道:“真的吗?”
  吕信笑道:“当然是真的,我怎会骗你!”刚说过,就是一颗流星划空而过,忙道:“快许愿!”
  仪琳不好意思道:“我还没想起来要许什么愿呢!”
  吕信愕然,道:“那你快点想好,说不定还会有流星出现!”
  仪琳垂头想了一阵,就听吕信又叫道:“流星,快点许愿!”
  当流星从开际而没时,吕信扭头问道:“愿望许下了么?”
  仪琳俏脸上闪着兴奋,道:“许下了,我希望……”
  吕信摇手制止道:“不可以说出来,说出来就不灵了!”他当然知道仪琳许的是什么心愿,哪会让她亲口说出来。
  仪琳忙闭口不言,俏脸却有点发红。
  吕信哈哈笑道:“天色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不然明天起来会有黑眼圈的!”
  仪琳显然也甚是开心,站起身来道:“那我先回去了,吕大哥你也早点休息!”

  等她身形消失在竹林,吕信才嘀咕一句:“真是个惹人怜的清纯小姑娘!”也回房去休息了。
  回到房中,却发现榻上居然睡了一人,虽然全身都由被子盖着,看不清相貌,但一头乌黑没亮的长发却晒在外面,虽是夜晚,不过凭他的目力自是看了个真切。
  纳闷了一阵,将门关上走到榻前,看了看床下一双绣花鞋,心下顿感恍然,道:“三更半夜的你个小丫头还不睡觉,跑来这里做什么?”
  话落,就见曲非烟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嘻嘻笑道:“三晚半夜的,吕大哥却和仪琳姐姐去私会,如果给任姑姑发现了,就有好戏看啦!”
  吕信为之气结,故意摆起脸道:“胡说什么!”
  曲非烟掀开被子盘腿坐了起来,两手交叉放在被子上面,笑道:“我去了仪琳姐姐房里,她人不在,又来你这里,你也不在,不是跟她私会去了是什么?”
  吕信听的瞠目结舌,愣了一会儿,才道:“那你为何还不睡觉,藏在我床上干什么?”
  曲非烟微笑道:“我等你回来啊!”
  吕信皱眉道:“你才十六岁……”
  曲非烟刹时红了脸,忸捏道:“我睡不着,就来和你说会话儿,你可别想歪了!”
  吕信啼笑皆非,同时暗暗松了口气,要她对一个十六岁的小丫头起色心,实在是没那个心情,先不说女儿家十六岁还未发育成熟,摘了红花会对身子不利,就这个年龄,吕信作为一个来自现代社会的成熟男人,也接受不了。

何必东游西逛,全本书库最棒!
http://www.xinshuku.com
多(小说多)
快(更新快)
好(选精品)
省(全免费)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