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笑嗷江湖》->第二部分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64章 高手云集
( 本章字数:3847 更新时间:2008-1-7 7:28:00 )

    方证大师宣了声佛号道:“任施主驾临敝寺,合寺上下实感荣幸,不知任施主前来敝寺有何贵干?”
  任我行负手踱了几步,从容道:“老夫十二年没踏足江湖,很想见识一下当今武林中一些后起之秀的武功,所以不请自来,还请方向你见谅!”
  冲虚道:“贫道是在任教主退隐之后才接任武当门户,因此这个后起确是不虚,不过论年龄,贫道若是没记错,尚痴长任教主两岁,所以这个“秀”字,却是当不起!”
  左冷禅道:“任我行,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你这魔头祸害江湖,人人得而诛之,今日你既然自投罗网,就休想下山!”
  任我行两眼精光暴射,道:“左冷禅,你挑拨是非的本领却是丝毫不见减弱,老夫既然来了,岂会怕了你们,你若有种,尽管放马过来,让老夫领教一下你的大嵩阳神掌,看看你这十二年来到底有多大长劲!”
  左冷禅道:“今日天下高手尽聚于此,左某只不过是是一无名小卒,有少林方证大师和武当冲虚道长在此,左某岂敢放肆!”

  此人委实奸滑,自知没胜过任我行的把握,当即将皮球踢给了方证大师和冲虚道长,而且话中意思还很明显,那就是作过方证大师和冲虚道长,其他人还不放在我左冷禅眼里。
  方证大师合什念佛道:“各位稍安毋燥,切不可多造杀孽!”
  岳不群道:“方证大师,任我行这个魔头滥杀无辜,为祸人间,我们份属正义之士,应该合力将这个魔头除去,维护武林正义,切不可有妇人之仁!”
  天门道:“不错,我赞成岳掌门的意思,对付任我行这个魔头,不用讲什么江湖道义!”
  任我行虎目一瞪,看了天门一眼,道:“天门,枉你身为泰山掌门,却是有勇无谋,被人利用了却还在这里自鸣得意,你有什么资格跟老夫说话!”又向岳不群道:“你们华山派本是名门大派,却自相残杀,沦落成二流门派,你岳不群号称君子剑,却一脸假正经,若非老夫中了东方不败那狗贼的奸计,你岂能活到今日!”
  站在岳不群旁边的宁中则道:“我师兄光明磊落,反而任教主滥杀无辜,乃是武林公敌!”
  任我行哈哈笑道:“你就是华山玉女宁中则?你们华山一派除了风清扬之外,老夫能看得上眼得仅算你一个,可惜你这个小姑娘有眼无珠,嫁了岳不群这个伪君子!”

  宁中则比任我心小得不多,只不过任我行昔年纵横江湖时,宁中则确还是个小姑娘,不过现在当着天下英雄面前被称作小姑娘,宁中则面上确有以挂不住。
  岳不群尽管心时咬牙切齿,不过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微哼道:“承蒙任教主看得起我华山派,不过岳某生为正道中人,今日断不能再让你逃下山去,祸害武林!”
  任我行道:“错,老夫非是看得起你华山派,老夫看得起的只是风清扬,并不是你岳不群,所以你不用往你脸上贴金!”
  岳不群脸色铁青,重重哼了一声。躲在梁上的吕信却认为这伪君子没这么容易动气,一定是作为左冷禅看的,借机来迷惑左冷禅,好隐藏真正实力,在五岳会盟之上一举夺得五岳派掌门之位。不过现在曲非烟当了恒山掌门,他想作五岳派掌门只有等下辈子了。
  看任我行霸气冲天,丝毫不将众多高手放在眼里,也不由有些佩服这岳丈的豪气。
  方证宣声佛号,调解气氛道:“本来看在吕少侠面子上,老纳不该为难任施主,不过任施主危害武林,老纳添为少林掌门,不能坐而不视,所以特请任施主在敝寺住上十万,不知任施主意下如何?”
  盈盈抢先道:“方证大师,我爹重出江湖并未杀一个正派弟子,还有,你是否连我也要一并留下?”

  一直没开口的令狐冲这时道:“不错,我们身为正派中人,应该恩怨分明,任教主重出江湖,并未任一个正派弟子,我们不能无辜伤人!”
  岳不群哼道:“你这畜生欺师灭祖,败坏我华山门风,还有脸在这里胡言乱语,若非这里是少林,岳某必将你手刃,为武林除害!”
  令狐冲立刻低下头去,唯诺不语。
  吕信心道:“不错,算我没白帮你的忙,就冲这一点,你令狐冲也算是条人物!”
  方证道:“岳掌门勿须动气,令狐少侠乃是风清扬风老前辈独孤九剑的传人,老纳可以证明他并非私吞辟邪剑谱,而且令狐少侠行事率性而为,不拘礼仪,实乃真英雄,华山派有此出色人物,老纳实该向岳先生致贺才是!”
  此言即出,不由人不信,方师大德何等声望,他即说令狐冲并非私吞辟邪剑谱,虽然各人脸上并不表态,心里却都已相信,而岳不群说是令狐冲偷了辟邪剑谱,现在方证大师替令狐冲作证,众人立刻将目光投向了岳不群。
  令狐冲虽被逐出师门,但一直心怀华山派,忙下跪叩首道:“师傅……”
  岳不群哼道:“不敢当,令狐大侠!”

  令狐冲大是尴尬,只得起身悻悻的退到一旁。
  左冷禅心想:“果真是岳不群这伤君子偷了辟邪剑谱,哼!”
  方证大师又向盈盈道:“任大小姐勿须担心,老纳只请任老施主在敝寺住上十年,任大小姐心可下山离去,老纳断不会为难于你!”
  盈盈道:“不行,我要跟我爹一起走!”
  左冷禅喝道:“一个都别想走,今日若是让你们这三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逃脱,日后必定祸害人间!”
  岳不群也道:“左兄说的没错,我们万不能让这三个魔头下山!”
  任我行两眼精光闪烁,盯向左冷禅道:“左冷禅,你不用在老夫面前假腥腥,老夫若想离开,你们谁能留下得任某!”
  左冷禅道:“我们这里这么多人,留你?可能留不住,不过要留下你女儿却非难事?”
  吕信心下暗怒,心道:“你这卑鄙小心若是敢动盈盈一根头发,少爷要你不得好死!”不过,心里对方证大师只留下任我行,不为难盈盈也很为满意。

  任我行脸现杀机,哈哈大笑几声,森然道:“好极、好极,左冷禅,如果老夫没记错的话,你还有个不成才的儿子,想必老夫要你儿子也非是什么难事!”又向天门道:“天门,你虽然没有儿子,但心爱的徒弟也不少,老夫就拿你徒弟开刀!”又向余沧海道:“余矮子,你养着几房小妾,老夫对女人也从来不会手软!”
  各人脸脸相觑,不知如何以对,左冷禅显然也颇为顾忌。
  “阿弥陀佛!”方证大师听不下去了,念了声佛号排解道:“各位且勿动怒,切不要无辜伤人!”
  一直没开口的令狐冲也道:“方证大师说的不错,
  冲虚道:“未免有伤和气,多造杀孽,任教主,我们打个赌如何?若是三位赢了,自可下山,若是三位输了,就请任教主在少林寺住上十年!”
  任我行道:“不必了,老夫赌运一向不好,杀人到是有把握!”
  冲虚道:“这样吧,大家份属武林同道,我们以武定胜出,任教主,你们共有三人,我们也派出三人,三战两胜,若你们胜了,自可下山,若是输了,便请任教主留下,如何?”

  任我行自问若是自己和向问天离开应该不是难事,不过盈盈要走确是不易,不由暗恼起吕信来,心道:“吕信这小子也不知去了哪里,怎得还不来救盈盈,不行,我任我行纵横江湖怕过谁来!”当下道:“好吧,你们有哪三位上场?”
  左冷禅抢先道:“方证大师乃是主人家,当然要出场,而意见是冲虚道长所提,至于第二场,令狐贤侄即得华山风清扬前辈的真传,就由他出场最好不过,至于第三人,左某十二年来潜心苦练,也想见识一下任教主和天皇老子的盖世神功!”
  众人听他居然推举令狐冲一个华山弃徒,而不是冲虚道长,都感诧异,冲虚道长脸上虽没什么表情,心里却不怎么好受,左冷禅很明显便是认为他不如令狐冲,不将他这个武当掌门放在眼里,不过他胸怀宽阔,也只是瞬间即过,很快便心下释然。
  方证大师自是不好拒绝,点头答应。
  令狐冲道:“有这么多前辈在这里,晚辈怎敢献丑,冲虚道长德高望重,武当派的剑法更是博大精深,这第二场,不如就由他老人家来出战好了!”

  他当然看得出来左冷禅故意将他排在第二,承认自己也不及他令狐冲肯定是没安什么好心,他可不想被左冷禅利用,兼之吕信数次有恩于他,他怎能在这里落井下石,做这望恩负义之事。
  任我行狂笑几声,道:“好极,原来是风清扬的传人,既然是独孤九剑的传人,也不会比冲虚那个老牛鼻子差,呆会老夫到要向你讨教几招,看看你是否会给风清扬丢脸!”心里却是暗喜,冲虚道长成名数十年,内功精绽,他可不认为令狐冲能胜过冲虚,由他出战是再好不过了,己方胜出的可能性也便大了些。
  令狐冲本想死不出战,以免对冲虚道长不敬,却又听得任我行提起了风清扬,虽知任我行在激他,却还是甘心上钩,心想:“我若不出战,则会弱了风太师叔的名头,不行,便是开罪武当派,我也不能给风太师叔脸上抹黑!”当下道:“恭敬不如从命!”
  左冷禅心下暗喜:“这小贼剑法绝不在冲虚那牛鼻子之下,任我行那魔头便让方证大师对付,令狐冲要胜过向问天不是什么难事,胜下一个任盈盈便更好对付了!”
  岳不群心里却在咬牙切齿,方证大师当众替令狐冲开罪,让他奸谋败露,已经让左冷禅起了疑心,现在左冷禅又推崇令狐冲,更让他颜面无光,心下如何不恨。

何必东游西逛,全本书库最棒!
http://www.xinshuku.com
多(小说多)
快(更新快)
好(选精品)
省(全免费)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