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笑嗷江湖》->第二部分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60章 始末缘由
( 本章字数:3575 更新时间:2008-1-7 7:28:00 )

    无坚不催的剑气以两人为中心,不停的急速旋转,如同两只正在充气的皮球似的鼓荡个不停,并且带起阵阵尖锐的呼啸声,震的四周数百江湖群豪耳膜生疼,一丝丝寒气从心底升起,恐惧的要死,他们还从来没见过这么怪异的事情。
  “天魁剑式!”
  见吕信也使出同样的剑式,张诚再也忍不住惊叫出声来,见对方气势还在不停的成几何式增加,自己却已经蓄满的气势,但比起对方来,自己明显差了一段不小的距离,心下更是震骇,来不及细想对方为何也会观星剑式,急忙撤剑变招,宝剑收回直立胸前,左掌平伸而出,使出第二式天罡剑式。
  一百零八式观星剑式越往后,威力越是巨大,张诚心知自己功力不及对方,只得使出第二式方才勉强抗住吕信惊人的气势。
  这观星剑式当真是穷天地之奥所创,威力惊人无比,吕信纵是内功胜过对方,但张诚使出观星剑式,他若想取胜,也唯有以观星剑式取胜,纵是以其他武功也能胜过张诚,但势必得大废一番手脚。

  见张诚变招,吕信只靠一式天魁剑式固然可以靠内力胜过他而取胜,但他却想看看张诚究竟将观星剑式练到第几式,当下跟着变招,右腕微一下垂便化成天罡剑式。
  张诚急忙再次变招,吕信也跟着变招,你来我往,到第十二式天满剑式时,张诚却又从头从第一式开始使出,气势已经完全被吕信压了下去。吕信心下明了,观星剑式一旦使出便无穷无尽,直至使到最后一式地煞剑式方能停手。
  现在张诚只到第十二式便从头开始,明显是只练成了前十二式,当下招式一变,摆出最后一式——地煞剑式,口中同时喝道:“有容乃大,地煞主死!”顿时方圆数十丈之内一阵剑气鼓荡,只觉天地在此时亦为之昏暗。
  大片乌云飞快的飘到上空将烈日掩了进去,天边隐隐有“轰隆隆”的雷声响起,接着一道闪电忽然直劈而下,这威力无穷的最后一剑,竟然已引来天雷轰顶,真可谓是夺天地之造化,实乃当之无愧的绝世一剑。
  四周群豪吓的心胆俱裂,只觉一阵从未有过的恐惧从心头漫延开来,不敢再有半点抢夺九阴真经的念头,各自掉头狂奔,只希望远远的离开这恐惧的地方,没有人再敢停留,就连昆仑派掌门也都不敢再留半刻。

  张诚也骇的面无人色,他虽知观星剑式共有一百零八式,却没料到吕信竟然已经全部融会贯通,随手便使出了最后一剑,不由心下暗叫一声:“这下完了!”只觉一阵无可抗举的剑式迎面撞在,忍不住狂喷一口鲜血,仰天跌倒。
  吕信此刻早已近入灵台空明空状,只知全力运转体内真气蓄势,还未发动剑式,却已感应到张诚受不了地煞剑式发动之前那铺天盖地的剑气向后跌倒,眼看气势已经蓄满,再不发动剑式便要引火自婪,心急之下,只得撞向迎面而来的一道闪电。
  “轰”的一声巨响,烟消云散时,只见方圆数十丈之内草木皆兵,一片狼籍,所幸所有人都已逃出山谷,并未有半点损伤,只不过张诚可就惨了。
  本来风度翩翩的张诚此刻就如同刚从猪圈里爬出来的猪惠一般,虽然地煞剑式的威力全击向了劈下的闪电,但余威却将她蹂躏的没了人样,非但衣衫破败不堪,身上更是被闪电余威烤的直冒青烟,龀牙咧嘴的怎么也爬不起来,显是已受内伤。
  吕信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没有张诚那般狼狈,但天雷的威力岂可小觑,衣衫也被烧焦了好几处,头发更是凌乱不堪,不由狠狠咒骂一声,看来这观星剑式当真不应该出现在武林当中,这才是最最要命的武功,简直不是人力所能抵抗的。
  先前因为从来没施展过观星剑式,他也不知这套剑法到底有多大威力,直到此刻才算真正见识到这剑式的可恐,相较之下,葵花宝典真算是只小鸟。

  收拾了下情怀,将短剑归鞘,吕信上前将张诚拉了起来,非常不好意思地说道:“实在对不起了,一时收手不住,嘿嘿,一时收手不住……”
  张诚咳嗽了一阵,吐血几片血块,摇头苦笑:“无妨,张某有个问题要请教,不知小兄弟可否直言相告?”
  吕信知他要问什么,反问道:“当然没有问题,不过你是否知道观星剑式的来历?”他心中一直有个最大的疑问便是他这身武功的来历,武林中各派武功他虽非了如指掌,但却没有他没听过的厉害武功,唯有他自己这身武功最让他莫名其妙。
  张诚道:“这个在下到是知晓,我们换个地方再谈!”
  吕信略微动功替他疗伤一阵,两人奔上不远处一座山头,谷底景色尽收眼内,只见大部分江湖汉子虽已逃出谷中,却并非离去,而是在谷中观望,显是对九阴真经还不死心,亦或是好奇心作祟,想见识一下两位绝顶高手的风范,才没离去。
  昆仑派众人也在另一道山坳中观望,见两人奔上一座山头席地坐了下来,何智圣才领着众弟子奔了过来,却又被张诚支开。
  随便客套了几句,张诚道:“此事说来话长,先祖当年无意中习得九阳神功和明教乾坤大挪移神功,后在机缘巧合下又得传三丰祖师爷的太极功,以及九经真经,直至卸任明教教主之职后隐居山林,潜心研修武学!”

  说到这里停了下,续道:“三十年后,先祖无意中得到当年神雕大侠杨过手著的一本磨剑遗迹,其时两位老祖宗已经过世,先祖也离家出游,十年后创下玄元真心和观星剑式,但却因观星剑式太过霸道,有伤天和,只传下前十二世,其余著成经书埋藏,后人子弟也无法得知被藏在何处,而先祖也仅派人送来玄元真经副本和观星剑式前十二式剑谱,却从未再回来过!”言下不胜唏嘘。
  吕信愣了半天,才道:“原来如此!”心想:“原来我也算是张无忌的隔代传人,不过这观星剑式还真是有伤天和!”顿了下,又道:“张无……先祖真乃一代大宗师,竟创出此等绝世神功,真令人敬佩!”
  他这话到并非随口胡言,得知自己也算是张无忌半个传人,敬佩之心却是真真实实,没半点虚假。
  张诚微微一笑,虽然没露出半点骄色,但神态间却有点以先祖为荣的意思。不过此刻他狼狈的比之乞丐犹有过之,那样子看起来甚是滑稽。
  吕信道:“玄元心法夺天地之造化,不过我看老兄你似乎还没练到家!”方才交手之时他已探出张诚深浅,略一评估,便知张诚只将玄元心法练到第九层阴阳交会的境界,还未能突破第十层的大圆满。
  张诚自愧道:“说来惭愧,玄元心法确是不世奇功,但先祖当时创下这心法时也未能突破第十层大圆满境界,我张家后人子弟中最多也只修练到第九层!”看了看吕信,又道:“我看小兄弟你已经突破大圆满境界,可否告知在下个中经过?”

  吕信坦然将经过讲了一遍,至于将秘笈毁去一事也如实道出,张诚听了之后只道他福缘深厚,也未多加过问他毁去秘笈之事。
  玄元心法第十层是个最大的难关,若非有莫大机缘,万难突破,吕信行走江湖已有一年之久,也差不多可以确定自己突破第十层的原因便在于那群猴子给他吃的那颗不知名的红色果子,想必是什么稀世之宝。
  张诚叹道:“小兄弟能继承先祖衣锰,实乃幸事!”说完纳头就拜。
  吕信愣了下,才知这时代礼节辈份甚重,他现在也算是张无忌的传人,张诚身为张无忌不知道多少代的子孙,当然要给他这个祖师爷爷行大礼。他对这些俗套根本不放在心上,而且甚是厌烦,忙阻信张诚,将话题插开。
  吕信道:“最近武林盛传昆仑派得到九阴真经,又是怎么一回事情?”
  张诚道:“说来凑巧,在下就住在离此三十里外的回声谷,与昆仑派却是临居,也时有往来,跟何兄弟素有交情,数月前一名家仆私下盗走九阴真经秘笈,却碰巧被何兄弟截获,将秘笈送还,却不料被人漏了风声,因此引起一场风波!”
  吕信愕然道:“不是吧,何掌门得了秘笈为何不……”
  张诚笑道:“你想说何兄弟得了秘笈为何不私下修练,却要将其送还是吧?”
  吕信大是尴尬,却又不想做违心之论,点头道:“正是!”
  张诚微微一笑,道:“武林中人都视武功秘笈为至宝,原是无可厚非,不过我跟何兄弟君子相交,贵乎之心,一本武功秘笈算不得什么!”
  吕信心道:“有武功秘笈不私吞才是傻蛋!”同时又不禁为自己的以小人之心妒君子之腹感到哑然,这时代虽有正人君子,行事光明磊落之人,而且他也见过不少,不过对他这个现代人来说根本就没有好人和坏人之分,怀疑那位昆仑掌门的人品也是情理中事。

  至于张诚说九阴真经算不了什么,却是因为有了玄元心法之故,九阴真经相较之下才算不得什么,但对于其他人来,却是比万两黄金还要贵重的至宝。
  张诚又道:“今日得见祖爷爷传人,实乃生平幸事,不如我们去何兄弟府上换过衣衫再行畅谈,如何?”
  吕信看了看两人狼狈的样子,哈哈笑道:“也好,现在这副模样实在有点见不得人!”
  当下两人去了何智圣府上,换过衣衫后,重新畅所欲言。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