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笑嗷江湖》->第二部分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54章 一搭一唱
( 本章字数:3697 更新时间:2008-1-7 7:28:00 )

    岳不群终于忍不住了,冷哼道:“魔教妖人,人人得而诛之!”
  吕信看向他,道:“为何?”
  岳不群道:“魔教之人作恶多端,滥杀无辜,搞的武林之中乌烟瘅气,我辈身为正道侠义之士,岂能容得这帮妖人兴风作浪、残害生灵,自当身体力行,造福武林!”心里却在想道:“我修练辟邪剑法时日尚短,且不是这小贼对手,待我神功大成,第一个便杀这小贼!”
  吕信听他话声中隐隐带着一丝尖锐,虽然岳不群极力掩饰,但依然瞒不过他,仔细打量了几眼,再看看岳不群衣着,竟有几处红绸缎子,心下不禁一怔:“这便是把那玩意剁掉了修练葵花宝典的后果?”
  又看了岳不群几眼,才道:“真是时移世易,现在是什么世道,为什么一些卑鄙无耻的小人却整天满嘴的仁义道德,背地里却尽干些见不得光的勾当,你岳掌门偷了林家的辟邪剑谱却要懒在徒弟身上,这种胸襟我吕信自愧不如,佩服、佩服!”
  岳不群脸上泛起一层紫气,不过很快便恢复了正常,道:“魔教妖人胆大枉为,目中无人,在下不屑于你争辩,免得侮辱了岳某人格!”
  吕信微笑道:“莫非我真是以小人之心,妒你君子之腹不成?”不等岳不群答话,又接着说道:“果真是有什么样的师傅就有什么样的徒弟,你师傅设计陷害风清扬,也够得上卑鄙无耻这个荣称,你就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偷了人家剑谱却懒给徒弟,比起你师傅来更是技高一筹,我吕某人什么样的人都见过,就是没见过你这么卑鄙无耻,阴狠毒辣的君子!”

  岳不群脸色铁青,极力压抑着怒气,显然心中已是怒极。就算他修养再好,被吕信说中要害,且辱及师尊,即便他能不在乎,但若传到江湖,让江湖中人都知道他岳不群被人当面辱及尊师,也会令他颜面扫地。看他微微颤抖,显然是在极力克制。
  吕信说的痛快,也没打算收口,继续说道:“辟邪剑谱出自葵花宝典,乃是福建林远图所创,如果我没记错,葵花宝典曾经有一段时间在华山派手中,不过嘛,好像要练那门神功就要……就要跟太监一样先净身,不知岳掌门可曾下定决心挥刀?”
  岳不群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身子瑟瑟发抖,如果不是自知不是吕信对手,他早已拔剑而起了。不过此人城府极深,虽已到了爆发边缘,却依旧能够忍得下来。
  曲非烟好奇道:“吕大哥,练葵花宝典和净身有什么关系?”
  吕信看了她一眼,道:“你真的想知道?”
  曲非烟向来好奇心就很重,哪有不想知道的道德,闻言不住点头道:“快说啊,练葵花宝典的武功跟太监又有什么关系?”
  “那我告诉你!”吕信点点头,故意大声说道:“要练辟邪剑谱,就必须先要把男人的那命根子割掉,不然修练时便会欲火焚身而亡,现在你知道了?”

  曲非烟“啊”的一声,小脸顿时红成了猴屁股,客栈中也立刻沸腾起来,就听一个汉子大声问道:“岳掌门,不知你是否已经把你那玩意割下来练剑了呢?”
  又有一人道:“我想不可能,他要是割了那东西,他老婆还不成寡妇了,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他那个老婆不过三十来岁,少了男人怎么能行,哈哈哈!”
  又一个声音道:“是不是成了太监,把裤子脱下来给大伙看看不就知道了!”话落,顿时一片喝彩之声,忽听几声怒斥,宁中则领着十数个华山弟子从二楼下来,俱都拔剑相向。
  大堂中都是些江湖二流人物,方才还能跟着浑水摸鱼,此刻见华山派人多势众,哪里还敢再行多嘴,马上便安静了下来。
  宁中则道:“我师兄为人光明磊落,请各位不要误会!”说完向四周一抱拳,确有几分女侠的风范,几个华山弟子怒目而瞪,只等师傅或是师娘一声令下,便要冲上去拼命。
  吕信心里想着:“宁中则还算个不错的人物,对令狐冲那臭小子不比亲生母亲差,只可惜她嫁给了岳不群,最后不但女儿丧命,连她自己也是命归黄泉,实在是可惜!”

  岳不群众弟子出来,很快便平静下来,说道:“江湖谣传并不足行,只要行得端,坐得正,又何必理会他人的闲言碎语呢?师妹不必介怀,虽然有人想要陷害我们华山派,但我们华山派行事光明磊落,相信不久便会真相大白!”
  宁中则走到他身旁立住,道:“不错,相信当中一定有误会,只要我们问心无愧,日后总会水落石出!”看了看吕信,又道:“吕少侠,你虽然多次和我华山派过意不去,但你对冲儿屡有救命之恩,我也不好多说什么!”
  吕信道:“宁女侠误会了,如果我要和华山派为难,我便不会出手救令狐冲,也罢,今日看在你的金面上,在下今日就权且嘴下留情,请了!”
  岳不群哼了一起,起身道:“我们走!”说完甩袖上二楼而去,宁中则看了一眼吕信,也跟了过去,十数名华山弟子恨恨瞪了一脸悠然自得模样的吕信和曲非烟,也跟着上了二楼。
  曲非烟幽幽道:“这个岳夫人到是不错,比岳不群那个伪君子可好多啦!”
  吕信笑道:“想起你娘了?”
  曲非烟道:“我懂事以来就没见过我爹和娘,我爷爷常说我是拣来的,还说我是从石头缝里嘣出来的!”嘻嘻一笑,又道:“其实我知道那是我小时候爷爷哄我开心的,我爹娘被坏人杀死,爷爷已经替他们报了仇啦!”
  吕信道:“看你这么调皮,说不定还真是从石头缝里嘣出来的呢!”
  “菜来喽!”店小二的喊声响起,或许是看在那锭五两重的银子份上,端上来的菜虽不是什么山珍海味,不过色香味俱全,看得出来,厨师还是花了一番功夫才做出来了。吕信一高兴,又摸了一块银子打赏,喜的店小二又是谢恩,又是作揖,就差没叫爷爷了。
  “哇,好香啊!”曲非烟早就饿的望眼欲穿了,一闻到肉香味,立顿叫了一声,等小二将菜摆好,看着七样香喷喷的菜式,好奇道:“小二哥,你这是什么菜,我在江南怎么没有见过,好不好吃?”

  店小二满脸得意,介绍道:“当然好吃,这可是我们厨房特意为两位准准备的!” 指着一盘色泽红润、滋味浓厚香醇而稍带胡辣味的好像的海鲜的东西道:“这是红蒸湟鱼块,用青海湖所产湟鱼炸、蒸而成,中间一共经过十八道手序烹饪而成!”
  又指着一盘看起来像是藻鱼上面缠上了头发似的菜式说道:“这是金鱼发菜,用鸡脯肉和发菜,酿成鱼形蒸制而成,共有十道手序完成,色泽鲜艳,质地润滑,滋味鲜香,汤清可口,是我们青海有名的风味特色……”
  看着店小二在那口沫横飞的介绍,曲非烟则是兴致勃勃的听着,时不时的还要差上几句问清楚那些菜怎么做,吕信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这店小二不去做业务员实在太可惜了,再看曲非烟那表情,还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好不容易等那店小二介绍完,吕信赶紧将他赶走,吃了个茶足饭饱,这才有空问曲非烟问题:“你什么时候也对做菜感兴趣了?”
  曲非烟抹了下嘴巴,微笑道:“爷爷说女孩儿家就应该学会做饭,这样以后才能做个好妻子,所以我从现在开始要学会做各种各样的饭菜!”说完跑过来坐到吕信身旁,拉着吕信袖子兴致勃勃地说道:“吕大哥,等我学会做饭,以后我每天都做菜给你吃!”
  吕信道:“真的?”
  曲非烟喜孜孜地说道:“当然是真的啦!”
  吕信道:“还是算了,我怕你把盐看成味精,把醋当成酱油,做出来的饭吃了可是会死人的,还是不要让你做饭的好!”
  曲非烟嘻嘻一笑,道:“放心好啦,我断不会看错的!”
  吕信道:“那好吧,你想学就去学好了!”

  晚上就寝时,曲非烟兀自在吕信房里唧唧喳喳个不停,直等说的累了,这才打着哈欠回房睡觉去了。吕信听了她一个多时辰的各种稀奇古怪的话语,也出奇的没感到一丝厌烦,等曲丫头出去,这才盘坐床上开始行功。
  武学之道浩如烟海,永无止境,凡是修为达到一定程度,便能领悟以武功没有天下第一之说,只有不停的向更高一层的境界探索才是正途,反之,不进则退,不过并不是说武功会退步,而是相对于别人的进展来说,若自身没半点长进,便也算是退步。
  吕信入江湖时便已经玄元真经所载玄元心法练到最高境界,因此出山一年,也再未有半点寸进。玄元心法最高便是第十层,吕信若想再有所进境,可不是让他原本照着心法修练那么简单了,这要看个人悟性和一定的机缘,因此只能另劈蹊径。
  而且若是没有一定的突破,如何再能有精进,只是要想有突破,就必需要有一个对手来相互探讨,以他现在的修为,想要找对手谈何容易。出道至今,他还从未有过一次淋漓酣畅的大战,心中不免有些惋惜。
  不过吕信对武功也没什么太大的欲望,以他现在这身功力足以让他做他想做的事情,对他来说再有无精进根本就无所谓。

  真气运行三十六周天之后,吕信刚要收功,忽听西角传来一阵“叮叮叮”的兵器打斗之,声,听声音传来的方向约莫在十数丈外,按距离应该是在另一条街了,心下一怔,就听隔壁窗户打开,曲非烟已经纵上房顶,稍一停留,便向西北方向奔去。
  “这小丫头还真不是个能安份的主!”吕信嘀咕一声,也起身出了客栈悄悄跟在后曲丫头后面辍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