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笑嗷江湖》->第二部分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52章 莫大之死
( 本章字数:3723 更新时间:2008-1-7 7:28:00 )

    在小镇住了一宿,次日天明,两人重新上路,出了小镇,才见官道上尽是带刀挂剑的江湖人物,一个个行色匆匆,似乎是要赶着去抢新娘似的,吕信也不得不承认九阴真经的魅力之大,确实不在辟邪剑谱之下。
  曲非烟忽想起一事,说道:“吕大哥,爷爷有一样东西要我送给你!”
  吕信心下一动,问道:“是不是笑傲江湖曲谱?”
  曲非烟愣了下,道:“你怎么知道的?”
  吕信道:“你爷爷和刘正风因音律相交也不是什么秘密,我知道他们合创的笑傲江湖曲谱也没什么稀奇,我又不会弹琴,他把曲谱给我干什么?”
  曲非烟笑道:“我哪知道,反正爷爷要我把这曲谱送给你!”说完从背包里掏出一本册子递给吕信。
  吕信到没料到她包袱里居然装着曲谱,伸手接了过来,随手翻了几下,心道:“我虽然不懂音律,不过以后跟盈盈学会了,与她同奏一下这笑傲江湖也好!”当下收了起来,向曲非烟道:“你爷爷还说了什么?”
  曲非烟忽然有些不自在起来,小脸绯红道:“爷爷说……爷爷说他和刘爷爷要出去散散心,要我跟着你,以后别乱跑了!”说完一张小脸已经红成了柿子,偷偷看了吕信一眼便垂下玉脸。
  “我靠!”吕信愣了半天,看一向不知害臊为何物的曲非烟玉脸通红,哪里还能不明白又是什么好事,不由心下暗骂了曲洋一声,又看了看曲非烟,见这小丫头已经出落的明艳照人,已经到了怀春少女的年龄。
  “又是一个麻烦!”吕信心里面小声嘀咕了一句,再看曲非烟,才十五岁的个小丫头片子,实在让他这个成熟男人不敢往那方面联想。

  曲非烟看吕信一直打量着自己,也不说话,心里不由一慌,紧张的问道:“吕大哥,你是不是嫌我烦,不听你的话?”
  “当然不是!”吕信笑道:“你这么聪明伶俐,我怎么会嫌你烦呢,你爷爷说了没有,他要和刘正风去哪里?”
  曲非烟道:“他没告诉我!”看了看吕信,稍稍松了口气,复又笑道:“吕大哥,我们赛马好不好,你来追我!”说完不等吕信答应,催马急奔而去。
  吕信一怔,不禁哑然,摇了摇头,打马追了上去。
  又行了几天,过了几处城镇,吕信打听一下,已经快到青海格尔木,离昆仑山脉已经不远,不过离昆仑派所在地却是还有一段距离。
  官道上江湖汉子比起前几日又多了不少,五岳剑派中华山岳不群和泰山派天门道长也带着弟子赶往昆仑,与半途与吕信相遇。
  吕信心知左冷禅定会借机铲除其他四派实力,恒山派已经首当其冲,至于泰山派,好像左冷禅已经收服了天门的几个师叔,南岳衡山的莫大行踪不定,左冷禅要对付的可能便是恒山与华山两派。
  华山派的死活他碰上了也懒得管,至于恒山派那些尼姑,碰上了伸一下手,至于那些尼姑听与不听,就不是他所考虑的问题了。

  左冷禅如果要抢九阴真经,当然不会让泰山派也掺和进来,那这天门老道跑这里来打着什么小九九也就不难想象了。吕信心里想着,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一听见朋什么武功秘笈就如同苍蝇看见了狗屎一般的前赴后继,简直比魔教还要无耻。
  对于岳不群这些人来说,吕信虽然跟他们没仇没恨,也不想闲着没事干了去找他们的麻烦,但却从心里厌恶这些小人,相比魔教虽然有点为非作歹,但对于他这个现代人来说,什么时候又少了为非作歹之徒了,因此相较之下,对任我行这些人到是比岳不群有好感的多了。
  这日午时,两人正并驱驰在官道之人,突闻右侧密林中传来一阵打斗之声,喜好热闹的曲非烟顿时精神一阵,兴致勃勃地说道:“吕大哥,赶了半天路也累了,不如我们过去看看是什么人在这里拼杀,也说不定是恒山派的尼姑呢!”
  吕信心道:“明明只有两个人在拼斗,怎会是恒山派的尼姑!”又看曲非烟神情雀跃,于是便答应下来,道:“好吧,你这小丫头就是难伺候!”
  曲非烟嘻嘻一笑,说道:“这里快到昆仑山了,走慢一点也不要紧!”
  两人把马系在道旁的松树上,纵身进了密林,前进数十丈后,就见空出来的一块空地上两人正殊死拼斗,其中一个黑衣蒙面,看不清面貌,另一人居然是令狐冲,那黑衣人一双肉掌上下翻飞,在令狐冲神出鬼没的长剑之下竟是丝毫不落下风。
  吕信不禁一愣,想不起来除了自己还有谁能空手与令狐冲的独孤九剑斗个不相上下,忽又想起令狐冲酷爱剑法,拳脚功夫差的离谱,不禁心下恍然。独孤九剑专功敌人破绽,令狐冲拳脚功夫极差,把握不住时机也是情理中事。

  隔着十数丈的地方,一个干瘦的老头躺在地上,脸色腊黄,大口大口的鲜血不停的从嘴里吐了出来,气若游丝,陆大手从后面抱着那老头,岳灵珊在旁边急的直叫:“莫师伯!”却是无能为力。
  吕信又是一怔,心道:“原来这就是莫大,却不知给谁伤成这样了,怕是十有九成已经回天无力!”
  曲非烟得吕信传授玄元真经中的上乘拳脚功夫,自是能看穿那人掌法破绽,小声道:“吕大哥,令狐冲怎的这般差劲,刚才他那一剑若是再将剑尖往上挑三寸便可刺穿那黑衣人肉掌,他却白白错过了这大好良机!”
  吕信道:“令狐冲拳脚功夫极差,才不能把握时机,若是这人用剑,必然会败在他的独孤九剑之下,我们出去看看!”
  二人纵身而出,曲非烟很少与高手对敌,这时不禁技痒,也不等吕信答应,娇笑一声便闪身往战圈中插了进去,左腕一翻拍在令狐冲剑身之上,荡开令狐冲长剑,右掌闪电般的印向那黑衣人面门。
  拼斗中的两人都没料到会突然有人插了进来,令狐冲遂不及防,被曲非烟拍中剑身,只觉手臂微微一麻,长剑已经荡了开去,不过曲非烟功力只跟他在伯仲之间,也只将他长剑荡开,并未能将他逼退。

  那蒙面人见一个小丫头竟有这般身手,也是一惊,还来不及细想,便见一道飘乎的掌影击向面门,忙一提右掌护住面门,左掌同时扣向曲非烟肩井大穴。曲非烟笑道:“反应够快的嘛,再接我一掌!”说话间右掌不停,跟那人对了一掌,左掌回抡,接下那黑衣人击向她肩井的一掌,就觉手臂微微酸麻,忍不住退开三步。
  再看那黑衣人,也是向后退了三步。
  令狐冲此时已看清了来了面目和紧跟过来的吕信,大喜道:“原来是吕兄!”又忙向曲非烟道:“曲姑娘,这厮害了衡山派的莫师伯,你快将他拿下!”他见曲非烟身法快捷,掌法之妙更是在那黑衣人之上,因此也不管自己拿不下那人是否会丢脸,忙出言招呼。
  曲非烟怔了下,道:“原来是刘爷爷的师兄!”又看向那蒙面人道:“你这家伙蒙着脸准是见不得人,本姑娘到要看看你是哪路神仙!”说完娇斥一声,身形一闪,一式手挥琵琶拂向那黑衣人当胸,去势快如闪电,手法玄奥莫测,让那黑衣人心下微吃一惊。
  那黑衣人见吕信也跟着现身,顿时荫生退意,又见曲非烟手法玄奥莫测,忙双掌在胸前一划,全力硬接了曲非烟一式,借着反弹之力抽身倒纵出数丈没入密林不见了踪影。

  曲非烟气的跺了跺脚,大骂无耻,刚想追去,却又想起此处极易隐藏,自己未必就能追得上,刚想让吕信帮忙,回头却发现吕信正双掌抵在莫大背心替莫大运功疗伤,只得作罢。
  令狐冲天生侠义心肠,方才带着小师妹岳灵珊和陆大有经过此处时听到惨叫声,因此进来查探,正瞧见莫大中了那黑衣人一掌,看那黑衣人又要下毒手,因此挺身阻拦,这时候在旁边,见莫大气若游丝,不禁急的额头上直冒冷汗。
  岳灵珊紧抓着他的手臂好声劝慰道:“大师哥,你别担心了,这位吕大哥内功高强,一定可以救莫师伯的!”
  话声才落,就见吕信睁开了双眼,收功而起道:“我又不是神仙,怎么能救活一个将死之人!”莫大心脉已断,生机已绝,纵使他功力再高也是无能为力。
  令狐冲黯然道:“莫师伯对我有恩,不想今日却遭奸人所害,我令狐冲若不能为他老人家报仇,枉为男儿!”
  岳灵珊和陆大有也是一脸神伤,岳灵珊抹了抹眼睛说道:“我和陆猴儿去找大师哥,被奸人围功,是莫师伯救了我们,带我们在洛阳找到了大师哥,现在他却……”后面的再也说不下去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吕信心下恍然,说道:“现在不是流眼泪的时候,莫掌门挺不了多久了,趁现在还有一口气在,你们快问他还有何遗言!”说完伸指点在了莫大神庭之上,就见莫大悠悠转醒,抬头看了站在身边的几人一眼,眼神无力而憔悴。
  令狐冲上前跪倒在地,扶着摸大的身子,一时竟不知说什和好。
  莫大惨淡一笑,道:“令狐贤侄不必如此,我莫大活了几十年已经足够,还不将生死放在心下!”
  令狐冲黯然道:“晚辈未能及时赶到,以致让师伯遭了毒手,实在惭愧!”
  莫大不言,看向吕信道:“这位莫非就是吕信吕少侠?”
  吕信道:“正是,你心脉已断,还是尽快将生平未了之事告诉令狐冲,勿要遗恨九泉!”
  令狐冲也道:“师伯放心,晚辈定会将那黑衣人碎尸万断为师伯报仇!”

千◇秋◇网  勘校 http://www.ceqq.com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