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笑嗷江湖》->第一部分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41章 追魂四剑
( 本章字数:3905 更新时间:2008-1-7 7:28:00 )

    三人话别后,任我行刚要离开,却听吕信道:“先等一下,有人过来了!”
  任我行侧耳倾听,却没听到半点声响,又过了一会,才听到四声破空之声,不由暗暗吃惊:“这小子功力居然胜我数倍,不知道他练得哪门奇功,真想不到世上居然有如此厉害的神功,连吸星大法也吸不到他半点内力!”
  吕信道:“可能是江南四友发现岳父已经脱困,不如我们这便离开!”
  任我行道:“先看看来的是什么人物再说!”话落,盈盈也听到了破风之声,不多时,就见江南四友连袂追了过来,待看清任我行时,全都惊的魂不附体,黑白子最是胆小,指着任我行惊叫道:“任……任老前辈!”
  任我行道:“不错,果真是你们四块废料,老夫即已重见天日,难道就凭你们四个也想抓老夫回去不成?”
  盈盈道:“爹,这四个人交给女儿对付!”说完抽出她的短剑站在任我行身旁。
  黄钟公面色惨白,说道:“你……你是怎么出来的?”
  吕信哈哈一笑,摇着扇子道:“是我救出来的,怎么?”
  四人神色一凛,丹青生问道:“你是何人,为什么要救任……任前辈!”心想:“这小子看样子不会武功,他如何能救得出任我行这老魔头,真是怪事!”
  秃笔翁道:“你是何人,为什么要救……救任老先生?”
  吕信道:“你蠢,自己用脑袋想想,现在全武林谁不知道我吕信和任教主的千金盈盈两情相悦,我看你们是整日吟诗作乐脑袋里面吟出虫子来了,以致智力衰退!”

  四人“啊”的一声叫,他们虽不在江湖上走动,但近日武林中发生的一些事情还是听过的,传闻吕信为了圣姑独上黑木崖,来去如入无人之境,他四个如何不知,现在一听眼前这书生便是吕信,委实难以置信。
  任我行道:“废话少说,你们是我日月神教之人,却助东方不败那个狗贼犯上作乱,今日老夫就拿你们先行开刀,你们是一个一个上来,还是一起上来送死?”
  四人脸脸相觑,额头上已经渗出了冷汗,胆小的黑白子想起吸星大法的厉害,更是两腿打战,差点没软倒在地。

  好半天,黄钟公才道:“我等奉东方教主之命在此看管要犯,今日即让你逃脱,我们兄弟四人也难逃一死,姓任的,你叛教作乱,早已除名开革,老夫四兄弟今日纵是一死,也要向你讨教几招!”
  任我行杀机已起,狞笑道:“好极、好极,你们四个一起上吧!”
  盈盈道:“爹爹且慢,让女儿代劳!”说完不等任我行答应,便纵身冲了上去,挥剑直刺站在最前的黄钟公。黄钟公叫声:“来得好!”手中玉箫点向盈盈左胁,盈盈剑式一变,削向黄钟公右肘。黄钟公玉箫一沉,格向盈盈剑身。
  吕信心道:“女儿家的整日打打杀杀,成何体统,不行,以后不能再让她杀人,不然变成个小魔女可就不好了!”此时江南四友中的其他三位也不客气,同时功向盈盈,看任我行要上前,吕信将他拉住,说道:“放心,盈盈不会有事!”
  江南四友并非三流角色,若是只黄钟公一人,还能勉强拿下,四人齐上就不行了。任我行看盈盈在四人夹功下左支右拙,显然撑不过十招,不禁皱起了眉,吕信道:“等着吧,盈盈还有绝招没出!”

  话音刚落,就见银光乍起,盈盈手中短剑刮起一阵银茫,身形如鬼魅般飘闪,出剑快如闪电,剑式其诡绝伦,内藏无限杀机,就听“叮叮叮叮”四声响,江南四友先后捂着右腕抽身后退,满面骇色,手中兵器全都掉落地上,右腕各中一剑,丹青生右手五指已被削断。
  “好剑法!”任我行情不自禁的脱口赞道,心下大感欣慰,十二年不见,女儿身手已堪比武林中一流高手,虽说内力稍差,但这连环四式剑法招招追魂夺命,有神鬼莫测之威,忍不住问道:“盈盈,你这是什么剑法,是不是吕信教你的,叫什么名字?”
  盈盈收剑后退,看了看吕信,说道:“才不是呢,这本来就是人家的剑法,他只不过替我改了一下而已,叫旋风追魂四剑!”
  任我行哈哈狂笑了几声,说道:“不错,旋风追魂四剑,当真是夺命追魂,如此狠辣的剑法也只有我任行的女婿才创得出来!”又向江南四友道:“看在这十二年来,你们四人对老夫还算客气的份上,今天就饶你们不死!”
  江南四友面无人色,黄钟公秃然道:“任我行即已逃脱,老夫有负东方教主重托,也无颜再生存于世上,说完自断心脉而死!”其他三人大吃一惊,一齐扶住黄钟公尸体,如同小孩子般的嚎嗷大哭起来。
  任我行面现杀机,森然道:“老夫已经枉开一面,还不滚?”

  吕信看黄钟公这老头子实在迂腐的可以,不禁摇了摇头,说道:“江湖之上,向来便是仇杀不断,强者生存,弱者淘汰,你们四人即不愿再过江湖仇杀的日子,这便找个地方隐居吧,否则东方不败也不会放过你们!”
  三人看了吕信和任我行一眼,垂泪抬起黄钟公尸体离开。
  吕信回过身来握住盈盈玉手,说道:“盈盈,我不在你身边,你要小心照顾自己,江湖险恶,以后能不跟人动手就不要再随意伤人,你一个女儿家打打杀杀也太不像话,等我去趟福州之后便去洛阳等你们,知道吗?”
  盈盈道:“你什么时候也会关心起别人的死活了,我看你不如上少林寺去当和尚算了!”
  吕信道:“我是替你担心,你一个女儿家的整天打打杀杀,像什么样子,我若是上少林当了和尚,以后谁还娶你做老婆!”
  盈盈俏面一红,啐道:“说好了不准胡说八道,你又来了!”
  任我行哈哈笑道:“你们俩的私事以后你们慢慢再说,盈盈,我们走吧!”
  吕信道:“且慢!”向任我行道:“岳父大人,你的吸星大法对敌时虽然威力无穷,但也并非是所向无敌,这门功夫虽然好处甚多,但后遗症也是不少,你吸取别人的内力,但却不能吸来的真气溶合,你虽然想到压制办法,但却极耗自身真气,若是日后压制不住爆发,便会肌肤寸裂而死!”
  盈盈“啊”的一声叫,慌道:“那怎么办,你快救救我爹!”
  任我行沉吟道:“不错,十二年前老夫便是发现这个弊端,才闭关参修,以致让东方不败那个狗贼有机可乘,虽然我将葵花宝典传授给他不安好心,也料到他有野心,但我还是着了他得道,不过这十二年来,我已经想到了化解体内极其霸道异种真气的办法,只是这个方法却极耗自身内力,你有什么好办法!”
  吕信道:“办法到是有,我给你一套心法,你照着修练,数年之内便会将你吸来的真气尽数化去,不过我就怕你死要面子不肯修练!”
  任我行道:“笑话,老夫岂是那种迂腐之人,你内功胜我数倍,想必拿出的心法也定是绝世珍品,老夫又岂能拘泥于那些俗套而弃之不练!”
  吕信心道:“我叫他一声岳父也不亏,任老头虽然狂妄自大,但也确是个英雄人物,比起那些满嘴仁义道德、背地里却尽耍些卑鄙下流的阴谋的小人又光明磊落的多!”当下将玄元心法中的易筋煅骨篇的口诀念给任我行。

  玄元心法第六层便是易筋煅骨篇,跟少林易筋经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一佛一道,两门心法的行功路线却是截然不同。易筋经由内到外,发乎于心;玄元心法由外而内,以先天自然真气驱策体内后天真气,说不出孰优孰劣。
  等任我行记熟口诀,吕信才向二人道别,又叮嘱盈盈几句,这才往福州而去。不数日到了福州城,吕信随便一打听,便找到了福威镖局,只是如今的福威镖局人去楼空,见不到半个人影。
  吕信敲了一阵门,才听“咯吱”一声,大门打开一条缝隙,一个六十多岁的老翁走了出来,问道:“请问公子,您是找人还是……”
  吕信道:“老人家,我找林平之!”
  老翁两眼一亮,说道:“请问公子贵姓?”
  吕信道:“我叫吕信!”
  那好翁“啊”的一声,说道:“原来是吕公子,小老儿失礼了,公子快请进来!”说完推开大门,将吕信迎了进去。
  吕信心道:“林平之那小子定是交待过了,看这老翁的态度便知道!”问道:“这位老人家,林平之在不在府上,你直接带我去见他便好了!”
  那老翁道:“我家公子在福宁巷的宅子里面,公子请先入内用茶,小老儿这便去请我家公子过来!”林平之回到福州后早已交待过了,如果吕信找上门来,就让这老翁亲自去福宁巷的宅子通知他,这老翁心知眼前这位吕公子不是常人,哪敢怠慢。
  吕信道:“不用了,你直接带我过去就是!”看那老翁又要罗嗦,忙抢道:“老人家不用客气,你直接带我去找他便是!”

  那老翁见吕信意决,便道:“公子请随小老儿来!”说完在前带路。福州是座大城市,人口众多,商业繁荣,而且福建武风颇盛,时而有带刀配剑的江湖汉子来往,酒楼客栈中也不乏江湖人物,相反,一身白色儒衫的吕信看起来到不像是个江湖人物,反而更像个游学书生。
  跟着那老翁穿过几条街道,来到一条环境清雅的巷子里,吕信留意了下,发现出入各个府门的无一不是门面光鲜之辈,心下便知能在这条巷子里拥有宅院之人多半都是福州城有点名望之人,非富即贵。
  那老翁在一家府门前停下,转过身向吕信说道:“公子,我家公子就在里面,请跟小老儿进来!”
  吕信心道:“怎么还有人找林平之那小子的麻烦,真是怪事!”原来院中竟然隐隐传出了兵器相撞声和喝斥声,虽是有人正在打斗,稍一思忖,向那老翁道:“你先回去吧,我自己进去找你家公子!”
  那老翁不敢有违,答应一声便自行回去了。


千◇秋◇网  勘校 http://www.ceqq.com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