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笑嗷江湖》->第一部分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34章 爱老虎油
( 本章字数:3875 更新时间:2008-1-7 7:28:00 )

    任盈盈垂下玉脸道:“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喜欢你这个轻薄浪子!”
  吕信道:“我何时轻薄过你了?”
  任盈盈道:“不说啦,你刚才说我爹被东方不败囚禁,真的还是假的?”
  吕信道:“你不是已经相信了吗,怎么还问?”
  任盈盈道:“我只是想确认一下,这十二年来东方不败对我算是很好,我也不敢确信他是不是真的将我爹囚禁了起来!”
  吕信道:“那你就是还在怀疑我了?”
  任盈盈道:“我……你老是跟我作对,不说算了!”
  吕信道:“好啦、好啦,你爹被东方不败囚禁在西湖梅庄的地牢,不如我带你去将泰山大人救出来,也好让他给我和你主婚!”
  任盈盈俏脸上飞过一抹红晕,说道:“你胡说什么,我还没答应嫁给你呢!”
  吕信心下暗笑,这美女还当真爱要面子的紧。说道:“那你就是不想救你爹出来了?”
  任盈盈道:“其实十二年的端阳佳节之上,我便发现每年的端阳佳节聚会时便会少几名教中元老,现在想来也该和东方不败有关,而且那次曲叔叔带着非烟走了,向叔叔也被爹赶下了黑木崖不知所踪,不过我还是要上黑木崖去打听一下,如果属实,我便去救我爹出来!”
  吕信道:“不是吧,杨莲亭已经知道你救走了曲洋,你回黑木崖岂不是自投罗网,这个不行,现在你是我老婆了,我可不能让你去冒险!”

  任盈盈心下虽是欢喜,但脸上却觉的发烧,说道:“你胡说什么,我还没答应要嫁给你呢,你再胡说我就把你舌头割下来!”
  吕信道:“你要舍得那你就割下来好了,反正我是不会让你一个人去黑木崖,你只要跟我去西湖梅庄看看便知道我是不是在骗你了!”
  任盈盈听他之言,心下早已信了,说道:“你怎么知道我爹被关在西湖牢底的?”
  吕信道:“你们日月教中就有不少人知道,我又岂能不知!”
  任盈盈知他武功深不可测,进出神教总坛也是如入无人之境,当下也不再问,说道:“如果是真的,我爹被东方不败关了十二年,出来后他一定会想办法重夺教主之位,到时你会不会帮忙?”
  吕信心道:“当真是知父莫若女,任盈盈对他老爹到是了解的很!”说道:“你说呢,你想不想让我帮忙?”
  任盈盈拉不下脸来求他,道:“你想帮就帮,不帮就算了!”
  吕信在她光洁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哈哈笑道:“其实当个教主又能如何,还是先把你爹救出来再说!”

  任盈盈见他胆大妄为,用力挣出吕信怀抱,道:“我可不是那种随便的女子,你再对我无礼我就一剑杀了你!”
  “我靠,你当杀人很好玩么?说的这么随便!”吕信心下嘀咕一声,微笑道:“女儿家的整天把打打杀杀挂在嘴边不好,以后还是乖乖做个贤妻良母的好,天色也不早了,不如我们这便下山,明天前赴杭州去救你爹!”
  任盈盈点头答应,“你可不能再对我无礼!”
  二人下了华山,任盈盈怕被别人笑话,又蒙上了面纱,吕信也是无奈。到得华阴县城之时,天色已晚,因企图来华山抢夺辟邪剑谱的江湖汉子多不胜数,城中客栈都已客满,不过当吕信和任盈盈出现在城中时,顿时引起轩然大波,三山五岳的好汉纷纷争抢着将客房让了出来,恭请吕信和任盈盈进住。
  吕信也不客气,和任盈盈在一家名为‘华福’的客栈下榻,要了两间上房,用过晚餐后便各自回房休息。
  吕信无一丝困意,回房后盘坐在床榻运气行功,却不能静下心来,不由开始思索起今后的去向。这时代女子保守异常,自小便接受了从一而终的思想,任盈盈现在已对他表白了心迹,吕信非是薄情寡性之人,自不能对她不起。
  心想:“任我行也算是个人物,我将他救出来也算对得起盈盈,至于他会不会再祸害武林,干我屁事,成者王候败者寇,此乃千古不变的道理,什么维护武林正义,纯属狗屁,要说正义,左冷禅和岳不群那伪君子又有何正义可言,比起这二人来,任我行虽然狂妄,但他敢做敢当,也算得上是个英雄人物了!”
  任盈盈乍闻父亲并未去世,而是被困西湖梅庄牢底,同样也是无法入睡,只想尽快赶到杭州,与阔别十二年的父亲见面。

  次日一早,两人出了华阴县,取道往南而去。各路江湖汉子探得吕公子和圣姑要从道上经过,沿途不时有绿林好汉前来拜见,或是送酒送酒,或是赶在二人之前早准下榻之处,着实让吕信感受到了任盈盈在那些江湖汉子心目中的地位。
  不过,任盈盈羞于接受,尤其听不得旁人在私下论起她跟吕信之事,大发脾气,把那些前来讨好的江湖汉子尽数赶走。
  这日,两人从嵩山脚下经过,吕信忽然想起上次贸然上少林借易筋经,按照这时代武林中的规矩,过门不拜便是瞧少林不起,于是向任盈盈说道:“盈盈,不如我们上少林拜访一下方证大师,以示对少林派的尊重,你意下如何?”
  任盈盈道:“少林和尚迂腐的很,我看还是算了吧!”
  吕信知她急着想将老爹救出来,且对正派中人没什么好感,同时也担心会不会被少林僧人为难。不过少林一派在武林当中确也值得人尊敬,方证大师虽然迂腐,但也不失为一仁慈的长者,当下道:“方证大师乃是得道高僧,我们既然到了嵩山,就顺道去拜访一下,今晚就在少林借宿一晚,明日再赶路!”
  任盈盈道:“怕是那群少林和尚不让我们留宿!”
  吕信笑道:“放心好了,我和方证大师有过一面之缘,上次我便在少林住过一些时日!”

  任盈盈想了想,道:“那好吧,不过你可不能在少林寺胡说八道!”二人借道登山,任盈盈想起自己到现在还不知吕信出身门派,便道:“你还没告诉我你师傅是谁呢?”
  吕信笑道:“你都知道我是浪子一个,怎么还问这个,我大庙不收,小庙又看不上,哪有师傅肯收我这样的徒弟!”
  盈盈道:“你别贫嘴了,没师傅你武功怎会这么少,啊,我知道了,怪不得你会上少林寺,我猜你一定和少林寺大有渊源,是不是?”
  吕信道:“你别乱猜了,我可不想当和尚,怎会跟少林寺有渊源,我真的没有师傅,武功是我自己胡乱练了几年就练成现在这样了!”
  盈盈哪里肯信,说道:“连师傅都没有,自己胡乱练得几年便有这般厉害,我看你是不想告诉我!”
  吕信凑了上去,嘻嘻一笑,说道:“让我亲个嘴儿我就告诉你!”
  盈盈俏面微红,啐道:“你再胡说八道我便不跟你一道了!”
  吕信哈哈笑道:“我哪里胡说八道了,男欢女爱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怎么到了你嘴里就变味道了!”
  盈盈道:“你是轻薄浪子,别人可不像你也一般无行!”
  吕信道:“你老说我是轻薄浪子,我又何曾轻薄过你了?”
  盈盈道:“你尽胡说,你老对人家无礼,这便不算轻薄么?”

  吕信摇了两下扇子,又拍了下额头道:“I 服了you,算我没说行了吧?”
  盈盈没听懂,愣道:“你刚才说什么?”
  吕信道:“没什么,这是洋文,你听不懂!”
  盈盈更是好奇,问道:“什么是洋文?”
  吕信携着她玉手顺着山道边往上奔,边道:“洋文嘛,在西方很远很远的地方住着很多高鼻子绿眼睛,黄头发的人,他们不但长的跟我们中原人不一样,而且说的话也是不同,他们的语言便是洋文,就是我刚才说的,有时间我教你!”
  盈盈大是好奇,说道:“你怎么知道这么多的,还会说洋文,你是不是去过那里?”
  吕信道:“当然了,我小时候可是在英国伦敦长大的!”看盈盈又要追问,吕信怕再解释下去又没完没了,忙又道:“那,我现在教你一句洋文,看看你能不能学会,听好了,现在你看着我,说I love you!”
  盈盈道:“这是什么意思,好生难听,你再说一遍!”

  吕信又慢慢说了几遍,盈盈才硬着舌头说了一句,不过那语调却是极其的不标准,看吕信一脸坏笑,盈盈马上就意识到自己又被戏弄了,说道:“爱老虎油是什么意思?”
  “爱老虎油?哈哈哈!”吕信笑的肠子都快要打结了,上气不结下气的说道:“是I love you,不是爱老虎油,意思就是我喜欢你,好盈盈,再说一句我听!”
  盈盈气道:“你……我不去少林了,你一个去!”说完掉头就走。
  吕信忙伸手将她拉住,微笑道:“别生气嘛,在西方,那里都是很开放的,如果有哪个女子喜欢上一个男子,便很大胆的对那个男子表白,当面说一声I love you!你喜欢我,那便对我多说几声也是无妨!”
  盈盈粉面通红,低下头不吭气,过了一会儿,才抬起头来说道:“你是中原人,怎么会生活在西域?”
  吕信愣了下,解释道:“你理解错了,不是西域,是西方,西域离我们中原只有几千里路,而我小时候生活的地方是伦敦,离中原有十万里远,西方有座海滨城市叫做威尼斯,那里风景好的很,等有时间我带你去玩,好不好?”
  盈盈道:“真的吗?我怎么没听说过!”
  吕信道:“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等我和你成了亲,我们就生好几十个胖小子出来,然后我们一家去威尼斯!”
  盈盈粉面通红,气道:“不许你胡说八道!”
  吕信微笑道:“好、好、好,不生几十个,生三五个就可以了!”
  一路笑笑闹闹,日落时分,二人到了少林山门前,吕信让看门的小和尚进去通报,不多时,方生大师亲自迎了出来,将二人接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