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笑嗷江湖》->第一部分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33章 表露心迹
( 本章字数:3732 更新时间:2008-1-7 7:28:00 )

    林平之一听外公便脸现怒色,说道:“他……他贪图我林家的辟邪剑谱,如此外公便是不要也罢,现今世上也只有吕大哥对平之甚为照拂!”
  吕信愕然道:“你也知道了?”
  林平之道:“那日我无意中听到他们的谈话,才知他把我娘嫁给我爹是图谋我们林家的辟邪剑谱,莫非大哥也知道?”
  吕信点头道:“你知道了也好,那以后就不必再去王家了,我还有些事要办,你先回福州,打理好一切后找个地方专心修练心法,我现在便传你第三层心法,等你把第三层心法练的差不多了再上青城报仇,至于那辟邪剑谱,就让那岳不群拿去算了,让他去练得不男不女变成人妖,也算是那伪君子的报应!”
  林平之听吕信不跟他一道前去福州,心下微感失望,却又不敢违拗,说道:“那我便在福州等吕大哥,你办完事了再来福州找我!”现在又得知外公王元霸也在图谋他家的辟邪剑谱,林平之心下大感世态炎凉,世人皆不可靠,只将吕信当成了唯一的亲人。
  吕信道:“你先去吧,等我哪天高兴了便去福州找你,记住,先别急着重振家业,先把武功练好,不然小心哪天给人宰了,玉皇大帝也救不了你!”

  林平之恭敬答应,吕信又叮嘱了几句,传了他第三层心法的口诀,这才将他赶走,看了看左侧的树林,说道:“出来吧,你跟了我也不止一天两天了,难道不想对我说些什么吗?”
  林中脚步声响起,脸蒙轻纱的任盈盈走了出来,看了吕信一眼便侧转过身去,不过她却未再女扮男装,而是恢复了女儿身。
  吕信嘻笑了几声,走到她面前说道:“你不让我跟着你,你却又跟着我做什么?”
  任盈盈道:“谁跟着你了,腿长在我身上,我高兴去哪就去哪!”
  吕信道:“鸭子都熟了你还嘴硬,你从山西一路跟我到洛阳,再跟到华山,难道就不想对我说点什么吗?”心想:“我数次戏弄于她,害得她在别人面前失了面子,这任性倔强的大小姐不会真的对我芳心暗许了吧?妙哉,一会我且试试她!”
  任盈盈听吕信早知自己一直跟着他,想起那天在绿竹林偷听二人谈话,多半也是吕信有意为之,不禁脸上发烧,寻思:“他……他是喜欢我吗……”
  “有人下来了!”任盈盈还没回过神来,便觉腰间一紧,被吕信带着躲进了树林,耳边听得吕信道:“原来是这两只哈巴狗!”
  任盈盈问道:“什么哈巴狗?”
  吕信道:“你看看不就知道了!”

  任盈盈抬眼望去,见是嵩山派的人,听吕信把陆柏和丁勉说成哈巴狗,大感有趣,忍不住低笑出声来,美丽绝伦的玉脸上顿时绽出荡人心魄的笑容,吕信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位任大小姐的笑容,虽然隔着面纱,但以他的目力依然可以看个清楚,不觉有些失神。
  任盈盈发觉失态,忙一敛笑容,挣开吕信往旁边挪了下,说道:“你看什么,我脸上又没长花!”
  吕信凑了过去,将她挤在一杆小树旁,不能再向旁边挪身子,这才嘻笑道:“谁说你脸上没长花,刚才就长出了一朵百合花,那,你再笑一个给我看看,看又是什么花,是牧丹还是兰花!”
  任盈盈道:“别胡说八道了,你这人一点正经也没有!”
  吕信凑到她耳旁说道:“我一看见你就忍不住要胡说八道!”
  任盈盈道:“那你别看着我,你坐这么近干什么,坐那边去!”说完又往旁边挪了下,可旁边被一杆小树挡着,怎也挪不开半寸。
  吕信有气无力的道:“三天没吃饭了,哪里还有力气动弹!”

  任盈盈知他无癞,只好别过头去不再理会。此时嵩山派诸人已经飞掠下了华山,吕信透过面纱仔细看她娇美的容靥,也觉砰然心动,忍不住伸手将她的面巾扯下。
  任盈盈遂不及防,面巾被扯落,不禁气道:“你无耻!”说完伸手“啪”的一声在吕信左脸上扇了一个耳光,不过扇完后马上就后悔了,见吕信捂着脸的看着自己,心下没来由的一阵慌乱,嘤咛一声,起身往山下奔去。
  吕信看了看手背上的五道指印,小声嘀咕道:“还真舍得打我,丫的!”抬头看了看任盈盈背影,起身追了下去,以他的身手,怎会让任盈盈打在脸上,方才千均一刻时他用手背遮住了脸,任盈盈正好打在他手背上,只是他动作太快,任盈盈根本没看清楚。
  任盈盈那一巴掌扇出去时便后悔了,不过她性子倔强,让她说声对不起那是万难,因此选择暂时避开尴尬的局面,一边往下奔,一边侧耳倾听吕信是否跟了上来。冷不防吕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将她吓了一跳。
  “你好狠心,我的脸痛的厉害,你得补偿我!”
  任盈盈头也不回的说道:“你不是三天没吃饭了吗,怎么还有力气跟着我干什么?”心下却是暗喜:“他……他果然跟来了,难道他真的对我……”想到这里不由脸上发烧,为免被吕信看到,忙足下发力飞奔。

  忽觉眼睛一花,前面狭道上已经立着一条人影,吓的娇呼一声,想要停下,却已收势不住,一头撞在了吕信怀里。
  吕信脸上挂着坏坏的笑容,毫不客气的张臂将她搂住,说道:“我怕你一个不小心掉下山崖,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反正就跟着来了!”
  任盈盈两手抵在吕信胸膛上,努力使二人分开一点距离,道:“你先放开我,再对我无礼,我会恨死你的!”
  吕信知这时代女子须要守身如玉,可不能太过火了,闻言笑道:“要我放开你可以,不过你可不能再用乌龙爪对我毛手毛脚的,女儿家的,要温柔贤淑点才对嘛,不然小心以后嫁不出去!”说完放开了任盈盈。
  任盈盈道:“嫁谁都不会嫁给你,不牢你废心!”
  吕信道:“当真?”
  任盈盈唇角动了下,终是没能说出口来,自觉脸上发烧,哼了一声侧转过身去。
  吕信笑道:“想嫁给我就直说嘛,还嘴硬什么,我都跟你爹提过亲了,还害什么臊!”
  任盈盈道:“你胡扯,我爹早就去世了,你才几岁,怎会见过我爹!”
  吕信道:“谁说你爹去了阴间,他现在正在一处地方享清福呢,想不想让我带你去看看?”
  任盈盈道:“你别对我爹无礼,我爹十二年前便去世了!”

  吕信摊了摊手道:“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东方不败篡夺了任我行的教主之位,把你爹囚禁起来,十二年来不见天日,这件事你们日月神教就有不少人知道,唯独瞒着你和忠心于你爹的几个属下而已!”
  任盈盈不信,说道:“东方叔叔对我很好,他怎么会害我爹,你别再挑拨离间了!”
  吕信心道:“我靠,好心当成驴肝肺,枉我还想让你们父女团圆,你这死丫头却是一点也不领情,居然说我挑拨离间,真是岂有此理!”看向任盈盈道:“你真的一点都不相信我?”
  任盈盈道:“我……”忽然想起当年的光明右使向问天曾冒死向父亲进柬,声言东方不败有不轨之心,却被父亲逐下黑木崖,十二年不见音训,不禁又有些迟疑了。
  吕信看她还在犹豫,心念一转,说道:“既然你不相信我,那我也不自讨没趣了,山高水长,我们后会有期!”说完摇着扇子转身就走,心里却数着步子,看任盈盈会不会开口叫他留下。
  走出十来步,果真便听任盈盈道:“你回来?”
  吕信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前走,道:“你让我回去我就回去,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任盈盈道:“那你想怎么样?”
  吕信道:“你都不相信我,我还回去干什么?”
  任盈盈顿足道:“你回来,我相信你了!”
  “嘿嘿!”吕信偷笑一声,返身一个跨步便到了任盈盈面前,笑道:“那,现在说说让我回来干什么?”
  任盈盈只觉脸上发烧,不敢与他对视,垂下玉脸道:“我……我只是想让你永远留在我身边!”说完这句话,只觉心脏扑嗵扑嗵的狂跳起来,紧张的都快要崩溃了。

  吕信愣了下,忽然觉得自己犯了个很严重的错误,实在不应该逼着任盈盈表露心迹。
  到不是他对任盈盈不动心,而是他自从到这个陌生的世界之后,至今为止压根儿就没想过自己的下半辈子该怎么过,自然也没考虑过要对哪个女人负起责任,调戏任盈盈也不过是男人看到美女时的天性使然,虽然心里也有些喜欢任盈盈,却没料到任盈盈会突然表露心迹。
  愣了半天,才道:“你不后悔?”
  任盈盈抬起头来,看着他道:“后悔什么?”
  “没什么?”吕信哈哈笑了几声掩饰过去,说道:“江湖上都说圣姑对我吕某人情深义重,看来果真不假,啊,我记起来了,可能是我每天都会给我祖太爷坟上烧纸钱,所以祖太爷才保佑我,让我得到了仙女的垂青!”
  任盈盈听他把自己比作仙女,心下甚喜,但却故意摆着脸道:“你别胡说八道了!”
  吕信嘻嘻一笑,张臂将她搂进怀里,说道:“你就像天上的仙女,比嫦娥还美,声音比七仙女的还要好听数倍,我哪里胡说八道了!”
  任盈盈听他口没正经,也是心下无奈,说道:“你这人恁没正经,快放开我,以后不可对我无礼!”
  吕信道:“我是没正经,那你为何还会喜欢我?”

震撼视觉的强势网络,颠覆思维的快感资讯
168◇中文网:http://www.168zw.com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