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笑嗷江湖》->第一部分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32章 阴险狡诈
( 本章字数:3735 更新时间:2008-1-7 7:28:00 )

    吕信轻摇折扇道:“就凭你们五岳剑派这些虾兵蟹将?吕某人随时候教!”
  令狐冲站起身来,向吕信抱拳一礼,说道:“吕兄对在下之恩,令狐冲感激不尽!”
  吕信道:“不必,我行事向来只凭喜好,你对我味口,我便交你这个朋友!”
  岳不群向令狐冲道:“你这畜生,不但私吞别派剑谱,甚且结交奸邪,从今以后,你不再是我华山派弟子!”
  “师兄……”
  “住口!”宁中则将要求情,岳不群又喝道:“你看这畜生都干了些什么,胆大妄为也就罢了,居然跟这等妖邪之辈勾接,你还替他求情?”
  吕信笑道:“不愧是伪君子,你偷了人家剑谱懒到别人头上可以,但你懒到令狐冲身上我可就有些看不下去了,令狐冲所使独孤九剑乃是你们华山剑宗前辈风清扬所传,你这个睁眼瞎子居然愣把独孤九剑说成辟邪剑法,佩服、佩服,辟邪剑法第一条,欲练神功,必先自宫,不如你把裤子脱下来,让大家看看你是否已经练成辟邪剑法!”
  “胡说八道!”华山弟子听不下去了,怒道:“你不得侮辱我师傅!”说完先后拔出了长剑。
  宁中则也道:“吕少侠说笑了,我师兄光明磊落,怎会私吞别派剑法!”
  陆丁二人心道:“把裤子脱下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令狐冲道:“吕兄请慎言,我华山剑法博大精深,师傅怎会私吞别派剑谱!”
  吕信哈哈笑道:“你这块榆木疙瘩真是一点也不开窍,既然如此,那我也懒得多管这当子闲事,风清扬对少林和武当两派有恩,方证大师和冲虚道长识得独孤九剑,你若是想洗脱罪名,可上少林请方证大师为你作证!”说完,人已经不见了影子。

  宁中则听吕信说是华山派剑宗前辈风清扬传授了令狐冲剑法,心下不禁松了口气,走几步上前说道:“冲儿,吕少侠说的可是真的,是不是风师叔传你的剑法?”
  令狐冲见即已说穿,也不再隐瞒,道:“是的,师娘,当日在思过崖上风太师叔传授弟子独孤九剑,不让弟子告诉任何人,请师傅师娘见谅!”
  岳不群道:“花言巧语,既然风师叔不让你告诉任何人,那吕信又怎么知道?”
  令狐冲道:“当日风太师叔传我剑法之时吕兄曾经去过思过崖!”
  岳不群冷笑道:“风师叔早已去世,你这畜生居然还敢串通吕信绞辩,令狐大侠不但剑法高强,连心机也是这般深沉,佩服,佩服!”
  “师傅……”
  岳不群喝道:“谁是你师傅,你这畜生已经堕入魔道,我没有你这样的徒弟,马上给我滚!”
  宁中则忙道:“师兄,冲儿从来不会撒谎,他已经承认了是风师叔传授他的剑法!”
  岳不群向岳灵珊道:“珊儿,你给这畜生送饭,可曾在思过崖见过风师叔?”
  岳灵珊道:“我不曾见过风太师叔!”
  岳不群看向令狐冲,复又冷笑道:“风师叔既然连我华山弟子也不见,又怎会见吕信,你这畜生伙同吕信来撒谎,已昧天良,你马上给我滚下华山!”

  宁中则和岳灵珊母女,以及华山众弟子苦苦哀求,岳不群自是不听,若不拿令狐冲当替罪羔羊,他如何洗脱恶名。
  令狐冲想让田伯光作证,忽又想到田伯光在武林中只有恶名,若是让他作证,只会令江湖中人耻笑华山派,说华山派居然找了个淫贼来作证,遂又将这个想法打消。
  陆大有见大师兄被冤,苦思办法为令狐冲开脱,忽然想到吕信数月前曾上过思过崖去找令狐冲,当下道:“师傅,吕信确实曾上过思过崖找大师兄,弟子等都可以作证!”
  被陆猴儿一提醒,华山众弟子都想到了,忙集体出来作证。
  却见岳不群阴下了脸,说道:“这畜生丧尽天良,你们还替他狡辩,给我出去!”
  “师兄……”
  “你也给我出去!”宁中则将要求情,岳不群又喝一声,宁中则只不好在外人面前驳他面子,只好默默退下,众弟子噤若寒蝉,不敢再言,全都退下,仅有劳德诺上前道:“大师兄虽然行为不端,但师傅为华山一派着想,也是没错!”
  岳不群道:“只有德诺一人还算识大体!”又向令狐冲道:“你再不滚我毙了你个畜生!”

  令狐冲心下凄然,不过看众师兄弟和师娘,除劳德诺之外都是一脸忿然,心下又生出一道暖流,想道:“今日师傅将我逐出华山派也是为大局着想,我且先忍他一忍,待日后真相大白,师傅定会允我重返华山!”他对师傅极是崇仰,心下自是不敢对岳不群有所怀疑。
  当下道:“师傅师娘保重,弟子这便下山去查明真相,为我华山派洗冤!”说完又看了岳灵珊一眼,转身出了大堂。
  吕信下了华山,就见林平之在道旁等候,见他下来,忙迎上来道:“吕大哥,你怎么也来华山了?”
  吕信哼了声,道:“我若不来,还不知道你这没脑子的东西被人利用到什么时候,早给你说过了,那辟邪剑谱练之有害无益,不然你父也不会那般不济,你还是跑来华山了,莫不是你也想自宫练剑,一辈子当太监?”
  林平之道:“不是,我只是想收回我们林家的祖传之物,并非是想自宫练剑!”
  吕信道:“祖传之物有个毛用,一块破袈裟而已,你拿到了又有何用!”
  林平之道:“莫非吕大哥已经见过辟邪剑谱了?”
  吕信骂道:“那祸害不浅的东西我才懒得多看一眼,你曾祖本是莆田少林一名和尚,当年你曾祖父从华山背下葵花宝典原文,下山后就把原文抄在一块袈裟上,然后还俗化名为林远图,数年后创立福威镖局,而那块写有葵花宝典原文的袈裟就被收藏在向阳巷,你曾祖自宫练剑,你祖父是你曾祖抱养的孤儿,林远图不想让林家断子绝孙,所以才不将真正的辟邪剑法传给你祖父,你是不是也想效仿林远图?”
  林平之惊道:“吕大哥怎知道的这般详细?”

  吕信重重敲了他个响头说道:“你曾祖本是莆田少林红叶禅师的得意弟子,当年林远图奉命前去华山追回葵花宝典,之后便再没回莆田少林,将所记葵花宝典原文抄下后,悟出七十二路辟邪剑法,蓄发还俗后创立福威镖局,红叶禅师还曾找过林远图,林远图也答应红叶禅不将那害人的功法传给后代,此事红叶禅师曾写信告知嵩山少林主持方丈,现任少林掌门方证大师知道的一清二楚,日后你可去向方证大师求证!”
  林平之道:“我从未听爹娘说过这些事情!”
  吕信骂了一通,心下大感解气,说道:“以后有时间你上少林问方证大师便知道了,我教你的心法练的怎么样了?”
  林平之道:“平之愚钝,只练到第二层!”
  吕信道:“不错、不错,等你练到第三层,便可上青城替你爹娘报仇!”他知以林平之现在功力虽能勉强打败余沧海,但为防再发生意外,只好让他跨入第三层再上青城,届时只要不出现方证大师那般级数的高手,便无人可奈何得了他。
  林平之喜道:“当真?数日前我刚刚练到第二层,想来再有数月功夫我便可修练第三层心法了!”想起再不多久就可为爹娘报得血海深仇,心下大是兴奋,默念:“爹娘放心,再过数月功夫,平之便上青城手仞余沧海那狗贼,为你们报仇血恨!”
  吕信道:“不急、不急,你可给我听好了,练内功可是循续渐进,半点也急不得,练成第二层心法要比第一层心法花的时间多的多,不可心浮气燥,贪功冒进,否则弄的走火入魔半身不遂,神仙也救不了你!”
  林平之吓出一身冷汗,恭敬道:“吕大哥教训的是!”想起一事,又道:“吕大哥武艺精绽,进出魔教总坛黑木崖如入无人之地,平之一定勤加修练你教我的心法!”

  两月前吕信上黑木崖救曲洋,掌劈石屋,继而毫不费力的带着曲洋和任盈盈离开了黑木崖,日月教上下无一人知是谁干的,不过听那两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看那三尺多厚的石屋被掌力劈了个稀巴烂,都知定是绝顶高手所为。
  而祖千秋三个又多嘴传出了吕信上黑木崖救任盈盈的消息,虽则让吕信声威大震,却也将他和任盈盈上黑木崖之事暴露,两相混合之下,被那些江湖人物再大肆渲染,顿时变的多姿多彩起来,各种谣言满天飞。
  有人大赞吕信情深义重,得知圣姑有险,立刻独上黑木崖,佩服他的勇气,也有正道中人鄙夷他为一魔教妖女自甘堕落,更有人为未能一睹他的绝世神功而感到遗憾,反正是众说纷纭,各有各的说法。
  而且日月教更是派出高手追踪他,不过对他却是敬鬼神而远之,大老远的跟在后面却不敢上面拿人,那破碎的石屋就够让日月教高手胆颤了。吕信早知有人跟踪,不过没人敢上前来扫他的兴,他也毫不在乎。
  吕信敲着他脑袋说道:“会有这么一天的!”心里却想:“你这辈子要能把玄元心法修练到第六层,就算你小子本事大了!”

  林平之满面喜色,想起有朝一日便能学得吕信那般本事,到时便是有天下第一高手之称的东方不败也未必是自己对手,心下就不免一阵兴奋,对吕信传他的武功也更有信心,而且对吕信方才所说有关辟邪剑谱之言更加确信了几分。
  说道:“大哥如果无事,不如和我去福州,爹娘在福州还留有一处上好宅院,那里环境甚好,大哥若还无处安身,便在福州住下,也好让平之在侧侍候!”
  吕信看这小子本性确是不坏,也不枉自己救他一场,且还传他武功,问道:“你怎得不去你外公家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