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笑嗷江湖》->第一部分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29章 辟邪再现
( 本章字数:3568 更新时间:2008-1-7 7:28:00 )

    老头子道:“你糊涂,曲洋肯定是得罪了东方教主才会被抓回黑木崖,圣姑要救人当然不会让东方教主知道了,难道还要大明大摆的去救人不成?”
  计主施道:“神教内部的事情我们管不了,现在圣姑是不是把曲洋救出来了我们还不知道,等打探消息的兄弟回来再看,如果圣姑也被抓住,我们得想法子上黑木崖把圣姑救出来才是!”
  老头子道:“没错,圣姑对我们恩重如山,我们一定要救圣姑!”
  吕信心道:“看来这些江湖草葬对任盈盈还真是敬畏的很!”不由扭头看了眼旁边正竖着耳朵倾听的任盈盈。
  就听祖千秋又道:“我想吕公子听到圣姑上黑木崖去救曲洋,估计已经先我们一步去了黑木崖了!”
  计无施道:“不错,圣姑对吕公子情深义重,如果吕公子知道圣姑被困黑木崖,肯定会去救她的!”
  老头子道:“有问题、有问题,你说如果圣姑喜欢吕公子的话,为什么还要我们杀吕公子,这不是自相矛盾么?”
  祖千秋道:“哎呀,我想肯定是吕公子和圣姑吵架了,圣姑一气之下就下令我们杀吕公子,小两口小打小闹也是常有的事情,我年轻的时候就经常跟我那婆娘斗嘴!”
  “我靠,这三个活宝想象力还算丰富!”吕信回头看了眼任盈盈,见任盈盈已经忍不住要起身跳下去,忙伸手将她按住,小声说道:“你若不是被他们说中了心事,就乖乖的坐下继续听,不然那就是他们所言非虚!”
  任盈盈为之气结,说道:“这三个该死的东西,看我不把他们的舌头割下来才怪!”
  就听计无施道:“不对,我想可能是圣姑为了不让吕公子离开她,所以才下令我们杀吕公子,好让吕公子乖乖留在圣姑身边!”
  祖千秋一拍额头道:“对,如果吕公子要离开圣姑,那圣姑就下令我们杀他,这样吕公子就不会离开圣姑了,还是圣姑聪明,想出这么好的法子把吕公子留在身边!”
  老头子道:“有问题、有问题,你们只在洛阳见过吕公子一面,就贸然断定圣姑喜欢吕公子,没有一点直凭实据!”
  祖千秋道:“武林中从来没听说过圣姑认识哪派的年轻弟子,是吕公子亲口承认他认识圣姑的,而且吕公子人又英俊,圣姑喜欢他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任盈盈实在听不下去了,怕三人再说出些什么不堪入耳的话来,忙从树上跳了下来,说道:“你们三个胆大妄为的家伙,在这胡说八道些什么!”
  祖千秋三人一看来人,顿时吓的魂不附体,“扑嗵”一声拜倒在地,连连叩头求饶,“小人该死,小人胡说八道,小人这就远赴西域,永远再也不回中原!”
  任盈盈道:“谁让你们去西域了,你们三个帮我办件事!”
  “谢圣姑不罪之恩!”三人齐声道:“圣姑对我们恩重如山,小人便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不知圣姑让我们办什么事情!”
  任盈盈道:“你们帮我传话出去,以后不用杀吕信了!”
  吕信这时也从树上跳了下来,笑了几声,说道:“你们三个说的没错,前段时间呢,我是和盈盈吵架了,所以她才要你们杀我,现在我们破镜重圆,重归于好了,你们就在江湖上放话出去,明白吗?”说完心里偷笑了几声。
  三人齐声答道:“小人明白,恭喜吕公子和圣姑破镜重圆!”
  任盈盈怒道:“不许胡说八道,你们三个给我传话出去,我和吕信没有任何关系,听到没有?”

  三人大愣,看了眼吕信,正不知是否要传话时,被任盈盈一哼,吓的忙又叩头答应。
  任盈盈道:“还不快走!”
  “是、是、是,小人这就走!”三人忙爬起身来连滚带爬的逃了开去,出了小树林,祖千秋才道:“我没说错吧,圣姑已经被吕公子救了出来!”
  老头子道:“这就奇怪了,圣姑明明了吕公子在一块儿,为什么还要说跟吕公子没任何关系,听吕公子说的,他们好像很恩爱才对!”
  计无施道:“年轻人嘛,越亲密就越爱争执,圣姑年轻貌美,当然也是会害臊的,所以才让我们在江湖上传言,说她跟吕公子没任何关系,反正说了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
  祖千秋道:“没错,只要我们再把吕公子上黑木崖救圣姑也一并传了出去,就更不会有人相信了!”
  老头子道:“这么做会给那些正道狗贼取笑,不会再惹圣姑生气吧?”
  祖千秋道:“圣姑对我们恩重如山,我们这么做也只是为了替圣姑的幸福着想嘛,正道的那些狗贼要是敢取笑,我们剥了他们皮,抽了他们筋!”

  三人走后,任盈盈向吕信道:“你满嘴胡说八道,我要杀了你!”说完就要拔剑。
  吕信将她拔出一半的短剑按回了鞘里,捉住她玉腕微笑着说道:“我什么时候胡说八道了,正如你所说,我和你既然没有任何关系,自然也谈不上什么破镜重圆,你想不想听听他们三个出了树林之后还说了些什么?”
  方才祖千秋等人虽已走出一段距离,但三人所言他还是听了个真切。
  任盈盈道:“我不听你胡说八道,都是你,弄的整个江湖中人都以为是我嫁不出去,千方百计的要嫁给你,害得我没面子!”
  吕信微笑道:“那正好,你干脆便嫁给我好了!”
  任盈盈道:“我不想听你胡说八道,你走!”
  吕信道:“真的假的,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我连你抱也抱过了,你不是真的对我没一点感觉吧?”
  任盈盈愣道:“什么感觉?”
  吕信道:“就是那种……那种、比如说,我不在的时候你会想起我,我没饭吃饿肚子的时候你会心疼,还有,我跟别的姑娘打情骂俏你会喝一坛子醋等等,有没有这种感觉?”
  任盈盈气道:“你下流,我不跟你说了,我要走了,你别跟着我!”说完转身就走。
  “靠,不跟就不跟,你以为我爱跟着你啊?你个毛都没长全的小孔雀!”吕信小声嘀咕了几句,看任盈盈已经出了树林,这才慢腾腾的回到官道,再看任盈盈已不见了影子,他买的那匹马儿就在不远处啃草,这才骑上马儿继续往前赶路。

  行了几里路,吕信老感觉有人跟踪自己,回头看了几眼,官道上颇多江湖人物,也不确定是否真有人跟踪,眼看天色将晚,离下一站还有数十里数,当下不再理会,双腿在马腹上踢了几下,催马儿快点赶路。
  一路游山玩水,走走停停,每到一处必是先去参观当地的名胜,居然费了两个月的时才到洛阳。这一路下来,到是听到不少有关他和任盈盈的谣言,客栈、酒楼等地方到处都是以他和任盈盈为讨论的话题,看那些江湖汉子发挥了超强的想象力说的有板有眼的,吕信在一旁听的也不禁哑然失笑。
  还有,山西境内出现了几宗采花案,留名是田伯光所为,闹的山西境内的武林人士吵着要将这淫贼正法,为武林除害,吕信却是心知肚明,田伯光被他制了一处穴道,已经不能再碰女人,当然不是他所为,准是他名气太盛,有人作案之后干脆就让他背一次黑锅。

  这日,吕信到了洛阳城,先去王家找林平之,却不料林平之在数日前已经离开王家,王元霸父子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心想那小子该不会是耐不住跑到青城报仇去了吧?
  看王元霸明显没有请他小住几天的意思,吕信也不想欠这个虚伪的老王八蛋人情,辞出王家,随便在城中找了家客栈下榻,泡了个热水澡,将身上的风尘尽数洗去,这才去大厅用餐,顺便打听林平之的下落。
  此时已是寒冬腊月,洛阳下起了鹅毛大雪,客栈内的江湖汉子也比往常少了许多,只大厅内三三两两的坐了几桌闲聊,旁边还生着几个火炉取暖,听口音似乎是外来人士。
  刺骨的寒风从窗户的缝隙内吹了进来,东边靠窗的几桌上少有人坐,吕信已达寒暑不侵的境界,虽一袭单衣,却并未感觉到有丝毫寒冷,稍一打量,便在靠旁一张桌子上坐下,招呼小二上菜,隔了三张桌子两人的谈话却又引起了他的兴趣。
  看两人样子,左边那人一看边知是江湖人物,右边那人一身华丽衣衫,油光满面,眼里闪着几分狡诈,看起来到是像个商人。
  就听左边那人道:“什么君子剑,我呸,居然偷人家的辟邪剑谱,我看这岳不群简直就是个伪君子!”
  右边那富商模样人道:“我说仇兄,人家是不是伪君子你气愤什么,现在各路武林人士都闻讯往华山赶去,我们可不能落了人后,免得辟邪剑谱被人抢了去!”
  左边那人道:“没错……”

  吕信听到这里就没再听下去,又听了一阵其他几桌小心议论的话题,也是辟邪剑谱,心里暗暗纳闷,现在林平之又没拜入华山派,岳不群怎么会偷了林家的辟邪剑谱,他怎么会知道那块袈裟藏在向阳巷的老宅?忽然想到左冷禅,心下恍然,多半是左冷禅耍的阴谋来打压岳不群。

震撼视觉的强势网络,颠覆思维的快感资讯
168◇中文网:http://www.168zw.com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