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笑嗷江湖》->第一部分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28章 流言蜚语
( 本章字数:4003 更新时间:2008-1-7 7:28:00 )

    用过午膳,任盈盈头前离开平定州去了洛阳,蓝凤凰也随后离去。
  曲洋看了看吕信,见他还没一点离开的意思,说道:“吕兄弟,不如我们这便去恒山如何,若是耽搁久了东方不败追来便多添麻烦!”
  东方不败号称天下第一高手,十年来未尝一败,早在武林人士心中种下了深刻印象,吕信知他心中所想,不过以他现在的身手,怎会怕了东方不败。而且那个自宫练剑的不男不女的人妖现在怕是正在跟杨莲亭亲亲我我,怎会追下黑木崖来。
  说道:“你先去吧,我有点事要去趟洛阳,非烟那小丫头练功到是勤快,不过你应该教她学点女儿家的闺锈活计,免得也成了第二个任大小姐,小心将来嫁不出去可就不妙了,哈哈哈!”
  曲洋哈哈笑道:“有劳吕兄弟费心,老夫就此谢过,既然吕兄弟有事要去洛阳,那老夫便先去恒山一趟,他日江湖再见!”心想:“吕兄弟定是对大小姐有意思,不然他怎会跟着大小姐去洛阳,望他以后少跟大小姐争几句口角便好!”

  吕信可不知这老头心里想些什么,等曲洋走后,才收拾了下行装,离开了平定州。
  秋风萧瑟、黄叶萧条,吕信骑着一匹还算健壮的马儿,嘴里哼着一曲现代社会流行的小曲儿,慢悠悠的晃荡在通往河南的官道上,回想自己的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生经历。
  来到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世界,到也见到了不少耳熟能详的知名人物,娇美慧颉、挚情任性的任盈盈;阴鸷狡诈,表里不一的岳不群;古灵精怪、娇俏可爱的曲非烟;冰清玉洁、相思痴恋的仪琳小尼姑;大慈大悲的方证大师,看破红尘的华山前辈高人风清扬等等许多知名人物。
  至于那位主角令狐冲,虽然不拘泥世俗,有侠者风范,但十数年来一直受岳不群那个伪君子熏陶,在少了那段被师傅师娘所忌,被小师妹所弃的惨痛经历后,这块顽石能不能点头还是个未知之数。
  还有仪琳那个小尼姑,自己在回雁楼的出现让历史的轨迹发生了变化,少了一段坎坷的经历,似乎她并没有对令狐冲产生那种感情,反到是不戒那个蠢和尚整天急着自己的女儿嫁不出去。
  “谁人能看透这一生可摆脱心里欲求,谁人能看透了得失虽得到,终不可永久,抛开争斗挽起衣袖,不牵不挂是最自由,潇潇洒洒的走不问以后……”正哼着歌谣,就听道旁的树林里传来“叮叮叮”的兵器打斗声和惨叫声。

  吕信本懒得理会这些江湖人物的打打杀杀,刚想催马走人,却听一个熟悉的娇喝声传入耳内:“快说,江湖上是怎么谣传的?”
  “任盈盈?”吕信一怔,心道:“还真是天涯何处不相逢,没想到又在这里碰到那位任大小姐,我且去看看!”想罢,原势不动的从马儿向飘身而起,向左边的树林闪了进去。
  顺着声音寻了过去,吕信跃上一棵大树居高临下,就见树林中的一块空地上,三个穿着灰布衣衫的汉子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还有一个活着的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求饶,任盈盈握着短剑抵在那汉子胸前,说道:“再不说我杀了你!”
  那汉子很是怕死,闻言吓的直打哆嗦,道:“我说、我说,回圣姑,江湖上都说、说您和吕公子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谣传您对吕公子那个、那个情根深种……”
  “胡说八道!”那汉子还没说完任盈盈就已经气的娇躯发抖,怒斥一声,长剑一递便要刺进那汉子胸膛。不料就在堪堪刺进那汉子胸膛时,一牧松针无声无息的击在剑身之上,将短剑荡了开去,任盈盈手臂一麻,短剑差点脱手飞去,忙退开两步喝道:“谁?”

  吕信哈哈笑了一声,从树上飘了下去,摇着扇子走到任盈盈身前一丈处站定,说道:“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这位兄弟说的没错,看来我们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哈哈哈!”
  任盈盈道:“你跟着我干什么?”
  吕信“啊”了一声说道:“我们两的事稍后再说,不能让别人给听了去!”扭头向跪在旁边的那汉子说道:“这位老兄,如果你不想脑袋落地就赶回逃命去罢,不然再多延误片刻我也救不了你了!”
  那汉子看了看吕信,不认识,不过小命要紧,也顾不得多问,忙感激了一番,爬起身来就要开溜。
  任盈盈道:“站住,你让这人跑了,我以后还如何在江湖立足,不行,我要杀了他!”
  那汉子吓的又跪了下来,不住的叩头道:“圣姑饶命、小的该死……”
  吕信皱眉道:“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乃是理所当然,怎么能对一个不相干的女子下跪,窝囊!”看了看任盈盈,又道:“人都是父母生的,每个人都有生存的权力,这位老兄又不是什么十恶不赦之徒,你一个女儿家的杀人不好,让他走吧!”说完也不等任盈盈答应,一扇子将那汉子扇出了树林。
  任盈盈气道:“你为什么要跟我处处作对?”
  吕信向前走了几步,走到她身前一尺处站定,微笑道:“任大小姐这话可就不对了,通往洛阳的官道又不只这一条,况且我并不知道你也走这条路,你说我有意跟着你,莫不是任大小姐心里其实非常希望让我跟着你?”
  任盈盈道:“你胡说什么,谁想让你跟着我了!”
  吕信道:“恐怕你现在不想让我跟着你也不行了,江湖传言你也听到了,现在整个武林都知道你爱上我了,你若不想被人误会,那就只好跟我一道了,不然嘛,那些江湖汉子如果看见你对我凶巴巴的,还不知道又要生出多少有色新闻来,哈哈!”
  任盈盈道:“我何时对你凶了,你别胡说,我真有那么凶吗?”
  “哎哟!”吕信上下打量了她几眼,说道:“前几天还又要杀我,又要割了我舌头,还说对我不凶,你也真不害臊,你要是不凶的话,那这个世界上的女人就全部都是淑女啦!”
  任盈盈道:“谁让你胡言乱语的,我只是吓吓你而已,是你自己当真的!”
  吕信恍然道:“原来如此,那你就是不舍得杀我,说明江湖传言不假了?”

  任盈盈这才发觉上了洋当,心下又羞又气,却又不知该如何辩驳,寻思:“他说的也不无道理,江湖中人极擅捕风捉影,若是再跟他争执,被武林中人瞧了去,还不知又会引出什么谣言来,这可如何是好!”
  吕信又道:“你不说话那我便当你是默认了,既然你不舍得杀我,那我便同你一道前去洛阳小住几天,顺便让我尝尝任大小姐的手艺也不错!”心想:“此去洛阳路途遥远,有个伴儿也不错,一路跟这位任大小姐斗斗嘴,却也并不寂寞!”
  任盈盈道:“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就别跟着我!”
  吕信笑道:“难道你不觉得听说胡说八道是件非常愉快的事情么……有人来了!”说完一把挟起任盈盈飘身上了一棵大树。
  任盈盈侧耳细听,并未发觉有人过来,还以为吕信在故意占她便宜,不禁心下羞恼,说道:“你快放手,不然我杀了你!”
  吕信近距离打量了下她面巾下面的娇好面容,故意把嘴凑到她耳边说道:“我可不是存心要占你便宜,有三个人向这边过来了,难道你不觉得躲在树上偷听别人谈话是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吗?”

  任盈盈见挣他不脱,被吕信搂住了腰,心下羞愤难挡,又觉一股热气吹在面颊上,几欲晕倒,忙将脖子扭向一边,说道:“你快点放手,不然我真的要杀了你!”
  吕信道:“好吧,让我放开你可以,不过你得乖乖坐着别动,也别出声,不然我就在江湖上散播谣言,说圣姑已经跟我吕某人私定终身,珠胎暗结,而且还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出来,我可是说得出,做的到!”说完松开了搂在任盈盈腰上的手臂。
  “你……”任盈盈气的差点没从树上一头栽下去,喘着气说不出话来,胸口也在急剧的起伏个不停,显然是羞愤难平。缓过一口气来,才道:“你别坐的这么近,你坐到那边去!”
  吕信本就跟她挤在一起,闻言干脆连身子也靠了上去,说道:“我的银子用光了,今天早上起来没银子吃饭,肚子到现在还饿着呢,都快没力气了,哪里还有力气爬到旁边去!”
  任盈盈道:“你就这样坐在这里成何体统!”说完向旁边挪了下身子,可惜旁边就是一根大树枝,再怎么挪还是跟吕信紧紧靠在一起。
  吕信道:“我觉得我们两个挤在这里很好嘛,就像一对私奔的小情人躲在草堆里偷情似的,没什么不妥!”
  任盈盈听他言词轻浮,心知占不到半点便宜,干脆扭过头去不再搭言。

  吕信心下暗乐一声,抬头望去,就见不远处三条人影掠了过来,其中两人居然是在洛阳有过一面之缘的黄河老祖祖千秋和夜猫子计无施,还有一个矮冬瓜吕信不认识,不由心下纳闷,不知祖千秋这条一向在黄河发财的泥鳅怎么跑山西来了。
  看任盈盈也是两道柳眉紧缩,显然也是不知这三人来此何事,凑了过去小声问道:“那个矮冬瓜是什么人?”
  任盈盈道:“你自己有嘴,为什么不自己去问!”
  吕信道:“你若不告诉我,我现在就下去跟他们说,刚才我跟你在这里偷情!”
  “你胡说”任盈盈一张粉面涨的通红,扬起玉手就要打人,却又在半空中停了下来,显然是怕吕信真个跳下去跟那三个家伙胡说八道。瞪了笑容满面的吕信一眼,才道:“他叫老头子!”
  吕信恍然道:“原来是这个老不死,就不知道他那个老不死女儿的病治好了没有!”
  任盈盈道:“你怎么知道他还有个女儿?”
  吕信道:“江湖人知江湖事,祖千秋为了让平一指救他女儿,杀了平一指丈母娘一家五口,才从平一指那里得到一家八宝续命丸的药方,难道你不知道?”
  任盈盈道:“这些事情我都不知道,你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吕信道:“所以说你是坐井观天,整天在洛阳绿竹巷逍遥快活,以为对江湖之事了如指掌,其实呢,你不知道的还多呢,以后有机会我再慢慢说给你听!”
  任盈盈哼了一声,别过头去不再理他,就听下面的祖千秋说道:“你们到是说说看,圣姑上黑木崖救曲洋是怎么回事,圣姑在神教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怎么还要偷偷摸摸的去救人,真是怪事!”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