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笑嗷江湖》->第一部分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19章 绕指神剑
( 本章字数:3809 更新时间:2008-1-7 7:27:00 )

    吕信带着曲非烟下了华山,天色已晚,二人入得华阴县城,随便找了家客栈住下。晚饭后,半个太阳已经钻到华山后面,吕信正在房内准备例行功课,曲非烟洗过澡后换上一套墨绿衣衫蹦跳着进来,缠着要他传授剑法,吕信只得收功。
  曲非烟咯咯笑道:“大哥今天大败风老头的剑法好厉害,我就学那套剑法好啦!”看了看吕信,又道:“大哥啊,你的那把宝剑藏在哪里,我怎么看不见呢?”
  “那算什么剑法,不过是我的入门剑法而已,只能算是下乘!”吕信笑着弹出了‘绕指神剑’握在手中,道:“剑在腰里,诺,你试试看!”说完倒转剑靶递了过去。
  “哇,好剑!”曲非烟娇呼一声,颇不急待地接过宝剑,刚握在手中,却见宝剑就像一根杨仰似的垂了下去,愣了下,才道:“大哥,这剑怎是软的,哎呀,这剑好生奇怪,拿在手里怎么跟人比剑啊?”
  吕信打开扇子摇了几摇,道:“你试着把内气运在剑上看看!”

  曲非烟试了几下,就见剑身“嘣”的一声弹了开来,绷的笔直,屋内立时亮起了一抹银光,阵阵寒气从剑身上散发开来,彻人心扉,小丫头欢喜的咯咯直笑,直道:“好剑、好剑!”把玩了一阵,又笑嘻嘻的道:“大哥这把剑送给我好不好?”说完期盼地看着吕信。
  吕信拍了拍她脑瓜,道:“这剑虽好,你却用不得,你内气底子不够,用此剑对敌不小心便会伤了自己,待日后我给你找一把适合你用的短剑!”
  曲非烟丧气道:“那我就不要了!”眼珠子转了几圈,又道:“吕大哥,你刚才说你打败风老头的剑法只是入门剑法,那你还有更厉害的剑法喽,是不是你在少林寺留的那十二式观星剑式,我要学你最厉害的剑法!”
  吕信翻了她一眼睛,道:“你这小丫头片子忒也贪心,玄元心法练到第十层境界才能修练观星剑式,我随便传你几招也够你逍遥法外了!”说完伸出左手食指在他光洁的额头上点了一指,收起软剑,开始给她讲解磨剑遗迹中的出剑手法。

  当初他在玄元天修练玄元心法之时一鼓作气修到了第九层,才开始修练掌指身法和剑术,磨剑遗迹中的剑理不难明白,但观星剑式却不得其门而入,直到将玄元心法突破第十层之后,才将观星剑式悟通,不过至今却没机会施展,便是连用剑的机会都没有。在华山思过崖上跟风清扬对招也不过三两式便见分晓。
  曲非烟悟性极高,吕信一次给她讲解了三十六个出剑手法,只用了两个时辰便已经摸到了一点门道,吕信和她对拆了几招,出剑虽还有些生涩,但却已得其神邃。小丫头没练过什么剑招,是以对吕信讲解的功敌必救、制敌要害,意动则剑到、用意不用招领悟的非常快。
  练了两个时辰,天色早黑,曲非烟也练出了一身香汗,吕信伸手擦了擦她额头上细密的汗珠,笑着说道:“快去休息吧,明早天亮我带你再去恒山一游,然后南下去找你爷爷!”
  曲非烟欢快道:“好啊,大哥安晚!”说完风风火火的冲出门外回她房里去了。

  次日一早,吕信买了两匹马带着曲非烟上路,无奈小丫头死活不肯独自骑活,愣是要跟他共乘一骑,吕信只得让她骑在自己前面。才十四岁的小丫头,吕信对未成年少女还不会产生性趣,心下可是坦荡的很,没什么坏心思。
  一路游山玩水,走了半月才到恒山。恒山即有华山之险,又有衡山之秀,风景独特,林木茂盛,一路行来山势险峻,难行之极,不过对吕信来说则是履平地,内功初成的曲非烟不甘寂寞,不再让吕信携着上山,施展轻风上飞下跳,玩的不亦乐乎。
  恒山乃是五岳之中的北岳,恒山剑派由开山祖师晓风师太所创,镇派绝学万花剑法轻灵飘逸,在武林中享有极高声名,正适合女子修练。恒山三定也是武林中响当当的高手,掌门定闲师太非但剑法超群,佛理更是精深。
  一路慢行,二人到得白云庵左侧的一块小树林内,曲非烟眨巴了下大眼睛,问道:“大哥,我们是偷偷溜进去,还是光明正大的拜山?”小丫头跟着吕信偷偷摸摸惯了,也难免染上一些吕信的气息。
  吕信道:“这里是尼姑庵,我们光明正大的拜山,人家问我们来干什么,我们如何回答?”
  曲非烟笑拍着小手咯咯笑道:“那就是偷偷溜进去喽,我先走啦!”说完娇小的身子腾空而起,向白云庵后面溜了过去。自从被打通奇经八脉之后,小丫头修练玄元心法时内突飞猛进,一千零八十式出剑手法已全部学会,只差火候而已。

  就见他一掠两丈多,几个蹦跳已经到了出了树林,吕信摇摇头,也不见他作势,身子便如同鬼魅般的闪了一闪已到了小丫头身后,同曲非烟溜到白云庵后面,穿出一片竹林,只觉眼前霍然开朗,数十丈外是一片绿油油的菜园子,十来个尼姑正在给蔬菜浇水。
  曲非烟小声道:“大哥,原来这些尼姑也要干活啊!”说着一脸惊奇的望着那些农作的尼姑,嘴里啧啧称奇。
  吕信道:“不干活那们吃什么,尼姑又不是神仙,又不能成亲,难道还会有人养活她们不成?”心下却在嘀咕:“妈的,怎么弄的我跟做贼似的,跑尼姑庵里来了,若是传到江湖之上,估计我便是和田伯光没关系也扯上关系了!”
  曲非烟眼珠子转了几转,笑嘻嘻地道:“吕大哥,不如我们去找那个漂亮的尼姑姐姐仪琳好不好?”说完向吕信眨巴了下大眼睛。
  吕信捏了下她小脸蛋,笑骂道:“什么漂亮的尼姑姐姐,你个鬼精灵,找那位仪琳小师太做什么,难不成你要劝她蓄发还俗,帮她找个婆家么?”
  曲非烟咯咯笑道:“才不是呢,我看她人挺好,等找到她我传她几招剑法!”
  吕信道:“你个小不点,自己才学了个半调子,就想教别人了,小心你爷爷知道了以后再不放你出来,看你还敢胡闹!”
  曲非烟神气十足地道:“爷爷啊,我现在已经练会了大哥教我的剑法,他现在已经打不过我了,我偷偷溜出来他也抓不住我的!”说完得意地扬了扬小拳头。
  吕信摸着她小脑瓜笑道:“你个有娘养没娘疼的小精灵,一点家教都没有!”
  曲非烟毫不为意,嘻嘻哈哈道:“我爷爷说我没有爹娘,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呃……”吕信愕然道:“这你也相信?”
  曲非烟道:“当然不信啦,其实我爹娘早就死啦,我都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子,是爷爷把我养的大啦!”似乎是想起了没有爹娘的幸酸,一向活泼的小丫头说完这句忽然转身一头扎进吕信怀里“哇”的哭了起来。

  吕信轻抚着小丫头柔滑的长发,等她哭的差不多了,才呵呵笑道:“别哭啦,小心哭成了花脸婆,以后找不到婆家可就惨了!”心道:“少爷的童年起码是幸福的,这小丫头比起我来可是不幸的多了,若非少爷我横空出世,或许她已经被费彬给杀了!”
  曲非烟破涕为笑,爬起身来抹了把眼泪,复又笑道:“除了爷爷,就大哥对我最好啦!”
  笑闹了一阵,二人又溜到白云庵后院围墙外,只听里面传来一阵“叮叮当当”的兵器相撞声和女子的喝斥声。二人纵身掠上一棵参天古松,隐好身形后向下望去,只见十数个恒山弟子正在练剑,其中就有在衡山认识的仪琳。
  只看了几招,曲非烟便扁着小嘴道:“大哥,这些尼姑们练的什么剑法啊,怎么全是中看不中用的花招,破绽百出的,这样的剑法也有人练啊!”说完不解的看着吕信。
  吕信伸指在她额头上点了一下,道:“你当是谁都有你这般好运?恒山万花剑法虽然花招很多,但在武林中也算是上乘剑法。恒山三定在武林中也算是一流高手!”心里却想:“若非是我这身功力太变态了,又怎会让非非不将天下英雄放在眼里!”
  就听曲非烟笑嘻嘻地道:“我看是这些尼姑姐姐内力太差,耍出来的剑招有气无力,慢的跟蜗牛似的,不如我下去跟她们试几招!”说完也不等吕信答应,便跳下树去,然后纵身跃上围墙,稍一打量便往恒山群尼中扑了过去。
  “这小丫头就没一刻能安稳下来!”吕信摇摇头,手中捏了几根松指,以防不测,曲非烟奇经八脉已通,剑法已经初成,便是恒山三定来了也不是她对手,得防着些别让这捣蛋鬼伤了恒山弟子才好。
  “看剑!”曲非烟身在空中时,已抽出了吕信在路上给她找的一把还算不错的短剑,娇喝一声往最近一个尼姑刺了过去。

  恒山群尼吓了一跳,忙闪了开来,齐声喝道:“是谁擅闯白云庵!”回身望来时,几个在衡山见过曲非烟的尼姑们惊呼道:“是大魔头曲洋的孙女,你这个小妖女跑我们恒山来自投罗网,今天贫尼就替天行道,为武林除害!”
  当下由七个尼姑飞快的结成恒山派七星剑阵,将曲非烟团团围在中间,只听曲非烟咯咯笑道:“你们这些光头尼姑们,我吕大哥说你们比臭豆腐还迂腐,看来果真不假,今天本姑娘就让你们开开眼界,什么叫剑法,看剑!”
  “刷、刷、刷!”曲非烟话声一落,快如闪电的连刺三剑,正前方三个恒弟子只觉眼前一花,曲非烟剑尖已刺到胸前,不由大惊失色,忙举剑格挡,就“叮、叮、叮”三声,三把长剑同时被震飞出去,三尼骇然抽身后退。
  “咯咯咯!”曲非烟笑声不停,左掌‘修罗震天’迫退左侧功来的二尼,右剑连刺右侧两尼空门,瞬息之间将四尼迫退,然后使了招老套的招式‘老树盘根’横扫复又功上来的正前方三尼,动作快如闪电,一气哈成,三尼只好再次收身后退。
  站在一旁观站的另七个尼姑惊讶的张着小嘴合不拢来,仪琳心想:“这位小妹妹在衡山明显不会武功,怎得数月不见便这般厉害,怕是比师傅还要厉害!”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