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笑嗷江湖》->第一部分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16章 崖顶论剑
( 本章字数:3759 更新时间:2008-1-7 7:27:00 )

    吕信道:“不错,我是来找令狐冲的,陆猴儿,你告诉我思过崖怎么走!”
  陆大有奇道:“你怎么知道我叫陆猴儿?”
  曲非烟抢先接道:“我吕大哥无所不知,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小丫头胡闹!”吕信拍了拍曲非烟小脑瓜,问明思过崖方向,携起曲非烟只一闪便不见了踪影,只看的华山众弟子目瞪口呆,还以为大白日见鬼了。
  曲非烟被吕信挟着一掠数十丈,兴奋的欢呼雀跃,咯咯笑道:“我若也学得大哥这般本事,以后就不用大哥带着我飞啦!”
  吕信笑骂道:“就你那点道行,练第一层玄元心法没有十年功夫也不能尽全功,怕是一辈子也不能学得我这般本事,我看还是给你找个如意郎君相夫教子来得好!”心里却百思不得其解,曲非烟和林平之修练玄元心法第一层数月都未能尽全功,记得好像自己当初修练只仅三月便已突破第一层,心下大是不解。
  曲非烟丧气道:“大哥这心法忒也古怪,我练来练去还是没什么进展,气死我了!”
  吕信哈哈笑道:“不急,待下山之后我替你打通奇经八脉,你便可直接修练第三层,到时你爷爷也不是你对手!”
  曲非烟闻言雀跃道:“真的吗?那太好啦!”说完咯咯笑了起来。
  吕信笑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个小丫头片子了?”

  一路说说笑笑,不须半刻便上得思过崖,忽听前方崖顶似有打斗之声,吕信忙叫小丫头闭上嘴巴,一个纵掠到了一处悬崖之下,抬头稍一打量,只见崖顶直接云霄,莫不有百丈之高,当即一提真气,只觉浑厚的玄元真气在体内泊泊而流,低喝一声,拔身而起,只在空中借力几次便已翻上崖顶。
  携着曲非烟躲到一块大石后面,只见十丈开外老熟人令狐冲和淫贼田伯光正打的难分难解,旁边还站着一个身穿青袍、约有八十高龄的老头。那老头精神键瞿,两眼开合间精光闪闪,吕信心道:“这思过崖上再无他人,想来这老头便是那风清扬了!”
  再看令狐冲,出剑速度比式在衡山快了不少,脸上隐隐泛着一层紫色霞光,勉强跟田伯光斗了个不分上下,使的剑招跟华山练武场那些弟子所用法剑完全不成,招招直刺田光伯刀法破绽之处,吕信心想:“难道岳不群把那什么紫霞神功传给了令狐冲?”
  再看下去,便听田伯光大喝一声,快如闪电的一刀劈在令狐冲剑上,令狐冲内及远不及田伯光,长剑顿时被劈的脱走飞出数丈插在一棵古松之上,中踉跄退出数丈,一屁股坐倒在地,大口的喘着粗气。
  就听田伯光大声道:“令狐冲,你已输给我三次,这便随我下山去罢!”
  令狐冲爬起身来,道:“这次是你使诈,怎能算我输给了你,我们再来比过!”说完飞身拔出插在古松上的长剑,蓄势以待。

  站在一旁观战的风清扬道:“不错,你这小子大有长劲!”又向田伯光道:“你先稍等片刻,待我再传授这小子几招,出来再与你比试!”说完也不管男伯光是否答应,转身就进了旁边的一个石洞,令狐冲也忙跟了进去。
  田伯光大声道:“风老前辈乃是武林高人,怎得说话算不得数?”等了半天,却是没得到半声回应,只得气腾腾的一屁股坐到了旁边的大石头上。
  吕信携着曲非烟鬼魅般的飘到田伯光身后,见田伯光没什么反应,当下悠然道:“田伯光,你这厮也太不长劲了,连个令狐冲也用了这么多招还收拾不下!”
  “谁?”田伯光正在暗恼,忽听身后有人说话,吓的从大石头上跳了起来,转过身来就看吕信带着一个漂亮的小丫头笑眯眯的看着自己,那小丫头一双眼珠子不停的乱转,也不知在打着什么鬼主意。
  心知眼前这位主儿不好惹,田伯光定了定神,抱拳道:“原来是……吕少侠,吕少侠怎得也来了华山?”
  吕信拉着曲非烟走到田伯光方才坐过的大石头上坐下,摇着折扇悠然道:“我还没问你呢,你便先问起我来了,先说说你跑来华山干什么?”
  田伯光道:“在下来找令狐冲!”
  吕信道:“找令狐冲干什么?”
  “这个……”田伯光迟疑了一下。
  吕信心头一转,道:“可是被那不戒和尚所要挟来抓令狐冲下山?”
  田伯光哈哈一笑,道:“吕少侠好眼力,田某佩服!”

  曲非烟跳下大石头,绕着田伯光打量了几圈,笑嘻嘻地道:“原来你就是那大淫贼田伯光,叫什么独行万里的,我看你也不怎么样嘛!”
  田伯光道:“在下比起吕少侠来确实不怎么样,这位姑娘如何称呼?”说完一对贼眼不停的在曲非烟身上打量起来。
  吕信警告道:“你采花采蜜蜂本公子不管,收回你那色色的目光,不然小心我把你那双罩子给挖出来!”
  田伯光吓了一跳,忙收回目光不敢再看曲非烟,吕信的武功他是领教过的,知道眼前这小子自己惹不起,哪里还会自讨苦吃。
  曲非烟溜到田伯光身后,猛的一脚往田伯光屁股后面踢去,男伯光虽然听到风声,但吕信就坐在旁边,刚想运功反震,却又怕被吕信收拾,忙散去功力,被曲非烟一脚踢的飞出好几米远,听就曲非烟拍着小手咯咯道:“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
  “哈哈!”吕信摇着扇子笑了两声,招手将曲非烟吸到身前,捏了捏她小鼻子,道:“你个小丫头片子就会胡捣蛋,好了、好了,这里还有位前辈高人,呆会不得胡闹!”
  曲非烟奇道:“哪个前辈高人?”
  吕信道:“再等一阵你便知道了!”他知风清扬定是在洞内传授令狐冲独孤九剑,因此并不打扰,看了看灰头土脸爬起来的田伯光,笑道:“田伯光,你那刀法破绽百出,实在登不得大堂之雅,需知招式是死的,人是活的,手中无刀,心中有刀,刀中有意,意中有刀,你若能脱出招式的范畴,修为便可突飞猛进!”

  田伯光听的云里雾里,道:“田某愚鲁,请少侠指点!”他知吕信功力通玄,若能得他指点,实是天大的幸事,当即虚心求教。
  吕信道:“那你看好了!”说完竖掌成刀,虚空劈在三丈外的一块大石头上,道:“这便是手中无刀,心中有刀,你明白了多少?”
  田伯光愣了下,见吕信只是手掌竖刀胡乱劈了一下,并没什么奇特之处,正大惑不解之时,就见那块大石头从间裂了开来倒向两边,削口处平滑整齐,浑然天成,不由大骇,心想此人竟是如此可怕,看来先前我还是低估他了!
  听得吕信发问,低头深思了半晌,才抱拳一礼,道:“在下只明白了一二成!”
  曲非烟吐了吐香舌,小声道:“大哥,你这不是刀法!”
  吕信瞪她一眼,道:“谁说不是刀法,这是少林七十二绝技中的燃木刀法,我只不过是以掌代刀使出来而已,招式是人创的,但如果领悟到其中奥妙,去其招式,化菁存精,以无招胜有招,便可达到浑然天成毫无破绽的至高境界!”
  曲非烟不解道:“无招胜有招?”
  吕信道:“不错,有一套独孤九剑便是以无招胜有招,只需窥得对方招式破绽,便可以剑取胜,但若没有内气,如何能胜。上乘武学讲求气境结合,形气双修,气化形、形化意、意化神,招式内功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却是一个‘意’字,只需悟领到至高境界,意之所至,气便伤人,若是只靠无招胜有招的原理便想克敌制胜,则是纯属扯蛋!”

  此番道理吕信是在玄元心法达到第十层大圆满境界之后领悟到的至理,即便令狐冲独孤九剑再如何精妙,但若有人功力达到通玄境界,收发由心,意动气至,不论手中有无兵器都可伤人,虽跟独孤九剑的无招有相近之处,但却比独孤九剑高出一个境界。
  曲非烟似懂非懂的点头,偏着脑袋苦思去了。
  “好见识!”忽听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就见风清扬和令狐冲一前一后走出山洞。风清扬看了看吕信,道:“这位少侠既然说独孤九剑无招胜有招纯属扯蛋,不妨露两手给我老头子瞧瞧!”听他口气,显是对吕信方才之言大是不服。
  吕信仔细打量这位世外高人,觉得并无奇特之处,当即哈哈笑道:“既然风老先生有意考教,那在下不露两手是不行了!”
  风清扬点头道:“风某隐居华山数十载,不想还有人识得我老头子!”
  吕信也不答话,跳下大石随便向前走了几步,微笑道:“风老先生看在下身上可有何破绽?”说完气势陡变,整个人就如同一块亘古就存在于此地的磐石般,让人捉摸不到半点生机,更别说有何破绽了。
  风青扬皱了皱眉头,向令狐冲道:“你去功几招看看!”
  “是,太师叔!”令狐冲答应一声,走到吕信身前,抱拳道:“原来吕兄也来了华山,令狐冲有幸在衡山一睹吕兄绝世身手,实属三生有幸,不过令狐冲近日有幸得风太师叔传授独孤九剑,还请吕兄指教!”
  吕信轻摇折扇道:“不必客气,你只管刺几剑试试!”
  令狐冲道:“得罪了!”说完挺剑便往吕信前胸刺到,刺到半途,却不见吕信出招,不由大感纳闷,他原本是想先诱吕信出招,然后再窥其破绽,以达到无招胜有招的剑理,却不料吕信丝毫没有出招的意思,他又不能真的刺伤吕信,只得收剑后退,抱拳道:“吕兄为何不出招?”
  吕信道:“你只管功来便是!”
  令狐冲惊疑不停,扭头望向风清扬。风清扬道:“你只管出招便是!”
  令狐冲答应一声,挺剑往吕信当胸刺到,这次没再半途而停,只不过他怕刺伤吕信还是留了几分后劲,一看不对劲便能及时撤剑。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