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笑嗷江湖》->第一部分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6章 辟邪剑谱
( 本章字数:3724 更新时间:2008-1-7 7:27:00 )

    林平之本已吓的闭上了眼睛,待听见惨叫声时,忙睁开一看,却见吕信潇洒的站在自己身旁,青城派弟子却抬着受伤的罗人杰和昏过去的那名青城弟子狼狈逃窜,不由心下大是佩服,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翻起身来拜倒在吕信身前道:“多谢这位大哥救命之恩,我林平之必定就生不忘!”
  “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岂能对外人说跪就跪!”吕信道:“起来吧,你父母已死,今后有何打算?”
  林平之愣了下,心下大是感激,爬起身来咬牙切齿地道:“我想去洛阳投靠我外公,然后练得一身好武艺再为我父母报仇!”
  “报个鸟毛的仇!”吕信在他头上敲了一扇子,道:“你外公王元霸武功低微,最多也就和余沧海不相上下,你若跟着你外公学武,老死也报不了你父母之仇!”
  林平之受尽磨难,心中那份锐气早被磨平,听吕信扁低他外公也不生气,又想方才吕信随手一扇子便将青城弟子扇飞数丈,一招重伤罗人杰,想必武功了得,若能跟他学得一身武艺则报仇有望。
  想通此处,当即又纳头拜道:“请前辈收我为徒!”
  “奶奶的,少爷才二十岁,连媳妇都还没娶,怎能收你为徒!”吕信心下嘀咕,暗想这林平之也够可怜的,而且现在看来他还不算坏,以自己所学,只需传他一招半式,教他两层玄元心法也足够他报家仇了。

  想到这里,便道:“都说了男儿膝下有黄金,怎么还跪,一点出息都没有!”手中折扇往上扇了一下,发出一股柔劲将林平之凌空拖起,又道:“你曾祖林远图威震武林,七十二路辟邪法剑当世无敌,怎得你父法术却是如此不济?”
  林平之只觉自己身子一轻,被一股气劲凭空拖起,心下佩服的五体投地,起身道:“在下也不知其中原由,但父亲教我的确是七十二路辟邪剑法!”
  一听此话,吕信便知这林平之还不知林家真有另一本辟邪剑谱,方才之语多半是气那罗人杰。当下道:“也罢,念在你一片孝心我便传你武艺,拜师不必,你叫我一声大哥便可!”
  一听吕信要教他剑法,林平之大喜过望,忙连声答应。
  吕信又道:“我只有一个要求,便是不可忘恩负义,至于其他的我一干不管!”教林平之武功是他性之所致,至于林平之以后会是怎样他才不管,只要林平之对他府首贴耳便行,其他人的死活他才懒得去管。
  林平之哪会拒绝,连连答应。
  “那好,你先把这套打扮换掉,换上原来的衣服跟我去衡山!”似乎去衡山也只是纯属为了看热闹,并没有打算要插手那些江湖门派的拼杀,有也只是想救一下昨日在衡阳有过一面之缘的曲非烟那个小丫头。

  这么一个可人的小丫头被杀了实在可惜。林平之这身乞丐打扮,带他入衡山岂不是给自己脸上抹黑,至于会不会招来岳不群等人的暗杀,他才管不了那么多,惹恼了他,冲到华山灭了华山满门,丫的!
  林平之犹豫道:“若是我被人认出来,怕是会带来许多麻烦!”
  吕信不耐烦道:“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余沧海那厮若敢找你麻烦,我阉了他!”
  林平之心头一寒,不敢多话,当下打开包袱换了一套衣衫,吕信看的心下不爽,这小子到是长有几分小白脸模样,怪不得那岳灵珊会移情别恋。不过现在林平之跟了自己,想必那岳灵珊也不会移情别恋了吧!
  带着林平之重新上路,令狐冲和仪琳已不见了踪影,看看左近无人,吕信一把挟起林平之,展开身形抄山路往南追去。
  林平之只觉身子一轻,已被人挟着凌空飞起,扑面而来的劲风吹的自己脸颊生疼,连眼睛都没办法睁开,呼吸更是困难,吓的浑身直冒冷汗,心想这才是真正的武功,我若也能学得这身本领,定能报得血海深仇。

  吕信全力施展身法,如同一道幽灵般的在山谷中疾闪,不到半个钟头,就看见和官道上并骑而行的令狐冲和仪琳,他那匹马被令狐冲系在马后。稍一思忖,便赶在了二人前方一里处,和林平之坐在官道旁等候。
  林平之惊魂未定道:“大哥武功这么高,我若能学得一招半式,也能报得家仇!”心下佩服的六体投地,看着吕信的眼神里面也多了一丝敬畏。
  吕信敲了下他脑袋道:“算你还有点眼光,不过你林家辟邪剑法也不错,若能练得辟邪剑法,杀那余沧海也不在话下!”
  “当真?”林平之最近没少听说他林家的辟邪剑法如何如何厉害,而且也隐约听到余沧海灭福威镖局便是为了林家的辟邪剑谱。但自己的武功却又是这般差,他也曾怀疑家里是不是还有另一本辟邪剑谱,只是父母一直都说没有,虽心有疑虑,却得不到证实。
  此时听吕信一说,不由大是心动,吕信武功如此高明,想来他所说不假。自己若能练得家传剑法,勿须借助他人之力便可报得家仇,到时还能重振林家雄风。

  看这小子露出了向往的神色,吕信心头一转,警告道:“你曾祖林远图虽武功高强,但也接不下我师傅三招,你是想学你林家的辟邪剑法,还是跟我学武功?”
  虽然不知辟邪剑法到底有多厉害,不过自从跟田伯光跟等过后之后,他对自己这身武功有了极大信心,便是岳不群练了辟邪剑法也不可能正面交锋一招擒下田伯光,而诸如田光伯之流在自己手中连一招也接不下,孰强孰弱已见分晓。
  林平之看了看吕信,心虽不服,但想及方才吕信带着自己飞行,如腾云驾雾,如此轻功自己别说见过,便是听也没听到过,跟他学武自己到也不亏,当下道:“我跟吕大哥练剑!”
  吕信点点头,道:“你可知为何你曾祖威震武林,你爷爷和你父却武功低微?”
  林平之道:“不知,莫不是有什么隐情?”
  吕信道:“辟邪剑法,其实说是万邪剑法却是名符其实!”看林平之一脸不解,续道:“你可听说过葵花宝典?”
  林平之道:“平之从未听过!”
  “当今武林第一高手东方不败便是修练的葵花宝典!”吕信道:“其实辟邪剑谱便是从那葵花宝典中演化而来!”
  “啊!”林平之惊呼一声,道:“你怎么知道,若我林家的辟邪剑法真是葵花宝典,那东方教主天下无敌,我若练了辟邪剑法,不也是……”说到这里忽然住口看着吕信,显然是不信吕信方才所说自己曾祖接不下他师傅三招之言。不过因为对吕信武功的信服,却也相信了辟邪剑谱乃是从葵花宝典演化而来。

  方才他还有怀疑吕信是不是也同青城派那般,先救了自己再逼问林家辟邪剑谱,不过在见识过吕信的轻功之后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吕信瞪了他一眼,道:“江湖上藏龙卧虎,那东方不败天下第一只是谣传,又未见他跟谁交过手,你怎知我打不过他?”
  “这个……”林平之愕然,想起方才吕信施展轻功时的武功,心下又动摇起来。
  吕信又道:“葵花宝典乃是前朝一位太监所创,虽则威力无穷,但却不是常人所能修练的,你可知是为了什么?”
  “太监?”林平之道:“平之不知,请大哥见告!”
  吕信骂道:“笨蛋,那葵花宝典即是太监所创,则只能是太监修练,修练葵花宝典第一条,欲练神功,必先自宫,现在你明白了?”
  “啊!”林平之又是一声惊叫,不信道:“那你说我曾祖……不可能,不可能!”这次他是打死也不信自己曾祖会是太监,若曾祖是太监,那自己的爷爷又是从何而来。
  吕信懒得再跟他解释,扭头一看,令狐冲和仪琳并骑而来,当即带着林平之迎了上去。
  令狐冲和仪琳一路放慢速度,等吕信追上来,没想忽然抬头却见吕信带着一个二七八岁的少年站在前方,愣了下,才催马迎上前去,飞身下马迎前道:“原来吕兄早已到此,害得我跟仪琳师妹还以为你有何不测,不知这位是……”说完指了指旁边的林平之。
  “你和仪琳小师太到是浪漫的紧!”吕信暖昧的调笑一句,介绍林平之道:“这位是我新收的徒弟林平之,怎么样,还不错吧?”
  “徒弟?”令狐冲愣了下,才笑道:“原来是福州林兄弟,怎得又成了你徒弟了?”

  林平之历尽磨难,除了对救命恩人吕信感激万对其他人等都没什么好眼色,不冷不热地跟令狐冲打了声招呼便径自走到一边。
  吕信摊了摊手,无奈道:“我看他可怜,就带着他上路了,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令狐冲看了眼站在不远处出神的林平之,压低声音道:“听说青城派为了林家辟邪剑谱灭了林家满门,你是从青城派手上救了他?”
  吕信看了他两眼,道:“你还说你不知道青城派的禽兽行为?”
  “这个……”令狐冲一时失口,只好干笑几声道:“我也是道听徒说,并未得到证实!”
  吕信也不跟他计较,道:“这小子一片孝心,我看他报仇心切,就带他上衡山,顺便教他武功以报家仇!”
  令狐冲道:“江湖传闻林家另有一本辟邪剑谱,不知是真是假!”
  吕信道:“谁知道,江湖传闻大多都是谣传,关心这些事情干什么!”他可不想让令狐冲误会他是讨好林平之,谋夺林家的辟邪剑谱,因此并未说出真相。
  “对,这些江湖谣传我们不去理他便是!”发现好奇心太重了,令狐冲当即收口。本来他对那辟邪剑谱并不关心,只是随口问了几句,让人产生误会可就不好了。幸好是吕信,若是换了旁人,还真会误会他也有心谋夺林家的辟邪剑谱。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