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绝世唐门》->第五集 冠军之战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六百二十二章 大结局
( 本章字数:14333 更新时间:2015-2-1 12:36:00 )

  三间小木屋中,最左侧的那一间已然打开,门口处,一位布衣荆钗的女子站在那里,俏脸上,已经满是泪水。她扶着门框,仿佛下一刻,自己就会摔倒似的。她的美,是柔弱的,但却份外惹人怜爱。看上去略微有着几分沧桑,但却依旧是人间绝色。

  “妈——”霍雨浩突然大叫一声,飞也似的扑了上去,他整个人就像是已经完全不受控制了一般,直接扑到那妇人面前,紧紧的抱住她的腿,放声大哭。

  是的,这个妇人,眼前这个妇人,就是霍雨浩那可怜的母亲霍云儿啊!

  朱竹清有些嗔怪的瞪了戴沐白一眼,眼圈微红道:“就是你讨厌,非要做这多此一举的事。”

  戴沐白嘿嘿笑道:“不愧是老子的种,有骨气。我就喜欢这样的孩子,也没白让我耗费着一番心力。好小子,不错、不错。这下,奥斯卡那家伙要羡慕的眼都红了吧!哈哈哈哈!”

  霍雨浩万万没想到,在这里竟然会见到母亲,一时间,情绪已经完全难以自制,大哭之下,心中多年以来压抑的情感完全爆发,就连最近舞桐离开,又连番遭遇打压的痛苦,似乎也在这一场痛哭之中完全释放了出来。

  霍云儿轻轻的抚摸着儿子的头,泪水更是滂沱而下,想要将霍雨浩拉起来,可她又哪有那么大的力气啊!

  戴沐白等他哭了一会儿后,大步来到他身边,一把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

  “男子汉、大丈夫,哭一会儿发泄一下就行了,别没完没了的。这是喜事,应该高兴才对。”一边说着,他还拍了拍霍雨浩的后背,雄浑的神力冲入霍雨浩体内。将他因为情感强烈爆发而引起的神力紊乱安定了下来。

  “多谢老祖宗成全。”霍雨浩此时如果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那他也就太傻了。直接扑倒在地,重重的向戴沐白磕了三个响头。

  戴沐白也由着他这么做了,脸上却是笑吟吟的神色,甚至还带着几分强烈的骄傲。看那样子,是得意的不能在得意了。是啊!任谁有这么一个后代,也一样会得意的很。

  “起来吧。”戴沐白挥了挥手,这一次,却是朱竹清将霍雨浩从地上拉了起来。

  戴沐白道:“现在你们母子重逢,你还叫霍雨浩吗?云儿。这事儿我交给你了。”

  “是,老祖宗。”霍云儿哽咽着答应一声,美眸中满是无尽的感激。

  朱竹清微笑道:“你们母子分别这么久,一定有很多话要说,到屋子里去说吧。去吧。”

  “是。”霍雨浩赶忙恭敬的答应一声,他此时只觉得喉中仿佛梗着些什么,大脑更是一片混乱。母亲复活,这对于他来说,影响实在是太大了。在这一刻。他只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只想守在妈妈身边。

  和霍云儿一起走入木屋之中,霍雨浩猛的蹲下身子抱住母亲,却强忍着没让泪水流下来。

  霍云儿轻轻的抚摸着他的头发。痴痴地道:“我的小雨浩长大了,真的长大了啊!孩子,这些年,你一定吃了好多苦吧。”

  霍雨浩摇了摇头。他当然吃了好多苦,更是经历了无数的磨难,但在这一刻。曾经的苦难已经完全都不重要了。能够让母亲复活,就算再苦再累,又算得了什么呢?

  他心中明明有很多话想要对母亲说,可是,在这一刻,他却已经什么都说不出来。做了十几年的孤儿,突然又成了有妈的孩子,这种感觉对他来说,实在是太珍贵、太珍贵了。

  母子就这么相拥着,渐渐的,情绪稳定下来。霍云儿向霍雨浩诉说起了自己的事情。

  原来,霍云儿确实是在十多年前就死去了,但是,霍雨浩身为一级神诋,却有着普通神诋所不具备的能力,那就是,他可以带少量的家人来到神界之中。

  哪怕是戴沐白和朱竹清都做不到这一点,因为只有一级神诋才有这样的资格。

  唐三毕竟是神界执法者,虽然不能轻易干涉人间事情,但涉及到神诋,就有一些变通的地方。于是,戴沐白在和唐三商量之后,就在冥冥中寻找到了霍云儿的魂魄,令她复活来到神界,虽然霍云儿连三级神诋都算不上,但总算是活了过来。

  霍雨浩乃是戴沐白的后人,唐三在考验霍雨浩、磨砺霍雨浩的时候,怎么会向戴沐白隐瞒呢?所以,霍雨浩的一切,戴沐白都知道,他也清楚,霍云儿乃是霍雨浩心中最大的心结。唯有解开这个心结,才能让他真正成为神诋。所以,才有了眼前这一幕的发生。

  不过,霍雨浩这一级神诋的能力,也就不能带更多人来到神界了,名额就仅仅剩下两个,一个给了霍云儿,另一个,自然是要给戴浩了。神界本就孤独,总要让霍云儿的一腔真情有所回报。

  斗罗大陆上发生的一切,别的霍云儿是看不到的,但她却能够感受到在自己坟墓周围方圆百米的一切。这些天来,正是她最快乐的日子,因为,她每天都能听到,在那坟前,自己那心爱的男人倾诉的声音。心中的悲苦与戾气,伴随着这个声音和儿子即将到来的喜讯,终于渐渐散去。今天见到霍雨浩,她的情绪又何尝不是完全释放了出来呢?

  霍雨浩自然不知道其中发生了这么多变化,但听霍云儿说是戴沐白将她复活之后,心中已经满是感激。还有什么比母亲活过来更加重要的呢?

  霍雨浩情绪平复了一些后,也将自己这些年发生的事情讲给母亲听,当然,所受的那些困难就被他自然而然的忽略过去了,只是讲述着一些开心的事情。

  神界似乎并没有白天黑夜,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敲门声音响起。

  霍雨浩赶忙站起身,打开房门,只见外面站的,正是戴沐白。

  “老祖宗。”霍雨浩立刻就要跪下行礼,却被戴沐白一把拉住了。

  “行了,在这神界之中,哪有那么多礼数。怎么样?云儿说服了你没有?愿意姓戴了吗?你放心,等你爹那臭小子到神界来了以后,看我怎么收拾他,给你娘出气。这混小子,一心为国没错,却又怎能忽略了自己的家人?”

  从始至终,其实霍云儿都没有向霍雨浩说过改姓这件事,但霍雨浩何等聪明,有些事情,根本不需要再多说了。母亲复活,他心中怨念已然尽去。

  “老祖宗,我愿意认祖归宗。”一边说着,他再次跪下。这一次,戴沐白就没有阻止了,哈哈大笑道:“好、好、好。以后,你就叫戴雨浩了。”

  对于戴雨浩这个名字,戴沐白似乎是满意的很,拉着戴雨浩走出房门,来到院子里。

  一桌酒菜早已准备好了,一家人围着桌子坐了,戴沐白拿起一坛子酒,给自己倒了一碗,然后递给霍雨浩。

  霍雨浩赶忙接过,给朱竹清和母亲都倒了,最后才是自己。

  戴沐白拿起酒碗,道:“今天这一顿,算是为你庆贺成为神诋。”

  “谢老祖宗。”见到母亲,霍雨浩此时心情大畅,一口饮尽杯中酒。

  戴沐白也是一口饮尽,哈哈笑道:“痛快、痛快。”

  话锋一转,戴沐白向雨浩问道:“你来到神界,可曾见过唐三了?”

  戴雨浩顿时苦了脸,将自己来到神界之后遭遇的事情详细的讲了一遍。

  听他这么一说,戴沐白也是愣了愣,霍云儿则是一脸的担忧。

  朱竹清哼了一声,道:“还反了他了!回头我们就去找他。看他能把你怎么样。”

  戴沐白瞪了朱竹清一眼,向她使个眼色,道:“这件事我也听唐三说过了,他对你还是很有几分怨气的,他就那么一个女儿,从小就宠爱得不得了,受了这么大委屈,也难怪他会如此。神界是个讲究实力的地方,你乃是一级神诋,击败他当然不可能,但是,你要向他展现出你足够的实力,唯有如此,才有可能平息他的怒火,让他认为,你有能力保护他的女儿。其他的你不用担心,如果他再提出让你要战胜他,你就放手施为,尽量多坚持一些时间,至于其他的,就交给我们。”

  “是,多谢老祖宗。”听了戴沐白的话,霍雨浩心中大定,想想自己和贝贝他们之间的关系,自然明白老一代史莱克七怪之间的密切。有两位老祖宗给自己撑腰,自然就要容易得多了。

  一餐酒宴吃的尽欢,吃过饭,戴沐白和朱竹清让霍云儿留在木屋,两人一起,带着霍雨浩腾空而起。

  神界之中,云雾很低,千米之上,既是那飘渺的云端。云雾中,有着浓浓的天地元力波动,呼吸之间,体内神力都会奔涌沸腾。

  有了戴沐白的叮嘱,霍雨浩此时收敛心神,调动着自己体内神力运转,同时默默地感受着自己的身体变化。

  是啊!自己已经是一级神诋了,是情绪之神。想要让岳父认可,就要展现出足够的修为才行。那究竟怎样,才能在岳父面前坚持更长的时间呢?

  戴沐白似乎看出了他心中在想些什么,淡淡的道:“如果你只是单纯的想要去抵抗,那么,这一战不用打你就已经输了,你也一点机会都没有。无论是人还是神,如果没有了争胜之心,又如何能够将自身能力发挥到极致?你既然能够修炼成神,这个道理没有理由不明白吧。”

  听他这么一说,霍雨浩顿时一惊,是啊!如果连争胜之心都没有了,自己的战斗力还能发挥出多少,“可、可那是舞桐的父亲啊!”霍雨浩有些苦涩的说道。

  戴沐白不屑的哼了一声,道:“难道你认为,以你的能力还能伤的了我那兄弟不成?相信我,你到时候只要全力以赴的发挥就行了。别说你不可能伤的了他,就算是你能,那在神界来说,反而是大好事了。”

  霍雨浩没有再说什么,但眼中的光芒已经少了之前的几分畏惧。

  初入神界之时,这里的陌生,让他内心之中难免会出现一些恐惧,幸好,在这关键的时候碰到了戴沐白和朱竹清,让他的心也渐渐稳定了下来,自己的信心也逐渐的恢复着。他毕竟曾是斗罗大陆上的最强者,并且击败了无敌神话的兽神帝天,神界二字会带给他压力,但当他此时完全冷静下来之后。这份压力,也就逐渐转化成了动力。

  时间不长,远处。那座宫殿已然在望,看到那宫殿,霍雨浩的眼神顿时就变得热切起来,因为,唐舞桐就在那里啊!无论如何,今天有两位老祖宗在,自己都一定要见到舞桐才行。一定要亲口向她解释。

  尚未接近宫殿,十几个金色身影就拦住了他们的去路,但看到戴沐白和朱竹清之后。他们又立刻躬身行礼。

  戴沐白和朱竹清虽然都是二级神诋,但因为和执法者唐三关系密切,在神界之中的地位自然也就水涨船高了。

  戴沐白道:“请海神出来,我们有事相商。”

  “是。您请稍等。”一名金衣人迅速去了。

  时间不长。一道湛蓝色的光芒从天而降,正是唐三,只不过,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今天追杀戴雨浩时候那一身血红色了。

  看到霍雨浩,他眼神一凝,冷冽的杀气顿时升腾起来,但再看看戴沐白和朱竹清。心中杀气也就随之减弱了几分。

  “沐白,你们怎么来了?”唐三淡淡的问道。表情上显得有些冷淡。

  戴沐白道:“还不是因为这个小家伙。小三,你也一把年纪了,还跟孩子较什么劲?我知道你疼爱舞桐,但总要给我这后代一个解释的机会。”

  唐三冷哼一声,道:“以我们兄弟之间的情分,别的事情怎样都可以,但这件事却无论怎样都不行。我就这么一个女儿,竟然在人间受到了这么大的伤害,我决不允许他再次伤害舞桐。除非,他能战胜我。”

  戴沐白怒哼一声,道:“战胜你又如何?难道你还真以为自己是无敌的了?雨浩,上,让他看看你一级神诋的实力。”

  戴雨浩脸色微微一变,他原本以为,凭戴沐白和朱竹清跟唐三之间的关系,给自己说和说和,说不定就能见到唐舞桐呢。可谁知道,这才没说几句话,竟然就要动手了。心中顿时大为为难。

  唐三冷冷的看向他,“你敢和我一战?”

  戴雨浩深吸口气,一步跨出,身形前飘,向唐三躬身行礼,“我只想见舞桐一面。如果前辈执意考校的话,晚辈愿意一试。”

  唐三突然笑了,笑的轻蔑、笑的不屑,“好,那我倒要看看,你凭什么来与我抗衡。”

  滔天威压骤然爆发,铺天盖地一般,朝着戴雨浩奔涌而去,唐三森冷的声音在他耳边回响,“你的机会只有这一次,看在沐白的份上,我不会杀你,但这次之后,你再敢前来,我就抹去你的记忆。让你永远的忘记舞桐。”

  戴雨浩猛然瞪大了眼睛,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逆鳞,他也一样,自从来到神界以后,他就一直承受着唐三的压迫,他尽可能的调整自己的心态,面对唐三也不敢如何反抗。可此时听唐三这么一说,心中战意顿时熊熊燃烧起来,为了舞桐,为了能够见到自己心爱的女人,现在什么也顾不得了。

  一层奇异的光彩骤然从戴雨浩身上迸发而出,他整个人的气息也为之一变。一道碧绿色的身影在他身后亮起,正是冰帝。

  冰帝,在戴雨浩的情绪之中,代表着,愤怒!

  强盛的意念随之升腾,戴雨浩双眸亮起,额头上命运之眼开启,命运之眼内,隐隐有一圈奇异的光晕在闪耀,顿时,戴雨浩脑后出现一圈光轮,这光轮外圈呈现为荆棘状。

  正是戴雨浩灵眸当初的第九魂环,荆棘光环。

  虽然成神,但以前的魂技却全都存在,而且更有了升华,在神识的作用下,这荆棘光环绽放出奇异的光彩,远处的戴沐白和朱竹清感受到其中散发出的气息,都不禁微微一惊。好强大的神识波动啊!不愧是一级神诋的力量。

  这荆棘光环自然来自于邪眼暴君主宰,当初哪怕是在面对兽神帝天的时候,戴雨浩也没有使用过,那是因为,他担心帝天通过自己的魂技发觉自己已经吸收了邪帝的魂环,从而有了提防之心。后来他直接发动时空之光,兽神果然不敌,就是因为他在前面隐藏了实力。

  而现在,面对唐三这种层次的强者,他又哪里敢有半点的隐藏啊?

  唐三已经出手了,他朝着戴雨浩的方向右手一抬,周围的一切顿时完全变成了蓝色,恐怖的压迫力瞬间升腾。右手一收,手指向外弹出。顿时,一团青碧色的光团就朝着戴雨浩的方向飞了过去。

  戴雨浩虽然不知道唐三使用的是什么能力,但以他对唐三实力的判断,又哪里敢有半点小看之心。

  魂力瞬间转换为极致之冰,一道深蓝色光芒骤然斩出,正是帝剑,冰极无双!

  “叮!”脆响声中,冰极无双竟然瞬间破碎,化为无数碎片在空中四散纷飞,而那青色光团却依旧朝着戴雨浩方向飞了过来,速度不快,但在飞行过程中,却带着极其恐怖的威压。

  唐三不屑的道:“有形无神的能力,也想抵抗我的天青寂灭神雷?”

  戴雨浩深吸口气,他明白,任何普通的魂技,在自己这位岳父大人面前,恐怕都没有任何作用吧。

  心神骤然一收,背后的冰帝身影也瞬间变得清晰起来,冰帝眼神冷冽的看向唐三,她才不管对手是谁,强烈的怒意瞬间升腾,以戴雨浩的身体为中心,一道碧光冲天而起,竟然硬生生的在周围的蓝色空间中破开一道缝隙。

  戴雨浩左脚一步跨出,思念之意迸发,额头上,命运之眼骤然变成了黑白双色,紧接着,两道光晕已经是电射而出。

  在那黑白双色射出的瞬间,空中的蓝色为之一黯,紧接着,蓝色的世界竟然瞬间变成了黑白二色。

  一只巨大的竖眼,仿佛撑起了整个天空一般,悬浮于戴雨浩背后,那黑白色光芒也瞬间充斥在整个空间之中。

  无论是唐三,还是戴沐白和朱竹清,脸上都不禁流露出了惊讶之色,只是惊讶程度略有不同而已。不仅是他们,就算是戴雨浩自己,也不禁惊讶莫名,自己引动的命运之力,竟然强大如斯?

  灵魂剥夺、命运之殇,两大神技在这神界之中,似乎才绽放出了它们真正的光彩。

  两道光芒瞬间就落在了唐三身上,唐三全身虽然爆发出了强烈的蓝光,但对这两道光芒却没有什么阻隔的效果。身体也随之变成了黑白双色。

  而那颗天青寂灭神雷,在这个时候也已经到了戴雨浩面前。

  戴雨浩右拳挥出,双眸之中,竟是出现了唐舞桐的身影。

  思冬拳,思如泉涌。附加,情绪之怒。

  所有阻止我能够思念舞桐的力量,都要在我的愤怒中消亡。这就是他此时的意念。

  “轰隆隆!”

  天空中的黑白双色在戴雨浩两大神技爆发之后,随之暗淡,但紧接着,青碧色的光芒就充斥在整个空间之中。

  戴雨浩只觉得似乎有一条巨大的青龙缠绕上了自己的身体,然后就迸发出了无与伦比的恐怖爆炸力。那爆炸力是从身体到灵魂全面爆发的,剧烈的痛苦,仿佛要将他整个人都撕碎似的。

  碧绿色的身影转化为八角玄冰草,一点淡淡的喜悦突然包覆住戴雨浩的身体,云端的天地元力,顿时以疯狂的速度朝着他的身体汇聚而去。

  八角冰源凝。

  庞大的天地元力洗涤着戴雨浩的身体,恢复着他身上所受到的伤害。

  而远处,唐三的身体却震了震,口中发出一声低低的闷哼,也同时颤动了一下。身上的黑白双色波动也变得剧烈了几分。

  但下一瞬,那黑白双色却已经散去,只是唐三的脸色,看上去居然多了一抹苍白。

  他受伤了?这是戴雨浩的第一个反应。

  是的,唐三受伤了,连唐三自己也没想到,戴雨浩的荆棘光环效果居然会这么强。他足够了解戴雨浩,但这荆棘光环却是他第一次使用。

  荆棘光环的效果是,自身受到了多大伤害,会有百分之五十直接反弹给对手化为精神伤害。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这点反弹的精神力根本不可能伤害唐三,但在那一瞬,唐三身上却中了戴雨浩的灵魂剥夺啊!自身精神防御力急剧降低。

  “好,你很好!”唐三冷冷的说道。

  戴雨浩赶忙急切的道:“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会这样。”

  “不用说了。”唐三右手抬起,一道霍雨浩十分熟悉的光芒出现在他掌握之中。灿烂的金色随之迸发,正是,黄金三叉戟。

  戴雨浩中了天青寂灭神雷,虽然在八角冰源凝的帮助下已经恢复几分,却依旧疼痛欲裂。看到黄金三叉戟,不禁脸色大变,单只是意念,他就能感受到那黄金三叉戟内迸发出的恐怖威能。

  唐三的眼神突然变得空濛起来,周围的云雾再次变成了蓝色,但这一次,却是蓝色的大海。

  唐三手中黄金三叉戟动了起来,左一圈、右一圈,一道道金色光环就那么朝着戴雨浩飞了过去。

  戴雨浩的感知能力极为强大,他知道。现在自己最应该做的,就是持续开启着荆棘光环,再次施展命运之力。唯有如此。才能让唐三有所忌惮。

  但是,他没有这么做,那毕竟是他的岳父,是唐舞桐的父亲啊!他怎么能去伤害他?

  身形骤然后退,戴雨浩迅速向后飞遁。

  但是,那金色光环却如影随形瞬加接近。

  戴雨浩骇然发现,当那金色光环到达自己头顶上方的时候。自己原本的一切能力,竟然像是被完全封印了一般。任何魂技都无法使用了。

  紧接着,那光环就落了下来。套在自己身上。一圈圈金色光环,将他的身体紧紧箍住。再也动弹不得。

  “唐三,你不要太过分了。你竟然对一个孩子用出无定风波!你想干什么?”一个愤怒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光芒一闪。一道身影就出现在唐三面前不远处,一把握住了他准备刺向戴雨浩的黄金三叉戟。可不正是前任的情绪之神融念冰吗?

  唐三冷冷的扫了他一眼,突然,手中黄金三叉戟再动,又是一圈圈金色光环绽放而出,融念冰和他仅在咫尺,而且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唐三居然会对他出手,顿时被那一圈圈金色光环套在身上。动弹不得。

  不仅如此,一圈圈金色光环也突然在远处升起。竟然将戴沐白和朱竹清也套在其中。

  唐三目光森然的看向融念冰,道:“我想干什么?我想杀了这小子。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竟然想要抛却责任远离,等我杀了他,也就绝了我女儿的念想,再抹去她的记忆就是。至于你,情绪之神神位会重新回答你身上,给我老老实实的留在神界辅佐我。你等着看,他怎么死吧。”

  “你——”融念冰勃然大怒,他万万想不到,唐三竟会如此。全身光芒大放,全力调动神力,想要从这金色光环中挣脱出去。

  可是,唐三以黄金三叉戟发动的无定风波,号称神界第一控,又岂是那么容易挣脱的?如果融念冰还有神诋之位在身,并且提前有准备的话,或许还有抗衡的可能。可此时此刻,任由他如何催动神力,也无法从那强大的光环之中挣脱出来。

  这所有的一切全都看在唐三眼中,他只觉得身上那一圈圈光环开始向内收缩,速度不快,但却极其坚定,他体内神力已经全都调动起来了,但却依旧无法阻止那光环向自己发动的压迫。

  这股压力迅速提升,戴雨浩全身骨骼已经被压迫的“咔咔”作响。

  他、他竟然要抹去舞桐的记忆!

  他真的要杀了我。

  舞桐、舞桐!

  戴雨浩在心中疯狂的呐喊着,体内神力、神识,疯狂的燃烧着。

  可是,奈何那金色的光环实在是太过强大,任由他如何挣扎,也无法让那金色光环收拢的速度稍有降低。

  压力越来越大,戴雨浩已经开始有些窒息了,他甚至看到自己的身体开始在那压迫中变形。

  远处的融念冰,似乎在向唐三呐喊着什么,可唐三却像是听不到一样,将黄金三叉戟拄在地面上,冷冷的看着自己。

  就要死了吗?

  在那恐怖金环的束缚之下,哪怕是神识都无法逃脱,只能不断的感受着死亡的接近。

  舞桐、舞桐!戴雨浩心中疯狂的呐喊着。

  他不想死,他更不想舞桐忘记自己。两位老祖宗被束缚住了,老师也被束缚住了。如果自己死了,舞桐就将永远的忘记自己,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不能和舞桐在一起,我成神又有什么意义?

  不再沉默中消亡,就在沉默中,爆发!

  骤然间,戴雨浩猛的抬起头,一种难以形容的光泽,骤然从他身上爆发开来。

  喜!八角玄冰草光影浮现,喜悦的情绪瞬间绽放,那强烈的情绪波动瞬间与他的神识、神力融为一体,猛然向外一张,让他所承受的压力略微降低了几分。

  怒!愤怒的情绪爆发,此时此刻,他心中所拥有最多的,就是愤怒!不能和唐舞桐在一起,自己视为岳父的男人却要杀掉自己。

  哀!片片雪花飞舞,无尽的悲伤迸发,此时此刻,戴雨浩仿佛又回到了当初自己自创浩冬三绝的时候。思冬拳,思如泉涌,念冬剑,念念不忘,浩冬掌,生生世世。

  乐!快乐的回忆总是那么美好,曾经的室友,海神湖上海神缘美丽的粉蓝色凌波仙子,一起经历的风风雨雨,心与心的交融,这是多少的快乐。

  憎!憎恨是一种痛苦的情绪,离开公爵府的那一天,他充满憎恨,失去冬儿、秋儿、舞桐的时候,他恨意滔天。憎恨,让人疯狂。

  恶!邪恶、阴险,这种情绪戴雨浩本身并不具备,但他却曾经无数的次感受过邪魂师们的恶,情绪之中,这是最阴暗的世界,此时此刻,仿佛内心深处最肮脏的东西正在被这份恶点燃。

  六种情绪,六种爆发!情绪的绽放、神魂的升华!

  代表着喜的八角玄冰草,代表着怒的冰碧帝皇蝎,代表着哀的冰天雪女,代表着乐的冰熊王小白,代表着憎的人鱼公主丽雅,代表着恶的邪眼暴君主宰!

  六道光影,分别出现在戴雨浩身后,光影绽放,忽而重合,忽而分散,而就在那重合与分散之间,戴雨浩身上也迸发出一层六彩光晕,这光晕变得无比强盛,竟然硬生生的将那金色光环缓缓撑开,而戴雨浩自己身上,也绽放着那六彩光芒。

  就在这时,一道巨大的金色身影突然出现在那六大魂灵之后,金色的光晕,宛如横空出世一般,将之前的六大魂灵、六种情绪,全部吞噬其中。一种难以形容的柔和、奔放、狂野、眷恋瞬间彭湃而出。

  那是……

  爱的力量!

  “舞桐!我——,爱——,你——”

  戴雨浩放声呐喊,这一刻,他的声浪化为一道七彩光晕,直刺远处那巍峨的宫殿。

  浓浓的光雾在空气中回荡、变幻、排开。身上那一圈金色光环,就在他的呐喊声中,开始出现了一道道龟裂的纹路。

  喜怒哀乐爱憎恶!最终,爱的力量战胜了其他一切的情绪,也融合了一切的情绪。

  这一刻,戴雨浩的神力、神识,还有他自己的心灵,完完全全的在升华着。

  在他心中,已经没有了唐三的阻隔,也没有了任何担忧与愤怒,有的,只是对唐舞桐无尽的爱恋与不舍。

  远处的唐三,手中海神三叉戟挥动,一道道金光,飘然流转,但这一次,却不再是向戴雨浩攻击,而是化解了融念冰以及戴沐白和朱竹清身上的束缚。

  一抹淡淡的微笑,随之出现在唐三身上,他很自然的抬起手,搂住融念冰的肩膀,而此时的融念冰,脸色却阴沉的仿佛要滴出水来,眼神之中,更是充斥着无尽的,悲愤!

  “砰!”束缚着戴雨浩的金色光环轰然破碎,他破障而出,七彩光晕化为七圈光环,在他背后组成一个奇异的光轮,他自身的气息不知道要比之前强盛了多少倍,七种情绪的波动不断回荡着,神识与神力完全融为一体。来到神界之后,他终于有了那种掌控的感觉。

  看着他,唐三微笑着点了点头,道:“这还差不多,有点我女婿的样子了。”

  戴雨浩此时还在自己的情绪中回荡,听到唐三的话,不禁呆了呆,有些失神。

  “傻小子,还不拜见岳父。”戴沐白笑骂着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戴雨浩几乎完全是下意识的立刻跪倒在地,向唐三拜了下去,“拜见岳父大人。”

  唐三大手一挥,道:“起来吧。”此时的他,一脸微笑,蓝色长发飘逸,那俊逸的模样,动人心魄。

  看着他那和煦的笑容,戴雨浩恍若梦,这还是那个一心为难自己的岳父大人吗?怎么这须臾之间,一切似乎都变得不一样了似的。

  “傻小子,如果唐三真的要为难你,你以为你还能活到现在吗?”戴沐白笑着说道。

  朱竹清却有些怨怼的道:“三哥,你也太狠了读吧。”

  唐三微微一笑,道:“还是我来说吧。”

  他看向戴雨浩,道:“你和那橘子的事情,其实我早就知道了。这件事,错不在你,只是造化弄人罢了。我们虽然是神,但人间之事也无法干涉。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只要你的心在舞桐身上就好。”

  “之所以一直为难于你,自然是有些用意。当初,我选你,一直也按照继承我神位的方式对你进行着种种考验,就连那王秋儿,其实也是我分出舞桐一丝神识附在那三眼金猊身上,否则,就算它是命运神兽,也不可能拥有那么多的灵智。所以,你不需要再为王秋儿的事情而感到难过。她本来就是舞桐的一部分。直到王秋儿献祭给你之后,那部分灵识才重新回到舞桐身上,让王冬儿彻底变成舞桐。”

  “后来,某些人趁虚而入,许你以神诋之位,但你在之前却一直都是按照我的考验而做,虽然后来你继承他的神位没有任何问题,但在能力的融合上,多少还有欠缺。刚入神界,你自身原本的能力和情绪之神的能力想要完全融合也很困难。所以,我才用这种方式来压迫你,让你在压力下自我融合。现在看来,效果还好。未来,你应该能够青出于蓝,胜过那某人。”

  融念冰在旁边愤怒的道:“原来这都是你计划好了的,都是你的阴谋。唐三,你好卑鄙,你刚才还骗我发誓。”

  唐三一脸云淡风轻的道:“你以为偷了我的传承者,就那么容易吗?不付出读代价怎么行?”

  戴雨浩低声向融念冰问道:“老师,您发了什么誓?”

  融念冰没好气的道:“还不是为了让他不要伤害你,才发誓多留神界三十年。谁知道上了这家伙得当,他这出戏不只是给你演的,也更是演给我看的。戴沐白,你们夫妻俩早就知道是不是?”

  戴沐白一脸无辜的道:“咦,我不知道啊!我怎么会知道,我才是个二级神诋罢了。”

  融念冰怒道:“胡说,以你那暴脾气,如果唐三真的下狠手为难你后辈,你会这么平静?什么都不作为?”

  朱竹清不屑的哼了一声,道:“知道你还上当?我很怀疑你的智商。”

  “你、你们……,哼!气死我了!”融念冰气的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唐三搂着他的肩膀,道:“行啦,别生气了,留下来帮帮我不好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最近咱们神界不太平,在这种时候你却要跑路,兄弟还做不做了?更何况,你抢了我的传承者,还赔上我女儿,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雨浩这种好苗子,难道是随便就能找到一个的吗?”

  戴雨浩现在已经完全明白了,原来,从一开始,自己就在唐三的掌控之。恐怕那如同星斗大森林一般的地方,也是他创造出来,然后引自己去见两位老祖宗和母亲的。

  戴沐白哈哈笑道:“你们也不看看,这是谁的种。小三,赶快把你女儿放出来吧,没看到我这小子都快急死了吗?”

  唐三微微一笑,道:“去吧,雨浩,舞桐就在宫殿,你循着这条路去找她。我不怪你,至于她怪不怪你,我就不知道了。”

  “是,多谢岳父大人。”无论现在心有什么怨怼的情绪,都不如找到唐舞桐重要啊!

  一道金光顺着唐三手指的方向朝着那宫殿处蔓延开来,戴雨浩赶忙飞速朝着那边跑去。

  目送着他进入云雾之,唐三眼流露出几分怅然之色,“女大不留、女大不留啊!”

  融念冰一脸鄙视的看着他,道:“行了,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我还不知道你吗?神界正是多事之秋,你那宝贝女婿继承了我的神诋之位,今后必然是你一大臂助。难道说,他在神界还有别的地方去吗?你女儿又不会离开你,你在这里长吁短叹个什么?”

  唐三叹息一声,道:“念冰,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你多留三十年么?”

  融念冰愣了一下,“不就是那些家伙一直不服气,想趁着两大神王不在闹读事情么?难道我们还怕他们不成?”

  唐三摇了摇头,道:“对于他们,我到并不怎么担心,无论如何,那都只是咱们神界内部的事情。我担心的是另一件事。两位神王离去,神界主控权在我手,所以,也只有我能够感觉到神界的一切变化。三十年内,神界恐怕将有大变,至于是什么,现在我还看不清楚。但我却能感觉到,那将是一场有可能令神界覆灭的大灾难。”

  “嗯?”融念冰神色一凛,他知道,唐三绝不会无的放矢的。

  戴沐白沉声道:“小三,无论什么情况,我们大家在一起,齐心协力,总会度过难关的。”

  唐三苦笑道:“希望如此吧。只是,这场灾难,很不简单。这也是我为什么没有将自己神诋之位传给雨浩的原因。念冰,难道你认为,我真的不知道你偷偷去见雨浩的事情么?就算再忙碌,对于自己的传承者,也会一直关注的。我是故意放弃了这次传承的机会,因为我必须要保持完整的实力,才有可能应对这未来未知的危机。”

  融念冰道:“那这场大劫有没有可能化解?”

  唐三双眼微眯,道:“看不清楚。很难化解,但却又有一线生机。尽力而为吧。”

  融念冰道:“好。不过,有一读我要提醒你,攘外必先安内。”

  “嗯。”

  戴雨浩顺着那金光一直向云雾深处走去,眼前的景物渐渐变得清晰起来,一座巍峨的宫殿,出现在他面前。

  延着金光一直向前,他顾不得去赞叹这宫殿的宏伟,快速走入其。

  才进门,他就看到,一男一女两个人坐在大厅之,正在下棋。

  他们看上去年纪都不大,男人身穿黑衣,相貌英俊,而那女子也有着绝色姿容,一身白衣,纯洁如雪。

  戴雨浩走进来,似乎惊动了他们,四道目光同时投了过来。

  那男子站起身,向戴雨浩读了读头,走上前道:“你好,我叫姬动。你就是雨浩吧。欢迎你来到神界委员会。”

  “啊!你好。”这里就是神界委员会?霍雨浩心不禁有些惊讶。

  那白衣女子也站起身来,姬动道:“这是拙荆烈焰。”

  “你们好。”戴雨浩赶忙行礼。虽然他不知道这二人是谁,但如果这里真的是神界委员会的话,那这二位的地位就绝对不低。

  烈焰微微一笑,道:“快去找舞桐吧。”

  “谢谢二位。”戴雨浩谢过二人,继续顺着金光而去。

  看着他离开的身影,烈焰微笑道:“雨浩用情专一,倒是很像当年的你呢。”

  姬动呵呵一笑,道:“我很怀疑,唐三大哥就是按照我的标准招女婿的啊!”

  烈焰“噗哧”一笑,道:“臭美。”

  姬动将她搂入怀,道:“其实,苦尽甘来的味道,才是最美的。我相信,他很快就会体验到了。”

  (欲知姬动与烈焰的故事,详见拙作《酒神》也名《阴阳冕》)

  金线一直蔓延到乐层才停了下来。面前是一扇房门,霍雨浩抬手在门上敲了敲。

  “进来。”一个温和的女声响起,十分动听,但霍雨浩脸色却是微微一变,因为他听出,这个声音并不是属于舞桐的。

  推门而入,霍雨浩的目光却骤然收缩。

  房间内,有两个人,一站一坐,那站着的女子身穿粉色长裙,一头长发梳拢成长长的蝎子辫轻轻垂下,从侧后方能够看到她那精致修长的白皙美颈,长裙束腰处盈盈一握,将她那动人的身材完美勾勒出来。

  此时她已经转过身来,绝美的容颜,让戴雨浩看的不禁微微一呆。

  而那坐在床上的人,虽然只能看到侧脸,但戴雨浩还是一眼认出来,那不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儿吗?

  “您、您好。”戴雨浩下意识的向眼前女子问好,但目光却始终都在唐舞桐身上。

  女子走到他面前,仔细的打量着他,但霍雨浩却恍若未决。

  “我叫小舞,跳舞的舞。”小舞微笑着说道,美眸却满是满意之色,那是岳母看女婿的眼神。轻轻的拍了拍戴雨浩的肩膀,然后从他身边走过,并且将门带上。

  “舞桐!”再没有其他人,戴雨浩还哪能忍得住,疾呼一声,就扑到了唐舞桐面前。

  唐舞桐坐在那里,却是面无表情,整个人就像是被下了定身法似的,一动不动。

  “舞桐。都是我不好,是我错了。你让我解释,好不好?”戴雨浩蹲在唐舞桐面前,将她有些冰凉的双手握在自己手。

  唐舞桐的眼神似乎多了几分神彩,扭头看向他,但美眸之,却充斥着迷惘。

  “你是谁?”

  简单的三个字,却如同三柄巨锤一般,狠狠的锤在霍雨浩心头。他顿时脸色苍白的一屁股坐在地上,一种难以名状的恐惧,瞬间从心底升起。下意识的松开了唐舞桐的手,身体不受控制的坐倒在地。

  他宁可唐舞桐痛骂他,甚至是驱赶他,也不愿意听到她说出这样的话。

  记忆,她失去了记忆,失去了对我的记忆?不认识我了?她不认识我了啊?

  无与伦比的恐惧,令戴雨浩心已是一片混乱。

  “你是谁?”唐舞桐歪着脑袋,看着他问道。

  看着他眼神的恐惧,唐舞桐突然笑了,“我想起来了。你是霍雨浩,也是戴雨浩。你是我的男人,我的丈夫,我未来孩子的父亲,那个傻傻的,在外面喊着爱我的,傻瓜!我的傻瓜!”

  (全书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