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女校里的帅小子》->正文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40、感谢上天,让我遇见你
( 本章字数:3591 更新时间:2008-1-6 7:22:00 )

  

  李善哲百无聊赖的在新校园的图书馆里翻着书,心中有种毛毛的感觉,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

  那个假期结束后,他留下了金铃恩和陈美丽的联系方法。虽然阴错阳差,他们的物理距离再次隔远了,但是每天的联系还是很密切的。

  他知道美丽开始专攻油画了,也知道那个叫尚元的油光头上了体校后还经常给美丽打电话。而金铃恩到德国一家大学学习后,项目越来越复杂,人也渐渐忙了起来,不管在电话还是在网络中,她的话越来越少。可是一个月前,她似乎学起自己失踪了,怎么联系都联系不上了。他问美丽铃恩怎么回事,美丽支吾着说不清楚,而这个星期,美丽也加入失踪行列。

  不会真出什么事吧,他的预感越来越不好。

  “请问你是李善哲同学吗?”有人在身边小声的问。

  李善哲抬起头来:“是啊,有事吗?”

  那人说:“外面有个女生找你,什么有什么急事,让我来喊你。”

  李善哲朝外面看去,图书馆的落地玻璃大门外,趴着一个人往他这张望,阳光映照在玻璃大门上,有些刺眼,他看不清来人是谁,将手上的书插回原位,他走了出去。

  看到来人,李善哲不由一笑:“美丽,原来是你啊,许久不见,又胖了啊。”

  “去你的,就知道胡说,铃恩都出事了,你还这样。”陈美丽的声音带哭声。

  “啊!”李善哲的心骤然停跳了一拍,他看着美丽,没听清楚刚才她说的是什么,但见她的眼睛果然是红红的。

  “你说铃恩,铃恩怎么了?”李善哲以异样的眼光针一样的盯着陈美丽。

  陈美丽揉揉眼睛说:“我刚从铃恩家来,她家已经乱的不行了,我想了半天,也许只有你才能帮上忙。铃恩在做实验的时候不小心染上了什么病毒,那个病毒已经让两个学生丧命了,铃恩怕也撑不了多久。她现在躺在德国医院的隔离病房里,泰恩一个人在那边顾不过来,金阿姨在家一直哭,俊恩哥和玄恩哥都回来了,大家急的不行,都想去德国看看,可是签证和资金……”

  陈美丽还没说完,李善哲十分不情愿的听明白了大部分意思,他拽紧了拳头,一边往外跑一边说:“等我一回,我现在就去请假!”

  这是他第三次到金铃恩的家了,与前几次这里永远存在的热闹和活力相比,这回她的家到处都充满着悲哀之色。

  金妈妈已经哭的不成人形了,她瘫在地板上,不停的喊着:“铃恩啊,是我害了你啊,如果不是我非要叫你去德国,你也不会染上那该死的病,如果不是我叫你去学医,你做什么不比做这好啊……”

  金玄恩掺着妈妈,在一旁抹眼泪,金俊恩眼睛也是红肿的,他走过来招呼大家:“你们来了,谢谢了。”

  李善哲只觉得胸口那堵的慌,他哽咽着说:“大家收拾一下,我和你们一起去德国。”

  在机场,李善哲和陈美丽扶着行李,金家两兄弟掺着金妈妈往外走。金泰恩和一位医学院的先生来接大家过去。李善哲见这金家最小的男孩,长的和铃恩像极了,只是人看上去非常的憔悴,眼中没有一点光彩,难道铃恩真的有很大的危险吗?他胸口便生了一种刀搅一般的疼痛,强忍着上前打招呼,并问:“铃恩现在怎么样了?”

  金泰恩虽然没见过李善哲,但是早从姐姐的言行中知道了他,便说:“姐姐昨天又经过了一次抢救,现在还没脱离危险,还在无菌室观察。现在隔离病房不让进,大家先到饭店休息一下,等院长安排一样在去看姐姐吧,或许,或许……”

  旁边那个德国人点点头,金妈妈又哭了起来,只是嗓子已经哑了……

  金妈妈执意到医院外站了良久,最后虚脱过去,找了间病房住下输起液来,让金家几兄弟和美丽照顾着。李善哲再次感觉到几年前那场实验室爆炸的恐惧,是铃恩让他从心理阴影中走出来的,难道现在铃恩要把这种恐惧完全还给他吗?

  李善哲头一次很感激爷爷和父母闯下了这样大的事业,让他在许多地方都能找到不少人脉,虽然他以前一直很反感这种关系,但现在他迫不及待的找到了一个爷爷在这的有身份、有地位的学生,给他开了个例外,让他穿上隔离服,到无菌隔离病房外去看看。

  身体被包裹在隔离服内,非常的闷热,让他透不过气来,他小心的走在通往病房的走廊上,像走了一个生命那样漫长的距离,四周静悄悄的,他只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它跳的越来越快。

  领路的那个医生朝前指了指,示意出事的学生就住在那呢。李善哲迈开像灌了铅一样的腿,颤颤的往前走去。这里的世界似乎都是白的,白的工作人员,白的墙壁,白的仪器,他就要接近金铃恩了,隔了这样久再一次近距离的接近她,只是,旁边房间里仪器的声音似乎无限制的放大,“嘀嘀……”闹的他心惊。

  他触摸到那扇门了,隔着眼罩,再透过双层防护玻璃,他看不清躺在病房中央那个瘦小的身影。

  那怎么可能是铃恩呢,铃恩从来没有那样安静过,她是活力天使的化身啊,她的脸色总是那样红润,怎么会那样白,她那么爱运动,爱和他一起打篮球,怎么全身会被那么多管子缠绕住。他想冲进去,把那些管子全拔开,然后将金铃恩拽起来:喂,别开玩笑了,丫头,太阳都要晒屁股了,别在这装睡了,出来跟我打一架吧。

  李善哲突然傻笑了一声,好怀念铃恩总撅起的嘴,好怀念那彩虹一样的笑容,好怀念她和自己斗嘴时的模样。渐渐的,眼前被水雾蒙住,他感到自己的胃部汹涌的翻滚起来,巨大的恶心感再次向他压来,他的眼前似乎黑了,脚也渐渐软了……

  李善哲被随行的医生扶了出来,帮他解开防护服,并给了一个氧气袋给他,摆脱掉束缚的李善哲大口吸着氧气,他靠在一张长椅上,意识过缓了一些。他好怀念和德女校操场的那个家落,可以大声的哭泣。

  外面走过一人,轻轻拍了他的肩膀,问着:“你没事吧。”

  李善哲抬起头,恍惚见一张美丽的脸,他反射性的站起来抓过那人的肩膀,急切的说:“铃恩,我是不是在做梦呢,做梦也好,我有很多话想要和你说。”

  那人说:“李先生,我是泰恩,不是姐姐。”

  李善哲啊的医生又坐了下去,说:“还好,不是托梦呢,吓死我了。”

  金泰恩哽咽着声音说:“姐姐要知道你会为她这样,也就安心了。”

  “你说什么呢!”李善哲瞪着他。

  金泰恩说:“我不太清楚你和姐姐之间的事情,只知道姐姐很在乎你的。”

  “是吗?”

  李善哲取出一个小小的很精致的木头盒子说:“这个盒子是姐姐亲手做的,我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但我发现姐姐总会和这个盒子说话,问这个盒子另一个是只把她当普通的朋友还是有更深沉的关系,问她和另一个女孩子谁在那个人心理会重要些,问她自己是不是自做多情,如果那个人知道她的心事,会不会笑话她,还是以后连朋友都没的做了。”

  李善哲不言语,接过那个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放着那条彩虹吊坠,他从口袋中取出自己的彩虹吊坠,放在一起,说:“我也一直没告诉他我的心事,我怕说我已经弄清楚了自己喜欢她和对伊沙贝尔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可又怕他笑话。这个傻丫头怎么也这样想,这样犹犹豫豫呢,她不是一直比较火暴的吗……”

  见李善哲的样子,金泰恩叹了口气:“我就想这盒子应该是你的,但愿姐姐没事就好,我想姐姐如果知道你的心事,一定会很开心,以后有话就不要和盒子说,而可以和你说了。只是,这病毒现在还没研究出对策,已经走了两个人了,姐姐她现在的情况……”

  李善哲大声喝他:“你别总胡说八道,铃恩当然会没事的,她还要继续帮我做心理治疗,他不能再把我扔回到恐怖阴影里去的……”

  金泰恩红着眼睛点点头,这时,病房内显得有些乱了,一个医生跑过来递过一张单子,和他们说着铃恩的什么,李善哲只学过简单的德语阅读,他听不太懂他们在说什么,只听清了病毒啊,心脏啊什么的,但看李泰恩的脸骤然变色,大喊着:“不可能的,昨天不是抢救过吗,不是已经缓过来了吗,怎么又会突然心脏衰竭的呢!”

  李善哲的双腿已经没有了知觉,盒子和吊坠都落在了地上,他劈手夺过那张单子,认出了几个字:“病危通知”。他慌乱的将这张单子撕了,大声喊着:“她不会病危,她一定会活下来,我还有很多话没和她说,我还没告诉她我离不开她的。……泰恩,你快和医生说,我不怕付出任何代价,只要他们能将铃恩抢救过来,什么我都答应,什么都答应……”

  金泰恩捂着嘴哭着,目送着医生走进病房再次要对她姐姐进行抢救。李善哲心已经空了,他不知道上天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他,先是让他失去了一个他最好的朋友,又让他从失恋和爆炸的双重阴影中走出来,而现在,上天又要收回他的精神支柱……

  他蹲下身来,捡起那两条彩虹吊坠和那个盒子,他明明已经打造出了不虚幻的彩虹不是吗?恍然间,他注意到那个装彩虹吊坠的盒子底部有一行字,那是铃恩写的:

  感谢上天,让我遇见你。

  李善哲心中一酸,朝那条生命走廊望去,那里,抢救仍在继续。

  就算上天再怎么对他不公,但他也要感谢的一点就是,让我遇见你……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