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大画家》->正文五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250章 不喜欢欠人东西
( 本章字数:3535 更新时间:2014-11-3 14:50:00 )

  这场讨论到了最后,关芳菲则是连带着方逸一起给下了个定义:你们都是神精病。

  对于这个称号方逸听了也就是笑笑了事,从事绘画这一行当,你总是要面对这些有性格或者是带着偏执的人。就如同有一句话说的那样:成功的人都是偏执狂。虽说有些狭隘但是十至**不离十。不光是搞艺术的就是搞学术的有些也这样,爱因斯坦的爆炸头就说明了这一点,更何况老爱同志还喜欢随手用美元做书签。

  到了楼下,方逸熄了火停好了车子转头对着刚下车的关芳菲说道:“你要的那幅素描是今天画还是找天画?”。

  “今天可以么?这天可都快黑了!”关芳菲看着方逸说道:“而且还没有吃饭呢!”。

  方逸张口说道:“就今天吧,我不太习惯一直欠着别人东西!至于吃东西叫点儿外卖!我先给贝罗尼卡打个电话,问她吃了没有!”说完就摸出了手机,给女友通了个电话,得知贝罗尼卡这边也还没有吃,就说关芳菲也会一起来,让她订披萨。

  进了门,方逸快走了两步,抱着女友说道:“今天过了精彩极了!一下子遇到两个画的很棒的艺术家!”。

  “我看出来了!”贝罗尼卡搂着方逸的脖子微笑着望着男友,深情注视着方逸的脸庞:“听你给我打电话的声音我就猜到了!”。

  “哟!哟!”关芳菲望着两个张口说道:“家里还有我这个客人呢,你们两个考虑一下我的感受!”说完对着贝罗尼卡打趣的说道:“我把你的男朋友毫发无损的送回来了!做为朋友我不得不告诉你。其中一个是变态色情狂魔!”。

  听了关芳菲的话,贝罗尼卡好奇的望着方逸。

  “她说的是鲁德!他的画风带有浓厚的**主义色彩!”方逸解释说道:“不过非常出色!等你有空的时候带你去看一下”。

  提到了这个方逸又想起来了自己的车子张口说道:“明天我让人把车子拖去修理一下,关健的时候它给我掉链子!”。

  “我己经打理话让人拖去修了!”贝罗尼卡对着方逸说完。招呼了关芳菲坐了下。

  “真是个好姑娘!”方逸对着贝罗尼卡竖起了大拇指称赞了一下,然后对着屁股还没坐到沙发上的关芳菲说:“你也别坐了,到画室里我给你画张素描,赶快把欠帐给了结了再坐!”。

  关芳菲还在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一只胳膊抬放在沙发的靠背上,懒洋洋的说道:“这一天几乎就没怎么歇着,我不想动了。就等着吃晚饭了。你拿到客厅画吧!”。

  方逸看着关芳菲和贝罗尼卡两人开始说着话,自然是关芳菲讲述了今天遇到整个事情,从看到方逸跳街舞说起。接下来就是小树林里鲁德的苟且之事,然后就是方逸三个傻子似的玩画线之类的。

  从画室里拿了一块画板,固定了一张素描纸,方逸拉了个凳子子坐在了一边。看着两个女人聊天。把这个场景记录了下来,画面中的贝罗尼卡只有半张面孔,关芳菲则是整张,两个女人跷着腿随意的坐在沙发上聊着天。

  等到门外传来的敲门声,妆披萨小子把晚饭送过来没到十分钟,方逸手中的画就完成了。

  “好了!欠帐还清!”方逸把画板放到了一边,走了两步来到了餐桌旁边,伸手拿了一块披萨放进了嘴里。

  关芳菲看了方逸一眼:“这么块就好了。才四十分钟不到的功夫,你不会给我偷懒吧”说着拿着手中的披萨就向着靠在凳子旁的画板走去。

  方逸嘴里塞了一大口。口齿不清的调笑着说道:“我要是再不画完,整块披萨都被你一个人吃光了!难道再让我饿着肚子等上半小时?”。

  贝罗尼卡笑着说道:“放心吧,绘画的事情他不会太马虎的!”。

  关芳菲看着画面点了点头:“反正我也看不明白,你是不是在有些地方给我偷工减料的,对了画上怎么不给我喷上那个什么水!今天你们的几根烂线条送人的时候都喷了,为什么我这幅没有?”。

  方逸轻微的摇了下头:“你认识我也不少时候了吧,到我和贝罗尼卡这边晃荡也不下几十次了,就说出喷水这么档次的话?那叫定型液!以后记住了,别到时候等我和贝罗尼卡成名,你跟别人吹嘘说认识我们的时候,对人说还是喷什么水的,让人笑话”。

  “等你成了名再说吧,说不定我那时候都成了老太太了”关芳菲望了方逸一眼,接着咬了一大口的披萨。

  吃完了东西,方逸在画上喷好了定型液,然后和关芳菲说了一下,教了她一下怎么保存之类的。

  看着关芳菲随意的把纸一卷,放下胳膊下面夹着就出了门,方逸对着贝罗尼卡说道:“真不知道这画到了她的手里会变成什么样子!”。

  贝罗尼卡听了噗嗤一声笑着说道:“反正你也送出去了,怎么保存就是人家的事情了”。

  听了女友的话,方逸牵起了贝罗尼卡的手,在手背上吻了一下就拉着进了画室里。

  接下来的两周时间,方逸每隔上两三天就会开着车子,带着自己的作品到小镇上和鲁德、克希马交谈。对于方逸在色彩方面的研究,鲁德和克希马也非常的感兴趣,而且三人同样在素描上有相当高的造诣,而且在绘画的表现上都很注重线条的作用,没去几次三人就成了亲密的好友。

  这一天,方逸刚走到了楼下,把自己最新的一幅画放到了车上,就听到了口袋里的手机想了起来。

  “这些天你都一直没什么声音,今天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方逸一接通了电话就对着那头的李云聪问道。

  “刚结束了一段恋情,就想起你来了!”李云聪哈哈笑了两声问道:“你在哪里,我过去找你,然后中午的时候我请你吃饭!”。

  方逸听着那头李云聪的声音一点儿也不带失恋的那样痛苦:“你这失恋还失的这么开心?”。

  “失恋就不能开心的失恋?我们理念不同和平分手不行?”李云聪张口说道。

  “今天不行!我和两个朋友约了,要到小镇上去和他们交流绘画!现在正准备出发呢,没时间和你吃馆喝酒,要不明天吧?”方逸说道。

  李云聪一听,立刻来了兴趣:“都是艺术家?我能去看看么,顺带着沾一点儿艺术气,陶冶一下情操什么的!”。

  方逸听了笑着说道:“你要想去就过来,不过你先别忙着陶冶什么情操,先把你的节操陶冶一下再说,交个女朋友个把月的不和大家见面,就打两个电话了事!苏珊娜到是说过你们一起见过好几次”。

  “等我过去再说”。

  “我在我家楼下,你过来吧”方逸这边一说完,李云聪那头就挂了电话。

  坐在了车里点上了一根烟,等了半个多小时,方逸才把李云聪给等来。然后两人拼着方逸的一辆车向着小镇驶去。

  “感觉有点儿精力耗尽了一样!再在一起的时候对于我和她都是一种煎熬,最后我们长谈了一次和平分手!”李云聪对着方逸说着自己的这段恋情,最后总结出了上面的话。

  李云聪说完转头看着开车的方逸问道:“我觉得你和贝罗尼卡的恋情很稳定,没什么大波折,虽说看起来挺平淡无趣的,不过到了挺坚挺的,你们是怎么维持的?为什么我就觉得我自己干不好这个事情!”。

  方逸扫了一眼李云聪说道:“我没有觉得我和贝罗尼卡之间很平淡,反而觉得我们之间很有激情!只不过我们表达情感的方式与你的不同,至今我们仍然能感到对方浓浓的爱意!”。方逸真不觉得自己和贝罗尼卡之间有什么平淡的。

  “你们两人几乎都闷在家里,你还说你们不平淡!没有烛光晚餐,没有一起相拥着去旅游,或者疯玩什么的!你们的恋情再我看来就像是只慢吞吞的乌龟似的!”李云聪晃了晃脑袋说道。

  “慢吞吞的乌龟可是跑赢了兔子”方逸听了笑着说道:“我们之间的柔情你不懂!”

  现在每一次看到贝罗尼卡画布上关于自己两人的画,方逸越来越能感受到那份甜蜜,并且在自己画布上给予回应,这就是贝罗尼卡和方逸之间表达爱意的方式。李云聪看着挺奇怪的,可是换成方逸两人就觉得这是最浪漫的。

  李云聪望着方逸脸上的笑容:“你们两个就是两怪人!”。

  “我们算怪么?等会儿你见到鲁德,那才是个真正的怪人,他的恋情才是怪上了天去!”方逸对着李云聪说道。

  “同样在我看来,你和苏珊娜之间道是挺奇怪的,你们两个算是什么个关系?”方逸随口问了李云聪一句。

  这两个之间,朋友不朋友的恋人不恋人的,生活方式比自己和贝罗尼卡两个摆弄艺术的先进多了。

  “我们是亲蜜的朋友!”李云聪点着脑袋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看是亲蜜的床友吧!”。

  李云聪摆了下手说道:“随你怎么说了!我们之间是挺复杂的,说是恋人吧又不合适,说是朋友吧又过界,有时候我也搞不清楚这事儿!”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千秋书库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09『千秋书库』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