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狙击南宋》->第五卷 目标,终结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四百六十二章 大结局
( 本章字数:3698 更新时间:2014-10-30 5:36:00 )

  巍巍太行山,漫漫井陉道。

  一辆样式普通的厢车,晃悠悠地行驶在之字形山道上。山顶最高处,奈何关依旧渊亭岳峙,巍然屹立,只是那上百个射击孔,已不再有火枪探出。奈何关已经开放,可自由出入;天枢城,也辟为旅游胜地与纪念堂。昔日的雄关要隘,军事重镇,已变成华国大地上寻常风景。

  厢车进入东关城,缓缓停下,御手敏捷跳下车,将踏板放下,恭身谨立一旁。

  车帘掀开,一身戎装,外罩大麾的女卫官莫青莲当先而出,警惕地四下巡视一番,方才按铳侍立于车旁,随后出来的——竟是朱皇后。

  朱皇后头戴帷帽,薄纱遮面,衣着很是寻常,素色褙子,团花襦裙,看上去与一般出行妇女,有不同。

  朱皇后出得厢车,莲步轻移,来到奈何关楼门前,拾阶而上,曲折回转,步入第三层防御室。然后,站定在那个留着淡淡印迹的地方,双目晶莹,默默啜泣。莫青莲低垂着头,眼眶红红的。

  良久,朱皇后用手帕试了试脸,转过身,道:“走吧,到烈士陵园去看看她与她的姊妹。”

  英烈峰风景如昔,玉栏雕切。松涛如诉,那巨大的剑形纪念碑依旧巍峨,女兵陵园、魂兮归来堂,一切都是那样熟悉。

  朱皇后仔仔细细看着每一幅画像,纤纤素手抚摸每一个或熟悉、或陌生的芳名。莫青莲怀抱着的一大捧鲜花,被朱皇后一点点散尽,直至最后来到朱婉婷的墓前,所余鲜花,尽数献上。

  朱婉婷的坟头整洁干净,几乎没有一根杂草。青石板地砖也打扫得干干净净。显然平日有人维护,而且很是用心。

  朱皇后正在坟前默默垂泪,那御手却从后山小道匆匆赶来,距朱皇后十步之遥。恭声道:“娘娘。那道人在草庐里。”

  朱皇后闻声一颤。伸手按了按起伏的胸脯,深吸一口气,尽量平稳声音道:“前头带路。”

  莫青莲将帷帽呈上:“娘娘。山间风大……”

  朱皇后摇摇手:“不必,这条道我很熟,些许脚程,要不了多少时辰。”

  三人沿一条窄道而上,从道旁两侧杂草丛生的情况来看,此陉绝少人行。绕过一片涛声如浪的松林,经过一条小桥,一间简陋的草庐出现在眼前。

  草庐前,一个头戴道冠,身着杏黄道袍的道士,正盘膝蒲团,伏于案几,背对来路,专心的摹写着经文。

  莫青莲与御手行至三十步时,便识趣停下脚步,分散守在桥头,防止游人打扰。

  朱皇后缓缓走近,低声道:“是……是你吗?”

  道士身体一颤,停笔,慢慢转身——白面微须,五官清隽,儒雅中带着几分愁苦,额头镌刻着苦难岁月的痕迹,正是已被天下人认定驾崩的钦宗赵桓。

  “果真是官家……官家事……太好了……”朱皇后喜极而泣。

  那道士脸色也是脸色变幻不定,怔忡良久,才从恍惚中惊醒,竖掌于胸,说出一句令朱皇后惊讶万分的话来:“贫道号了缘,女檀越不可误认。”

  朱皇后丰润的嘴唇微张,凤眼睁大,随即意识失仪,慌忙以襦袖掩檀口,只以困惑的眼神直直盯住自称“了缘”的道士。按理,天子已经发话,允许自己前来了结心愿,保密局那个头子,不应指认错人啊!

  了缘垂首转身,将案几上那一页摹写的经文撕下,摇头自语:“唉,这一章白写了……”将纸张揉成一团,随手扔出。

  纸团本是扔向侧方,但山风却将之吹滚到朱皇后脚边。朱皇后弯腰拾起,展开——纸上有一团污渍,当是方才自己呼唤那一声,惊吓了了缘……等等,这字迹……

  “你……就是他,样貌相似或许是巧合,但是,这是他的字,绝错不了。”朱皇后缓缓接近了缘,轻声道,“是他不让你表露身份,对吗?”

  朱皇后前一句的“他”,与后一句的“他”,明显不是指同一个人。

  了缘脸上浮现一丝苦笑:“既如此,那就把话说开吧。这世间已赵桓,只有了缘,非他人所迫,乃是了缘的选择。”

  朱皇后呆了呆:“你也像太上那样,入宫观为道?”

  “不,不同,我是真正受戒。”

  这时朱皇后才注意到,了缘头上戴的是刻着“五岳真形图”的五岳冠,此冠必须的受过戒方能佩戴。赵桓,是真正出家了。

  了缘缓缓站起,道袍一拂,向周围群山划了半圈,“四海承平,天下大治,他是真正的真命天子。他比我、比太上、比七弟、九弟,做得好,理应是天下之主。我心愿已了,可以安心长居于此,日夜诵经,为英灵超度,自己赎罪了。”

  尽管身为人妇,朱皇后是不可以指责其夫的,但是,站在这英烈峰上,面对数英灵,又有什么理由,不去指责这最大的责任者呢?

  朱皇后望着眼前这个令自己七年来难以释怀的男子,不知怎地,心情彻底松了下来,有一种责任已了的如释重负感。这些年,在天枢、在华国那么久,她早已明白,这个人,要对这场深重的国难家仇负有怎样不可推卸的责任。她只希望看到他活着,但确确实实不想再跟这样一个人在一起了。

  “你,的确应当赎罪。”朱皇后望着远处高高的纪念碑。喃喃道,“看来,他给你安排的地方,真是挺合适。”

  了缘平静笑笑:“此处的确很好,日观群峰,夜听松涛,清泉流石,蝉鸟鸣涧。如此造化神秀,绝非人力堆砌雕琢之艮岳可比。能终老于此,实乃了缘之福份。不须说……”

  了缘说到这。目光闪过一丝悲切。遥望一个方向,轻声道:“还有她……还有许多昔日仙娥,伴我左右……”

  朱皇后顺着了缘的目光看去,婉婷之墓。历历在目。心头一痛。潸然泪下。

  耳畔响起了缘的声音:“女檀越心愿已了,请回吧,了缘要做午课了。”

  随后。一阵冲平谦和的唱诺响起:“如是众生,受诸恶业,皆由自心,妄想顛倒。不悟为,一切罪根,皆从心起。天堂乐,自由心生,三界沉沦,亦从心起;心生邪见,妄起念嗔,心生惑乱,存念非真……道形体,澄泸身心。不贪不欲,不嗔不淫。是非莫识,表里思寻。身心清浄,烦恼不侵……湛然空寂,了心元心。念念相继,勿起尘心……”

  “念念相继,勿起尘心……了缘——了却前缘。原来如此……”朱皇后喃喃轻语,泪眼蒙胧,遥望云海,语凝噎。

  山风急啸,袂裾飞舞,人在咫尺,心隔天涯。

  曲折山道间,朱皇后三人的身影渐行渐远,空谷间仍然隐隐回响:

  “念念相继,勿起尘心……”

  ……

  长安,太极宫,澄心殿。

  这里原是掖庭宫旧地,重修葺之后,狄烈将其中一座宫殿,辟为寝殿。平日里休息、安寝、或批示奏折,便在此处。

  今夜月圆如盘,澄心殿欢声笑语。这是狄烈南巡归来后的第一夜,皇后、皇妃们齐聚寝殿,来了个合家欢。嬛嬛、圆珠、叶蝶儿、余羞花,各自抱着呀呀学语的皇子、公主,在十余名皇妃间互相传看、逗弄,其乐融融。

  狄烈散发宽袍,露出强健的胸肌,毫君王之仪,斜倚长案,把酒持壶,笑吟吟看着眼前一幕。阔别经年,重归故园,愈发能够体会并珍惜这难得的天伦之乐。

  笑闹之际,谁也没留意,在寝殿大门,出现了一位女子,正静静看着她们。

  狄烈的目光本是最敏锐的,但中间隔着十余名皇妃,如穿花蝴蝶般嬉闹着,目光完全被切断。而且他也没想到,有这样一位不速之客,宫女们居然不禀报。

  最先发现不速之客的,是眼睛最尖的串珠,随即发出惊喜的叫声:“皇嫂回来了!”

  这一下,诸妃动作停顿,目光齐刷刷看去,面露喜色,一齐行礼:“见过娘娘。”

  朱皇后今夜装扮明显有别往日,梳着百合髻,戴白色团冠,外着浅紫对襟褙子,内着藕色窄袖短襦,同色多层套叠短裙,衬着雪肤花貌,明艳妖娆。如此小家碧玉的装扮,令看惯了她的宽袍大袖皇后仪装的狄烈眼前一亮。隐隐感觉,朱皇后,似乎放下了什么,又似乎决定了什么,整个人由内而外,散发出一种前所未见的清明爽之气息。

  朱皇后轻盈趋步而前,盈盈下拜:“不敢当诸位娘娘如此大礼。”

  这个异样的举动,顿时令诸妃愕然失措,面面相觑。

  朱皇后起身,抬手掠了掠鬓边发丝,仪态从容:“打扰诸位娘娘欢娱了,其实,我是来借宿的。”

  狄烈正一边琢磨朱皇后此举何意,一边举壶斟酒,猝闻此言,酒壶一颤,洒出不少。

  诸妃是呆住,半晌才吃吃道:“皇嫂……”

  “我不再是你们的皇嫂。”朱皇后当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我已自除皇后之名,从今而后,一切与前朝再半分关碍。此后就是一普通民女了,故此不宜再居甘露殿……眼下是处可去了。”

  诸妃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十余双妙目流转,一会转向狄烈,一会转向朱皇后。

  狄烈乍惊还喜,缓缓站起,遥遥举杯致意:“澄心殿还算宽敞,皇……嗯,未请教娘子芳名?”

  朱皇后嫣然一笑,翩然下拜,如白莲刹那绽放:“朱霓裳拜见陛下。”

  (全书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