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医师》->第七卷 传奇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七百四十一章 再上路!(终章)
( 本章字数:9948 更新时间:2014-10-29 7:26:00 )


  2061年11月12日,华国京都,天气晴朗。

  清晨,随着一辆辆豪华大巴车驶入华清山庄的大门,这个平时还算比较清静的高档度假村开始热闹了起来。

  “没吃早饭的赶紧去餐厅,吃过早饭的自由活动,十点钟在大礼堂集合!”

  在停车场,京师大学医学院的院长李旭高声的喊道。

  “哟呵,师兄,堂堂一位医学院的院长,怎么当起迎宾来了?”

  看到李旭忙活的满头大汗,一个刚下车的中年女子立刻凑上前笑嘻嘻的问道。

  “废话,瞧瞧你们这些人,不是院士就是教授,我敢使唤谁?”

  斜眼瞥了这个比自己低了三届,平日里关系极好的师妹一眼,李旭的眼珠一转,随即没好气的说道:“吃早饭了没有?”

  “吃过了。”

  “吃过了就留下帮忙!”

  把一个微型喇叭塞进师妹的手里,李旭不容拒绝的说道:“就按照我刚才说的话,来一辆车就喊一次,今天这里不准小车进来,全都是大巴,不会漏人的!”

  “呃。。。。。。”

  没等这位师妹反应过来,李旭已经一溜烟儿的跑掉了,只剩下她高高举着微型喇叭,身子向李旭跑开的方向倾斜着,满脸都是哭笑不得。

  “嘿嘿。。。。。。”

  旁边同车前来的其他人中顿时响起了一阵低低的笑声,等中年女子的目光望过去的时候,大家都一溜小跑的离开了。虽说为了表达对老师的敬意,大家早就通过气了,今天所有的一切都由大家自己来解决,但是留在停车场用喇叭招呼?

  那还不如去厨房做饭呢!

  “七百多人,估计九点钟就能全部到齐了!”

  不管留在停车场的那个师妹是如何的懊恼,一溜小跑的跑到程方的身边,李旭气喘吁吁的说道。

  今天程方是总指挥。李旭虽然贵为京师大学医学院院长,但是在田路的所有学生里面,他的地位也只能算是一般,比起学术成就来就不用提了,所以在今天的华清山庄,他还真的不敢随意的指使别人,只能抓住一个关系好的小师妹来顶岗了。

  “有没来的吗?”

  程方捂着身上的通讯器。小声的问道。

  “没有!”

  李旭连忙摇了摇头道:“接到通知的都来了,出国的人也不例外,最后一个抵达京都也在半小时前下飞机了,九点前肯定能到!”

  “太好了!”

  程方顿时喜形于色道:“这次可是前所未有的大聚会啊!”

  虽然有些年田路每年都会招收许多研究生,但是近二十年来这个数字可是锐减,尤其是最忙碌的前几年。是停了下来,所以最后加起来的话也不过七百多人而已。

  当然,因为时间跨度太大了,田路的学生们年龄相差也是极远,至于说成就的话,那就是不可同日而语了。比如最早的一届是黄巧巧和夏若,两人都已经达到了一个绝对的高度上。黄巧巧今年拿下了诺贝尔奖,夏若也是凭借着在神经生理学方面的成就,独享了拉斯科的基础医学奖,同样也是未来诺贝尔奖的大热门之一。但是最晚的一届学生刚刚毕业还没几年,虽然已经崭露头角,但是未来的道路还漫长着呢。。。。。。

  和李旭聊了几句之后,程方突然一侧脑袋,手从通讯器上移开。说了一句:“好的,好的,我知道了,李旭马上就到!”

  “什么事情?怎么就我马上就到了?”

  李旭有些好奇的问道。

  “领导们的礼物送来了!”

  程方急声道:“七位领导的礼物一辆车同时送过来了,另外,科技部、教育部、卫生部,还有京都市政府等等国家机构的礼物应该都来了。还有和老师曾经合作过的那些机构,以及一些其他的人或者单位,估计礼物都要送过来了!”

  今年田路的八十大寿,原本是要大操大办的。

  按照陈成的想法。他甚至想要在国家的大会堂里面设下国宴,用以为田路庆祝生日!虽然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先例,但是想来凭借着田路的贡献和个人声望,恐怕也不会有人反对这一点。

  不过最终还是被田路自己否决了。

  非但拒绝了对方的好意,田路甚至还向所有准备道贺的领导和部门都提出了一个请求,他希望今天的生日不请外人,不搞形式,只有他的家人、亲戚、朋友和学生们参加!

  这是田路的一个请求,虽然很多人不能理解,但是大家都选择了支持。

  在各方努力之下,包括原本想要出席的七位国家领导人在内,全都选择了送来祝贺的礼物,而其他一些和田路有关系的机构和个人,最后也都默默的选择了祝福,同时准备了各自的礼物。

  “所以。。。。。。”

  略带歉意的冲着李旭一笑,程方奈的说道:“领导们的礼物不说,其他的礼物也都是人家对老师的一片心意,咱们也不好怠慢啊,只好辛苦你了,你就在大门口守着,来一份礼物就收一份。。。。。。放心,你就守到十点钟就好了,之后再来的礼物就让他们门卫收就行了!”

  “不是吧,又让我去守着?”

  听完了程方的安排,李旭表情一跨,大声的哀叹了起来。。。。。。

  。。。。。。

  “田路,你怎么还在这儿呢?我们该出发了!”

  站在书房的门口,叶兰大声的叫道。

  叶兰把自己收拾利索了之后,发现除了年事已高不便出去的苗淑芬之外,家里人都已经在客厅聚齐了,就连女儿一家子也都是先赶了过来,等会儿一起去华清山庄。但是左看右看,就是没有见到田路,叶兰顿时就明白了过来,就算今天是自己的生日,而且学生们也早就准备好了盛大的聚会。他起床后依然还是先跑到书房里面去了。

  来到书房门口一看,果然如此!

  “哦,马上就来!”

  双手在键盘上的敲击依然没有停下,田路头也不抬的说道:“等我五分钟,最后五分钟!”

  “五分钟?”

  叶兰的眉头一挑,立刻走到了田路的身边,把他的电脑一合。很是气势的说道:“一分钟都不能等了,必须立刻出发!我说,你这段时间神神叨叨的一直在书房写东西,到底是打算要干什么?不会是像欢欢和乐乐猜的那样,真的是要开一项大研究项目吧?”

  “呃。。。。。。嘿嘿。”

  没有正面回答叶兰的问题,此时此刻的田路就像是一个孩子一样。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还真的是?”

  眨了眨眼睛,叶兰哭笑不得的说道:“既然想开始一项研究,干嘛不直接说?老是这么神神秘秘的偷偷写东西,你累不累?”

  “我这不是怕你不高兴嘛。”

  起身揽住了叶兰的腰身,田路陪着笑说道。

  在外面气势非凡,一言九鼎的田大教授,在家里可是必须服从领导管理的。而这个最高领导的话,当然就是叶兰了。

  白了田路一眼,叶兰没好气的说道:“你开你的项目,我不高兴干嘛?”

  “当初你不是说要我在工程结束了之后开始休息嘛!”

  田路连忙解释道:“不过你也知道,我这忙了几十年了,猛地一下闲下来,一个月两个月还好,时间一长。真的是浑身都不舒服!所以后来我琢磨了一下,干脆就每天上午写上一点儿东西,为以后的研究做做准备。。。。。。不过你也看到啦,我下午和晚上可都是闲着的,从来都没有干过别的事情吧?”

  看到田路这一副辜的表情,叶兰真的是语了。

  “你个老家伙!跟我搞这些花花肠子啊?”

  右手食指狠狠的一点田路的额头,叶兰极其罕见的笑骂了他一句。然后稍稍犹豫了一下,略略有些担心的问道:“如果你真的要开项目的话。。。。。。那两个项目你真的打算完全交给赵琳琳和徐程了?他们两个。。。。。。镇得住吗?再说了,美国人那边这段时间可是又增加投入,又加搞什么十年才培养计划什么的。别到时候被人家赶上来了!”

  “哈哈,放心吧,不会的!”

  田路开心的大笑了起来,极为自信的摆了摆手,低声道:“美国人现在已经被我抛出去的那个计划给彻底吸引住了,但是以目前的科技水平来看,不管他们是如何的加大投入,如何的培养人才,没有三十年的时间也别想把成本降低到一个发达国家可以接受的水平上,没有五十年时间,普及化是想都别想!但是咱们呢?只要登月的成本再降低一些,或者说我们发现一种的替代品,生物计算机的生产和植入成本将会在二十年内降到三十万华币,如果国家加大投入的话,甚至十五年内就能做到!”

  说到这里的时候,田路嘿嘿一笑,摇头道:“从现在开始,那些开始执行素质教育的孩子们,将是第一代生物计算机的拥有着,接下来,适用的规模将会越来越大,等到十五年或者二十年后,全世界都明白应该首先发展什么的时候,我们已经培养出了大批拥有生物计算机。。。。。。或者用我给它的定义,就是拥有了未来人类决策支持系统的人才!这些人才,将会大力的推动我们各项科技的飞速发展,包括美国人现在极为重视的天才工程!等到了那个时候,美国人想要奋起直追的话可就晚了。。。。。。”

  “所以说,只要不发生意外的话,美国人已经不足为虑了,哪怕他们现在就知道了我们另外一项研究,也已经晚了!”

  最后下了一个结论之后,田路动了动眉毛,笑吟吟的说道:“这样的情况下,两个项目哪里还用得着我了?他们两个已经足够了!再说了,有什么问题我可以再过去,不会耽误事儿的!”

  “呼。。。。。。”

  听完田路这一段话,叶兰长长的吁出一口气,摇头叹道:“这下子,如果美国人没有超级天才横空出世。发现理论的话,这个国家可是要被你坑惨了。。。。。。。”

  “这怎么是我坑他们呢?”

  田路的眉头一挑,接着笑道:“我有故意误导他们吗?当年我在身上放两个存储器是故意的,但是如果他们不起那个心思,来偷我的资料,也不至于被误导吧?再说了,难道他们偷了我的东西。我还要跟他们说明白了,那个是误导你们的,可千万别跟着干。。。。。。。”

  “扑哧!”

  田路的话让叶兰再也忍不住,扑哧一下笑了,摇了摇头奈道:“我是真没想到,一直觉得你就是一个满心只有研究和实验的书呆子。没想到竟然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来。。。。。。。这些年连我也蒙在鼓里,亏得我当年还以为你跟我们说了实话了呢!”

  “我这不是要尽可能减少泄密的可能性嘛。”

  田路讪讪一笑道:“很多人都只是知道了表面的那项研究,真像就只有我和刘同知道,后期才让一些高层的科研人员了解了一下的。。。。。。至于说美国人那边的话,其实这这招也是跟他们学来的!

  “跟他们学的?你在美国人那儿吃过亏?”

  叶兰心头一惊,连忙问道。

  “那倒不是。”

  呵呵一笑,田路摆手道:“不过你别忘了。有人可是吃过亏的!我记得咱们小的时候,美国人的星球大战计划不是把苏联人给坑惨了么?我这个未来工程计划,只能算是以彼之道还治彼身,替社会主义老大哥出把气而已了。。。。。。。”

  想起二十年前自己的那个设计,田路至今还觉得得意不已。

  说句实话,田路很早以前就希望美国人能把自己的“科研计划”给偷走了。

  只不过以那时候国家和未来生物的重视,以及田路身边的保镖密度,想要从他或者实验室中的偷东西。难度不是一般的大!而且因为田路某些不能为人所知的特殊原因,他也不能把这项工作交给国家来做。。。。。。。

  所以有一天心血来潮之后,田路在包里放了两个存储器,还煞有介事的把其中一个给加了密。准备好了之后,田路就每天拿着自己的皮包,在外出的时候也没有特别的小心。

  于是,当年那个可能是唯一的机会。被美国人抓住了。。。。。。

  当年的田路,表面上当然是一副震惊焦急的样子,甚至不惜拿出了六亿华币的天价悬赏,就是让拿走资料的人能够真正的重视起来。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田路在随后的第二天,他把真像告诉了刘同,然后花尽心思说服了他,于是就在那一天,两人秘密的做出决定,借助着美国人的庞大压力,让最高层通过了国内开始这项庞大比工程的决定。。。。。。

  回忆起当年的事情,叶兰心中一乐,摆手道:“算了算了,我不稀罕管你这些事儿了,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我算是看明白了,你这一辈子就是个劳碌命,有事儿干的话说不定比天天闲着还能活得久点儿!”

  “哈哈,我就知道你会明白的!”

  得到了叶兰的许可,田路心中顿时大喜,乐滋滋的说道:“不过你放心,这回我不可能像以前那么忙的,最多就是每天上午去研究所转一转,下午和周末是肯定要回来休息的!所里的一切都很成熟,不用我花费太多心思的!”

  “研究所?哪个研究所?”

  听到田路的话之后,叶兰顿时一怔,惊奇道:“你不会是说神经生物学研究所吧?难道你以后每天上午都要跑到那边去?”

  京师大学神经生物学研究所所长的职务,田路早就卸任了,但是终身名誉所长的职务却还在身上,而且因为“历史”上的原因,听到研究所这三个字之后,叶兰立刻下意识的就想到市区的原“未来生物大厦”上面去了。

  “当然不是!”

  见叶兰有些不满,田路赶忙摇了摇头笑道:“我说的是未来生物的基因研究所,就在尖端领域研究中心旁边的那个啊!”

  “基因研究所,你的下一个研究课题是基因?”

  听完了田路的解释,叶兰越发的惊奇了,怔了好一会儿才讶声问道:“我说这么多年基因研究所虽然没有什么重量级的成果。但是未来生物却从来没有减少对它的投资,敢情都是你为现在准备的啊。。。。。。。不对啊!”

  说到这里,叶兰突然闭上嘴,上上下下的打量了田路一番,极为怀疑的说道:“在我的记忆中,你的研究好像很少涉及基因领域吧?而且这么多年都没有研究过。。。。。。”

  “没涉及过有怎么样?”

  田路微微一笑,傲然道:“我告诉你。虽然我以前没有太过关注这方面的研究,但是对基因的认识而言,我可不见得比任何一名基因专家少了!要不基因研究所虽然不是世界顶尖,但是能达到目前这个国际一流水准的程度?只不过这么多年我必须把精力放在主要的方向而已!哼,退休这半年我可是又复习了一遍,而且也制定出了一个长远的可行性方案出来的!”

  “哦?”

  叶兰的嘴角抽动了一下。反问道:“那么请问基因专家田教授,您接下来的研究课题是哪方面的?基因破译?基因诊断?还是基因治疗?”

  “都不算是!”

  田路摇了摇头,眼中闪烁起了一种奇异的光芒:“我的研究不是针对一个特定的小领域。。。。。。这么跟你说吧,虽说目前的切入点是基因研究所,但是将来可能会涉及很多个领域的研究,这将是一个系统而庞大的工程!”

  “到底是什么?”

  心头一惊,叶兰连忙追问道。

  “呵呵。”

  低声一笑。田路满怀憧憬的轻声说道:“叶兰,很多科学家认为我们人类的寿命是有极限的,比如说有人说人类的寿命极限是两百岁,然后根据他出生之后的生活条件、环境质量以及个人其他因素等等的影响,最后获得了不同的真实寿命!那么你有没有想过,人类有没有可能找到一种方法,可以让这种注定了的寿命大大的延长,延长到三百岁。四百岁?”

  “延寿?”

  听了田路这番话之后,叶兰顿时心头一震,难以置信的说道:“你的意思是说,你的研究课题是寻找人类长寿的。。。。。。”

  “是的!”

  坚定的点了点头,田路微微一笑道:“我就是想从基因领域着手,寻找可以人类寿命的密码!”

  “可,可是。。。。。。”

  叶兰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我知道。”

  耸了耸肩,田路道:“从古至今,已经有数的科学家们寻找过了。尤其是近一百年来,数的资金和人力投入其中,也没有见到太多的成效。不过。。。。。。不试一试的话,谁知道呢?谁又能肯定我一定做不到?”

  对于田路这办开玩笑似的话,叶兰用力的咽下了一口吐沫,有些费力的说道:“但是,这不是一个短时间内可以完成的工程,甚至可以说,你选择的这个命题比那两个还要大。。。。。。你可都已经八十岁了!”

  “八十岁了又怎样?”

  眨了眨眼睛,田路哈哈大笑:“等下去了华清山庄,你就会看到我有多少名优秀的学生了,如果我做不完的话,自然会有人接着我的研究继续下去!我相信,总有一天,一定会有人找到我们人类真正的长寿密码!而且。。。。。。。”

  最后两个字,声音低不可闻。

  在叶兰愕然的目光注视下,田路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在心中悄悄的加上了一句:“而且,完全脱离了系统知识范畴,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我的第一个独立研究,就算是一直到死,我也会不停的坚持下去的。。。。。。”

  。。。。。。

  “哗哗哗。。。。。。。”

  声势可以震塌这座庞大宴会厅的声浪,在田路迈进大门的时候,如暴风骤雨一般汹涌而起!

  七百多名科学家和医师们瞬间全部起立,热烈的欢迎着他们的老师,华国的科学院院士,工程院院士,诺贝尔奖的两次获得者,当今世界上最优秀的科学家和医师——田路!

  是的。就在今年,全世界的科学界已经达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给田路头上戴了这样一个耀眼比的称号!

  即便是自大比的美国人,也都默默接受了这一点,没人提出异议。

  微笑着和路上的每一个人点头示意,偶尔的再说上几句话,在汹涌如潮的人群之中。田路足足花了十几分钟,最后才走到了最中央自己的位置上。

  “诸位同学,请安静一下!”

  眼见很多人还有上前和老师叙叙旧的打算,今天的主持人程方顿时急了,连忙大声的喊道:“请大家先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有什么话咱们后面再聊。虽然老师的生日只有一天,不过大家华清山庄咱们包下了整整三天,大家有的是时间啊!”

  “轰!”

  随着一片低低的哄笑声,大家很就安静了下来,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局面控制下来之后,程方顿时暗暗的松了口气,先请田路和叶兰坐下。然后才站直了身子,朗声道:“各位同学们,客套的话不多说,今天是老师的生日,祝福的话大家等会儿有机会就自己来说,我就不越俎代庖了。”

  “不过,今天虽然是老师的生日,但是接下来的话。我不打算请老师先讲话,因为在他老人家的身边,还坐着一位我们大家同样非常尊敬,也非常爱戴的人,那就是我们的师娘!下面,让我们有请我们可亲可敬的师娘先讲两句,大家欢迎!”

  “哗哗哗。。。。。。”

  很明显。程方这个别出心裁的安排让大家觉得非常鲜,再加上叶兰在田路众多学生们心目中相当有威望,所以掌声顿时响如雷鸣!

  叶兰也是颇为意外,不过毕竟是做过董事长的人。她很就开心的一笑,站起来接过了程方递过来的话筒:“谢谢,谢谢大家!”

  等大家安静下来之后,叶兰接着笑道:“非常高兴,大家能从国内各地,甚至从国外赶回来参加你们老师的八十岁生日宴会,说句实话,见到你们我很开心!尤其是当我得知今天在座的编制为七百四十一人的田家军中,拥有七百四十一名大学教授或主任医师,拥有三十七名华国的科学院和工程院院士,拥有十一名国外顶级科学院院士,拥有四名拉斯克奖和一名诺贝尔奖获得者的时候,我就加的开心了。。。。。。”

  “哗哗哗。。。。。。”

  听到这里,心生自豪的学生们忍不住再次鼓起掌来!

  神经科学界的田家军,这是外界媒体给众人头上安得这个称号。

  这个个人色彩极浓的称号,轻易地得到了田路所有学生们的认可。一方面点明了他们的出身,田路的巨大成就让他们每个人都为此而自豪不已,另外一方面,也是对他们学术水平的肯定!

  田路的学生就代表着优秀的科学家和医师,这是五十年的时间沉淀之后,众所公认的一条事实!

  因此,在此时此刻,在老师田路的生日宴会上,从师娘口中听到这个称号,让大家心中格外的兴奋!

  “而且我相信,这绝对不是大家努力的终点!”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叶兰接着大声道:“我相信,你们以后将会在科学的道路上继续大步前行,我也相信,你们以后将会取得伟大的科学成就!所以,等到你们老师九十大寿或者一百大寿的时候,我希望大家能够再次相聚在一起,到那个时候,我希望我在重温这段话的时候会骄傲的说出大的数字!包括多的院士,多地拉斯克奖获得者,当然,也包括多的诺贝尔奖获得者。。。。。。”

  “轰!”

  “哗哗哗。。。。。。”

  等到叶兰说完的时候,全场起立,激动地人们向着煽动力极强的叶兰表达着自己心中的兴奋!

  掌声很热烈,持续时间也很长,直到程方不得不再次出头的时候,才算是渐渐停歇了下来。不过,没有人坐下,因为大家都知道,叶兰之后,另外一位马上就要起来讲话了。

  明白大家的心思,所以程方的话异常的简短:“下面,有请老师给我们讲话!”

  雷鸣般的掌声再次响起,直到在田路的示意下停歇下来,也依然没有人坐下,所有人都选择了站立着来听田路的讲话。

  不仅仅因为田路是大家的老师,同时还因为他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科学家和医师!

  “谢谢,首先要谢谢大家不远而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就像刚才叶兰所说的一样,我也非常高兴,大家在各自的学术领域内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我。。。。。。”

  “哗哗哗。。。。。。”

  田路刚刚说了一句,就再次被热烈的掌声打断了!

  微微一怔之后,田路笑了。

  再次开口的时候,田路直接进入了正题,朗声道:“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正处在一个神经科学发生了巨大变革的时代!我们和美国同时取得了里程碑式的重大突破,在未来的数十年间,我们每一位神经科学家和神经科医师们,都将会面临一个攸关我们职业生涯的选择!”

  “参与这场伟大的变革,或者被历史所淘汰!”

  “这是一个不容回避,也不可能回避的事实,在这个充满了学术激情与生的时代里面,每一个人都不可避免的会被卷入这场历史的洪流当中!”

  “我是如此,你们也是如此!”

  “作为你们的老师,一个带领你们踏入这个学术世界的引路人,一个把你们推进这个伟大时代的始作俑者,我希望,至少在十年后我们再次相聚的时候,你们所有人都可以非常确定的告诉我,你们跟上了这场变革,并且积极的参与了进去,而不是躺在过去的功劳薄上,享受着过去所创造的的一切!”

  在田路的目光缓缓扫视四周的时候,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每一个人都是田路亲自教授出来的学生,当然明白他此时话中所蕴含的意思!

  片刻之后,当目光所及之处,每一个人的目光都开始变得坚定的时候,田路再次笑了。

  他用力的挥舞着自己的右臂,大声道:“就像我个人认为的那样,过去的成就,永远只能代表过去,我们必须要让自己的目光,永远的向着未来!”

  “是的,我们可以创造加辉煌的未来!”

  在大家的呼吸渐渐粗重,目光渐渐亮起的时候,田路声音中充满了对未来的向往和憧憬:“诸位,接下来的十年间,或者说如果我还能活得长久一些的话,那么将是二十年,甚至三十年,我都将向着我个人的目标前进了!我希望你们能够像我一样,永远都不会对自己的成就感到满足,永远也不会被身外的名声或者历史所阻挡!”

  “不管你是否已经取得了足以让自己载入史册的成就,还是才刚刚获得人生的第一个荣誉,甚至于还在苦苦的探索着自己的学术道路,我只希望当你们的学生生涯达到了某一个顶点之后,能够毫不犹豫的抛掉一切可以让自己放缓步伐,甚至停下脚步的包袱,然后,和我一起。。。。。。。”

  “再上路!”

  (全文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