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都市寻美记》->正文十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543章 直接扔下楼
( 本章字数:10740 更新时间:2014-10-24 16:13:00 )

  要是放在之前,樊帅可能可能还会装一装,毕竟姚炫是自己喜欢的女人的亲生妹妹,自己对姚炫客气也就是对姚瑶的客气,不过今天已经是自己被第五十一次拒绝了,而且这个该死的姚炫三天两头地过来找自己的麻烦,警告自己不要再黏着她姐姐,今年更是把自己的脸皮给抓破了,他哪里还能够再忍下去!这辈子能够遇到一个自己所爱的人不容易,所以无论用什么样的手段他都要得到这个女人!

  樊帅的意思显然是再明显不过的了,要是姚瑶不答应他的要求,他就把姚炫给弄死了!他可不会再管什么道义的事情!

  不过也正因为樊帅的这句话,让一边跟过来的秃顶警察有些不满了起来,这可是法治社会,这个樊二少做事怎么就这么不喜欢动脑筋呢?妞确实是没错,但你用人家亲生妹妹的生死去威胁人家,人家还有可能会爱你嘛?都说年少轻狂,这句话看来还真是不假啊!秃顶警察本来的意思是委婉的威胁,这样不算太直接的话,将来就算闹出麻烦来了,对自己的影响也有可能就会小一点,而这个樊二少大嘴一张,就把自己定义成了一个恶势力的警察份子,他哪能高兴?要不是因为这个樊二少的父亲对自己有恩,他哪会来这里帮助这个白痴呢?

  看到病床边的姚瑶一脸冷然地看着自己,樊帅更加嚣张地鼻中哼出一口气来,你妹妹的生死大权就掌控在你的手,你自己看着办,另外,还有你那个可爱的才五岁还不到的儿子,我不保证他的安全!”为了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女人,他完全可以把自己变得更加地卑鄙一点!

  “你!”姚瑶怒不可遏,“你这个变态!给我滚!”

  “呵呵,在苏南市,还没有我樊帅办不到的事情,姚瑶,你自己看着办!”樊帅目光再次寒咧了许多,冷冷哼笑了一下。

  “她刚刚叫你滚,难道没有听到吗?”就在这时候,病房的门口忽然传来了一股冲带着阳光笑意的声音,跟着一抹让众女再熟悉不过的高大身影缓缓得步入进了病房。和以前一样,他的脸总是成天带着淡淡的微笑,似乎在他的心中从来就没有任何的烦恼一样。和两年半前不一样,此刻的他变得更加的神采飞扬,眉宇之间比较以前更加地多出了一些嚣张跋扈和成熟的韵味!他比以前更加的俊逸了,也比以前更加的男人!

  这突来的一幕让张雨欣秦菲儿和火曦三人陡然张大了嘴巴,干哑着说不出一句话出来,眼睛里面跟着盈满了雾气,为了这一天,她们已经等了太久太久了,本来以为这一天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耗磨,而它却这样悄悄地降临了,心中那种喜极而泣的喜悦可想而知!

  而病床边跪着的姚瑶,在看到门口出现的男人的那一刻,浑身都化了,五年不见,他比以前成熟多了,以前的他像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可是此时此刻的他,举止投足之间都散发着让人无法转移开眼睛的魅力,都说时间能够将一个人雕刻成另外一副模样,看来还真是不假啊!

  “你是谁?”樊帅紧紧蹙了一下眉头,面前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让他有些恼怒,他极其地讨厌那种被别人忽略的感觉,而现在,眼前这个男人就给予了自己这样的感受。似乎在他的眼中,自己根本就不算任何有意义的存在一样!在他脸挂着的那种和缓淡漠的笑,在樊帅的眼中更像是装逼一样欠扁!自他有生以来,还从来未曾有过人敢在他的面前装逼,因为那些在他面前嚣张的人都被他给当成钉子一根根拔掉了!

  “哪只脚踢的?”似乎并没有听到樊帅的问题,秦浩笑了一下,不再去看那些喜极而泣的女人,同时也把视线从病床边的姚瑶身转开了,在看了一眼病床躺着的小魔女后,秦浩扭过了脸,微步走到了樊帅的面前。

  “老子不仅两只脚踢了,两只手也扇了,你想怎么样?”樊帅勾勾嘴唇,带着睥睨而又恶毒的笑看着对方,他不认为这个男人敢在自己面前做什么,因为自己的身边有警察,而且还带了一些打手,更重要的是,他自己的身手已经达到了惊人的级战士地步,从面前这个男人的身,他看不出一丝儿的杀气出来。不过就是个装逼的小白脸罢了,这一次他得好好地利用一下机会,狠狠地羞辱一下这个男人,从而达到震慑姚瑶的作用!

  “是吗?你确定双手双脚都派用场了?”秦浩勾着嘴角轻轻笑了一下,“这样倒好,省力了。”

  “省你妹的!”逮准了机会,樊帅就挥过去一拳头,“td让你装逼,在老子面前,还没人敢这么嚣张,揍不死你丫的!”

  “没想你不仅你双手双脚犯贱,连这张嘴也不饶人啊。”秦浩伸出手掌一把死死地将樊帅挥过来的拳头接住了,另一只手迅速地在对方的脸狠狠扇了一巴掌,“哒”,一颗带着血的牙齿从樊帅的嘴里面飞了出去。

  樊帅用另一只没有把对方控制的手捂住你,愣然地瞪着眼睛,“你d打我?”使劲地想要抽回手,忽然发现自己的拳头被对方牢牢的控制在手中,根本连动一下都不可能!对方的力气大到了让他吃惊的地步,看来今天自己还真是碰钉子了!

  一旁的秃顶警察可不知道樊帅其实是一个已经身手已经达到了级战士的高手,只以为对方是一个软弱无力的靠吃家里饭长大的手无缚鸡之力的二世祖,看到秦浩毫不犹豫就扇了樊二少一颗牙齿,秃顶警察吓坏了,赶忙呼道:“这位先生,你可知不知道樊少的父亲是谁?还不赶快松手!”

  秦浩侧目看了一眼秃顶警察,眼中带着蔑视和不悦道:“你是本地的警察?是吗?”听对方这么一问,秃顶警察顿时心里一跳,但凡这么问的人,要么是愣头青,要么就是背后有极大权势的人,而不论他怎么看,都觉得面前的这个男人是一个有头有脸的男人,就在他问话的那么一瞬间,他看到,在面前男人的身似乎散发着一种光芒,一种让所有人都为之忍不住要去膜拜的光芒!

  “樊少?呵呵!”秦浩撇嘴一笑,“嗯,不错,还达到了级战士的档次,看来算是个少年天才了,可惜啊,这个天才从今天开始,就会变成残废!”说着,秦浩手一松,跟着往前踏进一步,迅雷不及掩耳之间,手掌就狠狠地卡住了樊帅的脖子,跟着将之一提,大步纵到了病房的窗户边,拉开窗户,将樊帅从这二十多层的高楼给扔了下去!”

  “你……”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秃顶警察魂飞魄散,连忙把手枪掏了出来,哪知道立即就被飞过来的一根东西给刺中了手背,疼的他啊的一声将枪丢在了地,仔细一看,刺中自己手背的竟然是一根头发!几乎将自己的整个手掌心都给穿破了!细细的血液如同针刺一样穿刺着秃顶警察的眼睛,让他目瞪口呆!

  “带着所有人滚,要不然刚才那个人渣的下场就将会在你们的身发生。”秦浩懒得和这些人废话,“哦,对了,记得通知一下那个什么樊少的父亲,让他明天带着他已经残废掉的人渣儿子来这里亲自给我的女人道歉,要不然,后果自己去想。”

  秃顶警察并不认识这个秦浩,忍着痛从地拣起掉在地的手枪后,秃顶只说了一句,“先生,你会后悔的。”说着,带着人走出了病房。而之前跟随着樊帅一起过来的,站在门外的贴身保镖们并没有走进来,能够轻而易举就把他们的二少爷扔到楼下面去,并且一根头发就刺穿人手掌的人,他们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的,这一点他们心中还是有着自知之明的。因此在秃顶警察走出病房后,他们也急忙跟着下了楼去,去抢救他们的二少爷了。

  秃顶警察在走出了病房后,一面掏出手机给警局局长打了个电话,“局长,出大事了,樊二少被人从二十几层楼给扔了下来,现在生死未卜!”

  “什么?!”电话那头的苏南市现任警察局长陈明星跟屁股着了火似地跳了起来,“怎么会这样?我不是让你去好好地保护好樊二少的吗?是谁那么大胆敢把樊二少从二十几层楼推下去?不要命了吗?”

  秃顶警察苦笑回道:“局长,确切地说,应该是丢下去,而不是推下去。那个人到底是谁我们也不是很清楚,但似乎与那个被樊二少踢了一脚的女孩子有关系。”

  “是吗?”陈明星闷了一声,他也是刚刚才升任苏南市警察局局长一职的,自己这个职位还是樊大少爷一手提拔来的呢,因此他对于苏南市目前的状况也不大了解,“这件事可不是什么小事,樊大少爷是咱们苏江省国安局的局长,而且樊老先生又是杭州军区的政委,现在他们最疼爱的樊二少出了事情,咱们苏南市怕是要闹出一片风云出来了啊!赵宏,现在樊二少的情况怎么样了?”

  局长的担忧其实也正是秃顶警察赵宏的担忧,如果樊二少真的出了什么事的话,不仅是他,就算是局长的位置都有可能会难以保证的!“我现在还在往楼下赶,具体什么情况我还不知道呢,不过从二十几层楼被扔下去的话,我看是凶多吉少了。”秃顶警察心有余悸地道,心想刚刚那个男人可还真是厉害啊,二话不说一句就在樊少的脸扇了一下,牙齿都飞掉了,本来以为他会就此罢手,想不到竟然跟来就提着樊少从二十层给扔掉了楼下面去,似乎杀了一个人对于他来说根本就不算是一件事似地!回想起刚刚掏枪时的那一瞬间,一根发丝差点刺穿自己手掌的那一幕,秃顶浑身都忍不住打起了颤儿来,心想,要是刚刚那根头发不是穿在自己的手,而是穿在自己的手掌的,那自己还有命可以活嘛?

  电话那头的陈明星心里也冷了一下,急忙着追问道:“那么凶手现在控制住了吗?那个人千万不能把他给放跑了,不然的话,樊家非得将咱们废了不可!”边说着,陈明星跟着站了起来,这件事非同小可,他非得到现场去亲自地看一下才行,不然的话,樊政委怪罪下来,自己的前程可就全毁了!虽然樊政委在杭州军区做政委,但杭州军区和苏南军区同属南方军区,这两地对于樊家人来说的话,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差别的!更何况,自己这个警察局局长就是樊政委和樊局长亲自提拔去的呢!

  秃头警察赵宏苦笑着道:“局长,那个人咱们可能得罪不起啊。”

  “是吗?”陈明星愣了一下,这时候赵宏忙把刚才在病房里面所发生的一幕重新说了一下,陈明星听了后顿时沉默了下来,“照你这么说,那个伤害了樊二少的人可能大有来头?”

  “是的,基本我已经可以确定了,而且这个人身手不凡,一下子就道破了樊二少的身手,我猜,这个人极有可能也是有着军方背景的!”秃头警察赵宏低沉着嗓门分析道。从那一根发丝穿透手掌的功力来看,这个人来自军方的可能性显然是最大的。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可就糟糕了。”陈明星长叹了一口气,披了一件外套后,准备出门了。

  秃头警察嘴巴稍稍一咧,说道:“局长,不知道有句话我当说不当说。”

  在自己的治理下发生这样的事,而且还惹了两处军方势力,陈明星真是有苦说不出,不论哪一个有理,这一次他的局长位置都有可能再也做不了了。赵宏向来是他的军事,因此听到赵宏在电话那头似乎有话要说,于是立马说道:“有什么话直说就是,我不会怪你的。”

  “好,那我可就直说了。”赵宏朝着四周看了一眼,急忙转身找了一处无人的角落,这才轻声地说道,“按我说,这个樊二少也不是个东西,逼迫人家有夫之妇做他的女人,追求人家也就罢了,那总得用正大光明的手段去抢?谁知道这家伙竟然把人家的妹妹给差点踹死了。局长,咱们虽然市樊家人一手提拔来的,但做人得有良心不是吗?像我也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啊?但还真没见过像樊二少这样蛮不讲理的二世祖。你是不知道,刚刚在病房里面的时候,我本来想好言相劝人家女方的,谁知道樊二少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就说我们和他是一伙的,要知道,当时病房的门都没有关呢!局长,你说这个二世祖还算是个东西吗?”

  “听你这么一说,确实是蛮人渣的。”陈明星也算是人性未曾泯灭,听手下这么一说,也觉得有些气愤。当时好在是没有记者在场,要是有媒体记者在的话,自己这个局长下台是小事,以后的社会舆论压都能把他给压死了!钻进警车中,陈明星示意了一下小警察把车子开到第一人民医院,一面问道,“那么赵宏,按你的意思,咱们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做呢?”

  赵宏笑道:“方法其实很简单,既然双方人咱们都得罪不起,那么我们就公事公办,争斗的事情就由他们自己去做好了,咱们只要手段合法,对得起广大人民群众的舆论,咱们就会处于不败之地!”

  “你的意思是?”陈明星知道赵宏这话中还藏着话呢。

  “把这件事给捅大了,索性通知记者媒体,让他们带人来采访,咱们警方以执法者的身份介入,这样的话咱们不仅可以剔除掉一身臊味,而且就算是樊家人质问起来的话,咱们也有话可以应答。最重要的是,假如那个人的背景也很强大的话,咱们公事公办,还能够让那一方人感觉到舒服。另外,双方都有军方背景,他们可能更希望以一个合法的途径来解决这样的问题,我想,樊家人也不是傻子,不会选择去做那种没有把握的事情的。”

  赵宏说一句,陈明星就点头一下,确实,对方的分析很是到位,这件事如果公开了的话,是唯一一种对自己不造成伤害的方法,也是明哲保身的一种途径。“不错,这确实是一个办法,我现在这就让人去联系媒体记者,赵宏,你给我去看一看樊二少的情况,我马就会赶到医院。”

  “好的,局长。”嗯了一声,赵宏刚要挂断电话,忽然又急忙喊了一句,“局长,有件事我忘了说了。”

  “还有什么事?”陈明星问道。

  “就是刚才,那个男人威胁我说,如果明天樊家人不给他道歉的话,樊家人可能就会遭受到一些不好的事情,所以局长,我觉得,这件事你必须亲自打电话去向樊政委汇报一下,这样也就不算是失职了。最好这句话也要如实地告诉他,反正咱们也不算是虚报,不告诉他,说不定还会引来其他不好的后果呢!”

  “好的,这句话我会告诉樊政委的。”陈明星嗯了一声,又嘱咐了几句后就挂断了电话。

  在电话挂断后,这时候也到了楼下了,赵宏发现,此时一楼的大厅几乎乱作了一团,在四个白大褂的抬持下,全身跟一团烂泥似地樊帅被抬了担架,跟着放在了医疗车。初步观去,樊帅的伤势并不轻,很是严重,全身是血不说,脸也因为刮碰而暴露出猩红色的肉来,看去十分的可怖,可以这么说,他那张还算是值得骄傲帅气的脸可能就这样彻底毁容了。另外,因为摔下来的时候膝盖着地,膝盖的骨头与地面形成撞击后,全部反扭了过来,断开的骨头将肉穿破了,全部暴露在了外面,血腥而又让人作呕。不过有一点还算是值得惊讶的,从那么高的楼掉下去竟然都没死,这命还真不是一丁点的强悍啊!

  虽然身体是摔残了,不过这位樊二少显然脑子还没傻,在嘶声痛哭的同时,不住地咒骂那个扔他下去的男人,发誓要把那个男人剁成肉酱才啃罢休!

  而他身边的贴身保镖在听了他的吩咐后,立马去一边打电话向樊政委报告了。秃头警察赵宏对于这个二世祖感到既是同情又是痛恨,以前就听说过这个樊二少嚣张跋扈不讲道理了,现在才明白原来这个家伙是如此的张狂,这一次吃了这么一个大亏,也应该算是活该了。

  “樊二少,你没事?”不过样子还是需要装出来的,赵宏急忙走到了医疗车的旁边,跟着医生一起推着医疗车。

  因为疼痛和嘶叫,翻脸流了一脸的眼泪,这些泪水滚落到了伤口里面,疼的他脸的肉纠结起来,形成了一道可怖的景观。“我没事,赵警官,这一次我非得操死那个二笔全家的人!”

  哎,可怜的娃,你现在还能不能恢复正常还不一定呢,操死人家?就凭你现在这副模样吗?赵宏在心里为樊帅的天真而感到同情。

  “放心,我哥和我爸马会赶到这里来的!这一次我吃了多大的亏,明天我就要一千倍一万倍的讨回来!”

  在不断的骂声中,樊帅被推进了电梯,随着医生一起向着楼而去了。赵宏则留在了大厅下面,让身边的同事去维护治安,没过多久,局长的车子总算是到了,而跟在后面的还有本地电视台本地报社等众多的媒体的记者们。

  “老赵,情况怎么样了?”陈明星一来之后,就张口问道。

  赵宏回道:“樊帅已经被送到急救室去了,那个男人现在还在特等病房里面,并没有下楼来。”

  陈明星点了点头,说道:“跟我一起去看看。”在带着一众媒体记者走进了电梯后,周围没有其他人的时候,陈明星转过了身来,朝身后的媒体记者们说道:“这一次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小案子,可能会涉及到军方人物,让你们过来跟踪采访并不是让你们现在就报导出去,具体什么时候可以播报出去,这还需要等到水落石出以后才可以,所以我希望同志们能够自律,不要因小失大,造成不必要的社会影响,不然这件事闹到无法收拾的地方,头怪罪下来,我想不但我不能够明哲保身,就算是在场的各位,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点陈局长尽管放心,咱们一定会铭记在心,不会给陈局长带来麻烦的。”

  陈明星转身看了一眼说话的那人,纠正道:“不是为了防止给我带来麻烦,而是给社会,给广大的人民群众,当然,也是为了你们的前程,这些话就没必要我再赘言了?”

  “陈局长说的对,是我失言了。”刚刚那个说话的记者急忙纠正了自己的语病,老脸一阵儿的通红。

  陈明星满意地点了点头,也就是在同时,电梯的门打开了。

  一众人随着陈明星率领的警察队伍向着特等病房走了过去。还未到病房门口,陈明星便听到病房里面有一些女人的啼哭声,陈明星定了定神,手抓持着门把,扭开病房的们推开走了进去。等到进去之后,病房中的哭声顿时放大了开来。视线中,只见三个女人扑在一个高个男人的怀中不住地用手掌在他的身扑打着,兴许是个头存在着明显的优劣差别,这几下打在那男人的身根本就像是掸尘似地,没有半丁点儿的份量。与其说是“打”,倒不如说是撒娇来的实在。

  病房靠墙位置的病床此时躺着一个满脸苍白,额头布满了冷汗的女人,这个时候似乎在做梦,不住地摇头,嘴里面隐隐地在喊什么哥哥。而在病床的旁边,还有一个女人,此时的她正跪坐在地,不过她却像是呆掉了一样,眼神并没有落在病床的女人身,而是和其他的女人一样,全部都放在病房中唯一的异性身,仿佛那里就是所有的聚焦点一样。

  不过事实也确实是这样,自从他一走进这间病房之后,目光就忍不住被病房中央位置的这个男人给吸引了过去。在他的身似乎折射的某种光芒,让人不得不向他的身注视而去。在陈明星打量着秦浩的同时,秦浩也注意到了他,嘴角瞥了一下,看向了自己。陈明星心里一颤,好寒冷的双眼啊!这个男人绝对不是什么好惹的男人,怪不得樊二少会被这个男人整的送进了急救室里面了,甚至是做事一向稳重的赵宏都慌了。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男人的身,陈明星发现了一股只有中央高层领导才会有的那种气息和风度以及摄人心魂的压迫感!

  在赵宏的配合下,那些跟来的媒体记者并没有立即闯进病房里面来,而是挤在病房门口。这些记者大都见识过各种各样的场面,电视明星采访了不少,大场面见过不少。可是当他们看到病房里面站着的男女时,顿时都深吸了一口气,这个男人……太有气质了?又帅又酷,更重要的是,眼睛里面不住地闪烁着阳光和睿智以及犀利的色彩,在将一个人从二十几层楼扔下来还能够保持这样的淡定,这份镇定确实足够让人惊愕的了。而随行的男记者们则纷纷被病房里面的连同病床躺着的五个女人所吸引了过去,真是各有千秋各有美感,仿佛全世界的鲜花都在这里盛开了一样。男记者们感慨不已的时候,在心里不由得嫉妒起了病房里面的那个男人了,当看到围拥着男人周围的三个女人不住地骂着男人臭家伙死人臭老公的时候,他们不由得愣住了,这三个漂亮的女人竟然都是这个男人的老婆!

  陈明星定了一下神,率先步入了进去,在咳了一声后,这才看着秦浩道:“先生,我是这座城市的警察局局长,逼人姓陈,名明星。刚才我接到同事的报案,说是刚刚先生你将一个男人从这间病房的窗户扔到了楼下面,请问有这件事吗?”

  “嗯,不错,就是我做的,请问有什么事吗?”秦浩在三女的小脸面各自捏了一下,三女知道现在并不是撒娇的场合,于是纷纷退到了一旁,同时心里面又不由得有些隐隐地担忧,刚刚秦浩把樊帅从这里丢到楼下面去的事情她们也是亲眼目睹到的,不说是别人了,就算是她们也根本没有料到秦浩会那么做,从这么多高的楼摔下去不死也得终生残废。

  对方的淡定与从容让陈明星更加确定了这人背后一定有着更加庞重的势力,要不然平常人是绝对不会有着这样的胆量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杀人的!他这样的罪过已经足够被判故意杀人罪了,要是被判刑的话,没个十年是绝对不可能从牢房里面出来的!

  知道了这等内幕之后,陈明星并没有表露过过分生气的表情,而是带着淡抹的笑容看着面前的男人道:“先生,我现在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将樊先生扔到窗户外面去。”

  “他应该没有死?”秦浩嘴角勾了一下,带着睥睨的笑脸问了一句。

  跟来的秃头警察赵宏解释道:“当场并没有摔死,不过现在已经送到急救室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我们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我想,就算不死的话,也得终生残废了,而且脸也毁容了,可以这么说,他的这一生算是毁掉了。”

  “呵呵。”秦浩勾唇一笑,“本来打算亲手废了这个人渣的,不过懒得动手,省的脏了我的手,正好想到这里的楼层挺高的,所以这才把他扔到了楼下面去。他应该庆幸刚刚我没有亲自动手,要不然可就不是残废毁容这么简单了。”

  对方轻松的笑让陈明星的头皮一麻,心道,你这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狠啊,把人家都从这么高的楼丢下去了,竟然还在这说风凉话。真不知道你背后站着的那个人到底是谁,以至于你能够有着这种胆量说这些话出来。

  “先生,请你回答我刚才的那个问题。”陈明星沉了沉气后,不着声色地继续问道。

  “哦,这对不起,我这个人记性不太好,请问陈局长刚才问的问题是什么呢?”秦浩带着戏谑的笑脸看着对方,存心想要戏弄一下眼前这个人。在秦浩的眼中,这个陈局长显然是和那个什么樊二少的人是一伙的。所以还妄想他去给什么好脸色,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了。

  陈明星只好继续把刚才的问题重复了一边,“先生,我现在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将樊先生扔到窗户外面去。”

  “哦,你问的是这个问题啊。”秦浩嗯了一声,转身缓缓走到的病床边,跟着一屁股坐在了小魔女的身侧,大掌抚在小魔女的额头,这才转而看着陈明星说道,“刚才那个人,伤害了我的女人,刚刚将他送到楼下面去只不过是小小的惩罚,开场白而已,我听说,他的父亲好像是某某地方的大官,我想你旁边的那头秃头警察也应该跟你说过了,如果那个姓樊的父亲不亲自来这里,跪在我女人的病床前面亲自磕头认罪的话,我会让他家破人亡,你信不信?”

  “先生,难道你不觉得你这样的要求很过分吗?”陈明星皱了下眉头,“樊先生已经为他的罪过遭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了,这样大家双方都扯平了,不是吗?你还强求别人的父亲亲自磕头赔罪,是不是显得有些太不近人情了?”

  秦浩只是轻轻笑了一下,并没有去看其他女人的脸色,因为他能够明白此时她们脸的表情是怎么样的,“我问你有个问题,如果我亲手杀掉了你的妻子,你再拿把刀杀了我,你觉得自己心里解恨吗?”

  陈明星顿时一怔,但还是如实地回道,“不会。”

  “所以道理是一样的。在你们外人的眼中,我的妻子和那个什么姓樊的是一样的,可是在我的眼中,那个姓樊的跟我的妻子比起来,连一根草都不算!他伤害了我的妻子,所以我会十倍百倍地从他身夺回来。哦,对了,千万不要告诉我他是在哪间急救室里面急救的,不然的话我说不定会随时冲进去直接拿把手术刀解决了他。不对,就这么解决了他我肯定不会解恨的,我应该把他身的肉一片一片给割下来,然后放在油锅里面炸成肉串,亲自喂他的爹妈吃回肚子里面去。他们生下的孽种最好还是回到他们的肚子里面好,省的留在世界再危害世人,陈局长,你说对吗?”

  “不管对还是不对,先生,你的所作所为已经触犯到了华夏国的法律,所以,现在我必须要将他带进我们警局里面,希望你能够配合我的工作。”陈明星被对方的一席淡定而又带着调侃的话说到了头皮直翘的地步,真不知道这个家伙是哪来这等淡定的功夫的,这都什么时候了,竟然还有心思说这些让人头皮发麻的话!真是的,他不紧张,自己都替他紧张了!说完,陈明星把手铐拿了出来,“先生,你需不需要打电话叫你的律师,或者联系一下你熟悉的人?”

  秦浩呵呵一笑,说道:“没有必要,其实我也正打算去警局报到呢,现在陈局长亲自来带我了,这倒也正好,不过就是多了一副手铐而已,不过这也倒好,我本来就打算给自己配一副手铐呢,这样看去多威风啊?”这一次级领导给自己安插的工作就是巡警,巡警当然也归警察局管理了,本来秦浩打算好了过几天再去警察局报到的,现在去警察局,就当是提前去报到,呵呵。

  陈明星差点儿吐血,这个家伙到底把警察局当他自己家了,还是没把自己看在眼里啊?竟然想要手铐,你还真以为这是小孩子玩过家家呢?

  “先生,我这可不是在开玩笑!”陈明星冷了冷声后,朝着病床走了过去。

  秦浩一丝儿都没有要反抗的意思,伸出手来就乖乖地给陈明星铐了双手。

  “先生,请跟我一起回警察局一趟。”陈明星并没有去拉坐在病床的男人,只是静静地看着对方,他并不想得罪对方,所以尽量在执法的时候秉承着秉公执法的态度去解决这些问题。

  “没问题。”秦浩站了起来,朝着自己的三位妻子看了一眼,说道:“我去警察局坐一会,你们先在这陪着小魔女,晚饭也不需要等我了,我有地方吃晚饭的。”说完,他又转而在呆呆出神的姚瑶脸看了一眼,笑道:“大姨子,好久不见了啊,帮我照顾好炫儿,谢谢了。”说完,秦浩又在众目睽睽之下,低头在病床的小魔女额头微微亲了一口,这才跟着陈明星走出了病房。

  就在秦浩走出病房关了病房的门之后,两抹身影从墙角处渐渐地浮现了出来,在张雨欣等人惊惧不已的眼神中,其中一个长相和叶媚差不多妖艳无比的女人用别扭的华夏语微微笑道:“各位没有必要害怕,我们是秦先生的贴身保镖,我叫雨森千代子,我身边的是我的姐姐,她叫做宫崎若伊。我们都是东瀛人,是秦先生在东瀛的时候收留下我们的,我们的另外一个身份是忍者。”

  连贴身保镖都是美女,这个色性不改的家伙还真是没有救了!还没有从秦浩宣布自己与姚炫关系的震撼中恢复过来的火曦没好气地哼了一声,“我看你们除了这两个身份之外,应该还有其他的身份?”

  “呵呵,火小姐过奖了,我其实倒还想我和秦先生之间有着第三层的关系呢。不过秦先生看不我,我也没有办法。不过我的姐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