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大圣传》->第六卷 混乱伊始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三十章 人死成渣
( 本章字数:3901 更新时间:2014-10-20 6:22:00 )


  ..

  李青山踏在柔软的地毯上,眉毛一扬,只听走廊两边墙壁后,响起一阵机械转动碰撞声。

  豪华地毯上,一轮轮精致花纹亮起,藤蔓般爬出地面,缠住李青山。

  左右墙板一翻,黑洞洞的墙壁后,无数点寒芒闪闪,长枪如林,突刺而出。

  咔咔咔,天花板上,探出一把把机关连弩,弩箭如蝗,迎面扑下。

  安静的走廊,霎时间充满死亡陷阱,成绝杀之势。

  “刺杀计划失败。”李青山悠然一叹,早知道这船没那么简单。

  ……

  “海棠,来喝些酒,消消气,承赞只是一时糊涂。”

  极尽奢华的舱室中,姜山成端起一杯酒,递给秋海棠,眼角余光,将她玲珑有致的身躯打量了无数遍,正眼始终望着她海棠花般的绝美脸庞。

  秋海棠看着他那张假装怜悯,**难藏的脸,就觉得恶心,却还是接过酒来一饮而尽。

  姜山成心中大喜,连连递酒过去,秋海棠就来便饮,绝无犹豫。从始至终,只是他絮絮说着,秋海棠默然无语。

  不多时候,秋海棠便满脸红晕,秀眸如水,眼神飘忽,艳丽不可方物。眸中或有哀色,但苦修魅术多年,让她在一颦一笑中,都充满了无与伦比的魅力,让姜山成看的几乎呆住。

  秋海棠脸上笑容如花徐徐绽放,一缕声音从花心吐出:“我美吗?”

  “美,美极了!”

  秋海棠大笑。

  “海棠。你醉了,我扶你去休息。”姜山成再也忍耐不住,握向秋海棠的素手,秋海棠竟不推拒,他心神如醉:“唉,世上还有很多好男人,海棠你又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其实我……”

  说到这里,他脸色一变,取出一物。乍眼望去,就似一个巴掌大小的精美舵盘,正闪动光华。

  “有人闯进来了。我看是什么人如此狗胆包天,定叫他不得好死。”

  被干扰了好事,姜山成满腔怒火,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现在秋海棠正在失意之时,否则哪会用正眼瞧自己。

  是他吗?秋海棠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希冀,脸上多了一股神采。

  姜山成心中更是不安,也怕是花承赞追来,承赞啊,大家朋友一场。何苦来坏我好事!

  舵盘中心射出一道道光华,在半空中交织成一个个图景,船舱中各个部分的情况,全都映入眼帘。

  最终定格在船舱入口处,那一抹赤红的身影上。

  秋海棠大失所望。姜山成安下心来,只要不是花承赞就好说了。

  这飞天龙舰上本身是又防御法阵的,但飞天龙舰航行耗费的能量本就极多,若再开启法阵,消耗更大。有两个筑基修士在此,又哪怕什么敌人来袭。看到他们松涛书院的标示,就吓得屁股尿流了吧!

  姜山成启动船舱内部的防御机关,似乎不将来人放在心上,眼看那赤红人影被长枪弩箭淹没,傲然一笑。飞天龙舰中的机关陷阱,都是墨家大师的手臂,威力惊人,来人纵然是块生铁,也成了马蜂窝。

  一片死寂中,吱吱呀呀,咔嚓咔嚓,一阵扭曲折断的声音。

  轰!

  长枪折断,弩箭飞散,李青山毫无损,灵龟玄甲笼罩全身,抬步上前,现地毯花纹还在纠缠,眉头一皱,地毯四分五裂。

  两手落向大腿两侧,现自己两腿光光,正在裸奔。拔出一根红,变成一条长裤,满意的将手插进裤兜里,向船舱深处走去。

  “这……这是怎么回事?”姜山成脸色大变,一股可怕的危机感浮上心头,那个人影有些眼熟。

  “你还没想起来吗?”秋海棠含醉冷笑,失望过后,心思更冷。

  姜山成猛地想起,前段时间那轰动一时,到现在仍余波未消的大事件,他曾看过一副图画,画着那那杀死孤坟老人和金鸡老人,并将青藤老人吓得不敢出山的可怕妖孽。

  在将视线投向船舵射出的图景,不错,正是他!姜山成大惊失色,手上舵盘光华四射,向这艘飞天龙舰下令:

  “启动所有机关,所有傀儡出动!”

  飞天龙舰微微震颤,无数机关启动的声音,交叠在一起,如闷雷轰鸣,好似龙鲸长吟。

  李青山来到一个偌大船舱中,一只傀儡大军等候在这里,眼中闪动着两点光,一起转过头来,望向李青山。

  弩箭如一场黑色暴雨,李青山风翼一扬,挥散暴雨。

  抽抽鼻子,嘴角一勾,山猪,找到你了!

  这飞天龙舰不知是用什么木头为材料,不但坚固无比,很影响气息的感应,但是气味却不会受到任何影响,他已经把握到了一条气味的轨迹。

  那是一抹挥不散的异香,李青山身形一闪而逝,追随着这股气味,突飞猛进。

  “这姜山猪真是个变态,还用香水!”

  咚咚咚咚,舱门一道道闭锁于眼前。轰轰轰轰,李青山一道道撞破。

  身后,一队队傀儡紧追不舍。前方,各种陷阱层出不穷。

  有时地板忽然塌陷,喷出烈火。有时两边墙壁忽然挤压过来。好似龙鲸在蠕动着肠胃,分泌消化液,拼命的要将他这个外来物扼杀。

  然则,李青山却是个它消化不了的“异物”。

  “怎么办!秋姐,我们该怎么办!”

  舵盘忠实的将这一切映射出来,眼见李青山飞闯来,姜山成汗如雨下,他还算有几分自知之明,他不过是筑基初期,能筑基成功很有几分侥幸,对方却是以一敌三,斩杀了两个筑基中期修士,逼的筑基后期的青藤老人差点丧命,凶名赫赫的大妖孽。

  “不知道。”秋海棠也知自己今日恐难幸免,反而坦然,我若死在这里,当叫那负心薄幸之人,后悔终生。

  “对了,你用魅术,或许有用!”姜山成连忙取出一叠符箓来,一张张贴在舱门上。

  “我用魅惑之术,吸引他的注意力,你好趁机逃跑是吗?”

  被秋海棠一语道破心机,姜山成也尴尬了一下,正要相劝。

  轰!一声巨响,只见厚重的舱门,猛地凹陷进来,木屑飞溅。门上的符文,一阵扭曲。在那可怕的力量面前,俯称臣。

  “有人在家吗?”李青山说着,又是一拳挥出,舱门出现道道裂缝。

  “在家的话,请开门好吗?”

  轰!舱门在支离破碎的边缘,

  门外传来的声音,阴森癫狂,令姜山成一阵心寒,二话不说,丢下秋海棠,从房间角落的暗道逃去。

  轰!舱门四分五裂,块块激射。

  那赤及腰,一脸张狂的妖魔,出现在门前,秋海棠的视线中,饶是将生死置之度外,那种强烈的压迫感,还是令她瞳孔微缩。

  怎么秋海棠也在这船上?李青山终于明白那股香味是从何而来了,出手却毫不犹豫,身形一闪,来到秋海棠面前,扼住她的修长白皙脖颈。

  “就你一个人?”

  秋海棠凝视着他的脸庞,默然不语。

  “你不怕我杀了你?”李青山有些好奇,秋海棠竟没有任何反抗,连擅长的魅术也不曾施展。

  秋海棠凄然冷笑。

  李青山从她脸上那股“哀大莫于心死”的倒霉摸样,就猜出了事情的原委,花承赞痴心不改,秋海棠落花有意,而流水无情。

  李青山将她丢开,狠狠摔在墙上。然后抽抽鼻子,一脚踢开暗道,直追过去。

  暗道在身后关闭,见秋海棠没有追来,姜山成松了口气,只要拖延些时间,就能逃到船舱外,看了一眼手中的小小舵盘,说不定,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飞天龙舰,犹在月下云海,滚滚向前航行。

  船后一角,忽然开启一道小门,姜山成探出头来,只见云海滚滚向后涌动,呛啷一声,一柄极品灵剑飞出,踏于脚下,御剑疾飞。

  看了一眼手中舵盘,犹豫了一下,虽然有反败为胜的机会,但却太危险了,罢了,丢掉一条飞天龙舰虽然后果严重,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脱过此劫,仍是前途远大,犯不着与一只妖孽死磕,便要远遁。

  姜山成心有所感,豁然回,只见暗门中,亮起两点猩红的光芒,心道不好!

  “浩然一剑!”

  李青山飞扑而来,姜山成手掐剑诀,极品灵剑,化作一道匹练似的雪白剑光。

  人修虽不及妖修体魄强悍,但却能御剑杀敌,度惊人,锋芒毕露,真个争斗起来,寻常妖将也未必能够取胜。

  但李青山是寻常妖将吗?

  风神羽翼一扬,身形陡转,剑光边缘滑过灵龟玄甲,光芒激烈碰撞,照亮李青山嘴角笑容,避开剑气锋芒,一掠而过,度丝毫不减,向姜山成伸出右手。

  姜山成身形急退,取出一张赤色灵符,这是松涛书院赐给筑基期弟子的保命灵符,威力惊人。还未及施展,一片黑影笼罩下来,遮星蔽月。

  李青山的右手,化作漆黑巨爪,将姜山成握在手中,猛然收紧,只听一阵愉悦的骨骼碎裂声传来,嘿然狞笑,经过青藤老人的教训,让敌人死成渣还是很必要的。

  而且这家伙本来就是个人渣,好朋友的女人也不放过,还丢了女人自己先跑,我就让你更加名副其实一点。RQ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