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大圣传》->第六卷 混乱伊始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十九章 风满楼
( 本章字数:5099 更新时间:2014-10-20 6:22:00 )


  姜山成呵呵笑着,却隐藏不住脸上的倨傲,想当初一群朋友中,他的家世最差,天赋也不高,却偏偏给他还入了松涛书院,最先筑基成功。此番回来,特意向师傅借了这飞天龙船,见到昔日旧友,正是衣锦还乡,人生得意的时候。

  在门前花承露的惊讶神情,就让他很是受用,那小丫头几年不见,竟出落的如此漂亮。再看见韩琼枝,更是眼前一亮,依旧是长身玉立,自信昂扬,当初颇有几分男子气概的她,更多了一股成熟女子的风韵。

  “小花筑基,我当然得回来看看,铁衣呢?”姜山成的心思一下回到曾经,那时候一群伙伴玩耍,常被人鄙夷,唯有他们三个,不曾瞧不起他,而她还对他十分鼓励。

  花承赞道:“你知道的,铁衣最不喜欢这样的场面。”

  “这个是?”姜山成眼眸一转,看到同韩琼枝站在一起的李青山,似乎很亲密的样子,眉头一皱。

  “这是李青山,小说家席弟子,琼枝的男人。”花承赞笑着介绍道。

  “什么?”姜山成见韩琼枝脸色微微一红,但并没有反对的意思,心中一沉:“琼枝……你……你已经成婚了?怎么没有通知我?”

  花承赞道:“岂止是你,我们所有人都没被通知。”

  “这是怎么回事?”

  “山猪哥哥你有所不知……”花承赞笑嘻嘻的将事情的原委讲述一遍。让你这头大山猪嚣张,不过是筑基修士而已,想对韩姐姐动心思,还差得远呢?

  “山猪”正是姜山成昔日的外号,当初花承露便瞧不起姜山成,觉得他畏畏缩缩。很是阴沉。今日又拿出这种气派来。花承赞不放在心上,她却看不过去,如果不是顶替哥哥的名额。你能进得了松涛书院。

  “你……你们已经!”

  饶是姜山成已经修到可以控制浑身气血的地步,还是一下子面色涨红。如遭雷击,不能置信。本待衣锦还乡。完成夙愿,昔日的梦中情人,已经成了别人的女人。

  “木头,怎么不说话?这是我朋友姜山成!”韩琼枝脸色微红,越显娇艳,撞了一下李青山。

  李青山一直笑而不语,一眼就看出姜山成是什么心思,小子,你来得太晚了。咱虽算不得西门庆,凭这身板,至少也是个武二郎。比哥哥你要强多了。拱手道:

  “李青山见过姜道友,将来我定会让韩伯父同意这桩婚事。给琼枝一场盛大的婚礼,到时候定会通知所有人,到时还要请姜道友前来捧场。”

  “琼枝你的眼光,未免太差了吧!这个人的修为这么低,难怪韩伯父不肯答应,他是什么席来者?小说家?我没听错吧!好像阿猫阿狗进去就能当席吧!”

  姜山成脸色越难看,区区一个八层炼气士,竟敢对他这么说话,以为搭上了琼枝,就能与我平起平坐了吗?特别是那副胜利者的姿态,更是让他觉得如鲠在喉,像你这种的货色,我一抬手就能杀十个。

  “姜山成,你胡扯什么!”不等李青山开口,韩琼枝脸色一变,冷喝道:“我喜欢什么样的人,还轮不到你来指指点点,青山,我们走!”拉起李青山便要向楼内走去,一拉却拉不动,心中暗道糟糕,这个男人,又岂是任人嘲讽的人。

  李青山嘿然一笑:“阿猫阿狗当得,山猪当不得,尊下还是回去照照镜子吧,你站在这里,很影响胃口啊!”

  姜山成大怒,李青山的脸同脑海中无数个嘲笑的脸和而为一,便要出手,被花承赞揽住,拉向楼上。

  “承赞,你放开我!”“今天是我的庆祝会,给我些面子好不好。你伤了他,琼枝真要恨你了。”

  姜山成狠狠瞪了李青山一眼,眸中杀机隐现,若得机会,定叫这小子不得好死。李青山又恢复笑而不语的模样,我不跟将死之人一般见识。

  韩琼枝恼道:“你少说一句会死吗?”

  “会死。”

  “你能不能成熟点?”

  “不能。”李青山眉梢一挑,我大好的十八岁少年,正是青春幼稚的时候。

  “你是不是吃醋了?”韩琼枝被顶的一怔,有趣的打量他的神情。

  “哈,就凭那头山猪?”李青山不屑。

  “他好歹是我朋友,你不能客气点?他最讨厌别人这么叫他。”

  “又不是我先这么叫的,鬼才跟他是朋友!”

  “你说我是鬼喽!果然是吃醋了,算了,我理解,小气的男人。”

  “我要是找个女人大骂你丑女,配不上我,你也会觉得不爽吧!”

  “你找的来吗?”韩琼枝不屑。

  “承露,全靠你了。”

  花承露跟着二人,正听的有趣,冷不防李青山回过头来,一副“这个重任就交给你”的神情。

  “我可不敢。”花承露吐吐舌头,可爱之至。

  “好歹我也是看着你长大的,这点忙都不帮,我记得你还欠我一件事。”

  “哈?你看着谁长大?明明是你欠我!”

  “唉,让你韩姐姐给气糊涂了。妹子,想要什么,尽管跟哥哥说!”

  “什么哥哥,不害臊,对了,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

  “什么?”

  “婚礼的事。”

  韩琼枝眸中涌现着幸福的光彩,原来他一直都想着这件事。

  “气糊涂了,记不得了。”

  “你敢!”韩琼枝瞪着眼睛。

  李青山哈哈一笑:“经你这么一提醒,又记起来了,男子汉大丈夫,说到做到!”

  说话间,宴会开始,珍馐美食,如流水一般上来,丝竹歌舞。更是美不胜收。

  修行者的聚会。反倒不像凡人那样讲究礼仪,比起宴会,更像是聚会。相识之人,三五成群,在一起谈笑。

  韩琼枝去同一群法家弟子闲谈。李青山一个人正无聊,忽见角落里,聚了很多人,却一片寂静,走过去一瞧,褚丹青正在为人作画,他刚画完一幅画,觉得有人在肩头一拍,回过头来:“是你!”

  “走。去喝酒!”

  褚丹青竟不推辞,四面告罪,跟着李青山来到一旁。才吁了一口气:“谢谢。”

  不小心被人点出了身份。就被要求作画,结果一幅又一幅的停不下来了。特别是那些女修士,莺声燕语央求,简直不知该如何拒绝才好。

  “不用谢,喝酒吧!”李青山拿起一个酒杯塞进她手中。

  “你饶了我吧!”褚丹青一脸苦色,若是在这么多人面前酒疯丢脸,他连死的心就有了。

  “放心,你若出丑,我就把你打昏。”李青山大笑道。

  “也算我一个如何?”绝尘子笑着走过来,身旁跟着一个气质不凡的美丽女子,修为也是炼气十层,正是乐家席弟子琴音,笑问道:“小安师妹没来吗?”

  紧接着墨农两家席也走了过来,不一会儿功夫,除了未到的几位席弟子,各家席弟子,都走了过来,呼朋唤友,觥筹交错,无论平日是否有交集,此时彼此师兄师弟相称,显得很是亲热。

  绝尘子举杯:“大家来共饮一杯,我们百家之间同气连枝,平日应当多多亲近才是!”

  李青山微笑,看来大家都感觉到了风声,开始有所行动了。

  如果将百家经院当做一个门派的话,那便是整个清河府最大最强势,占据资源最多的一个门派,而他们这些席弟子,便是这个门派中的精英弟子,

  各大门派联合起来,受到挑衅的绝不只是鹰狼卫,还有整个百家经院的主导地位,乃至所有人的利益。原本松散的百家经院,悄然开始了自己的动员。

  “好热闹啊,在聊什么?”韩琼枝来到李青山身后,笑着将手放在他肩膀上。

  花承赞筑基成功,如无意外的话,她便是法家的下一任席弟子,自然有资格参与其中。其他法家弟子,知趣的没有靠上前来。

  吴艮亦远远望着李青山,心情很是复杂,谁曾想当初那个倒霉的小说家弟子,能安然坐在那里。虽然其中他的修为最低,只是炼气八层,但已无数次证明了自己的天赋与实力,任何人都不敢小觑。

  花承露暗暗下定决心,纵然没有哥哥那样的天赋,但只要努力修行,将来定能在那其中,占据一席之地。

  钱容芷抿了抿嘴唇,似乎机会在变得多起来呢!

  无独有偶,大厅的另一角,那些门派的大师兄、大师姐们,亦在不知不觉间聚在一起,一边谈笑着,一边冷冷的望过来。

  大厅中,看似人流往来,乱糟糟的,百家弟子与门派弟子之间,却是泾渭分明。

  ……

  楼上则要安静的多,筑基修士们,轻声细语的言谈着。经过了最初的客气之后,亦是在不知不觉间分成三方,一方是各个门派,一方是各家家主。

  最后一方,就是还未加入诛妖盟的门派,还有正在观望的世家。花家便是其中魁,虽然花承赞是鹰狼卫中人,但花家却与各个门派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不过,花家家主却没有在一旁观望,而是穿插往来,左右逢源。

  “秋门主。”花承赞见礼一圈,直来到一人面前,微微低下头来。

  在他面前的,正是**门主秋海棠,今夜她身着一袭淡粉色的繁花宫装,外面披着一层金色薄纱,勾勒出夸张诱人的身姿。三千青丝撩了些许简单的挽了一下,其余垂在颈边,额前垂着一枚小小的红色宝石,点缀的恰到好处。

  头上插着镂空飞凤金步摇,随着莲步轻移,出一阵叮咚的响声,衬得别有一番风情,雍容柔美好似一朵正在盛开的牡丹花。

  从花承赞上楼以来,秋海棠的目光便未离他分毫,此情此景,正是她期许已久的,不过“秋门主”三个字,却让她心中不喜。

  “秋姐姐。”

  秋海棠心中一喜,却见是一个五短身材的年轻男人凑上前来,眸中有着她常见的,那种掩饰不住的**与贪婪,愣了一下,冷淡的道:“哦,这不是山成吗?”

  “是我,我刚从松涛书院回来了。”姜山成忙道,韩琼枝虽然对他不错,但最令他心动的还是成熟风韵的秋海棠。

  “我有些话想对小花说。”秋海棠收回视线,眨也不眨的望着花承赞。

  姜山成讨了个没趣,心念一动,又来到楼下,韩琼枝的面前:“琼枝,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所有人都停止言语,望向韩琼枝,韩琼枝无奈向李青山望去,李青山笑着颔。

  “你若是想说他的坏话,那就不用说了,再说朋友也没得做了。”大厅角落里,韩琼枝开门见山的的道。

  “我们多少年的朋友,你就为了一个外人这样对我!这样下去,你会吃亏的,我可以向韩伯父提亲,他定会答应的。”

  “好好做朋友吧!”韩琼枝这才明白他的意思,笑着摇头,拍拍他的肩膀,转身回到李青山身旁。

  “琼枝!”

  姜山成心中憋屈之极,感觉此次回来,完全没达到想要的目的,心中恨极了李青山,堂堂筑基修士,竟被一个炼气士如此羞辱,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回到楼上,迎面遇上秋海棠走来,只见她脸色黯然,眼圈红。

  “山成,我想回去了,送我一程吧!”

  “啊……好!”姜山成大喜过望,身为筑基修士,哪里需要人送,这岂非某种暗示。

  花承赞伸出手,嘴唇嗫嚅了一下,终究无可言语。

  秋海棠等了片刻,终于凄然一笑,当先走了出去。

  姜山成向花承赞挤挤眼睛,承赞你不要,就别怪我捷足先登了。

  李青山望着窗外,飞天龙舰升空,晃荡了一下手中酒杯。

  水波荡漾,浩瀚无边的龙蛇湖中,有什么东西,在黑水下涌动着,一道疾影冲破水面,穿透雨幕,扬起一双风神羽翼,飞向天际。

  转眼间,穿透云层,繁星璀璨,明月如钩。飞了片刻,遥见一艘长达百丈的龙形大船,航行在云海之上,像是传说中,在大海中浮沉的龙鲸。

  李青山双翼一收,激荡出一轮气浪,身形飞驰而去,追上飞天龙舰,落在空无一人的宽阔甲板上,推开舱门。

  你这头山猪,敢来打我女人的主意,老子现在便来送你上路!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