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大圣传》->第六卷 混乱伊始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八章 顾雁影的任务
( 本章字数:3790 更新时间:2014-10-20 6:22:00 )


  ..

  收藏【】,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刁飞随着王朴实来到楼层角落的一个四四方方的房间中,但见房中空无一物,雪白的墙壁、地板、天花板上,却绘满了阵图符文,留下许多凹槽。

  王朴实放入灵石,启动法阵,灵光闪烁,一个虚影出现在房间中,闪烁了一下,才稳定下来,是一个青衣侍者,行礼道:“大人启动幻影阵,所为何事?”

  “清河府统领王朴实,有万分紧急之事,请求面见顾大人!”王朴实拱手道,更强调了‘面见,两个字。

  “请大人稍等。”

  顾雁影听闻王朴实有急事找自己,还启用了幻影阵,不禁有些奇怪,来到布设幻影阵的房间,便看到了王朴实的幻影,笑道:“老王,出了何事,让你急成这样?”

  王朴实行了一礼,将刁飞拉到身旁:“将你方才说的话,再说一遍。”

  “属下刁飞,参······参见顾大人!”刁飞低下头来,不敢直视那白衣飘然的身影,将事情的经过,从头到尾,又讲述了一遍。

  顾雁影初时还满脸轻松,笑容却在一点点收敛,最后有些无奈,明明到处都在冒烟,为什么最后着火的偏偏还是在我这里?

  “你可知道那妖怪为何而来?”不杀旁人,专杀三山老人,这样的行事方式,不止王朴实觉得奇怪,顾雁影更是沉思,伸出大殿的漆黑手臂,赤红色的眼眸,都让她有些联想。

  但又立刻打消了这种念头,这怎么可能,从妖怪到妖将的跨越,几如天堑,纵然花上百年光阴,也算是快的。

  “属下不知?”

  “你可记得那妖怪的模样?”

  “记不清了。”刁飞生怕自己的视线吸引了那妖将的注意,哪敢多看。当时明明还记得许多特征,最后留存于心中的,却只有那一双炭火般的赤眸。

  “褚师道不是在清河吗?让他来画!”

  王朴实忙赶往百家经院。

  “爹·你怎么来了?”百家经院,余紫剑惊喜的抓住余疏狂的手。

  余疏狂知道事关重大,不敢将青藤山的事乱说,只道:“我想你了,来看看你还不成吗?唉,真是长大了,跟你娘当初一模一样·不,比你娘亲还要漂亮。”

  余紫剑一身青色道袍,满头青丝绾成一个道髻·身后背着九阳剑,一身打扮简简单单,却越显得明净秀丽,纤尘不染,

  不过两年时间,她便修到了炼气五层,这还是邋遢道人要让她打好根基,否则一味追求修行度,还能更快。整个人便好似一点点刨去石壳的璞玉·只露一线无暇,便显无限神采。,身形也在不知不觉间窈窕起来。

  “怎么不成,以前让你来·你都不肯来,不会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吧?”余紫剑眸心疑道。

  余疏狂知道女儿不再像过去那么好哄了,压低声音道:“现在不能说,等等再告诉你。”

  “神秘兮兮的,那,你最近可曾听闻牛巨侠的下落?”余紫剑的明净的脸蛋上立刻染上一层忧色。

  又是这个问题!

  余疏狂和余连相视一眼,余疏狂苦笑道:“放心吧!他过的比你好!”

  “你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有他的消息。”余紫剑抓紧余疏狂的胳膊,急切问道。

  是你告诉我的!余疏狂能得到李青山的消息,还是听余紫剑在信中提起百家经院中的趣事·却也不能说:“爹用自己的人格誓,好,我确实有他的消息·不过不能告诉你,这是他的意思。”

  “他真的没事?”

  “真的没事。”

  “那他怎么不来找我,害我替他担心。”余紫剑感觉心中一块大石落地,展露笑颜,又起了一种遐思。

  余疏狂却在心里愁,这丫头莫非是真的喜欢上了李青山·两年时间依旧是念念不忘,眼见已经长成了一个大姑娘·唉,男大当婚女大当嫁。

  青藤说什么断情绝欲,一意修行,他却不信这一套,孤身一人的苦楚,他最明白,人生在世,怎能没一个伴呢?

  这方面,他可要好好替她把把关。那小子虽然脾气硬了点,其他倒是不错,要不要将他的身份告诉她呢?等到见了面,可得跟他商量商量。

  余紫剑高高兴兴的带着余紫剑和余连在无为岛上游览,余疏狂便假作不经意的打探李青山的事。

  “哦,你说李师兄啊,他已经是炼气八层了,前段时间又跟我跟你提过的那位楚师兄交手,结果一下子就把他打败了,真厉害!”

  余疏狂满意的点点头,这等修为才配得上我这闺女,当了我女婿,他也不好意思再给我脸色了吧!

  “他跟如心师姐在丹房里呆这么久,韩师姐出来,怕是饶不了他,嘻嘻,这是承露说的。”

  “如心师姐、韩师姐是怎么回事?”

  余紫剑兴致盎然的将这段八卦讲给余疏狂听,注意到余疏狂的脸色一阵变幻,讶道:“爹,你怎么了?”

  “没什么,哎呀,这座山叫什么名字?”余疏狂干笑,原来这李青山还是个风流种子,还好没有一时冲动,将牛巨侠的真实身份告诉她,万万不能让女儿趟进这浑水中。

  顾雁影等了一会儿,王朴实便将了个青年人来,禀告道:“褚大师已经封笔,不再作画,这是他的关门弟子褚丹青,也可以担当此任

  褚丹青一见顾雁影便呆住了,他见褚师道画过千百幅美人,但却没有一个能及得上她万一。本能的在心中,为她勾勒出一幅画来,却立刻感觉到无从落笔,就算勉强画出来,也难得她半分神韵,不过是个寻常美人罢了。

  “你就是褚丹青,你师傅可是将你藏的够紧的,要看等下再看,赶紧作画吧!”

  褚丹青回过神来,脸色羞的通红,转脸对刁飞道:“请你闭上眼睛,仔细回忆那时的情境,然后放松心神。”

  刁飞闭上双眸,褚丹青一指点在刁飞的眉心,另一只手运笔如飞,在纸上绘画起来,神态也跟着恢复自然。

  一支狼毫吐出五彩缤纷的颜色,时而收拢,细细勾描;时而扩散,浓墨重彩。顷刻间,一副色彩鲜明的画,便跃然纸上。

  褚丹青轻轻一吹,先将画给刁飞看:“你看可是这样。”

  那双噩梦般的赤眸,再一次充斥眼前,刁飞心中一惊,后退半步,才看到整幅画,废墟之上,黑色的剪影,殷红的圆月,高举的冰刀,飞扬的长。记忆中遗失的种种细节,全都被找回,简直比他当时看到的情形,还要精细鲜明。

  “是,是的。”

  王朴实也忍不住向画中瞧去,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能杀得了三山老人,让刁飞害怕成这样子。

  只见画中人物,栩栩如生,好像要跃然而出,挥刀斩下。心中微微一惊:好一幅画,好一个杀气冲霄!我可是这妖的对手?

  褚丹青又低头将画呈到顾雁影面前,顾雁影只看了一眼,她那一半妖魔血统,便确认了画中人的身份。就好像人类辨别不出两只喜鹊的差别,但在同类眼中,那些特征简直像标签一样显眼。

  这可不就是那小子吗?

  王朴实极为难得的在顾雁影的脸上,寻到一丝惊愕。

  顾雁影轻摇玉骨折扇:真是古怪,古怪!

  在冰剑崖上,当她以为他将走上一条妖魔之道时,他又回来做了鹰狼卫。当她以为他要选择人类的修行之道时,他又化身妖魔,冒了生命危险,为一个妖将大打出手。

  再一转眼间,他竟已成了妖将,跨越了许多妖怪,许多百年千年时间,才能跨过的壁障,一出手便要了三个筑基修士的性命。

  还从未遇到过如此难测的家伙,有趣,有趣!

  这样的话,一切就都说得通了。之所以找上三山老人,还是为了报那一箭之仇!因为本是人类,才存有一念之慈,没有大开杀戒。

  相隔数千里的两个房间,同时沉默下来,静静等候着她的命令。

  顾雁影收拢折扇,在掌上轻轻一击:“等等我可能会去清河府一次,先派个人去调查一下吧!”

  王朴实有些为难道:“小花和琼枝都在闭关,我还是亲自去一趟吧!”

  “你不便出面。不是有个李青山吗?听说他风头正劲,实力强的很,让他去好好调查,回来写份文书给我,我想听听他对这个案子有什么想法。”顾雁影眸中,闪动着光芒,脸上似笑非笑。

  青山小弟,这样迫不及待的要将那句话摔在我面前吗?

  “是,我这就召他回来,还有什么需要在下去办?”王朴实道,看来顾统领对这个李青山,还真是另眼相看,竟将如此干系重大的事交给他,还夸赞他的实力,真是匪夷所思。却怎也无法将画中那张扬肆意的妖魔与家席弟子李青山联系起来。

  “老王,该来的总要来啊!”顾雁影曼声道,眼眸一转:“画的很好,你的画艺,将来必定在你师傅之上。”

  褚丹青愣了一下,才知是说自己,抬起头来,那幻影已经消失不见,心中怅然若失,又有一种明悟,若是再去看那副天女散花图,定能看到她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