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大圣传》->第五卷 百家纵横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七十八章 约会
( 本章字数:7502 更新时间:2014-10-20 6:22:00 )


  ..

  收藏【】,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李青山豁然起身,摇摇头,似乎还没从方才的迷梦中清醒过来,感觉这句话耳熟的厉害。

  “不许装傻!给我说!”韩琼枝的脸红扑扑的,恶形恶状的捏住李青山的脸颊。

  这个问题,比起那个原始版本吗,自然要容易回答的多,李青山道:“当然是救你,她都解决不了的危险,我又有什么办法。”

  他原以为韩琼枝会对这个取巧的回答不满,却没想到她笑道:“这还差不多。”

  纤纤玉指拂过脸颊,传来一阵温柔的瘙痒,小船微微晃动着,在他的心中亦荡开一圆圆涟漪。温暖的春风,吹起船头的帷幕,她甜蜜的笑容,亦深深感染了他,庆幸能够在这里。

  在他的含笑注目下,她忽然觉得自己有些轻薄,毕竟这才是他们第一次相约,但又觉得此情此景,是如此的熟悉,期待许久。

  她性情如火,若是没有心思,纵然对花承赞这美男子,也视若无物。但若是动心,亦如火山爆般,一不可收拾,没有那么多矜持,却也在融化李青山心中的坚固。

  “就凭你,再过十辈子也摸不到人家的边,所以不要跟小花似的胡思乱想!”韩琼枝捏捏李青山的鼻子,她可以对秋海棠的媚惑不屑一顾,但唯独对顾雁影,她也感觉有些无力。

  顾雁影不但是整个如意郡鹰狼卫的大统领,更是偶像般的人物,岂止是花承赞一个为她着迷的人简直数不胜数就连如意候都是如此,况乎他人。

  李青山自信一笑:“哈,你等着吧,我将她娶来跟你做姐妹。”

  “你休想,谁答应了要嫁给你!”韩琼枝恼道,手上温柔的抚摸,立刻变成揉捏。

  李青山道:“你最好赶紧,若是慢了就只能做妹妹了。”

  韩琼枝猛地压在他身上,揪住他的领子小船跟着一阵晃荡。这里是龙蛇大阵外面,漫无际涯的龙蛇湖上,一片广袤枯黄的芦苇荡中隐秘而幽深。

  一个清越的声音响起,惊起几只水鸟。

  “李青山,我告诉你,你以后都得听我的!”

  “凭什么?”李青山挑眉,这方世界,总没有男人要让着女人的说法吧!不过从这个角度望上去还真是峰峦叠嶂,只是不知道手感如何。

  “凭我是你的师姐,你的前辈!”注意到李青山的眼神韩琼枝脸色微红,却傲然挺起酥胸。

  “那我要努力晋升,赶紧混个统领当当。”李青山顺手扶住她的蛮腰,薄薄春衫之下,是紧绷光滑的触觉。

  韩琼枝微微一颤,任凭他的手停在那里俯身下来,恶狠狠的威胁道:“从今之后你只准碰我一个,你若敢对我三心二意,我就我就……”

  “就怎样?”

  “我就切了你。”韩琼枝也忍俊不禁。

  “唉,还是新的呢,好歹要用用!”李青山的手顺势滑落到翘臀

  韩琼枝跳起来,先是脸色通红,忽然大笑起来,摸着李青山的头道:“原来你还是······真是可怜,你若好生表现,以后姐姐便可怜可怜你,让你尝尝女人的滋味。”又恢复了往日的豪放,望着李青山,仿佛望着自己的囊中之物,一脸的志得意满。

  有时会忽然想起,他还比自己小上几岁。当然,对于动辄数百岁年纪的修行者来说,这几岁的差距,算不得天堑,但是她却会常常忘记这一点,因他给她的感觉,一直是成熟而从容,以至于她才像年轻的那一个。

  李青山翻了个白眼:“那就劳烦经验丰富的韩姐姐,多教小弟几手。”

  “你胡说,我自然也是……”韩琼枝怒道。

  “也是什么?”李青山嘿嘿一笑。

  韩琼枝方知他是在调笑,在他额头重重一点:“将来你就知道了!”

  李青山上下打量着她,目光似已穿透她衣衫,将玲珑有致的娇躯尽收眼底,在想象将来之事。

  韩琼枝略不自然的调整身形,往日若有男人敢这么看她,免不了吼一声:“再看就挖了你的眼睛。”很多时候,这句话并不是说说而已,无论是兵家还是法家,都不会教弟子心慈手软。

  李青山忽然摇摇头,掀开船舱,走出船舱,望着无边的芦苇荡道:“我要三妻四妾,得天下美人而妻之,怎么能在这里停步呢?”

  “你还敢说?”韩琼枝扑上去,狠狠勾住他的脖子。

  不过凭她的体力,实在难让李青山感到丝毫压迫,更像是挂在他身上,反而紧贴在他背后的丰盈酥胸,让他感到一阵享受,只笑道:“这都是我的心里话。”

  “你就欺负我喜欢你,跟我在一块不过是想占我便宜罢了!”韩琼枝忽然放开了他,退到一旁。

  李青山转头却见她已是眼眶红,瞪着自己,微微一笑,确实,看她蛮横又单纯的模样,总忍不住要欺负欺负,上前环住她的腰肢,柔声道:“琼枝。”

  “干嘛?”口气虽凶,心却软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越可爱。”

  “你以为这样我就、我就……”韩琼枝俏面一红,怨气却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有你就足够了。”这却是李青山的真心话,虽然嘴上说着要去得天下美人而妻之,但她在身旁时,已吸引了他所有的注目,是的,她有这个魅力。

  而且,每个人的时间精力终归是有限的,要陪小安,要修行,还要学炼丹,纵得弱水三千,他也没时间喝啊!难道将大好光阴,全都浪费在温柔乡之中吗?他要做的事,还多着呢!

  韩琼枝眼神都迷蒙起来,心中无限欢喜原来两情相悦便是这般滋味,只需一言,便可使人心花怒放。

  曾经对这些情爱缠绵不屑一顾的她,却是深深体会到了其中的曼妙,仰头道:“这可是你说的!”

  “是我说的,时候不早了,我要去学炼丹了,你也得回法家处理事务了吧!”李青山以绝大的意志力放开她的腰肢,退后一步离开她温暖动人的身躯。

  “是去找如心?”韩琼枝不禁想象,他们相处的模样,是否跟方才的他们一样再加上依依不舍,顿时一肚子的古怪。

  “是啊,学习炼丹术,信任自己的男人,是女人的本分!”李青山揉揉她的头,虽然想要跟她在这里腻上一天不过只怕反而会降低在韩安军心中的评价,既然想要跟她在一起,这未来老丈人的想法就不能不去考虑了。

  韩琼枝听了他的解释,心里一阵温暖安然,咬着嘴唇默认了他关于男人女人的说法,她本就不是婆婆妈妈的女人,只不过初临情事,失了常性。

  “好你去吧,晚上我去云虚岛找你。”

  “孤男寡女晚上在一块,不太好吧!”李青山知道这方世界的观念,终归是偏于保守的,如果彼此都是平民出身,私下缔结姻缘,也没人说什么,但韩琼枝毕竟是世家小姐,虽然平日里大大咧咧,终归是要在乎名誉的。

  “有什么不好,就这么说定了。”韩琼枝说着,踏上船头,先李青山一步,掠空而去。

  小船又晃荡了好一会儿,李青山才想明白,这是怕他跟如心,孤男寡女,晚上在一块吧!难得她这脑袋,也能想出这种计谋来,果然宫斗剧不是骗人的,如果真搞个三妻四妾,只怕要把人愁死。

  这计叫做什么,以身饲虎吗?李青山也不由期待起来,将那精致小船收入百宝囊中,也纵身而去。

  仁心岛,如心的丹房中,偌大的丹炉,位于中心,造型三只独脚站立的仙鹤展翼环抱,名为三鹤炉,整体呈雪白色,高雅而精致,如她的人一样。

  如心一身白衣,坐在炉前,云鬓高悬,垂落几缕青丝,简单典雅,与这丹炉相得益彰。

  一见李青山便露出惯常的温和笑容:“春光满面,红鸾星动,青山你这是有喜了?”

  李青山到她身旁的蒲团上坐下,一脸严肃:“是啊,如心,从今之后,不要再挑逗我了,我们是不可能的,好好教你的炼丹吧!”

  如心“喵呜”一声,却是学猫儿叫春,惟妙惟肖,头别向肩头,斜眼望向李青山,端的是媚眼如丝,勾魂摄魄。简直是在恶意的摧毁平日营造出来的高雅形象,但却充满了别样的诱人味道。

  “你少来!”李青山翻了个白眼,几次相处的熟悉了,这个女人的玩笑亦越没有下限了,但却不得不承认,动人之极。

  如心蹙眉哀怨道:“李郎,你果然是有了新人忘旧人。”抖抖身子:“额,好肉麻,感觉吃亏了,算了,玩笑到此为止,今天讲文武火炼丹。”

  灵草的功效,丹炉的操控,时辰的控制,经她朱唇,娓娓道来,让李青山知道,原来炼丹是如此的讲究,有时差个一时半刻,丹药的功效就会有天壤之别。

  其间亦少不了插科打诨,跟她学习,最大的好处就是,绝不会觉得无聊。

  只是,再也不会有身体上的接触,倒不是李青山一下子洗心革面,决心做一个不偷腥的好男人。

  而是如心笑道:“你再敢动我一个指头,我就告诉韩大小姐。”

  “你怎么知道是她?”李青山愣了一下。

  “除了她之外,谁会喜欢你这种男人,既不风雅,也不俊俏,还不老实,唯有打架厉害点,勉强算是优点。”

  李青山竖起食指,轻轻摇晃:“如心啊如心,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可是要不得的。”

  “哈?”

  “而且战斗可是男人的魂魄所在,你看我跟人打架,眼睛不也直吗?”

  “哈?”

  “不用说了,我都懂,对不起,辜负你的一片心意,只有来世再……”

  如心咆哮打断:“自作多情也给我适可而止点!”

  李青山哈哈大笑如心先是绷着脸,接着也笑出声来,能与她谈笑的男子,虽也不是没有,但能做到无欲则刚的却只此一个,就如方才那种玩笑,这只有跟他才能开。有意无意间,是否也存着试探的意思呢?

  结论是他确实是个死心眼。认定了的事,就能不顾一切的去做。而相反的认定为不可的事,亦能不存任何犹豫的了断,可谓拿得起放得下。这样的男人动情时固然是炽烈如火,但冷酷起来,也相当可怕,这也正是其魅力所在吧!

  “你确实很特别。”

  “嗯?”

  “炼丹啦,炼丹啦!”

  黄昏时分,李青山心中一动推开丹房的门,只见韩琼枝在不远处的湖畔徘徊,“琼枝你怎么来了?”

  “没事,我来看看你。”韩琼枝忙道,但在李青山仿佛看透她的笑容中,却有些无措。

  如心走出来笑道:“今天就到这里吧!”没再做什么怪,让李青山舒了口气。

  一同回到云虚岛,现很多地方都被开垦出来,种上了各种作物。

  刘川风屋中奔出来:“青山怎么样了?”却是听闻李青山回来,专门在这里守着,一见韩琼枝,却是吓了一跳:“韩······韩琼枝!”

  李青山道:“怎么了?”

  原来刘川风过去写的那些黄色,不但被男人瞧不起,身为女子韩琼枝的观感更可想而知,曾在**楼中,当众喝骂过他一顿,从那之后,刘川风见了她就躲着走,如今却是冤家路窄。

  “刘家主,好久不见。”韩琼枝随便行了个礼,好歹也要给李青山些面子。

  “是啊是啊!”刘川风在二人之间瞧来瞧去,猛地将李青山拉到一边:“你们两个?”握着拳头,两根拇指来回摆动。

  李青山点点头:“是啊!”

  刘川风一拍李青山的肩膀,显出佩服之极的模样,他原本还以为是谣言,没想到竟然是真的。这韩琼枝模样身材修为家世都无可挑剔,只是这性情太过那啥,脾气上来了向来是无所顾忌,不是一般人能消受得了的。

  也曾有不少人觉得,只要能搭上韩家的大船,这不是问题,但却纷纷折戟沉沙,自取其辱,更有坊间传闻,她性趣特殊是喜欢女子的(其实是刘川风被骂之后传的),没想到竟会真的钟情于李青山。

  李青山道:“你回来干什么?”

  刘川风道:“我是担心你啊,再过两三个月,就到了你跟褚丹青比试的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出去执行任务,愿力收集的如何了?”

  “还好。”李青山又看了一眼大衍神符,仅这一天时间,就增长了近十分之一。

  神符的好处便是如此,人在家中坐,便能不断增强。俗话道:“一传十十传百”宣传的效果,呈几何倍数增加,他埋下的种子,已经开始芽了。

  当然,这个增长,肯定会有一个极限,受制于清河府这个区域,但好处却是源远流长,至少在百年之内不会断绝。

  “你可有必胜的把握?”

  “必胜谈不上,但我不打无准备之仗。”

  “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云虚岛,绝对不能交给外人,对了,你是不是让那个叫李龙的农家弟子,用我们的地啊?”

  李青山道:“是啊,没关系吧,放心,好处少不了你一份!”

  “没关系,没关系,只要你能打赢这一仗,你把这岛上的竹子全砍了都没关系!”刘川风过去也曾起过这样的念头,不过那时候,谁敢沾家的边,也曾有几个农家弟子起过心思,但回去便被黄土翁淡淡说了一声:“种好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再说吧!”

  从此再没农家弟子,敢提这个茬,也就是李龙这个新进弟子,不知就里。或许是因为家的口碑大为改观,或许是李龙的努力,得到了黄土翁的认可,被认定已经种好了自己拿一亩三分地,是以没受到任何阻挠,请了相熟的师兄弟帮忙,很快便把地种上。

  “还有什么事吗?”李青山不耐烦的道,二人世界加一个猥琐中年,想什么样子。

  刘川风又瞥了韩琼枝一眼嘟囔了一声:“有了女人忘了师傅。”

  刘川风走后,韩琼枝问道:“你没跟他一样过吧?”

  李青山道:“什么一样?”

  “听说他用愿力将书中女子幻化出来,然后做那种事,真是变态。”韩琼枝一脸厌恶的道。

  “当然没有,我现在的大衍神符等级太低了,幻化出来的人物不真实,做那种事也没什么意思,等将来筑基之后再说吧!”李青山思考着道看韩琼枝一脸不善,笑道:“开欢笑啦!”

  不过如果真的跟真人一样,那岂不是说,前生的很多野望都可以实现!便携式后宫,这种诱惑,还真难抵挡啊,这样也算不得是背叛吧!男人难免会有一些自己的小秘密嘛!

  韩琼枝道:“我可不是跟你开玩笑,如果被我现了,我就切了……”

  “打住!”李青山回眸望向竹林深处:“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过来。”

  韩琼枝也才现小安就无声无息的站在不远处的林间,月华之下,宛如粉雕玉啄面无表情的模样,却有一丝恐怖的味道。

  小安走过来,好奇的道:“切了什么?”

  李青山道:“切西瓜。”

  韩琼枝深知这个孩子,对李青山来说,极为重要。而且就其本身的天赋和实力,也不是能够忽视的尽量和蔼的打了个招呼。

  小安瞥了李青山一眼,在他的示意下叫了声韩姐姐。

  二人世界变三人世界,李青山倒不觉得有什么,这两个,一个是他的家人,一个将来会成为他的家人,彼此亲近一下,不是什么坏事。

  韩琼枝却觉得很不自在,这个孩子,实在是太怪异了,她也试着与之亲近。但这孩子望她的目光,始终冷淡如水,像是一个精致的偶人,唯有和李青山说话的时候,才会忽然活泛过来,有了一丝生气,奇怪李青山竟不对此感到任何奇怪。

  夜幕渐深,韩琼枝只得告辞,觉得今夜不如下午想象的那般美好。

  穿过幽幽竹林小径,李青山将她送到湖畔,说道:“小安的性情,不是很亲人,你不要见怪。”

  韩琼枝失落的道:“我不在乎她的看法,但我总感觉在你们之间,我才是个外人。”每一个眼神的交换,都似乎隐藏着外人无法解读的暗号,他们二人却是莫逆于心。

  李青山笑道:“我们也不是第一眼相见便如此的,经历了很多很多的事。”轻轻抱住她,安慰似的拍拍后背:“我们从现在开始,将来也会是这样。”

  韩琼枝“嗯”了一声,笑道:“她在也好,你就不能随便乱占便宜了。”

  “自己的女人,也算是占便宜吗?”正如如心所说,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确实是个死心眼,要割舍就痛快放手,要拥有,就紧紧握于手中。

  韩琼枝亦从他的话语中感到这种决心,心也跟着安定下来,咬了咬嘴唇,将手放在胸口:“我会努力的。”

  她背着手,向后退,踏在湖面上,足下泛起一圈圈涟漪,轻轻道了声:“明天见。”轻盈的转了一圈,一步步向远方走去,脚步轻快的像是一个孩子。

  望着她远去的身影,李青山默默道:“我也一样。”他衷心的希望,能有这么一天,可以向她倾诉所有的秘密。

  回到竹楼,李青山道:“你觉得她怎么样?”

  小安道:“抵得上两百个人。”

  李青山敲了敲她的脑袋,笑骂道:“你把人数加一倍就算是尊重吗?现在后悔也太迟了。”

  小安捂着脑袋,嘟起嘴吧:“我才不后悔!”凭那个女人,怎么可能跟得上他的脚步,陪着他去往九天之上呢?

  春雨连绵,兵家大演武场上。

  再一次被邀请而来的李青山,对着不远处结成阵势的兵家弟子道:“这一次,你们是没可能赢的。”

  韩琼枝旗鼓鲜明的站到了他的身后,挥舞拳头:“青山,揍他们!”

  让众兵家弟子都是一阵伤怀,感觉战斗还未开始,最重要的阵地就已经沦陷了。作为管理最为严格,甚至不准许弟子随便出岛的兵家,也不会有几个女修士,无聊到来这里看他们自虐。

  唯有韩琼枝还经常来这里转转,欣赏他们的努力,能跟他们说到一块去,可谓兵家弟子标准的梦中情人。

  如今梦已破碎,情敌便在眼前,一声怒吼,众志成城。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