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大圣传》->第五卷 百家纵横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五十九章 姻缘因缘
( 本章字数:4986 更新时间:2014-10-20 6:22:00 )


  “什么时候出?”李青山问道。

  “越快越好,最好明日就出!”

  “好,那就明日吧!”

  “明日来府城报到,对了,书印出来,给我一本。”花承赞将赤狼卫的制服与佩刀留下,便告辞离去。

  第二天,李青山换做一身英挺的赤狼服,来到清河府城,鹰狼卫所。

  迈步来到最高层,敲响花承赞的房门。

  开门的却是韩琼枝,一看是李青山,狠狠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让开一边,也不理他。

  李青山莫名其妙,不过这位韩大小姐,从来就是喜怒无常的,他也不放在心上。

  花承赞坐在桌后,双手交叠,脸上的微笑,任何时候都像是成竹在胸。

  简单的阐述了下任务,被杀的鹰狼卫名为周沛,曾是一名夜鹰,因在围剿白莲教余孽求真社的任务中有功,便恢复了普通鹰狼卫的身份。

  前日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被杀,尸体被送了回来,身躯上刻有“叛徒”二字,疑为白莲教余孽所为。

  李青山听到“求真社”三个字便豁然想起,这周沛他曾经见过,求真社更是他亲手所灭。而怀疑的凶手,便是那曾从他手中逃脱的求真社的社长“邱睿柳”。

  没想到最后,这个任务又落到了自己头上,世间的因缘巧合,还真是难以测度。

  不过实际上算不得什么巧合,清河府治下数百城。花承赞手头的任务也是数不胜数,但李青山出自嘉平城的鹰狼卫,而这周沛任职之处,也正在嘉平,才特意将这个任务交代给他,有几分衣锦还乡的意味。

  资料文书放在长桌上,两只手同时伸过去。李青山与韩琼枝四目相对,同时望向花承赞。

  “这不是我的任务吗?”

  花承赞认真的道:“虽是调查任务,但事关白莲教。不可大意,按照规定,至少要二人以上协力。”

  李青山收回手来。不再说什么,韩琼枝的实力够强,虽然脾气大了点,但他腾云往来,中午便能赶到嘉平,稍稍调查一下,最多也就花费个一两天时间罢了,也没什么容忍不了的,而且怎也算是美女,能够稍解旅途寂寞。

  韩琼枝一拍桌子:“不行。我不同意!”

  花承赞肃容道:“这是统领的命令!”无论平日再怎么没架子,但鹰狼卫仍是等级分明,律法森严,韩琼枝除非脱出鹰狼卫,否则非得听命不可。

  韩琼枝盯着花承赞。又瞟向一旁的李青山,忽然像是明白了什么,脸色微微一红。

  目送二人走出去,花承赞靠在舒适的高背椅上:“师妹啊,师兄能够帮你的,只有这么多了。”

  从小到大。极难得有韩琼枝欣赏的男子,如果这还不是最难得的,那更难得是,韩安军也欣赏这个男子。他这个青梅竹马,自然要助一臂之力。二人独处,最是增进感情,若再跟着李青山回乡一趟,那更是妙哉。

  这也算是帮朋友,李青山若能靠上韩家这棵大树,同样是受用无穷,近处有韩安军帮衬,远处有韩安国照应,再也不必担心修行资源不足了,简直是天作之合。当初玩笑,没想到竟有机会成真,不得不说,李青山展的实在不错。

  至于顾雁影,那种春秋大梦,还是早点醒醒吧!

  来到门外,韩琼枝道:“这是你的主意?”

  “当然不是。”李青山撇了撇嘴:“大小姐你纵然要什么有什么,我李青山也犯不着使这样的手段。”

  韩琼枝一挑眉毛:“怎么,我还不值得你使点手段?”

  “值得,值得,值的很,能不能等我一下,我先去个地方。”李青山随口敷衍,左顾右盼。

  “这还差不多,你要去哪?神神秘秘的,见不得光吗?”

  李青山道:“那就一起吧!”

  在城中不便施展法术,安步当车,来到城边一座小楼外,上面的牌匾上高高挂着“云虚社”三个大字。

  韩琼枝讶道:“这是你们小说家搞得?”

  李青山嘿然一笑,也不解释,他也是头一次来这个地方,他来此处,自然是看自己的新书如何行了。

  昨夜刘川风,便亲自将书稿送来了。

  孙福柏和刘川风听闻李青山前来,联袂出来迎接,看见韩琼枝,微微一讶。

  清河府出身世家的公子小姐不少,但鲜有能强过眼前这位的,其人会跟李青山同行,不禁惹人遐思。

  韩琼枝看在李青山的面子上,漫不经心的向刘川风行了个礼:“你们在这干什么?”

  刘川风更是佩服起自己这位席爱徒手段了得了,以往这位,见了自己,可是从来不正眼瞧。

  “一看便知。”孙福柏笑呵呵的将二人迎进来,在云虚社内参观了一圈。

  楼上厅堂中,各个说书人们,正在背诵李青山的书,准备将来的表演,一致认为李青山写的非常精彩,特别是极为适合说书人宣讲。不过因为古韵不足,而且不是书生佳人的调调,要让唱曲人配曲,就破费心思。

  李青山大手一挥:“唱不出来,可以演吗?”扯了些话剧之类的形式,一群人觉得茅塞顿开。

  而在另一个房间,一群画师则在为书中人物配插画,这个主意还是源自于刘川风,他现自从插了画之后,他的那些黄书好卖多了,愿力收集的也容易一些。

  云虚社后面的工坊中,十几台从墨家买来的印刷机械,正在全力开动,嗡嗡作响,将一个个方块字,印在白纸上。只等插画画出来,便可如法炮制。再经装订,便可成书了。

  李青山参观了一圈,表示十分满意:“我实在抽不出功夫来,这里的事就有劳福伯了。”

  孙福柏道:“我们都是一家人,说这话就未免太见外了。”

  “我们什么时候走?”韩琼枝不耐烦的道,这些小说家的人就是奇怪,身为修行者。与这些凡人混在一起,有什么意趣。

  她也翻看了一叠书纸,但看了一眼便觉得无聊。她平生除了修行功法外,对任何文字类的东西都缺乏兴趣,只觉得比起与兵家弟子大战。写小说的他,实在不那么让人欣赏。

  “现在就走。”李青山想着不久之后,他的大名就将在清河府内广为传播,心情正好。

  “一起吧,我这个快些。”

  来到门外,韩琼枝正要拿出飞梭,李青山将说了一句,她的脸色稍和,但又立刻绷了起来,她韩大小姐。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跌了份儿。纵然有些好感,也不能上杆子奉承人,更别说这家伙还敢在仁心岛如此不将自己当回事。

  云团冲天而起,直向嘉平城飞去。

  沿着这条当初来到的道路回去。李青山心中也颇多感慨。

  韩琼枝本是豪放性情,但面对着他,又想着花承赞如此安排的用意,想与他相处的好些,又怕失了颜面,若要如过去那般。随着心情乱脾气,岂不是像那些思春的小女孩一般,更不是她的风格。

  岂止她平日的作风,在李青山看来,就是像小女孩一样,现在偏要装成别的样子,实在是别扭的很,一时之间,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好在李青山的感慨来得快,去的也快,片刻后便与韩琼枝攀谈起来,韩琼枝才松了口气,却仍是绷着根弦,努力掌握着分寸,这恰好也是她最不擅长的。

  言语之间,李青山只觉这韩大小姐,忽然性情大变,变得矜持起来,虽少了些锋芒,却也少了些爽利,心中奇怪,但彼此关系不算亲近,也不好深究。

  他怎么也不会明白,他在兵家一番泄式的乱战,会触动到她的小小情怀。

  赶了两个时辰路程,遥见一座孤山,屹立于大河之侧,山上一只雄鹰展翅,俯瞰山下连绵城郭。

  云消于足下,李青山稳稳落在山巅,环顾一眼。久违了,嘉平。

  玄鹰统领方恩尚带着山上所有的玄狼卫前来迎接,其中还有不少当初鹰狼卫的旧人,只见着一身赤狼服的李青山,身旁立着一个赤狼卫的大美人,单凭那顾盼自若的气度,就非凡间女子所能比拟,心中都是说不出的艳羡,更夹杂着一股酸涩的嫉妒。

  想当初李青山入鹰狼卫时候,他们都是亲眼见得,不过是个山野小子罢了,哪曾想短短一两年时间,便窜飞到这种高度。

  方恩尚恭敬行礼道:“方恩尚拜见两位大人。”

  李青山向方恩尚还了一礼,韩琼枝上去拍着方恩尚的肩膀道:“小方,许久不见,怎么还是炼气六层?”

  方恩尚道:“二师姐说话还是这么不饶人,我的天赋,怎及得上师姐你,还有这位青山道友,我初见他时,才不过炼气五层罢了。”因韩琼枝在法家是次席,所以亦被称为二师姐。

  “承蒙,我看方统领才是气质大变,成熟了不少。”李青山只觉方恩尚也少了些天真,多了一股统领的气势。

  “两个大男人,夸来夸去,不嫌害臊,快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脱了二人独处的尴尬场面,韩琼枝恢复常态,立刻主导场面,一边问询事情的来龙去脉,一边让方恩尚带他们去查看周沛的尸,看得出来,韩琼枝对处理这种场面很有经验,李青山也就甘当陪衬,不置一词。

  寒意森森的停尸房内,掀开一层白布,一具青的浑身**的躺在那里,身上果然刻着“叛徒”二字。

  李青山见惯了生死,不当一回事,只皱眉思索,觉得凭丘道人的脾气,不似做这种事的人,这更像是三流江湖人物的报复手段。

  求真社很大程度上也不是毁在鹰狼卫手中,而是半路杀出的牛巨侠手里,纵然知道周沛是卧底,仇恨也没这么深吧,一刀杀了还不够吗?

  韩琼枝更是面无惧色,将**的尸打量了一番,也毫无寻常女子的羞涩,反而露出怒意,盖上白布道:“如此挑衅鹰狼卫,简直胆大包天,小方,你可有什么线索。”

  方恩尚道:“我正要说,昨日有线人来报,丘道人在西北方向出现过,似乎是往古风城的方向去了。”

  李青山的疑心就更重了,丘道人的狡猾,他亲身体会过,这样一个人物,会给那些凡人眼线捕到行踪,而且古风城,岂不就是钱家的所在吗?

  他的第二次试炼任务,竟再一次指向那里,是巧合,还是存在某种玄机?

  韩琼枝唰的盖上白布,对李青山道:“我们现在就去!”

  李青山迟疑道:“这里面恐怕没那么简单。”遂将自己疑虑说了出来。

  若是过去,韩琼枝定要嘲笑李青山担心,不过经历这许多事,她知他非怯懦之辈,但不立刻冲到古风城,将邱睿柳找出来杀千刀,又不合她的心性。

  “那你说怎么办?”

  方恩尚微微诧异,真是难得,二师姐也有问别人意见的时候。除了面对两位统领,她在法家向来是说一不二的。

  李青山思索片刻:“就按你说的办吧!”

  此事虽有疑点,但他相信花承赞的判断,此行当不会有什么危险,否则不会不提醒他们。

  白莲教的坛主设下这么大的圈套,不惜暴露自己的行踪,难道就为埋伏两个炼气士?真是不顾一切,要杀人泄愤,直接来着鹰狼卫所杀个痛快,岂不是更好?何必专门引到那么偏僻的古风城去吗?

  最大的可能,是邱睿柳又纠结一帮散修,设下的蹩脚陷阱,凭他的手段,筑基之下,来多少杀多少。

  韩琼枝道:“那还废话。”

  李青山耸耸肩膀:“小心无大错。”

  “青山怀疑的甚有道理,那丘道人狡猾的很,我也随你们去吧,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方恩尚仍记得,上一次吴艮带大批鹰狼卫出手,也没成功。

  韩琼枝道:“不必了,将这兄弟好好安葬,若有家人,好生照料,他不会白白牺牲,我们会为他报仇的。”

  见方恩尚还要说什么,韩琼枝道:“我们二人联手,绝无问题!”

  ps:大战之前必有铺垫,大变之前必要思考,明天早上那一章可能没有了,容我细想。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