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醉枕江山》->第三十卷 神龙三变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猫和老鼠
( 本章字数:3465 更新时间:2014-10-8 15:44:00 )

  韦后如愿以偿地临朝听朝了。

  虽然从李显称帝时起,她就临朝听政,但是这一次与以前截然不同,那时她面对的皇帝是她的丈夫,很多时候她只能默默地坐在珠帘后面,大臣们或有意或无意的总是忘记了她的存在。

  大多数时候,她有什么想法,只能等回到后宫,才能对她的丈夫耳提面命,在金殿上,她必须要顾忌到对方皇帝与丈夫的双重身份,不管哪一重身份,都在她之上。

  而现在却完全不同了,皇帝是她的儿子,做为母亲和皇太后,手中又握有先帝的听政遗诏,她可以理直气壮地对国家大事发号施令。

  更重要的是,如今大臣们有什么本章,一定要向她请示,现在被大臣们有意无意地忽略掉的人成了皇帝。除了皇帝,还有一个辅政王相王。相王是辅佐天子理政的,天子都成了摆设,他给谁辅政呢?

  眼见李显死后,天下人很容易地就接受了这一现实,她也顺利地接手朝政,并没有遭遇任何阻力,韦后后悔了,她后悔不该听从婉儿的意见,如果按照宗楚客的建议,她可以更快成为皇帝。

  但是,韦后已经意识到自己是帝国的最高决策者,是这个庞大帝国的最高统治者,所以她不能承认自己犯了错误,她只是含蓄地通过堂弟韦温和女婿武延秀向韦党暗示:该为皇太后登极大造声势了。

  于是,在韦后听政的短短几天后,大量发生在长安周边的、荒唐无稽的祥瑞开始出现;一些领了钱的泼皮闲汉开始跑到端门前面大呼太后登基,韦氏天下!

  宗楚客、武延秀、赵履温、叶静能等虽然不姓韦,却烙着明显的韦党标签的大臣们开始公开提议由皇太后韦氏沿循则天皇帝旧例登基称帝。

  大量的有关韦氏应主天下的民谣开始在长安街头传唱,有人费尽心思地找到了一些“上古的图谶”。证明韦氏当政乃是上天注定,上天安排。

  朝野之间的气氛莫名地紧张起来,很多人都对当年武则天为了登基残杀过多少李唐宗室、斩过多少颗李唐旧臣人头的事记忆犹新,而今李唐似乎又要变天了。

  台阁政职、内外兵马大权以及中央禁军等,全部掌握在韦氏族人和党羽手中,由于李唐宗室和旧臣被武则天杀得七零八落,韦太后比当年的武太后更具优势,在她面前已是一片坦途。

  ※※※※※※※※※※※※※※※※※※※※※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李持盈的纤纤十指轻轻拨弄着琴弦,随着缠绵深情的琴音,那双多情的美目也大胆地凝睇着情根深种的那个男人。心中则默默吟咏着上古的诗篇。

  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并不熟悉这首旋律,不知道她弹的是什么曲子。可这有什么关系呢?当她三哥揪着杨帆衣领愤怒咆哮起来的时候。他对她的情意就已了然于心了。

  所以,她此刻脉脉含情的目光几乎毫不掩饰,大唐的女子们本就性情奔放,更何况是生在帝王之家的女子,她们从小与人交游往来很少需要掩饰自己的爱憎,这就养成了她们直来直去的性格。

  杨帆被她那爱意浓浓的目光看得有些受不了。于是他佯作听的入神,轻轻闭上了眼睛,还摇头晃脑的,一副陶醉其中的样子。

  这等模样。自然瞒不过冰雪聪明的玉真公主,玉真公主的神色登时变得有些幽怨,但只是片刻功夫,又开始喜孜孜的:“如果不是他心里已经有了我,怎会如此怕看我呢?”

  少女的身子就像正在灌浆的果实,它们仍青涩着,但天地精华正飞快地充盈它们的身体,让那该凸的凸,该翘的翘,该圆的圆,该润的润。

  在这生命的脉动中,她们的心灵也正处于朝气蓬勃的时候,忧郁和沮丧就像天上的浮云,只是她们生命里的一个小小点缀,她们总是乐观的、积极的。

  所以李持盈的那颗心也总是处于欢乐之中的,仿佛绚丽多姿的花蕊,不管蜂蝶拨弄还是风雨及身,它总是快乐地绽放着芬芳与美丽,迎接爱的阳光。

  一曲终了,余音袅袅。李持盈的纤纤十指轻轻搭在琴弦上,天籁顿时隐于空灵之中。杨帆适时张开眼睛,轻轻鼓起掌来,满脸笑意,心中却是暗暗松了一口大气。

  李持盈以琴传情,当初他的确不甚了了,可是自从被李隆基揪过衣领以后,他岂能依旧懵懂无知呢?琴音听过几遍,他就能大致弹出来了,找个明白人一问,他还不明白么?

  可这份情,他吃不消。

  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些皇家女子们自幼居住于其深似海的闺房之内,所能接触的男人除了父兄就只有奴仆,所以一旦有机会同其他男人接触,这个男人又不太差的话,就很容易寄托芳心。

  太平公主与他两情相悦,可是因为她的特殊身份,终究有缘无份,到后来由爱生怨,直至如今,弄到相见不如不见的地步。

  安乐公主,性狡如狐,鲜廉寡耻,杨帆本应避之唯恐不及,却因当初错把她认作山野女子,结下一段孽缘,从此纠缠不休。

  如今杨帆已经过了而立之年,他有他的事业和家庭,岂肯再沾惹一位公主殿下为他惹来偌大麻烦。

  杨帆越想装糊涂,李持盈越不想放过他,天知道她用了多少天的思念,才积累出今日向他一诉衷肠的勇气。今天,她要把自己的情意明明白白地告诉他。

  她深情地凝视着杨帆,柔声道:“持盈已在二郎面前多次奏起此曲了,二郎可知道这首曲子唤为何名?”

  说起这称呼的转唤,杨帆更是无可奈何。忽然有一天,玉真公主对他的称呼就从“大将军”变成“二郎”了,当时杨帆正在吃茶,听到羞怯欢喜的一声“二郎”,一口茶登时就从鼻子喷了出去。

  李持盈的理由是:她是李隆基的胞妹,李隆基称呼杨帆为二郎,所以,她也要称呼杨帆为二郎,若是称他“大将军”,那会显得比较生份。

  李持盈这么说的时候,娇羞地低着头,脸上有一丝娇红,艳若桃李。其色微羞,其情稍喜,还有一种女孩儿家达成心愿的窃喜,甚是可人。

  杨帆一听“二郎”这个称呼,就似孙猴子戴上了紧箍咒,浑身不自在,奈何人家从此就理直气壮的换了称呼,那甜丝丝的声音听久了,也就习惯成自然了。

  如今玉真公主突然向他问起这首琴曲的名字,杨帆情知不妙,更是有点心头发毛,他干笑两声,道:“这个么……,我以为,乐曲是要认真倾听,仔细感受的,你觉得它是流水它就是流水,你觉得它是高山它就是高山,要放开胸怀,任意畅想,如此方能品味音乐真谛。若是知道了琴曲的名字,必然会依照曲名感悟其意,未免陷入桎棝,落了下乘。”

  李持盈带着一种很有趣的表情凝视着他,渐渐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妩媚的眼波轻轻一荡,锲而不舍地追问道:“那么,二郎听这首曲子,感受到了什么呢?”

  杨帆哪敢接招,他避开了李持盈有些冲动、有些戏谑的目光,他知道无论自己怎么回答,她都会趁机说出她想说的话,而这层窗户纸一旦戳破,他不知两人今后该如何相处。

  杨帆突然振衣而起,负起双手,脚步沉重地走开,一步一步沿着石阶踱到修竹掩映下的五角小亭中,举首远眺,沉吟不语。这一手,果然吸引了李持盈的好奇心。

  李持盈翩然起身,姗姗地追了上去。一袭青袍,长发披肩,身姿婉约,气韵如水,随着她的步姿和微风的拂动,及腰的长发轻轻起伏着。

  偷眼一看,见杨帆眉心微微蹙出一个淡淡的川字,神态非常的凝重,李持盈的芳心不免忐忑起来,赶紧问道:“二郎,你在想什么?”

  杨帆喟然一声长叹,语气沉重地道:“我现在哪能静下心思细细揣摩乐曲之美啊。举事在即,若是成功还好,若是失败……”

  杨帆忽又展颜一笑,道:“不过,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该做的事,总是要去做的。”

  他转身面向李持盈,微笑道:“你不用担心,你已出家,再说你是女子,就算我们失败,也不会影响到你什么。如果我们成功,你就不必再穿这幅巾道袍,还能做一个真正的公主!”

  玉真公主的眼睛亮晶晶的:“入道修仙,求的是长生。天皇贵胄,富贵荣华,能得长生吗?”

  杨帆啼笑皆非:“玄玄长生之道,你信?”

  玉真公主认真地点了点头:“我信!不过……”

  她慢慢转身,竹叶如剪,尽头处是一片波澜,那是烟波浩渺的隆庆池。

  玉真公主漫声吟道:“十里平湖绿满天,玉簪暗暗惜华年。对月形单望相护,只羡鸳鸯不羡仙!”

  玉真公主突然转向杨帆,眸中像是燃着两簇火焰:“富贵荣华,我不希罕!不过,如果能得到一个有情郎,长相厮守,白首不离,便是神仙,我也不做!”

  她的目光绵绵地留连在杨帆脸上,柔声道:“你能帮我父亲夺取这江山,你能帮我……找到一个好男人么?”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