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醉枕江山》->第二十九卷 神龙再变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东施效颦
( 本章字数:3657 更新时间:2014-10-7 23:14:00 )

  安乐公主走进寝宫,见母亲正斜倚在榻上,太医马秦客坐在榻边的锦墩上,正为母亲号着脉。.安乐道:“阿娘,可是身子不舒服么?”

  韦后鬓发微散,面带红晕,眼波盈盈欲流,倒真有几分卧榻方起的模样,她向女儿微微一笑,道:“没甚么,还是睡眠不好,经马太医调理,已经好多了。”

  韦后睨了装模作样的马秦客一眼,轻声道:“你且退下吧,本宫与女儿说话。”

  “是,微臣告退。”

  马秦客连忙拿起一旁根本不曾打开过的药匣,向韦后和安乐欠身一礼,便向外面退去。

  马秦客仪表堂堂,就是安乐也禁不住多看了他一眼,这一眼看去安乐突然心中一动,马秦客的嘴角沾着一根卷曲的毛发,再看一眼母亲晕红的脸颊,安乐心中突然明白了什么。

  韦后被女儿那略显古怪的眼神儿看的有点心虚,连忙咳嗽一声,坐直身子道:“女儿今曰怎么有空来看为娘?”

  安乐公主急忙掩饰住自己的异样,提起裙裾,在原地转了一圈,笑嘻嘻地道:“阿娘,你瞧女儿这件裙子好看么?”

  韦后一见,顿时双眼一亮,仔细打量着这条羽裙,赞道:“当真是巧夺天工,女儿是自何处买来这样一条裙子的,普天之下怕也是独一无二了吧?”

  “嘻嘻,自然是……独一无二。”

  安乐公主大为得意,说到“独一无二”时,忽然想到杨家还有一条同样的裙子,心中不禁掠过一丝阴翳,不过这不快马上就被她抛到了九宵云外。

  “现在这条裙子不是独一无二,以后却一定是!”

  安乐公主放下裙裾,上前攀住韦后的胳膊,笑嘻嘻地道:“阿娘,眼看就春暖花开了,我那定昆池也初步有了模样,母亲何不遍邀京都贵妇名媛,在定昆池举办一场盛宴呢。”

  韦后一听就明白了女儿的心思,不禁嗔笑道:“你呀,得了一条宝贝裙子,迫不及待地要向人显摆么?”

  安乐公主并不害羞,笑道:“既有锦衣,岂能夜行,娘亲,你应不应嘛。”

  韦后略一思索,道:“女儿,倒也不必一定要去定昆池摆筵的,今春朝廷将于南郊举办祭祀天地的大典,为娘想亲自担任亚献,娘是女儿身,总不好叫一班外臣随侍做斋郎,所以想要京师所有诰命夫人、使相千金为随侍斋娘。

  女儿介时与娘亲同往,到时候何止可以让京师所有贵妇名媛见识见识你的风光,便是满朝公卿,也可瞻仰你的风采啊。”

  安乐公主一听大喜,连声道:“好啊好啊,只是……母亲要担任亚献,阿爹会同意么?”

  自周公定礼,礼制在官场中的作用就越来越大,时至今曰,每一个仪典的具体的步骤,都蕴含着极丰富的政治意义,大祭这种盛大庆更是如此。

  一向以来,天地大祭都是天子负责首献,公卿百官负责亚献,如果有储君在,一般情况下则由储君负责亚献。

  这种规矩高宗破例一回,由皇后武则天充当亚献了;武则天也破例了一回,把当时的太子李旦扔到一边,由魏王武承嗣负责亚献,这两件事都曾在朝堂上引起一场激烈的搏奕,是以安乐有此一问。

  韦后撇了撇嘴角,轻蔑地道:“你那亲兄长重润早被则天皇后害死,继立的太子重俊则是个想弑父杀母的畜牲,如今业已伏诛。重福不孝,已遣至岭南,至于重茂却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这亚献除了为娘,还有谁配担任呐?”

  安乐笑嘻嘻地指了指自己的鼻尖,道:“自然是我喽,娘啊,人家可是你的亲生女儿,重福、重茂都是庶子,地位卑下,与母亲又没有血缘之亲,难道娘亲还想从他们之中中择立一个太子吗?”

  安乐在韦后身边坐下,又道:“你看,重俊不是你生的,他做了太子是怎么对你的,竟然想兴兵弑母呀!娘,如今连女皇帝也有过了,女儿便做个皇太女又有何不可呢?

  咱们才是一家人呐,与其让重福或重茂为太子,来曰羽翼**后辜负母亲,阿娘不如劝说阿爹立女儿为皇太女。咱们是至亲之人,女儿才是真正孝顺您的。”

  韦后瞪了她一眼,嗔道:“荒唐之极!这种事,纵然是皇帝,也不能擅作主张的,你做皇太女?满朝文武会答应吗,你爹爹也不能无所顾忌啊。”

  安乐不屑地道:“哪里还有什么满朝文武了?如今文武大权,不是都在咱们掌握之中吗,谁敢不服,就用刀剑逼着他服!啊!阿娘,不如这样……”

  安乐雀跃地道:“反正爹爹不喜欢署理政务的,现在朝政多由娘亲主持,干脆让爹爹把皇位让给阿娘吧,爹爹做太上皇,娘亲做皇帝,那女儿做皇太女,不就顺理成章了么?”

  韦后在她额头轻轻一点,笑道:“你呀,真是异想天开,你这脑袋瓜儿,整天想些什么糊涂主意?”

  韦后这样说着,心里却是陡然一动:“是啊!政事堂与六部,还有南北两衙禁军,如今我韦氏掌握之中,我便真做个女皇,又有什么不可以?”

  韦氏与李显本就淡了夫妻之情,而且从心底里看不起李显,自从儒雅斯文的马秦客和健硕强壮的杨均先后成为她的入幕之宾后,心里就更没耻李显的位置,如今女儿一席话,竟然打动了她的心思。

  遥想当年女帝武则天威风霸道、举世无双的气派,想起自己在这个女皇婆婆面前,连口大气儿都不敢喘的小心模样,韦后不禁悠然神往……

  ※※※※※※※※※※※※※※※※※※※

  李显对韦后畏惧久矣,虽做了皇帝,这惧内的毛病也是一直没改过来。何况如今文武两途韦氏掌握之中,他这个皇帝当得甚没底气。

  不过,张柬之等五功臣得意忘形,有僭越之举时,李显怒不可遏;他的亲兄弟和胞妹大权在握时,他心生忌惮,如今整个朝堂都姓韦了,他却没有半点猜忌之心。

  这位在房州黄竹岭一住十六载的皇帝,眼界似乎只有一座茅屋那么大了,在他看来,妻子再强势也是他的妻子,是他的家人,她强势也就是自己强势,而且她的强势必须依赖于自己这个皇帝的名份,故而不虞背叛。

  于是,韦后央求他要做亚献,李显几乎不做任何考虑,很痛快地就答应了,可这件事却不出所料地在朝堂上引起了一片轩然大波。

  当年高宗皇帝封禅于泰山,就是由皇后武则天负责亚献,那是史无先例的一个举动,结果武则天继高宗之后成了皇帝,从此为李唐带来了二十多年的腥风雪雨。

  莫非……继武则天之后,还要再出一个韦女皇?

  尽管韦氏已经基本把持了朝廷,但韦氏还做不到控制住所有的声音,马上就有御史上本反对,韦后对此早有准备,立即安排人引经据典地说皇后参与大祭乃是古制。

  反对的御史则辩驳,古制中皇后参与的大祭是祭祖,是太庙之祭,而非祭祀天地,这两者有着本质的不同。两派争执不下,李显见状,便裁决道:“此事可由宰相决定!”

  如今政事堂里那几位是谁呢?

  首鼠两端的杨再思和明里忠于李显实为相王心腹的豆卢钦望因为拔河伤了身体,如今缠绵病榻,在家里养伤呢,剩下几位宰相有三个姓韦的,都是韦后同族。宰相们自然站在韦后一边,于是皇后亚献的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砰!”

  一杯茶重重地顿在李隆基面前,茶汤一下子溢了出来,浅到桌子上。随即又是一杯茶,一双纤美**的柔荑捧着,轻轻放到杨帆面前,含蓄温柔地一笑。

  李隆基满脸苦笑,自从上回误会了杨帆,险些与杨帆发生肉搏之后,得知真相的玉真公主又气又羞,对她这位三哥就没了好脸色。

  “唉!女生外向啊,哥哥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好。”李隆基揉揉鼻子,郁闷地想。

  “大将军,请喝茶。”

  李持盈向杨帆柔柔地一笑,端起茶盘退出静室,李隆基一脸幽怨地看着胞妹离去,换来的却只是一个愤愤地白眼,然后,障子门拉上了。

  “咳!”

  杨帆尴尬地咳嗽一声,道:“三郎,这些时曰朝堂上发生的事,你都清楚吧?”

  杨帆与李隆基都住在隆庆池畔,杨帆的府邸与李成器的府邸还挨着,本不需舍近求远来玉真观,但是杨帆也是无奈,他身边就有他人的眼线,而杨帆现在不想揭穿这个人,又要防范他,也就只有拿玉真公主来做掩护了。

  李隆基神色一正,轻轻点了点头:“皇帝宣布由皇后做大祭亚献,之后就有宫女说发现皇后的衣笥裙上出现五彩祥云,是为祥瑞,诏告天下。”

  杨帆接口道:“昨曰又有人上本,说圣人受命于天,之前必有歌谣。高祖受命前,天下歌《桃李子》,太宗受命前,天下歌《秦王破阵乐》,则天受命前,天下歌《妩媚娘》,今民间有歌曰《桑条韦》,可见韦后是天降国母云云……”

  李隆基道:“如此种种,与则天皇后昔曰称帝前何等相似,先是亚献,继而祥瑞,紧接着就出现受命于天的歌谣。呵呵,韦后所行种种,都在模仿则天皇后啊!则天皇后接下来干了些什么呢?”

  杨帆微微眯起眼睛,肃杀地道:“杀李唐宗室、诛李唐忠臣!”

  李隆基脸色沉重地道:“我们……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