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花都十二钗》->正文十四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八百四十七章 落幕之大结局
( 本章字数:11422 更新时间:2014-10-1 21:24:00 )

  “不要,不要伤害你手中的女孩。”毒液看到毛毛在那个杀人狂的手里,一向沉着冷静的她,也惊慌了起来。

  在吊着毛毛的威亚退场的时候,毒液看到毛毛在那边瞬间的消失,她自知不妙,赶忙借机跟了出去,她迅速找到王庸,一起赶到了剧院的顶端。

  王庸看到女儿在他的手里,变得格外的冷漠,眼睛紧紧的盯着凯撒说:“凯撒,如果你还是男人,就跟我决斗,我就是你要找的king。”

  凯撒抱着手里的毛毛,眼神中充满了慈祥,完全不像是一个变态的杀人机器,更像是一个慈爱的父亲。在他的意识里,自己的女儿也差不多这么大,自己临行的时候,也是这么抱着她,她也是穿着一身纯白色的连衣裙,拿着那个珍藏版的娃娃玩具,这一切都是那么的想象,都是那么的熟悉。

  他们看到凯撒没有伤害毛毛的意思,但是他终究是个杀人狂,不知道下一秒钟会出现什么事情,或许还是这么安静,或许会变的杀戮,毛毛在他的手上,就像是在一个不定时的炸弹上。

  “凯撒,你是不是男人,面对世界第一的佣兵之王,你是不是害怕了。”王庸看凯撒没有反应,一直沉浸在过去的回忆里,他临行前,抱了女儿一夜没睡,看到这个女孩,他好像恍回到了二十多年前。对王庸还是不理不睬。

  “叔叔,你说我是你的女儿吗?”毛毛在凯撒的怀里,没有小孩子那种惊吓和害怕。反而是和他聊了起来。

  “女儿,我的女儿。你就是我的女儿,爸爸好想你啊。每天做梦都会梦见你。”凯撒紧紧的抱着毛毛,眼神里充满了疼爱,好像一下子褪去了杀人的外衣,变成了一个好父亲的形象。

  王庸听得到凯撒在那边说的话,听到他把毛毛当成了女儿,也暂时的放心了,既然把毛毛当成女儿,那么他就不会伤害到她。

  “凯撒,我要抢走你的女儿。你敢不敢跟我决斗,你今天不打败我,无论你到哪里,我都会想办法把你女儿抢走。”王庸朝着魔王凯撒,轻蔑的喊道。

  毒液听到旁边的王庸这么说,也是有点惊讶,他就是把话说反了,明明是凯撒抢走了他的女儿,在他的口中。却是他要抢走凯撒的女儿。

  听到有人要抢走自己的女儿,凯撒那种嗜血的杀戮又从内心深处激发了起来,他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根本原因就是妻子女儿惨遭幕后黑手的屠杀。这种血海深仇,他整整用了十年的时间,凭借一个人的力量。去捣毁了那个庞大的组织基地,也就是从那时开始。他魔王凯撒名声大噪。

  刚刚找到自己的女儿,眼前又有人这么说。他轻轻的把毛毛放在旁边的小石墩上,轻轻摸了摸毛毛的小脸说:“女儿,爸爸要去打一个坏人,你乖乖的坐在这里,马上就好。”

  毛毛看到这个奇怪的人终于把自己放下来了,她知道爸爸肯定会救她的,每次在自己危险的时候,爸爸都会及时出现,将坏人打跑,这次也肯定是这样。于是她乖乖的点了点头,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很是让人疼爱。

  “你敢碰我女儿一根头发,我都会将你碎尸万段。”魔王凯撒走上前,庞大的身躯,嗜血的眼睛,让他看上去像一个地狱来的魔鬼,不,是魔王,他是魔王凯撒。

  看到凯撒中了自己的激将法,王庸朝着毒液示意了一下,待会自己和凯撒打起来的时候,让她悄悄的过去,将毛毛带走,毒液也是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

  “哼,魔王凯撒,也不过是虚名而已,你敢跟我对决吗。”看到凯撒走上前,王庸也是走上了前,这是他唯一一个敬佩的高手,也是唯一一个胜他一筹的高手。但是为了救自己的女儿,就算与上帝为敌,他也是毫不眨眼,别说是一个魔王凯撒。

  “king,我这只缩头乌龟,我找了你好久,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魔王凯撒咆哮着,这么多年,他一直孤独求败,高处不胜寒,没有对手,对于那些人,只是屠杀而已,根本没有棋逢敌手的快感,这次可以跟有着佣兵之王的king单挑,无论怎么说,都让他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活跃了起来。

  “那是你没有本事找到我而已,凯撒。”王庸眼睛紧紧的盯着他,自从追杀天蝎之后,一步一步的打下来,他也从来都是没有遇到过对手,现在面对一个世界绝顶的高手,他的血液里也充满了兴奋,摩拳擦掌,肌肉一道一道的从身上勃起,眼睛里也流出来兴奋的光,这是他很久很久都没有过的感觉。

  “那你找死了。”说完之后,凯撒像是一只凶狠的野兽,带着夜风阵阵呼啸的声音,一记重拳朝着王庸的头部,猛烈的砸了下去,王庸抬肘去挡,一声拳肉撞击的闷响,像是天边的一声闷雷,这记重拳被王庸硬生生的给挡了下来。

  魔王凯撒像是一只发狂的野兽,紧接着又一记重拳从另一边挥来,带着周围的空气迅速的流动,直冲王庸的脑袋,王庸脚步往后一移,一拳砸空,只留下一声搅动空气的声响。

  一拳不中的凯撒,与此同时左脚猛提,朝着王庸的胸口一个猛踹,势大力沉,王庸双手交织一挡,由于力气太大,虽然挡住了大部分的冲击力,但是王庸还是硬生生的往后退了好几步。

  王庸退的同时,凯撒一个垫步,像是猎豹腾空,猛虎下山,伸出一脚,又是朝着王庸的胸口处,直奔而来。刚刚站稳的王庸,看到凯撒的一个大脚紧接而来,就算是闪躲。也会被他踢到。

  王庸马步一扎,像是青松扎根。屹立不倒,同时右拳紧握。冲着他伸出来的一脚,用硬如石头的拳头,将全身的力气全部集中于拳头这一点上。

  “啪~”的一道声响,拳脚空中猛烈的对撞,像是两块相反方向的石块剧烈的相撞,魔王凯撒一个后仰腾空,在空中旋转了一圈,稳稳落地,而王庸。依旧稳稳的扎在那里。

  毒液将这一幕看在眼里,不由的惊叹,不愧是两位绝顶高手,一招一式都是杀气十足,稍有不慎,就会血溅当场。而王庸,虽然被凯撒步步紧逼,但防守过程中依旧临危不乱,尤其是最后这拳。绝对不会比凯撒使出的力气小。

  被king用拳头挡住了这脚,凯撒也不由的惊叹了一下,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曾经的那些人。从来没有人可以接住自己的一拳或是一脚,所以那些人,也根本不配当自己的对手。

  这种打斗的刺激。激发了他心目中最原始的快感,他之所以残暴。是因为他享受那种杀戮的过程,没有人能够阻挡他做任何事情。所以在他的意识里,所有人都是顺从的。顺从者死,不顺从者更是死,而这次有人站在他的面前,像他挑战,这种久违的战意,让他渐渐的兴奋了起来。

  “啊。”凯撒一声咆哮,又朝着王庸冲了过去,王庸见他袭来,也是主动出击,一脚猛蹬地面,像是加速了的豹子,全力的冲了上去。

  毒液见两个人打的难解难分,正是解救毛毛最好的时机,不管王庸能不能打过凯撒,只要救走毛毛,相信王庸就算打不过他,也能够全身而退。以后再如何消灭这个魔王,可以从长计议。趁着夜色,趁着凯撒的注意力全都在王庸的身上,她悄悄的潜行了过去。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如今魔王凯撒与兵王王庸,两个人在剧院的顶端,两人旗鼓相当,不分胜负,但是两个人越大越来劲,越打越有精神,两个都是世界的顶端,站在世界豪华的剧院上方,展开对毛毛的争夺,两个人对毛毛的心情,可以说也是不相上下。

  两个人的身世境遇都是十分的相似,都是世界上顶尖的佣兵,都有家人被幕后黑手设计害死,都有一个可爱的女儿。

  只不过王庸幸运一点,当时及早的断绝了和秦婉柔的关系,不然,凭着x组织遍布世界的爪牙,定会抓住自己的妻子女儿来做筹码,然后要挟自己。当时只是牺牲了自己的母亲,不然当时的结果也会和凯撒一样,所有的亲人全部被那邪恶的组织给斩尽杀绝。

  王庸想象不出来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结果,自己会不会跟凯撒一样,陷入杀人报仇的仇恨当中入了魔。母亲的离去,让他追杀天蝎整整五年,要是自己的妻子女儿也遇害,无牵无挂的他或许跟站在眼前的凯撒一样,或许比他更加的凶残。

  王庸的余光看到毒液正在潜行过去,只好卖个幌子,边打边退,把魔王往另一个方向去引开,给毒液创造更大的空间来解救毛毛。

  魔王凯撒一直都是杀戮成性,看到王庸防守的脚步开始慌乱,自以为占据了上风,招招凶残,步步紧逼,将王庸朝着那个剧院的边缘逼去。

  快要将王庸逼入绝地的凯撒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虽然这个人很厉害,但是还是不是自己的对手,眼看他无路可退,只需要在来一个猛烈的一击,他定会从这这个剧院的顶端跌落下去摔成肉泥。

  “啊~”凯撒对着王庸,用尽全力的打出一拳,王庸挥肘一挡,魔王同时用膝对着他的腹部,猛烈的一抵,想要直接将他撞抵下去,而王庸,两掌相交,去抵挡他这一膝肘,与此借着魔王抬起膝盖肘的力气,两脚借力,腾空翻身一跃,像是流星追月,马踏飞燕,一个空中的翻仰转身,稳稳的落在魔王的身后。

  魔王转身,正好看到了‘女儿’被别人抱在了怀里。

  王庸忽略了,一个父亲在女儿遇到危险的时候,所爆发出来的能量,魔王凯撒已经把毛毛当成了自己的女儿,看到女儿‘受到伤害’,他像是魔王变身了似的。一下子陷入了狂暴和愤怒,王庸看到魔王又爆发了新的能量。发着疯似的朝着毒液奔去。

  “啊!”凯撒像是一个地狱的魔鬼,带着凛冽的疾风。朝着毒液瑞贝莎奔去,在空旷的剧院上方,面对着凯撒的袭击,根本无处可躲。

  “不好。”王庸心里一惊,看到凯撒像是加速了的列车,无法阻挡的朝着毒液,挥出了一记重拳……

  毒液虽然是世界十大佣兵之一,但一直都是以刺杀见长,防守一直都是她的软肋。而这次朝她袭来的却是世界第一的魔王凯撒。

  毒液抱着毛毛,看到凯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过来,她只能护着毛毛,四处的闪躲。

  凯撒像是一只脱缰的猛兽,一拳挥击而来,毒液抱着毛毛一个翻滚,毛毛很乖,自始至终都没有惊慌害怕,因为她知道。爸爸肯定会救自己。毒液躲过凯撒的一击之后,凯撒另一拳又挥了过来,而王庸也赶了过来,起身飞跳。冲着凯撒的背后一脚猛踢过去。

  凯撒一心只想着毛毛,对王庸的这脚根本就没有反应,王庸一脚等踹上去。他只是往前一个趔趄,还是没有管王庸。只是发了疯似的去追毒液。

  毒液抱着毛毛退,魔王追。王庸在后面阻挡,在舞台剧院的顶上,这么混乱的打着。

  魔王毕竟是发了疯的魔王,比之前更多了分暴戾之气,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儿’别人这么抱着跑,他已经陷入狂暴的状态,任凭王庸在后面怎么打,他都是只追着毒液。

  “噌”的一声,毒液挥出手中的匕首,对着魔王的的胸口,直奔而来,挥臂一挡,匕首应声落地。毒液也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怪物,眼看他就要追赶过来,眼看自己就要无路可退了……

  “啊。”魔王找了魔似的追着毒液,使出十二分的力量朝着毒液的身上猛击,毒液弯腰一个闪躲,然后又来一记重拳,毒液抬腿去挡,凯撒神力难挡,直接腿部一麻,软倒在地。

  “啊。”凯撒并没有想过要放过那个抢着女儿的人,对倒在地上的毒液又挥出一记重拳,眼看那只铁拳就要打在毒液的身上,突然毛毛大叫一声:

  “爸爸。”

  毛毛这种甜美的童声,似乎把入魔的凯撒拉回人间一样,拳头一下子松软了下来,看到‘女儿’的面孔,刚才还是凶狠的样子又变的格外慈祥,对于他来说,女儿就是最好的解药,能让他从魔到人的蜕变,就是他心灵上最大的依托。

  倒在地上的毒液,一只腿已经失去了知觉,在地上喘着粗气,王庸在他们的后面,看到毒液跟毛毛就在凯撒的跟前,也没有轻举妄动。

  凯撒看了一眼毒液,又激发了他杀戮的野性,挥出拳头,又要对着毒液致命一击。

  这时,一个人影从天而降,与王庸一起,冲着凯撒奔袭而来,只是王庸落后一步,被那个人影一个重物抛掷过去,打断了凯撒的那记重拳。

  “凯撒,你女儿都不要了吗?”那个人影冲着凯撒一声大喊。

  “女儿?女儿在我的怀里。”凯撒朝那个人咆哮。

  “凯撒,你看清楚,你不知道我是谁了吗。”那个人年约五十左右,像是一个老者,但是依然神采奕奕精神抖擞,王庸看到,都不由的有一种敬佩之情。

  “你就是曾经救过我的那个人?”这个人的出现,勾起了凯撒一点回忆。

  “是的,凯撒,我现在告诉你,二十多年了,倒在地上的那个才是你的女儿。”那个人指着凯撒说。

  听到这句话,在场的所有的人都很惊讶,尤其是毒液,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人称魔王的人,竟然会是自己的爸爸,这不可能,自己是一个孤儿,这个人完全不可能的。

  “你说什么?这不可能,这不可能。”魔王凯撒跟毒液一样,不相信这个人的话,无论是谁听到,都会感到突兀,凭空出现父女关系,而且还是在这种拳脚相接的时候。

  “凯撒,我可是替你调查过,你如果不信,你就看看她手上的戒指。”他语气坚决,掷地有声。

  毒液看了看手上妈妈的那枚戒指,同时凯撒迅速的抓起毒液的手臂。仔仔细细的观察着那枚戒指。

  “是,是。是的,这就是海伦娜跟我的结婚戒指。是的,这就是的。”凯撒看着那枚戒指,情绪十分激动了起来。

  “不,不,你们骗我,你们骗我。”他看到深爱的海伦娜的那枚戒指,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曾经也是一个有着十分正义感的男人,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这枚戒指勾起了他心中最深刻的记忆,他不敢相信。

  “你竟然还不相信,那我问你,你记得你女儿有什么特征,你仔细看看她。”那个人很有耐心的说着。

  “我女儿,我女儿喜欢,我记不得了,你是我女儿?你真的是我女儿?”凯撒有点慌乱,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毒液也看到了凯撒手上的那枚戒指。那个人说魔王是自己的爸爸,她也有点难以相信:“你是我爸爸?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一直在地上的毒液情绪也是十分的激动,倒是王庸。呆呆的站在那里,对此是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以一个外人的眼光来看。确实难以接受,如果他父亲就这么凭空出现。他也难以相信。

  “你真的是我女儿,艾米丽。太好了,你是我的女儿。”凯撒不知道用什么言语来表达自己的激动之情,眼睛盯着毒液看,越看越觉得她越像自己的女儿。

  “艾米丽?我记得了,我叫艾米丽,艾米丽。”毒液不敢相信,这个人真的就是自己的爸爸。这么多年,从小到大,她一直没有爸爸,现在多了一个爸爸,她又悲又喜,各种情绪交织在她的心里,像是火山喷发一样,冲击着她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

  她原本可以在爸爸的宠爱下,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成长,不用去当一个冷血的杀手,让人闻风丧胆的魔头,也不用去尝试各种毒药,导致自己仅剩下几年的时间,这一切,都是因为没有爸爸,自己是一个孤儿导致的。

  “你真的是我女儿,我真该死,我打伤了我的女儿,我真该死。”刚才还一心致她于死地的凯撒,现在又开始了深深的自责。

  “我真该死,我要带你去医院,我马上就带你去。”凯撒又惊喜又是内疚,两者在心里交织,让这个曾经杀人的魔王不知道如何是好。

  “不,不。”情绪激动的毒液,开始抵触这个爸爸,她印象中的爸爸,从来都不会是这个样子的,她不能接受自己有这么一个爸爸,过激了的她一下子昏蹶下去。

  凯撒看到女儿一下子昏了过去,一把过去抱起了她,在剧院的顶部,像是疯子一样的跑了下去。王庸想要去阻止,却被那个人拦了下来。

  “不用拦,他确实是她的爸爸。”那个人看着王庸,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说。

  “你是谁?”王庸狐疑的看着他,感觉很熟悉。

  “臭小子,接我一拳。”说完,那个人一个拳头打过去,王庸往后一个闪躲,然后一拳打过去,拳头相接,一声闷响之后,那个人大笑了起来。

  “哈哈,不愧是我的儿子,身手了得。”那个人笑着对王庸说。

  而王庸,可不像他那么开心,凭空出现一个人,说凯撒是毒液的爹,现在又说是自己的爹,他感觉这个人有点无聊和好笑。

  “臭小子,老夏夏国安没有跟你说过吗?我诈死混入x组织的事情。”那个人盯着王庸看着说。

  “夏叔叔?你认识夏叔叔?”王庸听他说的似乎是真的。

  “臭小子,我会骗你?我给你留下了一本日记,我还让你妈妈给你取名王庸,让你做一个平平庸庸的人,不要学我,没想到你还是进了边陲之狼。”那个人脸色凝重,语气坚决。

  但是王庸听到这些话,心里也是波涛汹涌,这怎么可能,这件事听出来怎么这么,这么不可思议,自己从来都没有见过父亲,现在女儿毛毛都这么大了,父亲怎么就凭空出现了。

  他不能相信。

  “老头,你再胡说八道,我就对你不客气了。”王庸抱起了毛毛,转身离去,没有理睬他。

  “王庸。你在边陲之狼,我暗中派人教你拳脚功夫。你还记得吗,好几次你接到阻击贩毒团伙。接到神秘的线索,你还记得吗?”那个人看到王庸要走,在他的后面不停的说着,声音越来越大,语气越来越急促。

  王庸的记忆被他勾的十分的混乱,但是他说的确实都是对的,就算他说的是真的,他就是自己的父亲,可是他怎么能接受这样出现的一位父亲。

  “住嘴。”王庸站在原地。抱着毛毛,一拳打过去,那个人没有闪躲,王庸的拳头直接砸在他的脸上,被打倒在地。

  “臭小子,当着我孙女的面,你想打死我啊。”那个人倒在地上,像是被车碰倒的老人一样。

  “这么多年,你一直把我和我妈丢在家里。你配做一名父亲吗?”王庸朝着倒地的那个人怒吼着,他相信那个人就是自己的父亲,但是他无法原谅他。

  “是,我对不起你们娘俩。我不配做你的父亲,我也看到你的母亲的那一幕,我的心比你还痛。只是x组织不除,我们国家的毒品就会源源不断的涌入。我隐姓埋名忍辱偷生,混进x组织。就是想把它连根拔起。希望你能够理解一名军人的职责。”

  王庸的心里无比的酸楚,他也当过军人,怎么不明白军人的理想,只是在母亲牺牲的刹那,他决定不再为那支部队服务。没想到父亲的决心那么强,他一下子就原谅了父亲。

  王庸伸出手,把他拉了起来。

  “臭小子,你哭什么,这么大的男人,当着你女儿的面子,丢不丢人。”这个老头看到王庸的眼睛里的泪水在打转,竟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还回来干嘛。”王庸像是一个小孩子,在赌父亲的气。

  “我这次回来找你,是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这个人的脸色又变得凝重了起来,然后接着说:“我已经掌握了x组织大部分的信息,也将组织的人事了如指掌,这次就是想让你跟我一起,去将他们一网打尽,让他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你愿不愿意。”

  他看着王庸,对这个儿子,他一直都是感到骄傲,但是一向执着的他,不到这种有着十足的把握,他也不会以身犯险,来找王庸。

  “爸爸。他是爷爷吗?”在王庸怀里的毛毛歪着脑袋,好奇的说。

  “嘘~,毛毛乖,回去什么都别说,就说爸爸带你在上面看星星,回去让你爷爷当大马。”王庸抱着毛毛说。

  “行,不过。”毛毛又卖起了关子。

  “不过什么。”王奎摸了摸毛毛的小脸。

  “不过你要亲毛毛一口。”毛毛淘气的说。

  “哈哈,好啊。”王奎朝着毛毛的额头,狠狠的亲了一口。

  …………

  演唱会现场,已接近尾声,安吉尔的华丽而纯净的一个高音,如百灵鸟久久盘旋在高空,不愿离去。为整场的演唱会划上圆满的句号。群鸽放飞,热烈的掌声如雷鸣般的响起。

  王庸抱着毛毛出现了。整个演唱会都没有看到王庸。看到他浑身杂乱不堪,散乱的头发带着桀骜,还沾染了点点血迹,似乎刚从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回来的战神。其他一些人也纷纷上前来,问王庸。

  “王庸,你到哪里去了。”欧阳菲菲担心的脱口而出。众女也汇聚在一起。

  王庸把毛毛交给秦婉柔,眼光深邃的看着众女。

  父亲王奎领教了儿子的伸手,对他佩服的很,虎父无犬子,心中充满了骄傲。不过现在他有点迷惑不解,双手抱胸看着众女,一个个关心着急,爱意绵绵,对儿子都热情的过火。不知道谁是儿子的妻子,自己的儿媳妇。他准备问一下了。

  “老爸,毁灭x组织老巢怎么可以缺了你我呢?”王庸知道老爸的感想,猛拉老爸的衣袖不让他爆出惊人之语。引起世纪性大爆炸。

  欧阳菲菲,戚蔓菁,迟宝宝等人一看王庸要溜,跃跃欲试想上前。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王庸拉住老爸就飞奔而走。“我还有重要战斗没有结束,你们等着我回来。”王庸回头对众女匆匆交代一声。

  ****

  花都后记:

  自从那一战之后,已经一年过去了。

  一处山明水秀。风景清丽之处,影影绰绰。错落有致的坐落着十来座别墅。

  虽说这是一个对外销售的商业项目,然而若是仔细研究一下购买者。就能知道其中的猫腻了。

  仅有一处崎岖小路能到别墅区,但是明岗暗哨,不知多少。这些堪比特种兵素质的精锐,都是来自于全世界最顶级,著名的安全公司沃尔夫。

  就在别墅区最中央,那栋最大,最豪华的别墅中。

  哗啦啦的搓牌声,一些女人或清柔,或娇媚。或火辣的叫牌声,此起彼伏。王庸有些胡子拉碴,一手抱着个一岁多,眼睛忽亮忽亮的小男孩,边帮着换尿片,边埋汰说:“欧阳菲菲,你会不会打牌啊?你算不出戚蔓菁要筒子吗?九筒那么生的牌你也敢打?呃,婉柔这把听三六九万啊,多好的自摸牌啊。就给你毁了。”

  一身宽松,小腹微微鼓起的欧阳菲菲,俏眸寒煞的冷然一瞥:“老王你是不是闲着没事干?我们几个女人打个小麻将,你也要来啰嗦吗?”

  “就是就是。我说老王同志。就算你最宠婉柔,也不用表现的那么明显吧?”双眉如柳叶,明眸皓齿。媚如狐妖的戚蔓菁,眼神幽幽的说。

  看似娇弱抱怨。却迅速被大家集火。

  “王庸,在你眼里。难道只有婉柔是女人吗?”蔡慕云平静的眼眸,寒光一闪。

  “霜霜,我的枪放哪了?”迟宝宝漫不经心的说道。

  夏无霜傲娇着环抱双手说:“我早就跟你们都说过,婉柔姐姐是王庸哥哥的初恋情人,他的心里面啊,只有她一个。”

  “呃,误会……”王庸举单手投降,抱着儿子向后撤退。

  “妈,我跟您说件事,大叔他昨晚偷看我洗澡。”苏舞月一脸无辜,单纯懵懂的说:“呜呜,人家好害羞好害羞,不想活了。”

  “王庸,你敢欺负我女儿,我,我和你拼了。”向来淡定优雅的蔡慕云,被戳中了逆鳞,气势汹汹的说。

  “苏舞月,不带你这样整人的。”王庸开始战略性撤退,将宝贝儿子塞给了迟宝宝。

  但很明显,这群女人可不是吃素的。已经前后左右,将他团团围住。尤其是藤原俪池,一身和服的她,轻轻靠在了门框上,看似专心致志的擦着刀,可眼神,却时不时凶厉的在他身上扫过。

  “俪池,你和大家解释解释。我昨晚是想看你洗澡……”

  王庸的话未说完,一抹寒光闪烁下,他只觉得胸口凉飕飕的。衬衣被自上而下刨开,露出了他精壮的胸脯。倒吸着冷气说:“我勒个去,姑奶奶你玩真的啊?”

  “王庸,你就乖乖投降吧。”方薇薇开始摩拳擦掌着。

  正好见到依莉雅端着水果盘走了进来,见到大厅里一副剑拔弩张的气氛,不由微笑着说:“大家难得才能在一起聚聚,你们不要老是欺负王庸。”

  王庸一脸感动着说:“依莉雅,还是你对我最好。”

  依莉雅眼瞅着众女眼神烁烁,急忙巧笑嫣然的改口说:“不过这家伙有时候的确挺过分的,不给点苦头他吃吃,他还真分不出个东南西北来。”

  能叛变再快一些吗?王庸泪流满面,在一片围攻之中,狼狈逃窜。到了阳台上,才清静了些,躲着抽根烟的时候。却见到一个有些落寞的身影俏生生的站在栏杆旁,眺望远处。

  “伊莉贝纱。”王庸叼着烟走了过去,双手插着兜儿轻声说:“大家难得聚聚,你怎么不去和她们打打麻将?我告诉你啊,这可是咱们华夏国的国粹。”

  表情有些茫然的伊莉贝纱,缓缓摇头说:“王庸,我不知道。我就觉得,自己前二十几年,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

  “傻瓜,好好活在当下就是了。”王庸轻轻揽住了她肩膀,调笑说:“要不,我们生个孩子吧。这样,你会尽快从那种杀戮的感觉中,回归现实。”

  原以为,伊莉贝纱会发个火之类。没想到,她却乖巧的靠在了王庸的肩膀上,双颊微红的轻轻点了点头。

  惹得王庸大喜,刚抱起她,准备拥吻一番的时候。一个幽冷的声音从背后响起:“王庸,我不在的时候,你日子倒是过得挺逍遥的。”

  “莎莎。”王庸惊喜交加的转身而去,只见一身紧身皮衣,脸上戴着银色面具的毒液,俏生生的站在房顶上。几个翻身后,他到了她身边,紧紧拥抱住了她说,神情的说:“宝贝,你身体好了?”

  “嗯。”毒液也是嘴硬心软,柔声的应了一句。顺势靠到了他的怀抱里。

  “毒液,你一回来就和我抢男人?”黑暗裁决长露出了狰狞獠牙,娇斥怒喝。

  “怎么,我抱自己男人,还需要裁决长大人你批准吗?”毒液阴冷而不遑多让的冷笑说。

  “哼,”伊莉贝纱向来蛮横惯了,也只有面对王庸时,才会有些许柔情似水。如今,身形一窜,到了房顶上,一记鞭腿狠狠朝毒液抽了过去。

  毒液又怎会惧她?当即身手敏捷的在屋顶上,和她乒乒乓乓的打了起来。

  看得王庸是一头汗水,这帮女人是不是太夸张了些?要么团结一致,共同欺负自己。要么,一见面就开始动起手来。

  仿佛两人拳打脚踢的不过瘾,各自匕首在手,叮叮叮的玩起了武器战。

  “打架吗?也不叫我?”一道如虹刀气,随之藤原俪池翩然而至,加入到了战斗之中。

  但很快,三国混战变成了四国大战。满眼兴奋的迟宝宝,如同一只母豹子般冲上了屋顶,开心之极。

  落到了阳台上的王庸,眼泪都快掉了下来。这次聚会,原本是想玩玩某些有趣故事的。可是,这帮女人混在一起,自己连半个都捞不到。

  “我赌裁决赢。”蔡慕云欣赏着武打片说:“我很喜欢她的气质,狠辣,霸道。”

  “蔡书记,为官呢,你厉害。可是论起这些呢,你眼光要略逊一筹。”戚蔓菁自然力挺毒液着说:“莎莎最厉害。”

  “依我看,俪池最厉害。”欧阳菲菲也是力挺自己的闺蜜。

  “迟警官进步很大,她的力气最霸道。”依莉雅对迟宝宝向来是很感激。

  方薇薇和苏舞月,还有夏无霜,也是各有支持者。唯有秦婉柔,乖乖的默不作声。

  王庸瞅着她们注意力都在打斗上,偷偷摸摸的抱起秦婉柔,准备闪人了先。秦婉柔羞得面红耳赤,却又对他无可奈何,只得任由他去的时候。

  毛毛拖着拖鞋,抱着娃娃上了阳台,眨巴眨巴着眼睛看着王庸,奶声奶气的说:“爸爸,你又欺负我妈妈啊?”

  呃,为什么要说个又字?

  毛毛的一句话,顿时让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重新到了王庸身上,只见那货老脸尴尬的抱着秦婉柔,一副准备找地方偷吃的模样,可是气坏了所有人。

  尤其是欧阳菲菲,现在怀孕中,尤其见不得此。娇斥一声说:“姐妹们,老王又开始违反家规了,速度收拾他。”

  娘子军们,齐齐出动。

  只留下王庸一片鬼哭狼嚎声。

  “爸爸好惨呐。”毛毛捂着眼睛,一脸同情的说:“不过毛毛就是喜欢看干娘们欺负爸爸,呜呜,谁让爸爸一直欺骗毛毛。”

  ……

  (全剧终)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千秋书库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09『千秋书库』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