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首席御医》->第六卷 东江名起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九三七章 新航(大结局)
( 本章字数:8614 更新时间:2014-9-23 21:56:00 )

  顾迪看着曾毅,嘿嘿笑道:“龙老二据说要被调到党校去当什么副部级的校务委员,他这一倒霉,龙家可就没什么人物了,别的人肯定也要跟龙家撇清干系。你和美心的事,这次应该没有什么阻力了。”

  曾毅心中顿时一动,屁股下的办公椅也跟着出“吱呦”一声,龙老二一倒,龙家确实就没有什么人物了,龙海清是翟家的媳妇,所以几乎不参与龙家的事情,而龙清泉早已致闲。

  顾迪接着道:“老曾,你可得抓紧啊,这么些年了,你不就在等这个机会嘛!”说着,顾迪道:“你要是找不到媒人,我老子可说了,他很愿意当这个媒人的,再说了,老太太现在就跟龙清泉在小吴山做邻居呢,一句话的事嘛!”

  “让我想想!让我想想!”曾毅连连说到,机会突然到来,让向来镇定自如的曾毅,反倒有点手足无措了。

  “还想什么!”顾迪一拍桌子,然后翘起二郎腿,道:“老曾你什么时候变得婆婆妈妈了,成不成,给一句话!”

  顾迪很着急,甚至比曾毅还着急,他没有说谎,顾明夫确实很愿意当这个媒人,因为曾毅已经是明着暗着提醒了顾明夫好几次,就拿上次谢老的追悼会来讲,要不是曾毅提醒,顾明夫冒然前去,搞不好就被有人给硬拽着去商量大事了。

  “你让我想一想不行吗!”曾毅难得大吼了一声。

  顾迪也不在意自己被呵斥,反而怡然自得地晃荡着自己的二郎腿,这么多年了,你可曾见过曾毅有这样头不是头、脚不是脚的时候。

  看曾毅在那里琢磨额半天,神色来回变化。一会看似激动兴奋,一会有看似踟蹰不定,顾迪也知道不能太催促曾毅,毕竟这事是个两厢情愿的事情,曾毅不也得先去联系联系龙美心嘛。

  顾迪便又说道:“庞家的那几个大佬。结果也跟龙老二差不多,本来是大好的前途,等开完大会,估计全都得去养闲了,这也就是庞老还在,不然更难讲了。”

  曾毅倒不认为这个结果跟庞老有多大的关系。时至今日,政治已经不是你死我活,非要把对方予以**消灭了,老人家也从不搞这一套,因为不管怎么说,庞家那几个大佬之前也是做出了政绩的。只是这次昏了头。

  所以有人说,权力是个令人上瘾的东西,一旦沾上了就戒不掉,只想获取更多的权力让自己过瘾。

  “庞乃杰呢?”曾毅问到,不过话一出口,曾毅就知道自己失言了,戴河会议那个层次。庞乃杰根本就上不了桌面,级别差太多了。

  顾迪呵呵直笑,曾毅能问出这话,只能说明曾毅今天有些心乱了,他道:“不知道,估计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他这段时间蹦得可很欢,我早就等着看他的好戏了!”

  曾毅微微一点头,心道古浪这次反而是走了大运,庞家这一倒霉。他的撤资非但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反倒会让很多人觉得古浪深不可测,会还没开呢,古浪就已经知道庞家的结局,所以早早地划清界限。这是何等的人脉和实力啊。

  “对了,还有件喜事!”顾迪放下二郎腿,身子前倾,压在办公桌上,低声道:“据说,方书记要进中枢了!”

  曾毅诧异,别的事情自己不知道也就罢了,怎么这事怎么自己一点消息也没有呢,不过,看顾迪的口气,就知道顾迪对这件事也不怎么确定。之前外界小道消息乱飞,但没有任何消息跟方南国进中枢有关,这个事情确实太突然了,事先没有任何征兆。

  说完,也不等曾毅说话,顾迪就道:“我大老远过来向你道喜,老曾你可得出点血啊!”

  “出,现在就出!”曾毅直摇头,说着,他起身把警帽又给挂起来,然后换了一件便装,笑道:“走,今天怎么出这个血,全凭你顾少安排!”

  顾迪哈哈大笑,等曾毅从办工桌后面走出来,他就勾肩搭背地跟曾毅一块走了出去。

  换了以前,曾毅是不会这么招摇的,那时候曾毅刚来中化,脚根不稳,是名符其实的中化公敌,想要看曾毅笑话的人多得是,曾毅也未必能在中化站住脚,所以曾毅不想暴露和顾明夫的关系,免得给顾明夫带来什么麻烦,现在曾毅这方面的顾虑就要少很多,因为他已经在中化市彻底站稳了脚。

  顾迪离开之后的几天,关于老人家现身戴河会议拨乱反正的消息,就传得到处都是了,关于会议的细节传出了各种版本,每个版本都不一样,但都传得仿佛人人都在会议现场一般,只是关于会议的结果,每个版本却都出奇地一致。

  曾毅也是在这个时候,再次听到了关于方南国要就进中枢的消息。

  如果这个消息是真的,那自然是好事一件,可如果这消息是有人故意放出来的,那对方南国就是件大大的坏事了。在下面基层换届的时候,也常常生一种情况,有人当选的呼声很高,消息传得到处都是,可等最后谜底揭开,却现呼声最高的反而最容易失败,因为你是被人故意拿出来当做了众矢之的,当所有人竞争者都拿你当对手,不断进行阻扰时,那个躲在暗处的人反倒捷足先登了。

  稳妥起见,曾毅决定还是给方南国打个电话,晚上八点,他估计方南国吃过晚饭了,就把电话拨了过去。

  电话很快接通,里面传来方南国的声音,他呵呵笑道:“是曾毅啊,晚饭吃过没有?”方南国的声音听起来很疲惫,但却很有力量。

  曾毅便道:“吃过了!方书记,最近我在东江这边,都听到了不少关于您的消息。”

  方南国“唔”了一声,道:“我刚从京城回来,就是在你打电话之前进的门。这件事基本定了!”

  曾毅眼睛一亮,这么说,方书记真的要进中枢了,他立刻道:“方书记,恭喜您!”

  方南国电话呵呵笑了两声。道:“位置越高,责任越大,有何可喜啊!”顿了一下,方南国又叮嘱道:“这件事,我也就只对你一个人讲了,在没有盖棺定论之前。你先不要外传!”

  曾毅笑道:“我明白,方书记放心!”就算曾毅不说,外面也已经传遍了,保不保密其实无关紧要,但能得到确认,确实很令曾毅高兴。

  方南国并没有隐瞒曾毅的必要。因为这次他能有进入中枢的机会,全赖几位老同志联手提名推荐,而这几位老同志,全都跟曾毅有着很深的交情,尤其是邱老,邱老很多年不问世事,这么多年也从没提过谁的名。这次联名的老长里有邱老,自然是分量极重。

  这次去京城,方南国就是挨个去拜访这几位老长的,虽然老长们都没讲什么,但方南国认定是曾毅暗中帮自己出了力、铺了路,否则这个机会怎么也轮不到自己的,因为自己和这几位老长之间甚至都没有任何交集,又怎么会突然被老长们关注到呢。

  “最近这段时间,我可能会比较忙,曾毅你就不必专门过来一趟了!”方南国吩咐道。他知道曾毅得知消息,必然会亲自上门来恭贺一声的,所以特意嘱咐了一句。

  曾毅确实有这个打算,听了方南国的嘱咐,就只得作罢。道:“好,那我就不过去给您添乱了。”

  “你呢,也要有个心理准备,可能过段时间我要对你的工作进行重新安排!”方南国说到。

  曾毅点了头,道:“好,我知道了。”方南国进入中枢,自然要把自己的人都安排部署一番,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一个好汉三个帮,在国内目前的大环境下,要是没有得力的助手,你什么事就都得亲力亲为,那还能干成什么大事情。

  方南国也就不再多说,道:“我刚进门,还没吃饭,就不和你多说了,挂了吧!”

  挂了电话,曾毅也在琢磨这事,方南国这次后来居上,直接进入中枢,这多多少少有点出乎了曾毅的预料,这倒不是说方南国没这个资格进入中枢,只是那些对手太强劲了,方南国并没有任何的优势。

  思来想去,曾毅只能将这其中的原因归结于这次那些人的躁动,才让上面反而更加看重方南国身上的务实特质。

  接下里的几天,各省市有资格进京参加大会的领导,就都6续出前往京城了。曾毅自然是没资格参加的,他的职责就是监督创卫工作的进展,同时,曾毅也在关注着大会的进展。

  随着大会的召开,各种人事安排便浮出水面,毫无意外,方南国接替任振华,担任了新一任的副总理;而之前呼声很高的几位,却都惨淡收场,尤其是庞家的那一位,则是直接进了政协。

  这次大会的结果,出乎了很多的意料,估计有不少人此时都因为站错队、烧错香而把肠子都悔青了。

  大会之后,各省的人事也按照惯例进行调整,东江因为牵扯到这次的风波之中,所以高层基本没变,李德群依旧是一号,而顾明夫接着干二号。不过呢,李德群因为岁数的原因,这一任很可能干不满就要退居二线了,到时候接替李德群的,很有可能就是顾明夫。

  这对李德群和顾明夫来说,都是很好的结果。

  李德群的岁数很尴尬,想动也是可以动的,但绝对争取不到比东江省一号更好的位置了;顾明夫当然也可以动,但他到外省很可能就是平调,如果想担任一号的概率极小,即便勉强能争取到,估计也是分量极轻的省份,反倒不如就保住东江二号的位置,到时候李德群一推,顾明夫很自然就是经济重省的一号人物,那时候的分量可着实不轻。

  省里调整完毕,自然就轮到了市里,常务副市长吴翰林的任免终于下来了,和小道消息传的一样,吴翰林被调到省行政学院担任副院长,太平职位太平官。倒也遂了吴翰林的“意”。

  顺其自然,杨明新被提名为新的常务副市长人选,同时,曾毅也被提名为副市长的人选。

  对于这个结果,曾毅有些意外。但中化市的其他人却觉得一点都不意外,在别的地方,公安局长基本都会上挂一个副市长的名分,要不是庞东海之前一直压着,曾毅早该就是副市长了。

  到了晚上,顾迪又打来电话。开口便道:“老曾,恭喜你了!”

  曾毅以为是说被提名为副市长的事,道:“现在恭喜还早,得开了人大会议才能知道结果。”按照规定,政府的人事变动,是经过人大表决之后才能生效。

  “咳!”顾迪叹了一声。道:“一个副市长,我都没看在眼里,你老曾能看在眼里,我可不是恭喜这个!”

  曾毅奇道:“那你恭喜什么?我可再没什么好事了!”

  顾迪道:“今天老太太从小吴山打来电话,说是前两天龙清泉被邱老叫到了京城,不知道邱老对龙清泉讲了些什么,反正龙美心跟邱家是彻底没有关系了。而且龙清泉还要到一个什么对外经济贸易协会去当会长。”

  曾毅诧异,龙家这次几乎是全军覆没了,多年经营化作灰烬,没想到龙清泉躲在小吴山,不但躲过一劫,反倒还能再次出山,难道是邱家觉得在龙家倒霉的时候解除婚约不厚道,所以补偿了龙清泉一个“会长”?

  这有点不可能,按照龙清泉的性格,就算邱家要拿这个补偿。龙清泉也肯定不会接受,也不知道邱老对龙清泉到底讲了什么。

  不过,结局是好的,龙美心彻底跟邱家没了干系,曾毅心里终于长长出了口气。几年了,这口气压得曾毅很难受。

  “老太太是真这么讲的?”曾毅问到,他总觉得龙清泉的重新出山有点奇怪。

  顾迪道:“这还有假,是龙清泉……不,是龙会长亲自上门告诉老太太的!”说着,顾迪嘿嘿直笑,道:“龙会长看来是迫不及待想让某人做他的乘龙快婿啊!”

  曾毅笑了两声,不过心里更觉得奇怪,龙清泉竟然上门去告诉顾老妇人,这不像是龙清泉的性格,当然,也有可能是龙清泉爱女心切,真的不愿意再耽搁龙美心了。

  “多余的话,我也就不说了,反正这个媒人必须由我们顾家来当!”顾迪电话哈哈大笑,道:“你要是反对,那我现在就杀到中化去!”

  曾毅直摇头,顾迪耍起无赖,那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对了,还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呢!”顾迪也不跟曾毅多讲,反正他已经视这个媒人为自己老子的囊中之物,他道:“庞乃杰被调整到佳通市了,担任常务市长!”

  曾毅愕然,在这次的风波中,庞家几位核心人物全部都黯然退场,怎么庞乃杰这个新生代子弟非但没有遭受波及,反倒还有所进步呢。平山市的经济实力可不能跟佳通市相比,同样都是常务市长,但从平山市调到佳通市,却是实打实地前进了一小步。

  要知道庞乃杰前段时间可没少上蹿下跳,又是身为庞家和龙家两系的人物,加上刚刚遭遇古浪集团撤资,庞乃杰竟然毫无损,反而还能前进一小步,这不能不让曾毅感到吃惊和意外。

  顾迪接着说道:“要说庞乃杰还真是福大命大,这么大的动静,他都没受什么影响,听说这是庞老力保的结果。”

  曾毅一想,也就明白了,这很可能是庞家那几位核心人物交出权力的交换筹码,明知保不住自己了,就退而求其次,只要保住家族未来的希望,那就还有翻身的希望。加上庞老人还在,老人家也不喜欢把事情做到绝对,所以庞家的新生代反而保存了下来。

  不过,庞乃杰选择来到东江,可不是个很明智的选择,佳通市很可能要成为庞乃杰的滑铁卢,不说曾毅饶不过庞乃杰,邱大军也时时刻刻在等着报复的机会呢,只要李德群还是东江的一号,那在东江这块地界上,邱大军可以做的事情就太多了。

  “庞乃杰什么时候到任?”曾毅问到。

  顾迪道:“已经到省里报到了,被安排在后天去上任!”

  曾毅笑了笑,道:“那我得送他一份上任的大礼啊!”

  顾迪诧异。不明白曾毅要送庞乃杰什么大礼,不过听曾毅这意思,好像跟庞乃杰苦大仇深,他道:“怎么回事?”

  曾毅没有解释,道:“后天你就知道了!”

  庞乃杰到佳通市上任。是在省委组织部干部处处长的陪同下进行的。走到地市人事调整这一步,就说明风波已经平息,但这一路上,庞乃杰都还在想着自己为什么会失败。

  为了这次的事情,庞乃杰可谓是费尽了心思,他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政治本来就是成王败寇,哪有什么对错。可庞乃杰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失败,为了验证老人家是否真的重病不治,庞乃杰甚至撺掇邱家去找老人家保媒,结果还是出了岔子,谁能想到老人家竟然会把同样的手段玩上两遍呢。

  暗中串联的事。庞乃杰也出了很大的力,本想着马上就要论功行赏,自己就要一飞冲天,谁知等来的却是灭顶之灾,要不是家里老人集体力保,庞乃杰的下场会很惨。

  为什么会是这个结局呢?

  庞乃杰很不甘心,想想自己到东江省的前景。庞乃杰更是深感忧虑,这次的风波,家里的力量几乎是损失殆尽,没有支持,自己想在孤立无援的东江打开局面很难,以前结实的那些人脉,多半会远离自己。

  想到这里,庞乃杰就一脸的忧心忡忡,甚至连在干部大会上阐述任职理念时,庞乃杰都有些心不在焉。

  开完干部大会。送走了干部处的处长,庞乃杰被请去参加碰头会,也就是分工会。

  看看人员到齐,何思贤准备宣布开会,刚请了两声嗓子。放在桌上的手机却响了起来,何思贤本想不接,但看了一眼号码,就笑着接了起来,道:“我是何思贤啊!”

  电话里传来一阵声音,但没人能听到到底在讲什么。

  “好,太好了,辛苦你们了!那就先这样,回头我让人跟你联系!”何思贤道了两句,挂了电话放下手机,道:“同志们,在开会之前,我要告诉大家一件好消息。”

  会场的人就都看着何思贤,心里琢磨着会是什么好事。

  何思贤提高嗓门,道:“就在刚才,丰庆县古槐被铲一案的作案嫌疑人,已经在中化市落网。刚才那个电话,就是中化市局局长曾毅同志打来的。”

  话音一落,会场立刻就议论了起来,这件案子拖了很久,没想到今天终于是抓到作案人了,好消息,确实是好消息!

  只是没人注意到,庞乃杰却在听到这个消息的一瞬间,脸色都白了。

  庞乃杰脸色岂能不白,自己在东江的前景,比自己想得还要更加严重。之前自己以为古浪撤资,不过是提前听到了消息,所以急于割断和庞家的干系罢了,但从这个消息看,自己完全想错了,古浪已经彻底把自己卖了。

  这个消息,根本就是曾毅送给自己上任的一个大礼,这是个下马威!看来自己这次来佳通,完全就是主动送上门来,让曾毅来个瓮中捉鳖。丰庆县的古槐案子只要查下去,自己很可能就要栽在佳通市这块地界上了。

  何思贤没有注意到庞乃杰的神色变化,他就算在意,也无法把两件事联系到一块,何思贤说道:“同志们,现在开会!”

  十天后,中化市召开人大会议,对杨明新和曾毅的提案进行表决,结果很令人意外。

  在中化市工作了很多年,而且会前已经成为市委常委的杨明新,却在表决中仅仅只是拿到了刚刚可以通过的票数;在一年前还是中化全民公敌的曾毅,却在表决中拿下了几乎是全票通过的成绩。

  这个结果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也包括曾毅自己,但这个结果却也说明了一个事实,曾毅通过自身努力和实打实的成绩,已经让自己从中化市的全民公敌,变成了所有人都认可的中化市副市长。

  能够做到这一步,完成这个程度的逆转,曾毅绝对是独一无二的。

  人大会之后,在张卫正的主持下,中化市的几位副市长也经过了重新分工。杨明新拿到了吴翰林手里的绝大多数权力,而曾毅这个副市长除了兼任市局局长之外,还另外分管了创卫和旅游工作。

  “希望大家以今天为一个新的起点,在今后的工作中精诚合作,齐心协力把我们中化市的事业做好做强!”张卫正做了个总结。就准备结束今天的会议。

  刚要开口,会议室的门被敲了两下,秘书捧着手机走了进来,送到了张卫正的手边。

  张卫正就知道肯定是很重要的事情,当即接了起来。

  片刻之后,张卫正放下电话。脸色居然有些尴尬,道:“刚接到上级通知,曾毅同志另有任命,关于曾毅同志的分管工作,暂时就由廖祖源同志先担起来吧。”

  会场一片诧异之声,怎么回事啊。曾毅才刚刚当选,甚至这个副市长都还没生效呢,就另有任用,这怕是史上最短命的副市长了吧。

  或许是怕大家有所误会,张卫正解释了一句,道:“经过上级领导的考察和研究,认为曾毅更适合去刚刚重新组建的海监部门担任领导职务。”

  曾毅也是一愣。重组海监部门,这是前段时间京城大会上刚刚通过的一项重大议题,但曾毅知道,这很可能是翟老选中的“坏孩子”,届时国内海洋上的几支执法力量,将会统一组成准军事化惯例的海监总队,全盘负责海洋执法事务。

  可曾毅没有料到,自己竟然也被选中去当这个坏孩子。

  不过细细一想,曾毅也就释然了,事情是自己提出的。那自己去负责也是再正当不过的事情了,可能国内也没人比自己更适合去做这个坏孩子了。

  想要当好这个坏孩子,除了勇气何智慧之外,还必须有一个过硬的先天条件,那就是在地方要有基础。在军方要有助援,在中枢要有支持。曾毅这些条件全都符合,他在东江这个沿海重省有着强有力的基础,在军方有翟老徐老支持,和邱老也有交情,更重要的是,在中枢还有方南国的支持,巧的是,方南国就分管海洋事务。

  或许,都再也找不出另外一个比曾毅更合适的人选了。

  会场的人就向曾毅道贺,能够决定海监部门人事安排的上级领导,自然不会是东江省的省领导了,那是更高一级的领导,还以为曾毅这个最短命的副市长是个悲剧呢,原来曾毅这是高升啊!

  众人道贺完毕,会议也就结束了,曾毅这个副市长刚刚分管了创卫和旅游,别说捂热乎了,可能还没接到手呢,就转手又交给了廖祖源。只有主管的治安工作,曾毅还得暂时先干着,等上级定了新的市局局长人选,曾毅才可以交接出去了。

  看着空荡荡的会议室,曾毅的脑子突然一下也空了,想了想,曾毅觉得自己或许该把这个消息告诉谁。

  这个念头刚一冒出来,龙美心就从曾毅的脑子里跳了出来,曾毅于是拿出电话,准备拨给龙美心,也是该给龙美心打个电话的时候了。

  号码还没拨出去,方南国的电话却打了过来。

  “关于你的新任命,你知道了吗?”方南国在电话里问到。

  曾毅道:“只知道去重组的海监,具体做什么,还没有人来跟我谈呢!”

  方南国便道:“相关的组织程序,马上就会启动,你的职务是东海分局副局长,兼海监东海总队常务副队长,对于这个新的职务和工作领域,你要所准备,困难可能比想象得要大。”

  曾毅点点头,道:“我会把准备工作做充分的。”

  说到这里,方南国突然把语气放轻松,笑道:“在履新之前,我给你放个大假,先把个人的问题解决了。”

  曾毅一愣,还没明白方南国的意思。

  方南国接着道:“你没有父母,你的婚姻大事就由我和你师兄邵海波来操持,我可是有些迫不及待了,希望你不要让我等得太久!”

  说完,方南国也不等曾毅回答,就呵呵笑着挂了电话。可能他知道曾毅是个内敛的人,所以话只是点到即止,他知道曾毅心里清楚要如何去做。

  拿着电话微微一摇头,曾毅突然又露出淡淡的笑容,接着去给龙美心拨电话,他知道自己接下来要讲什么。

  (全文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