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医道官途》->开疆拓土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后记】
( 本章字数:9208 更新时间:2013-10-24 9:35:00 )

  时间来到千禧年的正月初七,京城被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雪笼罩,风雪很大,可人们乐在其中,仍然沉浸在新年祥和欢乐的气氛中。

  政府第一副总理乔振梁的家中气氛却悲凉而压抑,乔老走得突然,前天晚上还和一家人坐在壁炉前聊着元宵节乔梦媛要回来的事情,可昨天早晨老爷子就长眠不醒与世长辞了。

  国家主要领导得知这个噩耗之后,在第一时间前来乔家表示吊唁和问候。

  乔振梁这一天几乎都在忙于接待前来吊唁的宾客,老爷子生前早已留下遗愿,他去世之后要把骨灰撒向大海,伴随潮起潮落,笑看风云。

  总理文国权是最早得到消息并前来吊唁的,只有真正坐在高位之上,才能明白肩头的那份沉甸甸的责任和使命,他和乔振梁握了握手,拍了拍这位好搭档的肩膀道:“振梁,节哀!”

  乔振梁点了点头,抿了抿嘴唇,他的声音因为疲惫而变得有些沙哑:“国权兄,你放心吧,我会调整好自己,尽快回到工作中去。”

  文国权望着乔振梁斑白的两鬓,轻声道:“头发都白了。”他不仅仅是说乔振梁,也是说自己,如今他已经是白发苍苍,如果不是染发剂的帮助,他展现在人前的是一个老者的形象。

  乔振梁道:“没有人能和岁月抗衡。”

  此时时任滨海市委书记,北港市常委的乔鹏飞,已经东山再起在美国成立京通贸易公司的乔鹏举全都走了过来打招呼。乔老生前就不喜欢大操大办。灵堂守孝之类的繁琐礼节。所以他特地叮嘱自己的儿孙们。在自己死后,无需披麻戴孝,无需为他守灵,只要他活着的时候儿孙们能够多来看看,死后任何的仪式都不重要,在他看来,那只不过是做给别人看的假象。所以乔家的儿孙只是穿着黑色西服,并没有人披麻戴孝。

  文国权和乔鹏飞握了握手。欣赏地点了点头道:“鹏飞,上个月我去北港视察,你在滨海干得不错!好好干,你有大好的前途。”

  乔鹏飞道:“文伯伯,滨海能有现在并不是我的功劳,我只是一个幸运的继任者,当初保税区工程,福隆港工程全都是上任领导搞定的,我只是把接下来的工作做完罢了。”

  文国权点了点头,他想到了张扬。自然而然的又想到了自己的儿子,心中有种难言的滋味。他向周围看了看:“梦媛还没回来?”

  乔鹏举道:“已经通知她了,她现在应该在飞机上,如果顺利的话,今天下午她会乘专机抵达京城。”

  乔振梁将文国权送出门外,文国权道:“振梁回去吧,本来你嫂子也要一起来,可是医院那边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她抽不开身。”

  乔振梁道:“国权兄,最近我可能要耽搁几天,我的工作有劳你了。”

  文国权握了握他的手。

  出门坐进汽车内,李伟没有马上开车,而是静静等待着他的决定。

  文国权道:“医院!”

  罗慧宁望着儿子,文浩南背朝她坐在床上,双目静静望着窗外,他保持这样的姿势已经整整一个小时了,每天罗慧宁都会过来看他,可每天她看到的都只是儿子的背影。虽然几步就能够绕到他的身前,但是罗慧宁却没有这样的勇气。

  身后响起轻轻的脚步声,罗慧宁没有回头就已经知道是丈夫回来,文国权的手轻轻搭在她的肩头,罗慧宁伸出手盖在丈夫的手上,她的眼圈开始发红,然后默默地流泪。曾经一度她对丈夫疏于照顾家庭而产生深深的怨念,可是她又不得不去理解,不得不去接受,丈夫不仅仅属于她自己,不仅仅属于这个家庭,而他心中的痛苦绝不次于自己。

  “外面下雪了吧?”文浩南的声音显得有些茫然,他发病一年始终呆在这个房间内,门窗紧闭,一言不发,他甚至不敢去看外面的世界。

  罗慧宁和文国权对望了一眼,两人的眼中涌出了错愕和惊喜,事情来得太过突然,他们甚至不知应该如何去回应。

  “爸!妈!你们都来看我了?”

  罗慧宁想说话,可是喉头却似乎被软绵绵的一团东西堵住,她说不出话,低声啜泣起来。

  文国权抑制住心中的激动道:“是,我们都来了,你妈每天都会来看你。”

  文浩南道:“我知道!”

  文国权道:“外面下雪了,雪很大,你想不想看?”

  文浩南沉默了许久,方才嗯了一声。

  文国权大步向窗帘走去,却被罗慧宁抓住他的手腕,她含着泪摇了摇头。文国权向她笑了笑,轻轻拍了拍她的手,仍然坚持走向那扇窗,文国权的手抓住了厚厚的窗帘,他猛然将窗帘拉开,雪光从外面投射进来。

  文浩南在听到窗帘响动的时候已经紧紧闭上了眼睛。

  文国权望着儿子被雪光映照得越发苍白的面孔:“雪景很美,为什么你不敢看?”

  文浩南的嘴唇在颤抖着。

  文国权大声道:“外面才是真实的世界,你仍然活着,为什么不敢去面对现实?你是一个男人,你应该挺起胸膛去面对曾经发生的一切,为什么你不敢?为什么你连看这个世界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文浩南忽然惨叫了一声,他的双手紧紧捂住了自己的面孔,泪水沿着他的指缝肆意奔流。

  罗慧宁冲了过来抓住文国权的手臂:“国权,我求求你,我求求你别再逼他了……”

  文国权摇了摇头,他的眼圈红了:“懦夫!”他扬起手狠狠给了文浩南一记耳光。

  文浩南被这一巴掌打得愣在那里,罗慧宁也愣了,瞪圆了双目,泪水凝结在她的眼中。

  文浩南慢慢放下了自己的手,他的睫毛在战栗中抬了上去,雪光刺痛了他的双目,过了好一会儿,他方才适应了这强烈的光线,站起身慢慢向窗前走去,手臂贴在玻璃窗上,然后将额头抵在手臂上,瘦削的双肩在不断地颤抖着……

  “我是个懦夫!”文浩南说完这句话,他转过身,他的目光终于敢面对自己的父母,然后他在两人的面前慢慢跪了下去:“对不起……”

  文国权道:“你对不起的是你自己”

  文浩南道:“我杀了人,我有罪,当年我知道秦振东对秦萌萌做出禽兽不如的事情,我……我就控制不住心中的愤怒,我杀了他,爸,你说得没错,我是一个懦夫,我做的事情,我自己不敢承担责任,明明是我杀了秦振东,可是我却把那件事嫁祸给了秦萌萌”

  文国权点了点头,他的表情并没有流露出任何的愤怒,他的冷静超出任何人的意料之外,罗慧宁却已经泣不成声

  文浩南道:“我嫉妒张扬,我认为所有人都站在他那一边,我认为是他抢走了本该属于我的一切,我承认,正是秦振东的死让我的心理上产生了偏差,我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文国权道:“说出真相你的心里是不是好受了许多?”

  文浩南点了点头:“是!”

  文国权道:“一个人敢于面对自己的那一天,他才算真正长大,无论是坏事还是好事,你打算怎么做?”

  文浩南道:“我去自首!”

  罗慧宁含泪转过身去,望着外面的雪景,她已经意识到这是必然的结局

  文国权道:“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我们都会陪你一起面对!”

  “爸……”

  京城机超一架价值2亿英镑的私人飞机缓缓降落在跑道上它拥有一套价值约一百万英镑的反导雷达系统装备,同时安装了一套导弹预警系统内部可供30人同时进餐的豪华餐厅,室内的摆设以及墙壁上的镶嵌物,则处处彰显出只有皇室才特有的高贵典雅连厨房的豪华程度都与皇宫御厨一般,甚至就连洗手池都是用纯金铸造的米色和深褐色为主色的客舱内,9张豪华真皮座椅木制工作台和餐桌依次排开,舒适的感觉扑面而来客舱的两道门上各镶嵌一台18英寸壁挂式液晶电视机长台上布有全球通电话传真以及网络接口,吧台上则摆放着各式美酒

  这架超远程商务喷气飞机,能以0.85马赫速度飞行七千海里,它也是目前速度最快对机场要求最低的远程商务机最多可载乘20名乘客和4名机组人员

  机长将飞机稳稳停在跑道上,这是这架豪华私人飞机的首次飞行,飞机的改造者赵天才也跟随感受了这次的航程他拿起传话器微笑道:“各位旅客,我们的航程已经结束,飞机准时安全抵达京城机超友情提醒外面的雪很大消你们能够享受……”说到这里他又感觉到有些不恰当咳嗽了一声道:“开心点”

  乔梦媛却开心不起来,这一路之上她哭得眼睛都肿了,飞机抵达中国领空的时候她才刚刚睡去,楚嫣然专程陪同她前来吊唁乔老和她们一起同来的还有张扬这位已经在共和国被宣告死亡的不死小强,又堂而皇之地踏上了故国的土地

  临下飞机之前,张扬接到了秦清的电话,秦清问了问乔梦媛的情况,张扬向身后看了一眼,轻声道:“她刚刚睡了不久,嫣然陪她呢”

  秦清道:“不要忘记替我给乔老送个花篮”

  张扬道:“总统阁下,我一定不会忘记”

  秦清那边叹了口气道:“我才不要当这个影子总统呢,我们商量好了,语晨最合适,她也答应了,张扬,我真是想不透你,为什么你不亲自来做?”

  张扬道:“当总统和干总统哪个更牛逼一些?”

  秦清啐了一声,这厮永远都没个正形

  张扬并没有继续跟她调侃下去,事实上他也没有调侃的心情,放下电话,来到卧室前,刚巧看到楚嫣然和乔梦媛一起出门,张扬体贴地扶住乔梦媛,关切道:“梦媛,你醒了?”

  乔梦媛点了点头:“我没事,你放心吧”

  张扬第一个走出了机舱的大门,冷风夹着雪花吹打在他的身上,他眯起双目,看到前方有两辆黑色的奥迪车直接驶入了机超一直来到他们的专机前停下

  津盒委书记杜天野身穿灰色大衣走出了汽车,他一眼就看到了从飞机舷梯上走下的张扬,这厮身穿黑色皮大衣,风度翩翩气宇轩昂,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这货如今的打扮不像个官员,已经像个十足土豪了

  杜天野是受了乔振梁的委托前来迎接乔梦媛的,之前他并不能确定张扬会来,可是他隐约猜到这种可能性很大,毕竟张扬对乔老的感情一直很深,杜天野是清楚理想国内情的少数几个人之一,他也知道被国内宣告死亡的张扬,一直潇洒自在的活着

  杜天野向张扬走了过去,张扬的脸上浮现出让杜天野熟悉的那嬉皮笑脸的表情,然后他展开双臂给了杜天野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抱得如此大力,竟然将杜天野整个身子抱得离地而起,原地转了一圈方才把他放在地上

  杜天野在他的肩头狠狠捶了一拳:“还是那么壮啊”

  张扬微笑道:“死而复生,总会脱胎换骨”

  杜天野道:“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你小子永远改不了过去的尿性!”

  张扬笑了笑,杜天野无疑是了解自己的

  杜天野先去问候了乔梦媛,让乔梦媛和楚嫣然上了第一辆车,他和张扬一起上了第二辆车两辆车一前一后驶出机超沿着被大雪覆盖的机场高速缓缓驶去

  多架航班因为暴雪而取消,所以滞留机场的人很多,机场高速仍未封闭,但是车辆限速,所有车辆都在龟速前进

  杜天野道:“前天凌晨三点”

  张扬点了点头,脸上笼上一层悲哀,虽然他早已参透了生死,也清楚每个人早晚都会有这一天,可心中仍然不免要难过:“老人家走得安祥吗?”

  杜天野道:“睡梦中悄悄地走了,老爷子今年八十七岁了,走的安详,未尝不是一种福分……”

  张扬深吸了一口气,望着窗外的飞雪,低声道:“也许我应该早点过来看他的。”

  杜天野拍了拍张扬放在膝盖上的手,低声道:“乔老也不想看到大家伤心”

  张扬点了点头,露出一丝笑意道:“喜丧!”

  一行人来到乔家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天色完全黑了下来,乔梦媛看到爷爷遗像的时候,整个人的精神彻底垮塌,跪倒在爷爷的遗像前泣不成声,一时间悲从心来,竟然晕了过去,乔鹏举和乔鹏飞两兄弟赶紧过去把她扶了起来

  乔梦媛进去休息后,张扬独自一人来到乔老的遗像前,望着乔老亲切的笑脸,张扬心中一阵酸楚,无论他拥有怎样的神奇医术,也无法让人死而复生,虽然他已经参透生死蝇看破人间生死,但是当身边人离去的时候,心中仍然免不了会感到忧伤

  张扬跪了下去恭恭敬敬给乔老磕了三个响头,乔老不仅仅是他的人生老师,他还是乔老如假包换的孙儿女婿以乔老的智慧,早在神庙岛建国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发生的事情,乔老对于梦媛这个唯一的孙女是极其宠爱的,无论她选择了怎样的生活,乔老都表示尊重,儿孙自有儿孙福,这是他对乔振梁最常说的话

  张扬来到乔振梁的面前,伸出手去,握住乔振梁的双手

  乔振梁望着这个死而复生的小子,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摇头是对他的出现表示惊奇,点头却又是对这小子表示肯定,乔振梁自始至终没有说话,可是他心中明白,自己女儿的未来已经永远和这小子栓在一起了

  对张扬的出现最为震惊的那个应该是乔鹏飞,他一直都认为张扬已经死了,所以他在继任滨盒委书记之后才没有感觉到抢了张扬的成果享受了张扬留下的政治果实

  乔鹏飞和张扬一起来到院子的廊庑内,雪仍然没完没了的下,乔鹏飞苦笑道:“张扬啊张扬,你骗得我好苦,我一直以为你已经死了”

  张扬笑道:“你究竟是想我死还是想我活着?”

  乔鹏飞道:“当然是想你活着,哪怕是你继续当滨盒委书记,我也不会有任何的嫉妒,我对你是真真正正的服气重任”

  张扬相信乔鹏飞所说的全都是真话,他微笑道:“事实证明我不适合当官,你去滨海之后,滨海的发展有目共睹,政治是要求底蕴的,你天生政治素养就比我高得多”

  乔鹏飞道:“我其实没做什么滨海的发展框架都是你事先确定的,困扰北港和滨海发展的那些问题,也已经完全被你解决掉,不然滨海不会有如今的腾飞,我只是一个忠实的执行者,执行了你留下的任务”

  张扬笑了起来

  乔鹏飞认真道:“真的,在我心底你不仅仅是我朋友,还是我的偶像”

  张扬道:“哪方面?”

  乔鹏飞道:“哪方面都是,功成名就,安然身退而且现在自己还当上了一国之君”

  张扬向周围看了看:“那啥,这话也就是咱们之间说说,让别人听到肯定是个笑话”

  乔鹏飞笑道:“你会在意别人说?如果在意,你还会专门回来这一趟吗?”

  张扬道:“乔老是我这生平最敬重的人就算我从坟墓里爬出来,也得过来这一趟”

  乔鹏飞道:“你别吓我啊”此时又有客人到乔鹏飞赶紧去招呼了

  杜天野来到张扬身边:“一起去吃饭啊”

  张扬道:“我不饿,杜哥,刚才没来得及问,我嫂子最近怎么样了?”

  杜天野道:“还能怎么样,每天在家带孩子,为了家庭,现在她是完全牺牲自己的事业了”

  张扬笑了笑,苏媛媛能够有这样的归宿,他感到相当的欣慰,杜天野是个重情重义的好男人,在张扬心中,他甚至比自己还要完美,当然只是在专情这一方面

  杜天野陪着张扬看了一会儿雪花,他忽然道:“有没有她的消息?”

  张扬知道,杜天野口中的她指的是文玲,文玲最后一次在人前现身,应该是在自己被宣告死亡的同时,从那以后文玲就已经人间消失,事实上她已经永远留在了另外的一个时空中,她和陈雪一样,在她们的心中,这个世界永远都不是她们的真正归宿

  张扬道:“她很好!”对于文玲的最后,他只给出了这三个字

  杜天野却已经满足,知道文玲平安无事就已经足够,如今的他已经彻底放下了心中的那段感情,虽然那段感情如此深刻,如此刻骨铭心,可是过去的毕竟已经过去,也许他和苏媛媛之间的爱情远不如前者那般轰轰烈烈,可是他从苏媛媛的身上却已经获得了家庭和幸福,这种亲情的满足感或许是任何事情都换不来的

  平骸委书记宋怀明在第二天清晨来到乔家吊唁,他不但见到了女儿,也见到了张扬

  翁婿两人见面之前,本以为彼此之间会有很多的话要说,毕竟他们之间曾经存在过许多的误会,也有很多的误会至今没有解释清楚,可是他们真正面对面的时候,却又发现,其实根本不需要做过多的解释张扬的内心其实一直都是有些忐忑的,究其原因是因为他用了自己的方式处理了自己的感情,而他的这种感情处理方式,无疑是任何女方家长都不会认同的,当他见到宋怀明之后方才明白,自己低估了这位岳父大人对现实的接受能力

  国内官员几乎全都是深谙变通之道的好手,既然无法改变,那么只能接受现实,宋怀明虽然猜到了什么,可是他决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生之年都不去追究事实真相这无疑是明智的,也是他维持和女儿之间关系的最好选择,从某种意义上,这也是宋怀明的退让和屈服无尽丹田每当他回想到张扬脑死亡的那段时期,如果这小子真的无法醒来也许他将永远失去自己的女儿

  “刘书记怎么样,恢复了没有?”

  提起刘艳红宋怀明笑了起来:“已经健步如飞了,多亏了你的治疗方案,她已经开始熟悉工作,上级已经决定让她主持平海纪委工作”

  张扬点了点头:“爸,那个电话,那个让她当晚前往窘的电话究竟是谁打给她的?”

  宋怀明道:“她仍然想不起来那一段,其实是谁已经不重要,人生未必每件事都能搞得清楚也没必要搞得太清楚,你说对不对?”宋怀明的这句话应该是在暗示着什么

  张扬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楚嫣然听闻父亲前来特地过来相见,宋怀明看到女儿和张扬之间如此幸福甜蜜,自然也放下心来

  前来吊唁的宾客络绎不绝,张扬的结拜兄弟北韩少将李昌杰也专程从国内赶来李昌杰对张扬的事情一直都非常的了解,通过他的斡旋,北韩还是和理想国最先建交的国家之一

  李昌杰此次前来还带来了一个好消息,他抓住了李婉姬,终于将害死他弟弟的仇人绳之于法张扬看到李昌杰信心满满的样子,隐约猜测到李婉姬当时带走的那个装有病毒资料的箱子应该落在了他的手里,不过张扬并没有细问李昌杰为人稳重应该不会利用这件事闹出太大的乱子

  让张扬最没有想到的是华教授居然也现身前来吊唁乔老,吊唁之后,华教授专门把张扬叫到了自己的车内

  车内只有他们一老一小两个,华教授道:“看到身边的朋友一个接着一个的离去我也应该为自己的后事做准备了”

  张扬笑道:“华教授,您老这身体一点问题都没有”

  华教授道:“丽芙是不是怀孕了?”突如其来的问题把张扬问得一愣

  华教授道:“你这小子艾真是艳福不浅,这么多漂亮善良的女孩子一个个居然甘心给你做鞋想当初我年轻的时候都没有做到你这么高明”

  张扬道:“华教授,您这话我可不爱听,其实她们地位平等不分大小”

  华教授道:“我虽然看不见可我心里清楚,你现在心底不知有多得意对不对?”

  张扬笑道:“有那么一点,可还不至于飘飘然不知东西”

  华教授叹了口气道:“人不风流枉少年,虽然我也曾经风流过,可这事儿落在我孙女身上,我总觉得自己有些吃亏,没理由让你占那么大一便宜,现在肚子都被你搞大了,已经正式向我辞职了,其实丽芙还是很能干的,我看好她,准备让她将来接我的班”

  张扬道:“女人最终都得有个归宿,您总不能让她枪林弹雨的一辈子”

  华教授拍了拍轮椅的扶手道:“听起来,你跟个好人似的”

  张扬道:“我虽然不是那么的完美,可至少不像有些人那样反社会反人类”

  华教授道:“萧国成那件事你还是立下不小功劳的,如果蛟龙会落在他的手中,必然会不断实现在亚洲的扩张,最终成为盘踞在地下的一颗毒瘤”

  张扬道:“现在蛟龙会已经进入正轨,有元和幸子领导他们,应该不会再给中国自找麻烦”

  华教授点了点头:“萧国成也算是一代枭雄了,居然能够利用蛊术来达到控制手下的目的,我调查了他的资料,他的祖父山野泰治曾经有一个苗族情人,萧国成的父亲山野之良其实是山野泰治和苗人所生,我想这才是萧国成学会蛊术的真正原因,他也很不简单,后来又将蛊术和忍术结合,形成了自己的一套独特精神控制法蜀山五台教主”

  张扬道:“有件事我始终想不通,我最早认识萧国成的时候,他明明被人下了蛊毒,可又是什么人在他身上下手呢?”

  华教授道:“这件事并不难猜透,他自己就是用蛊高手,自己给自己下蛊,只有这样,别人才不会怀疑到他,这个人的心机还真是深厚啊”

  张扬想起当初被萧国成收藏在冷库冰棺中的女人,想起萧国成的种种阴谋,也有些不寒而栗,有生之年,他绝不消遇到这样的对手

  华教授道:“我们已经抓住严国昭了,他给我们提供了不少有价值的情报,我相信用不了太久的时间,就可以将萧国成过去留下的残留问题全都清扫干净”

  张扬微笑道:“恭喜你!”

  华教授道:“没什么好恭喜的,扫尾的事情,你不愿做,总得有人来做”

  正月十五,南锡西樵古镇到处洋溢着一片欢乐祥和的气氛,顾允知一个人站在小河边,望着空中的那轮明月,唇角带着淡淡的笑意,儿子最近生意很忙,即便是过节也不在家中女儿养养在欧洲学习艺术,说起来也有半年没见了,顾允知轻轻拍了拍石桥的栏杆,一群挑着灯笼的孩童欢快嬉笑着从他的身边跑过,望着他们,顾允知有种地露出了笑容,看到这些孩子,他就看到了消

  顾允知缓步走上拱桥,踏上阶梯的时候,他不由自主想到了自己的过去,想到了自己在官场上一点一滴的进步,想到了自己的浮沉,想到了自己的巅峰,想到了自己的离开

  站在拱桥的顶点,整个小镇的夜景一览无遗,星星点点的灯火将节日的小镇装点的异常美丽站在高处的时候,才能看到美丽的全境,可人生呢?自己的人生是不是也是这样?

  顾允知的目光忽然定格在远处,他看到一对幸福的年轻人正相偎相依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分明是张扬和女儿佳彤,张扬的手中拎着一个红色的礼盒,佳彤的手里打着一只大红灯笼,两人一边走着一边幸福地聊着,佳彤不时将螓首靠在张扬宽阔坚实的肩头

  顾允知以为自己看错,他用力账折睛

  顾佳彤也在这时看到了父亲,一双美眸中荡漾着幸福的泪花,她和张扬一起加快了脚步,来到了父亲的面前:“爸!”

  顾允知点了点头,他的唇角微微颤抖了一下,然后露出了幸福而满足的笑容:“佳彤,张扬,我一直在这里等你们回家吃饭……”

  (全书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