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艳荡芦花湾》->正文一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29章 按到她
( 本章字数:2533 更新时间:2013-5-7 14:28:00 )

  “……再不让我上,会憋出毛病的,你可怜可怜我吧水莲姐!兄弟求求你了。

  听口音,就知道是芦二的大舅哥,芦至深。

  芦二正想闯进去,就听见芦至深,按倒水莲的声音。

  接下来水莲说:“真拿你没办法。就这一次,下不为例!

  “我保证下不为例!水莲姐……你真好,水莲姐。

  “来,我帮你。

  妈的!水莲还要帮着他进入!

  听见水莲这样说,芦二的头登时老大!他女的水莲,你嘴上说的好听,背地里给我来这套啊!

  他怒火上攻,直燃胸腔,抬脚踹了出去,就快踹到门上的时候,屋内忽然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啊——水莲姐!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那可是芦家的命根啊,毁了它,我就得绝户!求求啊水莲姐!撒手啊!

  芦二一听,就知道水莲冲他命根下手了。于是,停在门上的脚,慢慢收回。

  就在这时,屋门突然打开,一个影子,踉踉跄跄滚了出来,与芦二装了个满怀。吓得他又缩回了屋里。

  芦二这时走丁进去,对缩在地上的芦至深说:“大哥啊?你怎么这时候跑到水莲家屋里来了?

  芦至深可不是软蛋,绝不会因为水莲的袭击,就会同芦二认输的,就说:“你不是比我更晚吗?你这个时候找水莲姐又有何干呢?

  芦二岂能怕了他?就说:“你妹妹跟野男人跑了,我一个人寂寞,睡不着觉,就想找水莲姐给我开解开解。

  “我也找水莲家说说话开解开解。”

  “说说话,就好好说呗,半夜三更地,叫什么叫?让街坊邻居听见,还以为杀人了呢。”

  “芦二,我们可是亲戚,虽然芦花跑了,但大舅哥还是大舅哥。你什么意思?三番五次搅我好事。上次你让爹出我的丑,今天又来胡搅。那天我找芦二歪闺女,可是替你去报仇的!

  “我的仇,我这里有数。’芦二指指目己的胸口,接着说:“那天的事,爹不是说的很明白吗?那是帮你一不然,你今天会呆在这里吗?局子里可有的是地方!

  “那今天呢?”芦至深问芦二。

  “今天还是帮你!幸亏水莲姐已经帮了你。你目己说,违背妇女意志,是什么行为?”

  “我比你懂!什么违背不违背的?第一次办那事,那个女人不被动啊?只要上了第一次,以后就顺其目然了!要是你‘活’好的话,她还会上赶着你呃!哼!”

  “看来你没遇到茬子!遇到茬子,你就知道锅是铁打的了。今天是水莲姐,不跟你一般见识。要是和你较劲,*奸未遂,照样判刑。”

  “我是让地糊弄了,放松丁警惕,我要是防着点,把她上了,她就是我天经地义的情人!以后我愿意什么时候上,就什么时候上!哼!”

  “天算不如人算,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该是你的,永远成不了你的!”

  “我就不信,我这辈子就上不了她!你能把找怎么样?”

  “今晚你要是真上了水莲姐,我还真不饶你!”

  “就你?我要不是看在亲戚份上,你就满地找牙吧你!”芦至深狠狠地说。

  “我说大哥,你可不要说大话哦。我要是心情不好,我可不管你什么亲戚不亲戚的。”

  “就你那两下子。你以为我怕你?”芦至深说。

  “今天我不想打搅水莲姐休息。明天我们弟兄两个,湾里较量较量?”

  “较量就较量!谁怕准啊?明天上午十点,我们湾里见,谁不去,谁熊包!哼!”芦至深说完,甩了下胳膊,站了起来,随着哎哟一声,又蹲在地上,然后弯着腰走出门去。

  水莲一下子过来,扑到芦二怀里,亲了一下他的脸,摆弄着芦二领子上的蓝牌牌,说:“真是变了样了哦!又帅了三分!二弟,姐姐只离开你一天,就想的不行丁,以后怎么办啊?你又不能天天回来看俺!

  “天天在一起,就没味了,不是都说,小别胜新婚嘛?隔三差五,那才有意思啊!等你底下那小口口刚刚缩了缩,我就回来给你冲一下。冲一冲,又缩一缩,这样也紧致啊,水莲姐!不然天天用,还不的成了棉裤腰啊?”

  “你真坏!坏话从你嘴里说出来,部好听。”

  二人说着,就开始宽衣解带。

  白炽灯下,水莲的两只大白鹅,高高翘着红冠,周围的汝晕把红冠圆圆的包围着,就像一片粉红的玫瑰瓣,鲜艳撩人。圆润的汝体,如玉晶莹.又软似新棉,奶嫩细腻。底座浑如雪山,挺拔而起,伟然傲立。两山之司的串谷,喷薄而下,在开阔的平原上形成了一个浪窝,凝成了天然玉脐。从玉脐往下,一点成一线是奔腾的江河。此刻,正值江河横溢,波涛汹涌,在两岸森林中穿峡而过。森林下的花香,沁人心扉,迷人神魂。河道开处,两根白腻的长腿,就像两件标本果冻,带着器具的温热,刚倒模出炉一般,弹绵惧佳,隐现着丝丝蓝色血管。

  芦二看的张大嘴巴,涎水拖地,把手指伸到河边,分开两岸,颤声问道:“水莲姐,我部快馋死了,让我尝一尝好吗?” 说完祈求地望着水莲。

  那知水莲比芦二还急?只听她说道:“还不快舔它!”然后就见她两褪打颤,左右分开,为芦二调整好姿势,抱紧芦二的头颅往河道里按去。

  芦二连吃带喝,舌面的腺刺拉动着小河两岸的神经,加速着水莲的颤抖。不断流出的河水,被芦二吞食着……

  芦二吃饱喝足,把水莲抱上床去,扛起两条玉褪,抄起了铁棒槌,进入泛滥的江河,发动螺旋桨,激流涌动,浪遏飞舟……

  床上这事,一旦涨潮,女的免不了高叫。

  水莲早就忍不住了,便开始高高低低。

  叫声给芦二添加了燃料,使芦二更加敬业,勤勤恳恳,忘我奔跑,上丁高速,挂了八挡…

  芦二把水莲一气推上山顶,将钱塘江大潮,推上堤岸……

  浮出江堤的白鲨,并排横陈在江边,等着风平浪静……

  满足后,是甜蜜的梦乡。

  月明星稀,夜色的银灰,一泻千里,几片白云悠悠而来,姗姗而往。满天星辰,在它们身后,掩掩藏藏,挤眉弄眼,一会把脸呈现给大地,一会去云后隐其真身。

  水莲宁静的院里,不知何时,涌满了搔动的人头,一村老少男女,挤满了一院。

  芦至深站在人群中,双手掐腰,对着水莲紧闭的屋门,高声叫喊:“水莲,你不要装什么清高了,把门打开,让老少爷们进屋喝碗白开水,看看你屋里有没有老鼠,免得糟蹋了粮食!可惜。”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