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盛夏晚晴天》->第一部分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九章 订婚宴(下)
( 本章字数:8710 更新时间:2013-5-4 17:12:00 )

  和父母相比晚晴才真正明白什么叫果决。

  当乔津帆提着大大小小的购物袋牵着晚晴回到了夏家时,爸爸夏正朗的脸上,似乎连一点儿吃惊和犹豫的痕迹都没有,只是略微沉吟,便答应了乔津帆的这个要求。

  “是有些仓促,但你们两情相悦,就把这事定下吧!”

  晚晴望着爸爸那虽然威严却慈爱了许多的脸,不由笑了。

  “谢谢你,爸爸!”

  晚晴像小时候一样,走过去搂住了夏正朗的脖子,给他一个甜蜜的拥抱,虽然爸爸威严,虽然爸爸在这桩婚姻里也有他的打算,但是这份支持还是让晚晴感动,记忆里爸爸的温暖,真的很遥远了。

  “呵呵,小晴啊,以后是靠自己把握的,津帆待你,爸爸放心,要好好珍惜!”

  被晚晴这么一抱,夏正朗也露出来鲜有的父爱和慈和,倒是一边的葛眉巧咳嗽了一声,晚晴赶紧放开了爸爸,然后又看着脸上微微有些不高兴的妈妈,也赶紧跑过去讨好。

  “也谢谢妈妈,谢谢妈妈给我忠诚的点拨和指导!”

  是的,无论如何葛眉巧所说的都是为她好,虽然有时候刻薄了一些。

  “嗯,好了,去把东西送楼上,订婚宴虽然不比婚礼,也要好好准备一番。让津帆也好早点回去休息!”

  葛眉巧脸上带着笑意,默许了乔津帆的地位,当然,晚晴这个时候还不知道乔津帆傍晚找她时,脸上是怎么样的匆忙焦灼,以致于夏家二老认为乔津帆对晚晴是真的动了心。

  而晚晴看着将一堆袋子放下的乔津帆,只是倚在了卧室的梳妆台边打量着她的房间,那目光柔和笃定,没有任何的突兀,却让人感觉到他的优雅卓尔,令晚晴不由有些局促。

  “那个,你等着,我去给你倒杯水!”

  晚晴感觉被乔津帆这样打量着自己的卧室,有些尴尬和羞涩,连忙找了个借口跑了出去。

  “嗯!”

  乔津帆面带微笑目送着晚晴走的急急的身形,眸光里潋滟着淡淡的波澜,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那波光兴起的何其自然。

  下楼时,晚晴遇到了葛眉巧,后者的脸上略微露出来一点点疑惑。

  “小晴,你告诉妈,和乔津帆相处可算融洽,你们之间最近没有吵架?”

  妈妈是机警而聪明的,晚晴乍一听脸上一愣,还是有些心虚的,目光中的躲闪已经被葛眉巧发觉。

  “我看他晚上过来的样子,很是着急,看起来是真的对你有些意思,难得遇到这么好的男人,可不要只顾着自己的脾气,女人适当的放低姿态,该温柔的时候,也尽量温柔些,明白了吗?”

  晚晴听了心下恍然,踏实了一下,连忙点头,却是回味着妈妈的那句话。

  她真的能够令乔津帆这种男人着急而迫切吗?他真的对她算是有些意思吗?

  那些温柔,是虚伪的利益所托,还是本性的使然,抑或对她有些真心?

  捧着杯子里的水,看着乔津帆时,晚晴大大的眼睛里还是多了一份探究。

  但是当他那波澜不兴的眸光温柔如许的投向她时,晚晴又连忙的躲闪,这种感觉太过陌生,令人紧张,晚晴顷刻间觉得浑身都不太自在。

  “晚晴,明天定完婚,我们把证领了吧!”

  温和如他,总能够语出惊人,更让晚晴都错以为他是对自己真的有意思了,不然何以如此急切?

  送走乔津帆,晚晴看着一边放着的漂亮的包装袋,里面全是乔津帆带她选购的衣物,甚至连爸妈的礼服都准备了,他的细心与体贴可见一斑。

  没有谈过恋爱,只有爱上莫凌天后如同登山的艰辛与仰望,到最后跌的粉身碎骨支离破碎,晚晴对于恋爱这俩个字眼已经没有了期待。

  可是,乔津帆却给了她一种陌生的幸福的感觉,就像是当你哭时,有人在天空点燃了最灿烂的烟花哄着你笑一样,这种感觉超出了预期的想象,所以才会倍感欣慰而满足吗?

  想到了乔津帆拉着她重返商场时,那服装店的店员目露羡慕的样子,想着他提着大大小小的包装袋拉着她的手穿梭在人群中,如同是迎风破浪的帆时,晚晴乐观的对这段婚姻充满了期待。

  也许他们不相爱,也许他们不熟悉,但这种感觉,让晚晴疲惫的心,找到了淡淡的依托,至少可以稍微停靠,让她舒缓,让她改变现状!

  这一刻,晚晴对乔津帆心存感激。

  天亮,晚晴很早的爬了起来,便看到了从外地开会回来的哥哥夏晚阳。

  “小晴,这么快就订婚了?”

  夏晚阳的关心还是让晚晴很开心的,她看着这个关切中略显陌生的哥哥,还是很真诚的回答道:“是啊,乔津帆对我不错,我想,可能遇不到第二个比他更好的男人了!”

  晚晴巧笑倩兮的样子,看着时间,想着化妆师是不是该来了。

  “嗯,你能幸福就好,不要委屈了自己!”

  夏晚阳的眸光中透露着如释重负,那份内疚只有他自己明白,而晚晴却伸出手臂抱住了夏晚阳,后者显然一愣,脸上微微一动,也抱住了她。

  “谢谢你,哥,以前的事都过去了,以后我会努力好好的!”

  夏晚阳的手搭在了晚晴背上,一顿,接着轻轻的拍了下来,就像是小时候的语气一样,鼓励着她:“小晴是最这世上最可爱最值得心疼的好妹妹!”

  晚晴却因为这句话险些流出来了泪水,是的,如果没有那么一道隔阂,她将是他永远的好妹妹。

  因为这一个拥抱,晚晴的心,暖暖的,有了一种久别的幸福。

  不需要爱情,只需要一份真诚的祝福就好,当然晚晴并没有忽略掉乔津帆昨晚所说的话。

  他说,如果到时候他的家人不能及时到场,不要太感到失望或者压力。

  他说,万事开头难,只要有他在,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他说,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以后都要一起面对。

  那样的乔津帆给人一种很心安的感觉,让她对这桩阻挠重重的婚姻有了别样的勇气。

  而事实上,乔津帆显然也早有准备,他并不是一个随便行事的人,而是一个有着周密思考,计划妥善的人。

  婚礼需要的场地和用度并不是昨晚决定的,他们昨晚根本没有讨论过这个。

  而今天,更没有时间临时布置,可见乔津帆有着未雨绸缪的睿智,这让晚晴再度对他有了别样的认知。

  和他的运筹帷幄相比,晚晴的焕然一新也是令人眼前一亮。

  当乔津帆看到了从化妆师身边走过来的晚晴时,那清远的目光变得明亮而专注起来,唇角的微笑更是代表了他的满意与开心。

  “很漂亮!”

  不吝赞美,这样的男人,有种潜移默化的能耐,会悄然改变女人的内心。

  晚晴的长发挽起,露出来精巧细致的耳垂,两枚漂亮的耳坠,衬托出她的妩媚,大大的眼睛,弯弯的眉形,挺秀的鼻头,略显丰润的红唇,让她看起来比往日都明亮了许多。

  除去了往日习惯性的干练知性的OL服装,换上了洁白色的小礼服,V领小裙胸前别着漂亮的礼花,下面露出来细白的双腿,蹬上漂亮的高跟皮鞋,让她整个人变得窈窕活泼了许多。

  这种靓丽,也超出了晚晴的想象,在乔津帆的赞美下,还是开心的笑了起来。

  是的,开心,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因为这份新的开始,她选择了开心,忘掉莫凌天,重新开始的心,不要阴霾,不要压力,不要过去,重新开始。

  “婚礼人数不是很多,但是都是比较要好的朋友!”

  乔津帆将大手搭在了她的肩头,他一袭黑色西装,略显欧化的质感,那种渗透了上流风雅的气质,让他看起来更是俊逸脱俗,迷人中淡淡的温柔,这样的男子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完美高贵中,总有令女人受宠若惊的幸福感,想必任何女人跟在他身边,都会满足那份小小的虚荣吧。

  这样可以打击了莫凌天吗?还是仅仅为了自己骄傲的活着?

  晚晴没有去想今天也是莫凌天订婚的日子,而是带着一份决绝的勇气,踏上新的婚姻之路。

  “这些都是你什么时候准备的?”

  晚晴还是好奇他的未知先觉的行动,对于他有了一种自然的探知欲。

  “第一次去你家之后,我托朋友准备的!”

  乔津帆淡然一笑,眸光里闪过一缕的暗光,旋即明亮,晚晴还是有些担心。

  “如果我们的婚姻真的让你一无所有,你会不会后悔?”

  是的,她并不想做别人的负累,更不想令人讨厌,那种被人厌弃的感觉她尝够了。

  “不会!”

  乔津帆目光沉定,答案果决,简短两个字,让晚晴没有多余的话可说。

  “我也不会!”

  是的,既然相约一起走下去,既然她已无路可退,她也不会。

  俩人相识一笑,虽然相识不久,却真有点儿相濡以沫的感觉。

  “走吧,去接待朋友!”

  乔津帆开着车子,载着晚晴到了一处别有风格的城郊酒店,早已有人来道贺。

  “你的同事们,我也知会了,可能晚些时候他们会过来!”

  乔津帆突然间如此开口,晚晴脸上微微一愕,乔津帆不说,她还真的险些忘了,虽然这么大的事,告诉同事们无可厚非,但是还真有些不太想告诉他们。

  “人生大事,本来就该多一些朋友祝贺,才有意义!”

  乔津帆说着,这话鼓励的性质居多,晚晴看着他淡然端方的样子,不由马屁道:

  “都听你的安排好了!”

  这一刻,约莫有那么一丝的温馨,晚晴居然觉得自己有些期待,新的生活就要开始了吗?

  这场订婚宴并不是高朋满座,但也算是热闹。

  除了乔津帆的一些朋友之外,便是晚晴的爸妈,还有哥哥夏晚阳,今日全部推下了公务,前来参加她的订婚宴,算是给予晚晴一份最好的祝福了。

  乔津帆的朋友不算少,从酒店外停着的车子数目就可以看出,基本上都是年轻人,从那些车子的牌子和款式上可以看出来,这些人也都是家世不错,个个衣着考究,还有的带了漂亮抢眼的女伴,所以这也算是一场豪门酒宴。

  当晚晴和乔津帆来到时,引起了一番注视。

  “准新娘很漂亮,恭喜你,乔,终于名草有主!”

  “嫂子,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恭喜乔少,果然雷厉风行,刚回国就这找到了如意娇妻。”

  ……

  这些人的笑容看起来也是真诚,也不和乔津帆客气,早已三三两两的落座聊天。倒没有人注意晚晴特别的身份一般,他们纯粹是为了乔津帆和她祝贺。

  晚晴微笑着迎接之后,终于放心下来,二婚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恐怖。

  但是还是忍不住期望,乔家的长辈可也认同,他们今天真的就不来了吗?

  晚晴看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直到酒店经理来告诉乔津帆晚宴开始,仍旧没有乔家长辈要来的样子,在偷偷看乔津帆一眼,他的目光淡定柔和,除了必要的事情需要临时离开,基本上都是陪在她身边。

  “夏姐,恭喜你呀!没有想到你今天订婚!恭喜!”

  小郭一脸嬉笑的过来,穿的西装笔挺,除了他,还有局里的几个同事,多半都是男同事,还有高局长。

  “小夏,这么大的日子,临时才通知,害的我们都没有时间为你准备像样的礼物!”

  高局长满脸笑容,早已让小郭把缠着大大的红丝带蝴蝶结的礼盒送了过来,这声音说的极大,多半是说给晚晴的爸妈听的。

  “高局客气了,您能来我就很荣幸了,要什么礼物啊,请这边坐呀,大家自己随意,不必客气!”

  晚晴有了当女主人的自觉,很是开心的把同事们带到了爸妈这一主桌上,小脸上自然地挂了笑容,如果不是乔津帆想的周到,她真的感觉这桩婚事好像不是自己的事一样。

  可心底里微微有些疑惑,同事们来的并不多,应该说只有一小半,这不是有点儿奇怪吗?就算偶尔同事们工作上有些意见,还不至于这个时候不给面子吧?

  “夏姐,别在意哦,今天太巧,也有人订婚,特别到局里发了请柬呢!”

  小郭这意思晚晴自然明白,邀请他们参加婚宴的人,肯定也身份不俗,来头不小,所以高局出此下策,田忌赛马一般分配了人马,这本无可厚非。

  但是只需要这么轻轻一点,晚晴似乎从小郭那略微闪烁的神态里,猜到了谁邀请了他们。

  除了莱雪同一天订婚,还有别人吗?

  即便莫凌天今时今日的身家不凡,还不至于让高局这么给面子吧?那么如果不是莫凌天,还能有谁?

  “不开心?”

  晚晴的脸上淡淡的忧思因为乔津帆捏紧了的手指,被抽离而去,扬起脸颊看着他那眸光里的暖意,自然流露出来的关切,不由为自己的小小心思而失笑了。

  “没有,我很好!”

  晚晴的笑容明朗,满足中带着坚定,她嫁的是乔津帆,莫凌天如何,莱雪如何,真的与她无关,在一纸离婚协议上签上了她和莫凌天的名字时,他们已经是陌路。

  “那就好,这场婚宴,是我们的,未来的人生也是我们的,只要我们自己觉得幸福就好!”

  乔津帆的声音不高,但是晚晴听懂了他的意思,他以为她是为乔家长辈没有出席而不担忧吗?

  “乔津帆,遇到你真好!”

  她眼眸明亮,诚挚的感激,从他第一次说信她,到一次次的帮助,一次次的出现,让她人生的重心自然的转移,不至于狼狈不堪。

  晚晴微微歪着脑袋仰望的样子,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然的流露出来小女人的与纯真,乔津帆的眸子里微微一荡。

  “希望我在你心目中是真的好!”

  他说着居然自然的捏了晚晴的鼻头,那动作很是亲昵暧昧,晚晴没有料到,不由脸上一红,耳根都跟着发热,他们之间不是恋人,可是他给予的却是恋人才有的温情,乔津帆,到底为何你给我如此之多的温柔,晚晴的心不自觉的湿软,推了他一把道:

  “就要开始了,走吧!”

  乔津帆不多说话,只是嗯了一声,便已携着晚晴站在了酒店特意准备的中央台上。

  司仪已经在那里说了一堆吉祥如意的话,此刻把主导权交给了乔津帆,乔津帆牵着晚晴过去,举手投足雍容高贵,给晚晴一种自然的归属感,站在他的身边,似乎就可以如此看见世间繁花与荒芜,潮涨潮落,云卷云舒。

  晚晴扣紧了乔津帆的手,任由他牵引着,迎上了所有的目光,婷婷玉立时她坚定明亮的眸子有着天然的锐气,却偏偏与乔津帆的温和相得益彰。

  原本台下还略微嘈杂的声音因为乔津帆与晚晴登台而安静了下来。

  “各位,很开心你们能在百忙之中,拨冗前来参加鄙人的订婚宴,今天借由大家的祝福,我乔津帆与夏晚晴,起白头之约,相携到老,不离不弃,请各位为此做下见证!”

  乔津帆话语简洁,字字清晰,没有一堆感谢词,反而比平日里温和从容的他多了一份肃穆,让在场的人从他敛去的笑容中,看到了承诺一生的责任,就像是童话故事里的王子,在向着心爱的公主许下一声的诺言一般。

  晚晴真的没有料到只是一场利益之约的婚姻,也可以给她带来如此多的震撼。

  当她目光怔怔的看着乔津帆认真的眼眸,牵起了她的手,认真的送上了亲吻时,台下已经是掌声如雷。

  晚晴的脸上不由浮现了红云,淡淡的笑,自然的勾起,看着乔津帆将银光闪闪的戒指,顺着她的葱白的手指,就要嵌上彼此的一生。

  “津帆,你当奶奶是死了吗?这个订婚宴立刻取消!”

  也在这时,酒店大厅的门口,那系着彩色气球的拱形花环下,站着的一个个身形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晚晴转脸,心头一冷,脸上大变。

  显然正在关注着乔津帆和夏晚晴的一干宾客并没有察觉到这一队人马的到来,所以当第一遍的声音还有人没有注意到时,苍老而威严的女声再一次在偌大的大厅内响了起来。

  “津帆,如果你真的当我这个奶奶死了,这个订婚宴,你就继续下去!”

  这一次,所有的人都注意到了与如此喜庆的气氛完全背离的肃穆面孔,那是一个银发老妇人,远远的望去,甚至从她的脸上看不到皱纹,只能看到她那与乔津帆有着相似神韵的眼睛,在镜片下散发着威严与愤怒。

  乔老夫人,一身米白色套裙,做工精致整洁,似乎每一个针脚都经过严格考究,圆形领口,齐膝裙摆,正红礼花,别在胸口,手臂上浅粉色的限量版坤包,无一不显露着她良好的家境修养和不凡的社会地位。

  金边眼镜,让她看起来颇为优雅,银发短卷,脸庞,无处不透露着贵妇人的气度。

  正是这份气度,让她此刻看起来更加巍峨挺拔,如同女中豪杰,更似一个雷厉风行,果敢干练的大家长。

  此刻她正怒目相望,一抹痛心,一抹威严,毫不客气的对着乔津帆发号施令。

  整个宴会的气氛顿然一变,而夏正朗和葛眉巧已经站了起来。

  晚晴不由愣住,任由乔津帆慢慢起身,挽住自己的手指,根根扣紧,近乎生疼。

  “奶奶,爸,如果这就是你们兴师动众赶来的原因,未免太欠缺思考了!”

  晚晴可以看到乔津帆目光中的那丝冷傲和倔犟,那是晚晴所不熟悉的一种面孔,他目光如冰,直视着来人,晚晴的目光顺着望去,避开乔老夫人那威严与冷怒,落在了乔老夫人身侧的一行人身上。

  轻轻挽着乔老夫人手臂的中年男人,晚晴只需要再见一眼便已经认了出来,那正是莱雪当天挽着的中男男人。

  他有着饱经岁月磨练,以久倜傥,卓而不凡的脸庞,从他的脸上找不到与乔津帆的样貌多少的相似特征,但是那份干净疏朗的气质,却是和乔津帆有几份重合。

  那中年男人身形,一身黑色西装,同样胸口别着礼花,气度非凡,乍一看也就四十出头的模样,但实际上已经五十开外。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乔季云,他脸色极不好看,虽然没有高声厉喝,但绝对是反对到底,那神态里自然在隐忍着怒气。

  当然,如果只是乔老夫人的反对和乔季云的不满,晚晴尚且还有勇气让自己支撑,可是在乔季云的身边晚晴却看到了脸色不佳,却眸中带着期待光芒的莱雪。

  莱雪的身边,是面色惯有的冷漠俊逸的莫凌天,他目光如锥,正冷冷的看着晚晴,那种光芒就像是无形的刀子,刺穿晚晴所有的理智,让晚晴的心底里忍不住尖叫。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说这场婚事,只是乔家长辈单纯的不同意,晚晴并没有过份羞耻和难堪的感觉,因为早在答应嫁给乔津帆时,就已经预见了的局面,而她早已为此做好了准备,可是在看到了莫凌天和莱雪之后,晚晴霍然明白了,自己的准备远远不够,乔津帆并没有实情相告,为什么乔家长辈何以如此激烈的反对。

  现在似乎有些明白了,乔津帆的计划里,她不过是报复的工具?!

  “亲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能够在此风头浪尖上无视乔老夫人那强大的气场的人,除了葛眉巧,还真没有再合适的人选,此刻葛眉巧脸上的厉色,比之于乔老夫人,也不见得少半份。

  乔老夫人终于把痛心的视线从乔津帆的身上转移到了葛眉巧的脸上。

  葛眉巧高高的扬起脑袋,面容清高的样子,语气可是既客气又威严。

  想她堂堂市长夫人,何时受过这等羞辱,女儿结婚,得不到婆家欢迎,本来是有所准备,但是现在看到了乔老夫人身边的莫凌天和莱雪,即刻警觉。

  晚晴感觉心被人狠狠的掀起,悬空飘荡,失重一般,她明白妈妈的注重面子,自然不会此刻找乔津帆和她算帐,但不代表她以后不会追根究底。

  再看乔津帆,唇线抿紧,面色如冰,眸光冷然,整个人都有一种冷漠疏离,不容侵犯的气势,可却掩盖不了他骗了她的事实。

  乔津帆没有和盘托出的这桩婚姻的根本,终于在她以为真的要和他一起携手婚姻时,暴露丑陋的面目。

  “真是抱歉,夏太太,我看这门亲事不能成,津帆配不上夏小姐,是这小子瞒了我,私自结婚,他根本不是因为爱上夏小姐,纯粹是要给我们乔家难看而已。”

  乔老夫人何其敏锐,对上葛眉巧的逼问,从容不迫,诚意十足的道歉,说明了情况之时不忘记不留余地的抹上一笔,乔津帆娶夏晚晴绝非因为爱。

  晚晴看着转过脸的妈妈,目光中厉色十足,虽然盯着的是乔津帆,却让晚晴都感觉到被那余光剜了一刀一般,浑身冷硬。

  “津帆,你娶小晴,是为什么?”

  葛眉巧的力道,字字十足的逼问,她虽然刻意的柔和,但是谁都听出来她隐忍的火气。

  同样,晚晴也需要乔津帆一个说法,她的手指被他扣的生疼,此时此刻,像是怕她逃了一般的力度,却让晚晴没有半点儿感动,只感觉到某种受到了欺骗的羞辱。

  所有的甜言蜜语,所有的郎情妾意,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假象,只为他别有隐衷。

  乔津帆当她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傻瓜吗?

  但是乔津帆却抿起唇角,目光冷锐的扫过了葛眉巧之后,落在了乔老夫人的脸上,淡然道:

  “我是真心娶夏晚晴为妻!”

  乔津帆话音刚落,乔夫人身边一道女声已经响了起来,所有的人不觉把目光投了过去。

  “津帆要娶夏小姐,是因为我!”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