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升迁之路》->第二卷 北郭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359章 各方反应
( 本章字数:4282 更新时间:2013-4-29 19:02:00 )

  林远方很快找到了市委小招,拿着介绍信到总台一亮,服务员小姐马上给他开好了一个小套间。

  进了房间后,林远方第一事情就是脱光衣服,泡进了浴缸。住在省委党校的宿舍里”别的都还好说,惟独没有解决泡澡的浴缸问题。

  泡了个舒服地澡后,林远方穿着睡衣坐在了窗前,双手抱胸,手里夹着特供熊猫,欣赏着院子里边成荫的huā草绿树。

  到今天为止,总算是有了个确切的位置。虽然只是个代县长,不过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他将在县人代会上顺利当选为县长。今后,在白墙县,除了县委〖书〗记辛况名外,就数到他这个县委副〖书〗记、代县长了,无论是在报纸上也好,电视上也罢,他都将以白墙县第二号人物的新面目出现在全县的老百姓面前。

  可是,林远方也知道,这第二号人物可不是好当的。自己这次异军突起”成为白墙县的代县长”肯定会招致不少人的不满甚至是忌恨。比如白墙县县委一把手辛况名”他好不容易借着一次军地冲突把贺之春搬掉,自然是想扶持一个自己人上去。现在市委否决了他的推荐,而派自己到白墙县来担任市长,辛况名心中必行会不怎么痛快。嗯一想林远方也可以理解,自己辛辛苦苦做了一顿大餐,最终却被别人吃了”这放在谁心中都不会怎么舒服吧?

  还有就是拥护原县长贺之春的那一批本地干部。在他们看来,肯定会认为是自己抢了贺之春的位置,对自己的态度肯定不会怎么友好。以后自己若要想开展工作,别的不说,就单单是这一批本地干部给自己阳奉阴违的搞一个消极怠工,就足以让自己的方针政策执行不下去。

  不知不觉中,闪着红光的烟灰飘落到大腿上”疼得直皱眉,林远方狠狠地将烟蒂掐灭在烟灰缸内,跑到卫生间里,将腿凑到水龙下边,放水冲刷了一阵,疼痛稍减。

  推开阳台的门”林远方拖了把椅子,坐到栏杆边上。房间的朝向还不错”正好面对着一汪喷泉。

  池水清澈可以见底,只见,五彩斑斓的小鱼儿”时而聚集到一处,忽而散了开去”追逐嬉戏,煞是好玩。

  经过一番折腾,林远方的心反而完全静了下来”他心中想到”自己到白墙县来,就是要搞一番事业,为白墙县老百姓造福的。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这不正是自己的理想吗?不管是辛况名也好,又或者拥护贺之春的那一批本地干部也好,又或者是其他别的什么人,自己也不要求他们过多”只要他们不阻碍自己的经济计划”不影响自己为白墙县广大人民群众造福,愿意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如果是有人被猪油蒙了心,看不清形势”想利用他林远方干点什么,对林远方发展白墙县经济的计划造成了干扰,那林远方倒是也不介意抓几个典型杀鸡儆猴,必要时甚至可以搞掉一两个大家伙,杀猴儆鸡!总之,是佛挡杀佛,神挡杀神!

  …………………………………………………………,一辆黑色的奥迪,OP正平稳地行驶中北高速公路上。白墙县县委一把手”辛况名〖书〗记靠在真皮后座上”两眼微闭,手指在大腿上轻轻叩着牌子,脑袋也一晃一晃的,跟着FO唱机中传来的《女驸马》唱段轻声哼唱着:我也曾赴过琼林宴,我也曾打马御街前……

  这时,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秘书吕长林皮包中传来大哥大洪亮的鸣叫声。司机管平潮立即伸手把OP唱机的音响调低了些。

  吕长林拿出大哥大,放在耳边,听对方说了几句,然后用手捂着送话器”扭头对辛况名请示道:,“老板,迟主任刚才得到消息,说新来的林县长已经到了市委组织部报到,现在被安排在市委小招。迟主任让我向您请示,是不是要派人先去市委小招看一下?”

  辛况名闭着眼睛沉吟了一下,说道:“这个先不急。告诉老迟,我马上就到家了。等见面了再说。”

  吕长林不敢怠慢,立即把辛况名的指尔传达给县委办主任迟延年。

  迟延年放下电话,等候在一旁的接待办主任董春huā就连忙把她那张俏脸凑过来问道:,“怎么样”老板怎么说?”董春huā别看学历不高”但是能量却不小,凭着这一张迷死人的俏脸,在接待办主任这个位置上混得风生水起的,很多别人得不到的消息,她都有渠道得到。比如这次林远方已经到了市委组织部报到”并被安排在市委小招的消息,就是董春huā得到之后,跑过来告诉迟延年的。

  “老板说,他马上回来,等见了面再说这个问题。”,迟延年见办公室里没有别人,就坏笑着捏了一把董春huā的俏脸,说道:“春huā”你这次又立了大功了。嗯要什么奖赏啊?”

  董春huā明明已经就是久经风月的老手,偏偏这个时候俏脸上却还能恰到好处地浮现出一抹羞涩地绯红,她白了迟延年一眼,扭捏着说道:“迟主任,你坏死了,老是吃人家豆腐,也不怕嫂子知道了来找你算账。”,“算账,算什么帐?我借给她一万个胆子!”迟延年听董春huā提起他家里那个母老虎,干笑了两声,虽然嘴上还不服输,手上却规矩多了。

  “嘿嘿,迟主任,你就别嘴硬了。还借给嫂子一万个胆子!嫂子就一个胆子,就把你拾掇的天天跪床头”嫂子要有一万个胆子,那估计你就要变成床头柜了!”董春huā抢白了迟延年一句,然后又说道:,“说点正经的,迟主任,你说上面为什么会空降这么一位县长来呢?听说太很年轻”还不到二十五岁。咱们白墙县县长的位子那么抢手,那么多人眼巴巴盯着”使用了吃奶的力气都没有枪到,林县长这么小年纪,却能够轻轻松松地抢走这个位置,看来背景肯定不简单啊。说不定是一条过江强龙呢!”

  ……哼。多!什么过江强龙?咱们白墙的水这么深,即使再强悍的过江龙过来,恐怕也得怪怪的变成泥鳅!”迟延年撇了撇嘴,不屑地说道:“连贺之春那么强的人,不也输得连裤子都没有了,林远方再强,难道还能强过贺之春不成?”,听迟延年的话”大家就能猜出来,他肯定对林远方很有意见,要不然一个新县长上任,和他无冤无仇,他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呢?

  说起来还真是,迟延年不但对林远方有意见,而且那意见简直要大过天呢!本来”按照辛况名的计划,贺之春倒台之后,就推荐分管农业的副〖书〗记康崇生担任县长,再把常务副县长调开,让迟延年去担任常务副县长。这一切都已经筹戎,好了,就等着市委同意让康崇生调过去”谁又能知道”市委最后却否决了县委的推荐康崇生,由省城空降了一位代县长下来呢?

  当然,如果仅仅从级别上来看,迟延年担任县委办主任和常务副县长并无太大区别,两者都是县委常委,是副县长领导。可是若论起实权和实惠来”常务副县长无疑就大的多。因为常务副县长一般都分管着财政”手中掌握着经济大权,尤其是白墙县这样的经济发达的财政强县,常务副县长手中的财权就更大,经常是一个批示下去”几十万上百万的拨款就下去了。单单就这一点来说,县委办主任就比常务副县长逊色的多。

  再者说来”县委办主任虽然是县委一把手的大管家”是县委一把手最信任的人,在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左右县委一把手的某些决定,看起来风光八面。

  可是即使再风光,县委办主任毕竟还是一个大管家,纵使挂着县委常委的职衔,却还是领导的高级服务员。相比之下,常务副县长这个职位不但实权大实惠多,而且也是正儿八经的县领导,不是什么大管家,听着也好听啊。

  因此,在迟延年心中,一直把常务副县长这个职务当成自己再进一步的阶梯,却没有想到,最后这一切计划,由于上面空降了一个林远方林县长”最后都化为泡影,这让他提起林远方来,如何不满腹牢骚呢?

  …………………………………………”,……………………

  辛况名回到县委大院,刚进到自己的办公室,县委办主任迟延年就跟了进来。

  “老迟啊,坐吧,坐吧。”,辛况名指了指办公桌前面的凳子,对迟延年说道。

  迟延年拉开凳子坐下,眼睛望着辛况名”小声地请示道:“老板,我们该怎么办?”

  “怎么办?”辛况名端起茶杯,轻轻吹了吹上面的浮茶,呷了一小口,又瞟了迟延年一年,这才缓缓地说道:“我看很好办。你马上通知政府办主任唐晓程,让他带上人和车到市委小招去接林远方县长”你就告诉他,说是我说了”一定要隆重,越隆重月好!”

  迟延年吃了一惊,心中说道老板这是怎么了?前两天提起林远方还一肚子意见,这个时候怎么忽然间改变了态度?派人派车去市里不说,还要搞得越隆重越好,辛老板这肚子里究竟装得是什么药?

  ………………………………………………………………

  林远方正坐在阳台上赏鱼”忽然听到房间的门铃响了起来,他从阳台走回去,拉开房门一看,发现一个穿着灰色夹克衫的中年男子笑容可掬地站在门口,恭敬地问他:“请问您就是林县长吧?”,林远方惊讶地点了点头,说:“你是……”,“哎呀,林县长,可算是见着您了!”,灰夹克激动地朝他伸出双手,林远方给闹了个一头雾水”心想,这是哪来的冒失鬼?有这么干的么?

  他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了的红衬衫的热情,皱紧了眉头,问他:“你是哪位?”,灰夹克猛一拍脑门子,自责道:“你看看我,心里一高兴,就把这事给忘了,林县长,实在不好意思啊,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邢卫国,在咱们县里的墙南镇干副镇长,市委组织部的邢卫东邢主任就是我的堂兄……”,听他这么一说,林远方就全明白了,敢情这位邢卫国副镇长,就是今天邢卫东为什么这么热情的交换品啊!

  “嗯,邢卫东主任性格豪爽,很够意思。我和他今天只是第一次见面,就已经一见如故,象老朋友一样了!”,林远方客气地说。

  邢卫国听了这话,马上眉huā眼笑起来,集头哈腰地说:“承蒙您林县长的夸奖,我替我哥谢谢您了!”

  “进来坐吧!”林远方看了看四周,抬手把邢卫国让进了房间。

  邢卫国欠着半边身子坐到了林远方的对面,从兜里掏出一合软包中华烟,熟练地磕出一支,恭敬地双手递到林远方的手边。

  林远方摇了摇头,说:“我抽不惯那个”还是这个好!”,摸过茶几上的一盒特供熊猫,含在嘴里。

  邢卫国象是浑身长满了机关一般,上半身前趋,“砰”点燃防风打火机,双手捧到林远方的面前。

  就着幽蓝的火苗,林远方燃着烟卷,仰面靠在沙发上,右手搭在沙发的扶手上边,手指很有节奏的弹动着。

  邢卫国给自己点上烟后,笑道:“我知道林县长今天刚到咱们市,过几天要去县里上任了,所以”今晚家兄设了个便宴,想请您出席。”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林远方的嘴唇,活脱脱长期受气的一个小媳妇模样,生怕遭到拒绝。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